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七章 修器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陈寻悟得四条大道,但大道法相才修得其三。【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阴阳之道修得法相青莲,修炼阴阳璇和、护体青莲两种大道神通,有绝大妙用。

    天武之道修得法相龟蛇,化形真身法相,能大幅提升玄辰碎星拳等武道神通的威能。

    浩然天道修得法相苍龙,能汇聚众生愿力,而在得太元秘境自天道赋得一点生机之后,天道龙血更能源源不断化生天地精元,修补肉身、弥补真元法力的消耗……

    然而陈寻参悟第四条大道乾坤之道,时日尚浅,他甚至都还没有时间去修炼乾坤大道的法相,自然也没有修炼相应的法相神通。

    事实上,陈寻后续更应该将精力与时间,专注于对乾坤大道的参悟与修炼上。

    阴阳之道,除了阴阳璇和、护体青莲两种神通外,其他的神通都要陈寻在漫长的修炼生涯中,慢慢的摸索、证悟。

    除非获得新的机缘,不然的话,大道修行无人指点,陈寻很可能数百年,甚至数千年,都很难在阴阳之道的参悟上有实质性的突破,但玄衍诀里就含有乾坤大道的部分神通传承,老夔、徐峥老魔、常暨都有极深的修为,这才是陈寻能直接拿来修炼的。

    据青牛兕师所言,将乾坤大道修炼到极致,︽拥有金仙境的大|法力、大神通之后,甚至能在乾坤法相上衍生出真实的天域世界来。

    陈寻当然知道,那还是他可望而不及的境界,但青牛兕师也说过,乾坤者,天地也,所修法相也如川河山岭貌,如天域浑然存于灵海之中。

    这就会直接带来乾坤大道的一种极其强大且十分实用的神通,乾坤法阵,就是在灵海的虚化天域上刻印法阵禁制。

    陈寻施展小千剑阵,先要观想剑阵阵图,但观想阵图,都是随想随灭,而一旦修成乾坤法相之后,将阵图刻印上去,实际就使得人能同时施展两种神通。

    陈寻心里就想,他修成乾坤法相之后,将灵池大阵刻印上去,以此蓄积纯阳真元,待到要冲击元胎时再放出,是不是不需要涅盘丹,就能解决巨量纯阳真元的问题?

    想到这里,陈寻暗暗兴奋起来,这实在是值得一试,嘴角都禁不住露出笑意来。

    此时有人将五行雷印的竞拍价喊到一千万枚纯阳丹,陈寻刚好翘起嘴角笑起来,在他人眼里多少有些高深莫测。

    陈翎打死都不相信陈寻能将雷云矛修好,此时则希望张顺能在玉宝楼找到一件合适的中品雷系道器祭炼,省得等到天演大会开始,两头都落了空。

    陈寻莫名其妙的一笑,陈翎虽然怨他装神弄鬼,但也想此时或许该是张顺出手了,暗中拉了一下他的衣襟。

    关注五行雷印的修士,绝大多数都有涅盘境修为,神识极其庞大,场内谁有什么小动作都看得一清二楚。

    陈寻莫名其妙的一笑,陈翎又拉扯张顺的衣袖,在诸多真君巨头看来,这无疑是一个信号。

    张顺虽然也不知道陈寻在笑什么,但他们此前议定策略,此时也不失时机站起来,透出淡淡神焰的眼瞳环顾四周,说道:“我愿为此印出价一千两百万绩点,还请诸君能高抬贵手!”

    张顺话说得客气,但姿态踞傲、势在必得,在他人看来,他这是要在压制他人对五行雷印的觊觎,独揽此宝。

    “道器尊宝,价高者得,凭什么就要对你张顺高抬贵手?”陆俊掰弄着手指头,慵懒不堪的跟台前的鉴宝师示意,“一千五百万绩点,陆家还能拿得出来。”

    “陆家二十年前,将一条天晶石的矿山赔给我张家,这些年又做了什么勾结,竟能拿出这么多纯阳丹吗?”张顺戏谑的问道,再次将五行雷印的价码加到一千八百万绩点。

    “两千万!”陆俊想也不想,直接又凑了一个整数。

    看到张顺与陆俊才两个回合,就直接将五行雷印的价码翻了一倍,其他人再不甘心,此时也只能选择放弃,坐看张陆二人龙争虎斗下去。

    张顺朝陆俊那边做了一个“请”的姿式,笑道:“那就恭喜陆师兄了,或许接下来的那件中品道器太乙封雷木更适合我……”

    陆俊冷冷一笑,说道:“在场对太乙封雷木感兴趣的,也不只你我两人,花落谁家还不得而知呢,你莫要笑得太早。”

    看到张顺、张俊火气渐盛,玉宝阁也不失时机的,直接将另一件中品雷系道器太乙封雷木拿出来竞拍。

    凤州城虽然是玉衡修行界的重镇,但也不是随时都有中品道器问世的。

    太乙封雷木,攻击力略弱一些,但有着比五行雷印更多的妙用。

    修炼到涅盘境,都不会再一味的追求更强大的攻击力,太乙封雷木的神通更平衡,在真君巨头们的眼前,价值更高。

    一直竞价到两千万纯阳枚丹,其他人才放弃与张顺、陆俊争夺太乙封雷木,而张顺、陆俊陆续纠缠到三千五百万纯阳丹时,张顺再度高深莫妙的一笑,对陆俊做出一个“请”的手势,坐回原处。

    没有在张顺脸上看到失落跟挫折,陆俊心里就蒙上淡淡的一层阴影。

    其他人暗自乍舌,陆俊心里也知,虽然两件中品道器极为不凡,但还是不值五千五百万枚纯阳丹,这几乎是他陆家两百年的积攒。

    但倘若一年之后的天演大会,他们能从张氏手里夺回矿山,再加上其他添头,却也值了。

    多宝楼拿出大堆的道器残片拍卖时,真君巨头们就失去了兴趣,张顺很快就将五包雷系道器残片都收入囊中。

    看到这一幕,陆俊心里阴影更深,忍不住出声嗤笑道:“你迫不及待的将这些破烂货色收入囊中,不会是想着拿去修补你那七支破矛吧?”

    “要不是陆师兄以为呢?”张顺大笑起来,“这些在陆师兄眼里虽然是破烂货,但要不是怕陆师兄跟我争抢,刚才拍卖五行雷印、太乙封雷木时,我可不会那么出力!”

    虽然陆俊不信张顺再能拿这些破烂去修补雷云矛,但看张顺的神色,确实是为这些破烂而来,仿佛跟吃了颗苍蝇似的,心里郁闷,有着说不出的难受。

    这次要不是阻拦张顺得手,他何苦花这么大代价争下这两件中品道器?

    陈寻刚有新的参悟,哪里愿意留在这里,跟陆俊这样的角色纠缠?

    那个黑袍玄修,始终都背对着他,也不便直接走过去,将他的身子扳过来看过究竟,陈寻豁然立起来,跟张顺说道:“此间事了,我们走吧!”

    张顺、陈翎起身随陈寻走出厢厅,就直接到玉宝楼后|台交割道器残片。

    看到张顺竟对一名普普通通的散修客卿言听计从,陆俊心里阴影更深,眼神死死的盯在陈寻的身上,问身边的青袍玄修:“此人的根脚有没有探出来?”

    “此人看似仅天人境修为,但六识极为敏锐,我也无法接近他百丈之内——到底什么来头,或要交手之后,才能查探出来。”青袍玄修传音说道。

    看到陆俊与青袍玄修暗中加倍留意陈寻,陆俊传音提醒他道:“那青袍玄修名叫雷钧老祖,原是他州一个下境宗门的护法长老,犯宗门禁律被逐,逃到凤州投靠了陆家。陆俊有诸多见不得人的事,都是雷钧老祖替他办成,你要是独自离开明海堂,要小心此人。”

    陈寻心里冷笑,他此时实力虽然远不及天钧之时,但区区涅盘第二境的散修巨头,他还不放在眼底。

    东曦门诸弟子论道比试的天演大会,就剩一年零三个月,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修复雷云矛,陈寻也没有十成把握,因而也没有什么时间能够浪费。

    回到明海堂,陈寻就直接闭关。

    张汝成也借明海堂总执事的便利,将陈寻闭关的院子周围直接封闭起来,令他人无法靠近。

    小心使得万年船,陈寻除了在院子里布了一座法阵外,还将都天拘魔旗祭出,紧守住四面八方,防备强敌突然杀入。

    混沌魔只能化形成常人身高,十分别扭,但其他十一面拘魔旗的主魂,都已叫陈寻凝炼到元胎层次,也不怕混沌魔还能有什么不安分的想法。

    雷云矛中第四重禁制虽然已经损毁,但张顺祭炼雷云矛已近千年,对雷云矛内部的阵法禁制再熟悉不多,陈寻都不需要额外推演,只要在灵海中观想雷云矛的第四重禁制,然后从道器残片中截取相应的禁制修补进去……

    这事实上,要比将都天拘魔旗,用万器补全大|法提升到下品道器层次,容易多了。

    这事说起来简单,做起来绝非易事。

    观想阵图禁制,随想随灭,对他人来说,是极耗心神的一件事,故而无论是修复道器,还是炼制道器,都需要极高深的神魂修为打基础。

    而人族所流传的诸多阵法禁制,或者说仙阶法阵以下,绝大多数都是师法天地,这恰恰又是乾坤大道的范畴之内。

    羿族的炼器总纲,与乾坤大道的修炼揉为一体,主要还是本质上是相通的。

    炼器,甚至观想阵图禁制,都是对乾坤大道的一种修行。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