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二十二章 相见不相认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明海堂延揽陈寻为客卿、陈寻助张顺修复雷云矛,以及陈寻仅用短短四五年就修成元胎的事情,在凤州城里都不是什么密不透风、无人知悉的秘密。【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陆俊等人甚至早就将张顺与陈寻在域外相识的事情,都打探得一清二楚,此时并不觉得张顺的话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地方。

    宗门、宗族延请散修为客卿,散修投靠宗门、宗族为客卿,都是各取所需。

    看到陈寻突然逃出星云舰,往黑陨星遁去,陆俊等人心里多少还带着幸灾乐祸,他心想这样的神秘强者真要被张氏招揽过去了,绝非陆族之福,禁不住戏谑张顺道:“这些异域散修,就是靠不住《 ,偏偏你们张氏愿意花心思去拉拢……”

    除了陈翎之外,其他随张顺、陈翎同行的十数东曦门弟子,都不知实情。

    他们这时候看到陈寻一声招呼都不打,就直接逃出星云舰遁往黑陨星,皆是气愤之极,纷纷指责此人忘恩负义,白瞎平时都真心待他。

    萧易、雷阳子眼神冷冽冰寒,狐疑的扫了张顺好几眼,但张顺绷紧着脸,或震惊、或意外、或气愤,但张顺到底是怎样的心情,谁都猜不透。

    陈翎也沉默不语的凝眸盯着陈寻星域深处的矫健身影,赤血冥蛇剑此时已经化为一头巨大的赤血鳞蟒,展开如魔王披风似的黑血短翼,竟直接从一道千余丈长的黑色风暴边缘穿过去,往黑陨星遁去……

    竟然不畏混沌风暴!

    虽然陈寻身上有太多的秘密跟不可思异,天人境修为就能修复道器雷云矛,短短四五年就成功冲击元胎,陈翎早猜到此人是转世之躯,前世很可能是涅盘上三境的逆天强者,她平时也都以前辈相称,但怎么都没有想到,陈寻竟然不畏混沌风暴!

    陈寻修炼到底是什么功法,不仅能在萧易、雷阳子等人眼鼻子底下逃出星云舰,竟然还敢直接从混沌风暴的边缘穿过去?

    这一切都令陈翎太不可思议了。

    与陈翎一样,中枢大厅里诸修都是难以置信的盯着眼前的一幕,没想到来自异域天钧的这位散修,实力远远超乎他们的想象,实不知此地除了萧易、雷阳子两人外,还有谁能是此人的对手。

    “天钧天道宗的魔孽而已!”萧易咬牙切齿的说道。

    看中枢大厅里诸修脸带困惑,不解萧易如何断定陈寻这个异域散修竟会是天钧境天道宗的弟子,见多识广的雷阳子心平气和的解释道:

    “天钧境天道宗据说有一门大混沌劫剑的绝强魔功传承,此人必是从大混沌劫剑中参悟混沌魔道,才敢直接从混沌风暴的边缘穿过去。”

    在场倒是有不少人听说过天道宗,都知道天道宗是天钧境的仙道宗门之一。众人此时才恍然大悟,也颇为羡嫉,心想其他人不要从混沌风暴的边缘穿过去了,连接近都是极凶险的事情。

    一旦不幸被混沌风暴吞没,有几人不肉身神魂俱焚?

    “要是此子是天钧天道宗的弟子,那被十数盲蛇困在黑陨星山崖之下的黑袍玄修又是谁?”此时又有人问道,“难道是当年追杀此子到玉衡境的七名妖女之一?”

    陈寻迫不及待的遁出星云舰,必是与那黑袍玄修认得,很多人都疑惑不解的往张顺这边看来。

    大家都知道,陈寻之所以沦落到玉衡境,是被七名白衣女子追杀,心里都想,被盲蛇围困黑陨星的那个黑袍玄修,或许就是那七名白衣女子之一。

    张顺自然知道黑袍玄修实是北斗仙君转世,但这事绝不能在萧易面前吐露实情,他故作糊涂的说道:“那七个妖女,实力应没有这么强,陈寻在玉衡境或许还是别的什么故人,这次恰好也进入星墟了吧?”

    萧易又狐疑的扫了张顺一眼,他不管陈寻这个异域散修到底是敌是友,竟然叫此人在自己的眼鼻子底子,逃出星云舰,令他心里异常不爽。

    只是陈寻能直接从黑色风暴的边缘穿过,星云舰却不得不小心翼翼的绕过黑色风暴,即使星云舰有着绝高的遁速,但此消彼涨,他暂时也没有办法追上陈寻。

    星云舰潜至千余里外,幻面盲蛇没有一哄而散,便是料定数百道随时随地所生的混沌风暴,会阻止星云舰接过黑陨星的地表,却没想到竟有人能不畏混沌风暴,直接往黑陨星遁来。

    这些幻面盲蛇,对陈寻还留有印象,当即就有六头幻面盲蛇极速遁来,想要拦截陈寻接近黑陨星。

    初到玉衡境时,陈寻借都天拘魔旗化变十二樽大小魔神,也只能想相当勉强的,才将三头幻面盲蛇抵挡住,但陈寻今非昔比,赤血冥蛇剑所化的赤血鳞蟒猛然张开吞天巨口,六道黑色煞雾如蛟龙奔腾而去,当即就将一头幻面盲蛇冰封住。

    一头幻面盲蛇被玄冥煞冰封印,其他五头幻面盲蛇陡然间人立起来,张开吞天巨口,露出诡异到极点的人脸,就见妖瞳血光闪烁,就有数股异样的波动凌厉侵来。

    陈寻受到五道精神异流的攻击,似有千刀万刃疯狂的扎入他的灵海。

    陈寻身形滞在半空中,一时间竟无法动弹,更不要说能腾出手来再补上一刀,将那头被冰封住的幻蛇盲路斩成粉碎……

    陈寻的灵海之中,六臂修罗元胎毕竟还是弱了一些,骤然间承受五道精神异流的暴烈攻击,元胎就像瓷器似的布满蛛网状的裂痕。

    这时候元初鸿蒙,仿佛八道紫色灵气从隐脉中倏然掠出,形成一道紫蕴匹练,在陈寻的灵海环绕一圈,不仅侵入灵海的五道精神异流,被紫蕴鸿蒙吸噬得一滴不剩,就连元胎上的裂痕,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弥合。

    见精神冲击竟然未能凑效,以畏惧赤血冥蛇剑的凶烈,六头盲蛇竟然没有扑杀上来,而是第一时间选择后撤。

    陈寻手里能用的底牌不多,他这时候还不想在萧易、雷阳子等人眼前,将底牌都展现出来,此时也不跟幻面盲蛇纠缠,身形遁闪,冲过幻面盲蛇的封堵后,往方啸寒所布的雷霆大阵飞去。

    *

    方啸寒头脸用黑袍遮得严严实实,但见陈寻突然离开星云舰,直接冲过幻面盲蛇的封锁,往他这边飞来,方啸寒也知道他的身份,早就被陈寻识破。

    幻面盲蛇还在不断的摧动四周新生的混沌风暴往这边狂卷过来,但十数头幻面盲蛇畏惧陈寻与方啸寒联手之后的实力,都稍稍后撤,没有再不顾一切的扑杀过来。

    此时方啸寒只需要应付混沌风暴,压力减轻许多,但他没有丝毫要领陈寻情的意思,黑袍露出的一对寒星似的眼瞳,看向陈寻的眼神却是冰冷到极点,没有半点感**彩,更不要说有同门异域相遇的亲近跟热切了。

    见陈寻还要靠近,方啸寒眼里厉色越励,伸手虚的托起,隔空从五根雷霆铜柱的顶端抓来五道金色雷光,在他的掌心之上交织缠绕成一枚玄金色的雷印。

    玄金雷印看似不大,无数电蛇雷光在上面滋生变化,却蕴藏着恐怖到极点的力量,似乎陈寻再往前逼近一步,方啸寒就会毫不犹豫的将这枚雷印轰到陈寻的身上来。

    看方啸寒眼睛里敌意甚深,陈寻苦涩一笑,传音问道:“你我师兄弟一场,一别百余年未见,今日相见,一定要兵刃相见、手足相残不成?”

    “神宵宗灰飞烟灭,往事于我早如云烟散去。当年你与我在宗门仅有数面之缘,你以为这样的狗屁情谊,值得我念挂多久?”方啸寒通过神念传过来的声音,冷得就像是冰锥子。

    陈寻微微一叹,说道:“我在郭师跟前修行的时日也不长,但百年修为,我时时想着郭师、念着郭师,心想若有一丝可能,我此生还愿在郭师座前修行,但魔龙乾余骨侵袭神宵山,郭师为天下苍生,粉身碎身、神魂俱灭,此事已成我毕生之撼。我此时犹记得郭师曾跟我说师兄面冷心热,我要有什么难处,应该找师兄商议……”

    方啸寒眼角抽搐了一下,但下一瞬眼色陡然凶烈起来,制止陈寻继续说下去,厉色传音道:“你能有什么心思,岂想瞒过我?你这次过来,到底有何图谋,你到底还知道什么事情?”

    “有关师兄前世今生,该知道的,我都已知道,除此之外,想必师兄也没有与我把酒夜谈的兴致,”陈寻淡然一笑,“我被迦黛魔头拖入虚空,身不由主沦落到玉衡境,一心只想返回天钧抵御血海魔劫,一定要说我有什么图谋,我想师兄助我早日返回天钧……”

    “诸域之间,空间裂隙数以万计,稍有不慎就会身陷万劫不复,天钧与玉衡之间的这条捷径,不知道是用多少人命探出来的,你以为我会轻易告诉你?”方啸寒声音冷冽的笑道。

    “师兄但有什么条件,尽请说来,只要是陈寻力所能及,无不应允!”陈寻说道。

    “你将皇曦宗的这些狗贼都杀死,再来找我谈其他条件。”方啸寒说道,眼神四扫,欲打算突围离开黑陨星,不再与陈寻纠缠下去。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