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十二章 乱魔岭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在天钧,仙道宗门虽然也掌握附近天域的星位图,但绝不会轻易外泄。【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张汝成所拿出的这幅星位图,虽然不会涉及玉衡境附近中小天域的详细分布,但将天钧、玄辰、瑶光、天钧、混沌天域、魔墟、太元等七域标识出来,对需要横渡茫茫星域返回天钧的陈寻来说,无疑是一件极其珍贵的大礼。

    虚元珠、九狱神王诛魔战车、璇龟古镜等陈寻祭炼过的法宝,都留在天钧,陈寻是冥冥中能感应到这些法宝的存在,但距离如此之远,这层感应时有时无、相其微弱。

    一旦陈寻进入茫茫星域之中,更容易会受到空间坍塌所形成的星域风暴的影响,很可能会多走很多的冤枉路。

    有这幅星位图,陈寻就能避免少走很多的弯路。

    “多谢张长老厚爱!”

    陈寻单独将星位图取出,捧在手里,对张汝成施礼道谢,以示这幅星位图对他的重要性,实比十万枚纯阳丹要珍贵得多。

    横渡茫茫星域,通常是涅盘中三境巅峰甚至涅盘上三境才有能力做的事情,因而有关星位的珍贵资料,通常都有东曦门这样的宗门才会有收藏。

    要不是张氏一族曾出过涅盘上三境的逆天强者,要不是张汝成都无法拿出≡v这幅星位图来。

    看陈寻如此珍视这幅星位图,张汝成抚须而笑,他料得此礼定能讨得陈寻的欢心,但这也说明陈寻想回天钧的心是何等的迫切,张氏也绝无可能直接拉拢他为己用。

    张汝成想到这里,隐然有些失落。

    虽然难免失落,但张汝成既然已认定陈寻是转世之躯,也知道这样的人物,不是张氏能延揽的。

    张汝成暗中猜测陈寻前世修为极可能还远在他之上,应是涅盘上三境的逆天强者,若非如此,何以轻而易举就将雷云矛修好?

    张汝成心知陈寻这样的转世高人,就算不千方百计的返回之前的宗门,就算是留在玉衡界修行,也都有资格去直接投附皇曦宗。

    不过,张汝成也知道,只要陈寻停留在玉衡大世界期间,能价格公道的替张氏多修复几件残破道器,就绝对远超今日所备的这份“厚礼”。

    更不要说张顺在天演大会再次击败陆俊,为张氏从陆族手里赢得一郡二十座城池的管治权,每年差不多能有两十万枚纯阳丹的产出——这背后,陈寻的出手帮助绝对是不可或缺的。

    *

    寒暄片晌,张汝成先告辞离去,留张顺、陈翎与陈寻商议进混沌天域捕杀幻面盲蛇的事情。

    离开玉衡境,在前往天钧境的方向上,有一处玉衡玄修称之为星墟的混沌天域。

    星墟是亿万年前一处大千世界崩溃后形成,横在茫茫星域之中,看上去就是一团遥无边际的混沌黑雾。

    在混沌黑雾的内部,除了有大量天域崩解后残留下来的巨大殒石,也滋生、栖息着数不胜数的魔物、魔头。

    吞噬陈翎同门神魂的那群幻面盲蛇,就在栖息于黑雾边缘区域的魔物。

    即使在陈寻他们看来,那群幻面盲蛇已是厉害之极,但绝非星墟内部最强横的魔物。

    即使有着涅盘上三境修为的逆天强者,要是误入混沌天域的深处,不幸遇到蛰伏于黑雾深处的千古魔头、万古魔头,下场也是十死无生。

    虽然星墟与玉衡境之间,即使借用星云舟也要在茫茫星域里走上七八十年,但以广阔星域的标准衡量,星墟与玉衡境的距离实在是太近了,以致星墟与玉衡境两域之间时空扭曲,存在很多能直接连通的空间缝隙。

    凤州边缘区域,就有这么一处空间缝隙。

    再有两个月,镇守这处空间裂隙的宗门雷阳宗,就会打开外围的法阵,允许他宗弟子、散修进入法阵封闭区域猎杀魔物。

    陈寻他们想进入混沌天域,通过这些空间裂隙,也是最方便的。

    而这处空间裂隙所通往的地方,距离幻面盲蛇的老巢,又相当近。

    张顺、陈翎他们就计划邀请同门、好友,一起通过这处空间裂隙进入混沌天域,没想到陈寻能在这节骨眼上修成元胎,无疑是又添一大助力。

    听张顺详细说过星墟的情况,陈寻心知这处混沌天域,他是一定要去的。

    星墟位于前往天钧的方向上,他真要能摸清星墟与玉衡界空间裂隙的情况,他日想返回天钧,就能少走六七十年的星路,时间上又将宽松不少。

    陈寻又暗中问混沌魔:“这星墟,是不是就是徐峥老魔捕捉你的地方?”

    虽然附近中小天域湮灭后形成的混沌天域极多,但混沌魔前世并非普通的混沌天域所能孕育——而以目前的资料来看,北斗七域附近,大千世界湮灭后形成的混沌天域,那就只有星墟那一处。

    陈寻猜测,星墟极可能与混沌魔所诞生、徐峥老魔曾进入的混沌天域,很可能就是同一处。

    “虽然在被徐峥小儿捕捉前,我从没有离开过混沌天域,而在离开混沌天域后,又被徐峥小儿封印了好些年,但听张顺所说,星墟里确有那么几头魔物,是我的老邻居,只是强也有限,没觉得它们有东曦门弟子所说的那么夸张。”混沌魔暗中传音道。

    “你前世是星墟第一魔头,都妄想到想吞噬整座星墟,什么万古魔头、都天巨魔,给你提鞋都不配,看不顺眼,一口吞噬就是,但你这时最好还是谦虚些。不要说都天巨魔、万古魔头了,这次要是不幸遇到大魔君级的魔物,我们这几个人能轻松应付下来?”陈寻问道。

    “咳咳……”混沌魔在都天拘魔旗中,都禁不住咳出声来。

    陈寻也没有继续戳混沌魔的痛处,想到徐峥老魔在数百年前,极可能也曾在玉衡大世界落脚,心里也是感慨万分。

    徐峥老魔拥有浮屠战舟这样能横渡星域的法宝,他为寻找羿族后裔的线索,花费数百年的时间,游历附近的大千世界,也没有令人意外的地方……

    *

    两个月后,陈寻、张顺、陈翎等人,来到位于凤州东部边缘区域的乱魔岭。

    乱魔岭纵横四五千里,在广袤无垠的玉衡境,可以说是极其寻常的一座支系山岭,但由于与混沌天域星域连接的一处空间裂隙,就位在乱魔岭的深处,乱魔岭变成玉衡境有名的凶地、险地。

    两座大千天域彼此影响、时空扭曲所产生撕裂虚空的巨大力量,即便是最强的天地护山法阵都很难彻底封印。

    故而,作为这处空间缝隙的镇守宗门,雷阳宗暂时只能在乱魔岭的外围,布设多座护山法阵,派遣弟子镇守,将乱魔岭封围起来。

    陈寻他们站在一座峰崖上,看天穹上淡青色的流云舒展,在乱魔岭的边缘,被一道无形的屏障挡住,无法再往南分毫。

    陈寻神识延伸出去,能感应到有磅礴的天地元力,都在那道无形的屏障之中流转,将整座纵横有四五千里的乱魔岭都封禁起来,禁止人魔进出。

    真是不弱的护山法阵啊。

    这时候有三头青面獠牙的魔物,似乎想要试探法阵的威力,振动长满肉瘤的巨翅,刚接近那道无形屏障之时,乱魔岭上空的云层,就像是被千万只巨手骤然撕裂,天地颤栗,就见数百道电焰雷火从虚空狂涌而出,瞬时间将那三头见势想逃的魔物吞没。

    眨眼后,就见被焚成焦碳的尸骸从半空掉落下来。

    “听说天钧仙道中人甚众,想必这样的护山法阵也极寻常见吧?”这次与他们同行的一位东曦门弟子,一脸傲然的问道。

    陈寻微微一笑,也没有接那人的话茬,心想东曦门的弟子,要是经历过血海魔劫,大体就不会再有这样的傲然了。

    雷阳宗布设于乱魔岭附近的这些法阵,是不弱,但也谈不上有多强,大体与天地三阶的六阳山河阵相当。

    上千弟子驱使六阳山河阵,甚至能抵挡大魔君级魔族强者的冲击,这并没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地方,只是玉衡境的仙道玄修,都还没有见识过数以十万、数以百万、甚于上千万强横魔物疯狂冲杀,是何等惊心动魄的场景。

    雷阳宗布设在乱魔岭外围的这几座护山大阵,都未必能撑住百万数量级的魔物冲击。

    张顺严厉的盯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弟子一眼,跟陈寻介绍起乱魔岭的情况:

    “乱魔岭深处的空间还不稳定,雷阳宗没有能力直接将封印空间裂缝封起来,只能用多座相对简陋的天地护山法阵,在外围将乱魔岭全部封围起来。而乱魔岭内部还是不时有新的魔物闯入,久而久之,乱魔岭里魔物就会越聚越多,越聚越强。为防止进入乱魔岭的魔物形成气候,雷阳宗这才每隔一定年限打开外围的禁制,组织弟子进入乱魔岭猎杀魔物,同时也允许其他宗门的弟子、散修进入。当然了,不要说通过空间裂缝进入混沌天域了,就是进入乱魔岭的核心区,都极其凶险。这次拖累陈真人进入险地,实在抱歉得了。”

    “修行如逆水行舟,哪有一劳永逸之事?即使是修得元胎,也要随时为下一次的风火大劫做准备,此趟倘若遭遇不幸,皆是运数使然,张兄莫要记怀于心,”陈寻哂然一笑,浑不介意的说道,“天钧正不幸经历血海魔劫,我要是贪生怕死,也不会急于赶回天钧了……”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