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二十三章 混沌之火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谁也没有想到,六臂魔女迦黛,身陷深渊黑雾数瞬过后,劈开焚炼百骸神魂的混沌黑炎,竟还有余力持刀斩向陈寻。【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混沌魔知道陈寻正全力抵挡风火大劫,与都天拘魔旗的神魂联系都已掐断,此时绝无余力去挡住六臂魔女这一斩;而它与赤血冥蛇剑所化变的蝰蟒,正全力抵挡深渊黑雾中无尽生成的混沌黑炎,也腾不出手去挡这必杀一斩。

    混沌魔知道,陈寻是自太古以来修成元初鸿蒙的第二人,气运不会因为眼前小小的劫难就断绝,但它也不知道陈寻会用什么办法能化解六臂魔女这满怀恨怨的一斩。

    谁曾想,六臂魔女将斩未斩之际,竟然神魂震颤的脱口直呼陈寻“父帝”,那柄比陈寻整个人都要长出数倍的金刚骨刀,在这刹那竟重如山岳,再也无法落下。

    这算什么鬼?

    迦黛劈开混沌黑炎脱身,也只争得一瞬短时。

    她要是毫不犹豫就斩断陈寻的肉身,她还有足够时间遁出黑雾,但她此时神魂震颤,金刚骨刀滞在头顶,百丈魔躯转眼间就又被黑雾中生出的无尽混沌黑炎吞没。

    在被⌒混沌黑炎吞噬的一瞬,迦黛看到陈寻嘴角浮出诡异的一抹笑。

    她这一刻差点气疯掉,没想到会再次上这恶贼的当,但她体内真元法力已经耗尽,再也没有能力劈开混沌黑炎去杀陈寻,甚至都没有力气去想,陈寻灵海中的那樽六臂修罗元胎,透出的眸光为何令她那样的熟悉。

    混沌魔、赤血冥蛇剑、都天拘魔旗随时都有可能承受不住混沌黑炎的焚炼而化为一团灰烬,而陈寻身陷深渊黑雾之中,更没有时间再遁规蹈矩的摧动混沌劫火,去淬炼肉身百骸。

    陈寻将从他神魂深处生出的混沌劫火逼出体外,心神就再度与都天拘魔旗联接起来。

    十二樽罗刹魔神化形而出,重重叠叠的刀光剑影,就将从四面八方席卷过来的混沌黑炎逼出三四百丈之外无法近身。

    陈寻将混沌魔连同赤血冥蛇剑一起收入须弥戒中,正打算往上方遁出深渊黑雾,却见下方有一抹极其微弱的毫光透出。

    也没有时间给陈寻犹豫考虑,看着毫光散射的方位,比上方深渊出口还要更近一些,就一头往那抹青光隐隐的毫光遁去。

    飞近那道青光隐隐的毫光,陈寻才看到毫光之后,是一个巨大无比的洞穴。

    看洞穴四壁有着金属一般的质冷,陈寻心想这道毫光之后应该还是在黑陨星的深处,没有进入另一个空间。

    只是,陈寻心里十分困惑,这抹青色隐隐的毫光看上去平淡之极,怎么就能将深渊黑雾以及混沌黑炎挡在洞穴之外?

    都天拘魔旗所化形变成的罗刹魔神,也支撑不了几瞬时,没有时间留给陈寻犹豫细想什么,心想这道毫光背后的洞穴,总不可能比留在混沌黑炎中更凶险。

    陈寻伸脚跨过毫光,毫无阻挡,不像是仙阵禁制生成的护罩。

    事实上,陈寻随后将手伸过去,肌肤已经感受到那浓郁到极点的鸿蒙元息。

    洞穴充满着难以想象的鸿蒙元息,恰是鸿蒙元息将深渊黑雾与混沌黑炎阻挡在洞穴之外。

    确实,这世间也只有鸿蒙元息等少数几样存在,能抵挡混沌黑炎的焚炼,但深在黑陨星腹地的洞穴,怎么会有鸿蒙元息生成?

    天地初生,才会有鸿蒙元息生成啊,难道这座洞穴的深处,正孕育新生的天域?

    怎么可能?

    “父帝,救我!”

    没等陈寻去研究黑陨星深处的洞穴里怎么会有鸿蒙元息生成,就听见一声微弱的呻吟在他的灵海中震颤响起。

    陈寻抬头看到六臂魔女迦黛就在他头顶不远处,魔躯像婴儿一样蜷起,被一团熊熊燃烧着的混沌黑炎包裹住,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急遽的萎缩。

    短短数瞬时,迦黛的百丈魔躯就缩小到十数丈,但也恰是如此,六臂魔女才能从她重新修成的不灭魔躯中榨出最后的几滴潜能,散发出淡淡的神焰宝光抵挡混沌黑炎的焚炼。

    但这已是六臂魔女最后的潜能了,再多再有三五瞬时,六臂魔女就会彻底被混沌黑炎焚为灰烬。

    陈寻他是巴不得这样的魔头多灭一头是一头,但看六臂魔女遭混沌黑炎焚炼的脸,此时没有丁点的杀气煞毒,看上去纯净无比,最终还是隔空抓住六臂魔女的魔躯,将她拖入洞穴之中。

    六臂魔女身上混沌黑炎,在进入洞穴之后,就湮灭于鸿蒙元息之中,看洞口的青离毫光往后退了数丈,也知道鸿蒙元息的消耗甚剧。

    六臂魔女的神魂,受到重创,暂时封闭起来,六识不通,像是陷入沉眠的巨婴,看上去人畜无害,谁能想象麒麟角、朱仙角有多少人族丧命她的刀下?

    陈寻刚才也就迟疑了一会儿,迦黛的魔躯就再度缩小到不足六丈,像婴儿似的蜷缩在冰冷的地面上,六条雪艳的胳膊蜷抱在胸前,肌肤欺霜赛雪,剔透如玉,即使双眸紧闭,一点也不减少她脸容的惊心动魄之美。

    陈寻还是担心六臂魔女醒过来后会骤然发难,又担心六臂魔女的修为太高,单纯的手段都难以将她的六识彻底封住,心想这魔头杀心甚烈,不知道有多少人族丧命她的刀下,实在没有必要对她有半点的仁慈。

    想到这里,陈寻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从须弥戒里取出一枚锁魂印,将一缕纯阳真元凝成一枚无坚不摧的金针,从六臂魔女那娇挺的胸前缓缓刺入,取得一滴命元精血,炼入锁魂印中。

    做完这些事,这时候陈寻才将六臂魔君的一道神魂印记,从六臂修罗元胎里凝炼出来,重新封印到轮回残石之中。

    想到六臂魔女迦黛刚才惊呼“父帝”的一幕,陈寻得意得都禁不住要哈哈大笑起来,心想:叫你丫的喊打喊杀,今日还不是要乖乖喝小爷的洗脚水?

    陈寻试图冲击元胎之前,就已经先将六臂魔君藏在他体内的六道神魂印记,封印到轮回残石之中。

    他料定六臂魔女迦黛不会善罢甘休放过他,这次就特地将六臂魔君的一道神魂印记从轮回残石中取出,封印到元胎之中,就是为了在危急之时,以此能迷惑六臂魔女的心智。

    见六臂魔女再次上当,陈寻都觉得这要比他亲自打败这魔头,舒爽得多。

    洞穴倾斜往下方延伸,深不见底。

    在黑陨星的深处洞穴里,竟然有鸿蒙元息生成,这事多少透漏出诡异。

    既然深渊黑雾、混沌黑炎都被挡在洞穴之外,陈寻也没有必要急于往洞穴深处走去。

    陈寻将赤血冥蛇剑、都天拘魔旗从须弥戒中取出。

    都天拘魔旗、赤血冥蛇剑都提升为下品道器,此前陈寻又刻意的用灾风劫火反复祭炼过,剑器、幡旗本体既然受到混沌黑炎的焚炼,也都没有怎么受损,但都天拘魔旗的十二道罗刹魔主魂,黑蝰王蟒的元胎,多少受到些损伤。

    照道理来说,混沌黑炎对混沌魔来说,是大补之物,但深渊黑雾中生成的混沌黑炎太凶烈了一些,已经超过混沌魔所能承受的范围。

    要不是陈寻及时将混沌劫火逼出体外,再在深渊黑雾多拖一瞬短时,混沌魔就有可能撑不下去,元胎之体也会在混沌黑炎的焚炼下分崩瓦解。

    好在这一刻熬过去了。

    这时候混沌魔坐在洞穴冰冷的地面上,青黑色的元胎魔躯,每一寸肌肤皮肉,都贪婪的吞噬平时绝难看到一丝鸿蒙元息。

    黑蝰王蟒的元胎,也有样学样,从赤血冥蛇剑中出来,直接吞吸鸿蒙元息。

    这样的机会实在难得,混沌魔、黑蝰王蟒的元胎只要能恢复过来,修为注定会提升一大截。

    它们专修混沌魔道,没有渡劫这个概念,说不定能因此直接晋入涅盘第二境。

    陈寻这次也是九死一生,虽然元初鸿蒙化入青莲,护住灵海元胎未受混沌劫火的焚炼,但百骸窍脉却被混沌魔火摧残得一踏糊涂。

    照着既定的计划,陈寻初境圆满后,只要能守住灵海元胎,然任劫火淬炼肉身百骸,每渡一劫,他的肉身百骸与神魂元胎,就会往上提升一个层次。

    而这次的情形十分危急,陈寻只能将混沌劫火直接逼出体外——能将混沌劫火逼出体外,也是得益于元初鸿蒙的强大——但他不知道,他这次就算是渡劫成功,实力又能提升多少。

    要是洞穴深处真是方啸寒前世为自己转生所安排的星墟洞府,那就绝非寻常玄修能轻易闯入的;陈寻还隐隐感觉洞穴深处有一道微弱而神秘的气息传出。

    陈寻心想方啸寒前世在珑山镇压一头蜃龙以防不患,那他在星墟深处的洞府之中,镇压一头更凶悍的妖魔,陈寻是一点都不会觉得意外、奇怪。

    在混沌魔、蝰蟒恢复修为之前,他没有什么能彼此援应的帮手,此时就不急于往洞穴深处探去。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