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十八章 信任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陈寻将一道玄光打入一枚散发出青色毫光的玉诀,递给张顺,说道:“我将一幅阵图,封印在此玉诀之中,张兄观过,便知我绝非有意落井下石!”

    张顺将信将疑的接过玉诀,将神识探入玉诀之中,片晌后,难抑震骇的说道:“陈兄手里竟然有与雷云矛完全契合的阵图!”

    陈翎捂住娇艳的红唇,瞪大明亮如泉的眼睛,都不知道陈寻这个异域散修身上,还藏有多少令她们震惊的秘密。【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张顺获得雷云矛后,虽说祭炼有好些年头,但他每次遭遇强敌,都是分出七道强大的神识祭用七矛,但是没有与雷云矛契合的阵图能将七矛连结为一体以御强敌,一直以来,都没能将雷云矛最强的威力发挥出来。

    虽说张顺这些年来,都拿诸多剑阵为参照,想要参悟出一套矛阵来,但一直以来进展都不顺利。

    张顺、陈翎怎么都没有想到,陈寻手里竟然有与雷云矛完全契合的矛阵阵图,而此时张顺掌握这幅阵图,雷云矛在他手里,将能发挥出难以想象的威力来。

    陈寻微微一笑,滋体事大,他空口白牙说再多的话,都未必能取信于张顺、陈翎,唯有拿出玄辰雷云矛阵阵图,才能从张顺嘴里掏出实情来。

    信任只能建立在彼此都有足够诚信的基础之上。

    “前辈莫非是星墟古仙的传人?”陈翎下意识的问道,但她转瞬想到一个更令她震惊的可能,瞪大亮晶晶的漂亮眼眸都不敢说出口来。

    “我不是星墟古仙传人,也不是这位星墟古仙的转世,但我与这位星墟古仙确实有很深的渊源。这幅玄辰雷云矛阵的阵图,也是我在玄辰七星阵的基础稍加变化,推演出来的。事实上,我也是在替张兄修复雷云矛时,才确认张兄所入的星墟仙府,实是我一位故人前世所留,”

    要张顺、陈翎对他没有间隙,陈寻此时也不会故弄玄虚,有些事情必须是要直接捅破的,他盯着张顺的眼睛,问道,

    “张兄进入洞府,应该早就知道这位星墟仙人,与当年纵横玉衡境的九尊之一北斗仙君,实是同一个人吧?”

    张顺不是没有半点城府之人,此前不可能将这些机密随意说给他人知道,此时听陈寻说到这一步,心里难抑震撼,但也点头承认他的猜测不假,但犹迟疑的问道:

    “星墟深处确实是北斗仙君所留的仙府,但陈兄既然与北斗仙君有莫大的渊源,又掌握北斗仙君的根本法阵,理应知道星墟仙府藏在何处……”

    陈翎这个傻丫头,乍然听到如此惊人的秘密,一时半会都消化不了这个惊人的事情,这时候站在一旁都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北斗仙君转世之后,曾与我同在天钧境附近的云洲神宵宗修行,但他对同门不怎么信任,一百多年前,就离开宗门,连神宵宗掌教之位都不宵一顾。从此之后,他就烟云飘渺,难知所踪。不过,要是我所料不错的话,他此时也应该进入星墟了,”陈寻说道,“我这次希望张兄能领我去星墟仙府,也不是为别的,只是希望能找到这位师兄……”

    “他既然都不理会你们这些同门师兄弟,你要找他做什么?”陈翎不解的问道。

    在她看来,也知道北斗仙君转世之后,怎么可能会将小域的宗门掌教之位放在眼里?

    她同时也不明白,以陈寻的机缘,为何还要硬凑过去抱粗大腿。

    张顺心思敏锐,他也知道陈寻有着惊世绝艳的炼器才能,不会缺少仙兵道宝,此时最迫切的是想赶回天钧。

    张顺难以置信的问道:“陈兄是说北斗仙君知道横跨天钧与玉衡的捷径?”

    “北斗仙君转世,重新修得梵天境,横跨星墟,飞渡天钧、玉衡两境,都是轻而易举之事,他需要有什么捷径?”陈翎不解的问道。

    陈寻说道:“张兄、陈姑娘还记得当年在玉宝楼里,出手买下涅盘丹的那个黑袍玄修吗?”

    “记得。”张顺说道。

    他当时也注意到黑袍玄修的存在,能拿出三百万纯阳丹从玉宝楼手里收购一枚涅盘丹的,都不会是普通人,但他与陈寻一样,都没有看到黑袍玄修的脸。

    “他就是北斗仙君转世之人,而他在玉宝楼与我相遇之前,连元胎都还没有修成,”陈寻说道,“我开始也是没有想到天钧与玉衡境会有捷径,当时没能将他认出来,错过一次机会。”

    “……”陈翎难以想象北斗仙君转世竟然连元胎都没有修成,为了获得一枚涅盘丹,还要费这般的曲折。

    她们身为东曦门的真传,对凤州荒古旧事的了解,还是要比寻常人多一些。

    北斗仙君出身玄辰境北辰宗,游历玉衡境时,修为就要远超过赤霞仙君等人,甚至还有传说赤霞仙君等六尊,早年就是拜在北斗仙君门下修行,还是在北斗仙君等人离开玉衡境之后,六尊才创立皇曦宗。

    要是北斗仙君不幸殒落,在玄辰宗转世或托庇于皇曦宗,兴许数千年时间就能重新修炼到梵天境,何至于现在很可能连涅盘境都没有修得?

    北斗仙君因何殒落,又因何没有在玄辰宗的宗门之内转世修行?

    张顺愣怔了半天,才蹙起眉头说道:“这么看来,萧易此次逼我说出北斗仙府的所在,动机怕是没有那么单纯啊!”

    陈寻微微一笑,心想张顺虽说心思纯厚,有宗师之风范,但绝非是蠢货。

    只是方啸寒前世因何殒落,因何没有在玄辰宗转世修行,与赤霞仙君等皇曦宗诸尊又有什么恩怨恨仇,这一切还需要见到方啸寒之后,才有可能知道。

    陈翎却是疑惑的问道:“要是赤霞仙君已经知道星墟深处的北斗仙府,是故人所留,他为何不亲自出马,仅派萧易进入星墟探寻?”

    听陈翎这么问,陈寻心里也是冷冷一笑,但很多事情他都还是猜测,不能跟陈翎言明。

    张顺又是陡然一惊,身上的汗毛都立了起来,仿佛是被一头毒蛇盯上。

    过了片晌,张顺缓缓的长吐一口气,说道:“星墟仙府实际就藏在幻面盲蛇的老巢附近,甚至幻面盲蛇的老巢,可能就是星墟仙府的一部分。那里虽然也是星墟的边缘区域,但陨星异常密集,混沌风暴也出乎寻常的频动凶烈,仿佛魔狱绝渊,凶险异常。我当年也是侥幸之极,才能脱身,但亲眼看到有好几头修为不比涅盘上三境逆天强者稍弱的魔物,被仙阵禁制吞升……”

    陈寻点点头,心想方啸寒前世,战力之强,都能逆抗金仙级人物,那他真要布下最厉害的仙阵禁制,又岂是普通梵天境仙人轻易能破的?

    不过,与珑山一样,梵天境仙人不敢轻易闯入的禁域,修为低一些的涅盘境玄修,却未必没有一线机会。

    这或许是赤霞仙君不出面,而派萧易进入星墟行事的关键原因。

    只是赤霞仙君或许都没有想到,“故人”转世后,也进入星墟了。

    张顺又长叹一声说道:“……过去数百年,每回想当时所遇到的凶险,我都没有想过要再进仙府。这次我本打算送众人到星墟仙府入口前就止步,如今看来,到时候进不进去,都未必能由得了我做主……”

    陈寻微微一笑,张顺早就知道星墟仙府是北斗仙君所留,也知道北斗仙君与皇渊宗诸尊的渊源极深,但此前数百年都将这个秘密埋在心里,没有跑到皇曦宗去邀功请赏,看来他也早就猜测到北斗仙君的殒落,与赤霞仙君有莫大的关连……

    ***************************

    幻面盲蛇的老巢说是很近,但陈寻他们乘星云舰,还在灰雾里足足飞行了三个月。

    直到一片倍加粘稠的灰雾深处,众人才蓦然发现无数巨大的黑陨石横在眼前,这些陨石直径都在数十里到数百里之间。

    在灰雾中,神识受到极大的限制,谁也不知道陨石群的范围有多大。

    进入陨石群,陈寻他身在星云舰之中,没有什么感觉,但能看到星云舰外层的防御玄光顿时就被压塌三四丈,可见陨星群深处存在某种古怪的力场,对星云舰的防御有强烈的压制。

    而偶尔吹拂过来的黑色风暴,也要比星墟边缘的强出数倍、数十倍,这时候就不得不小心翼翼的绕着走。

    张顺他们所要去的那颗殒星,仅有十数头幻面盲蛇栖息。

    而此刻星云舰中,天人境以上的玄修就有两百人,有绝对的实力能辗压那十数头幻面盲蛇。

    众人也没有想到要制定什么诱敌分敌、分进合击的策略,就以最快速度直接奔幻面盲蛇的老巢而去。

    星云舰飞近一颗巨大的黑殒星前,远远就见黑殒星的表面爆出团团光华,却是在玉宝楼没见相认的方啸寒,与十数头幻面盲蛇杀成一团……

    更准确的说,方啸寒被十数幻面盲蛇困在黑陨星的一座山崖下,无法脱身。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