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六章 又见黑袍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玉宝楼是凤州城内屈指可数的丹器堂之一,相距东曦门的明海堂不远。【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十六层、百丈高的高楼临街矗立,灵气内敛,本身就是一件不弱的中品道器,显然玉宝楼背后的主人,势力极为不俗。

    陈寻此时还没有能力,为雷云矛凭空修复完全破损的第四重禁制,但羿族的万器补全真法,要旨在截长取短。

    他要修复雷云矛,首先需要收集大量的雷系道器残片。

    道器残破之后,修复极难,诸多真君巨头多会弃之不用。

    而在修为低两三个境界的修士手里,这些道器残片里,那些没有损毁的阵法禁制,就有可能拿来炼制颇多不俗的天器法宝。

    在凤州城内,这样的需求还是颇大。

    故而诸多丹器堂,会不时从各域收罗大量的道器残片,到凤州城出售。

    玉宝楼今日就有一场大型的鉴宝大会,陈寻与张顺,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陈寻与张顺跨入玉宝楼,陈翎也满脸委屈的跟在后面。

    陈翎知道张顺为助她捕杀幻面盲蛇,牺牲极大。

    虽然她满心不信陈寻能修复道器,但天演大会即将到来,此时有一线修复雷云矛的希望,她也不真能再胡乱耍性子。

    陈寻这次没有变换容装。

    他要在凤州城暂时立足,投靠张族只是权宜之计。

    凤州城是玉衡修行界的重镇,天人境巅峰修士,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他要是不出出风头,露两手,凭什么在凤州城立足?

    陈寻与张顺、陈翎,刚坐下片晌,陆俊就与两名涅盘境强者,在十数弟子的簇拥下,走进设于玉宝楼十二层的鉴宝厅中。

    其中那个青袍玄修,身上透出的阴戾气息令陈寻颇为熟悉,就是他刚到凤州城,受陆俊指使,暗中追踪他的那个人。

    此时修为境界,与陆俊、张顺相当,但陆俊能指使他干暗中跟踪他人的勾当,想必也是陆族招揽的客卿。

    “怎么,终于觉得修复雷云矛无望,想到玉宝楼另寻雷系法宝祭炼了?”陆俊径直朝张顺他们走来,就在相邻的小厢房里坐下,不掩叽笑的问道。

    天演大会,并不是简简单单的弟子比试。

    东曦门嫡传、真传弟子严禁私斗,诸脉之间的利益分配,很多都是由天演大会上的比试结果决定。

    在张氏一脉的年轻弟子里,张顺是能代表张氏出战的最强高手。

    上次天演大会,张顺技压陆俊,就从陆氏手里赢得一座盛产天晶石的矿山。

    这一次的天演大会,张顺与陆俊一战,关系同样重大——陆俊盯着张顺的一举一动,实在不叫人意外。

    张汝成也说了,陈寻只要能助张顺修复雷云矛,张族将拿出一百万绩点相酬。

    看陆俊得意扬扬的样子,陈寻跟张顺传音说道:“陆俊多半会不惜代价,阻拦你从玉宝楼寻到合适的雷系道器……”

    张顺暗中一笑,知道陈寻说的意思。

    玉宝楼这次会拍卖的道器法宝,已经整理成小册子,送到他们手里,能合他用的两件中品雷系道器,也是这场鉴宝会最重要的两件道宝,起拍价都在五百万绩点以上。

    陆俊真要拦他买下这两件雷系道器,自然要付出数倍的代价,这样实能消耗陆家潜在的实力。

    见张顺明白他的意思,陈寻也就不再多言,耐着性子翻看手里的小册子。

    道器破碎,残片是成百上千,故而道器残片多是打包拍卖——这些才是他与张顺此行的主要目的。

    鉴宝会拍卖开始后,一切都波澜不惊。

    即使有几件道器法宝、绝品天丹叫诸多修士争抢得厉害,但也跟陈寻他们没有关系。

    一枚涅盘丹拿上鉴宝台时,陈寻还是有些心动,但听到起拍价足要一百万绩点,陈寻那点心动也迅速熄了火。

    这根本不是他此时能承受的。

    再者说,他修悟多条大道,想修成元胎,一枚涅盘丹还远远不够。

    一名拿黑袍罩住头脸的玄修,最后拿三百万绩点,买下这枚涅盘丹,而令陈寻困惑的,在玉宝楼鉴宝师最终落槌决定这枚涅盘丹的归属时,那黑袍玄修有一丝神识往他这边掠来。

    虽然这丝神识一扫而过,但陈寻也立时惊觉起来:此人怎么知道自己对这枚涅盘丹也有动心?

    陈寻神识探出,想看这黑袍玄修的深浅,却发现那人所穿的黑袍,就像是一面密不透风的护罩,令他的神识无法透入半分。

    这黑袍绝不像是什么厉害的防御道宝,难道说此人另有秘法,能阻止他人探查他的深浅?

    陈寻下意识猜想此人是迦黛那魔头所变,但又觉可能性不大。

    即使迦黛能遮闭他的感应,就算她在短短十数日内,能得到三百万绩点,她需要这枚涅盘丹干什么?

    但除了迦黛这魔头之外,玉衡大世界还有谁会暗中留意到他?

    “接下来要请诸君鉴赏的,也是本次鉴宝会两件中品道器之一的五行雷印。有关五行雷印的一切,鉴宝册都有详细说明,就不作赘述了。五百万东曦门绩点或标准纯阳丹为起拍价,每加一码为十万绩点……”一名元丹侍者,托着一只用红绸布盖住的玉盘走上鉴宝台,揭开红绸露出五行雷印的真容来。

    滴溜溜的五行雷印仅五寸见方,透出古朴拙然的气息,像是一块青石雕刻而得,其貌不扬,但在玉宝楼涅盘境鉴宝师打入数道灵力之后,就有无尽秘符浮现出来,灵光流转,极瞬之间汇聚五道小龙虚影,盘旋缠绕着五行雷印,真正散发出狰狞可怖的气息,令全场众人都禁不住摒住呼吸。

    果真不愧是中品雷系道宝,张顺也情不自禁的动容起来。

    要是雷云矛无法修复,五行雷印无疑是他此时最好的替代法宝。

    能进入这种层次鉴宝会的玄修,道心都不会轻易受他人言语的盅惑,所以玉宝楼的鉴宝师也没有太多的废话,就直接以五百万绩点的起拍价请诸修相互竞夺。

    “六百万点!”大厅西北角,有人直接就加了一百万绩点的价码,那人透出强悍的气势,睨视大厅里的诸修,以示他势在必夺之心。

    但大厅里有心想得这件道宝的真君巨头们,心里都是轻蔑一笑:六百万绩点就想将这枚五行雷印收入囊中,无疑是痴人作梦。

    就连陆俊都没有往这边瞥一眼,相必也知道这远没有到张顺的底线。

    有能力将五行雷印收入囊中的玄修,未必都是东曦门下的弟子,也有可能来自于与东曦门不怎么友好的宗派,所以玉宝楼也会接受与东曦门绩点一比一的纯阳丹报价。

    修炼到法相境巅峰,诸多玄修差不多都能将元丹修炼到纯阳金丹的层次,就能炼取纯阳真元凝成纯阳丹。

    法相境巅峰玄修,一天大体仅能凝炼一枚纯阳丹,仅相当于东曦门一点功绩。

    天人境后期的修炼,对纯阳丹的依赖跟消耗,极为严重。

    陈寻想修成元胎,也需要消耗巨量的纯阳真元,才能将元丹、元神及诸多法相神通融炼为一体。

    涅盘丹主要的作用,就是在冲击元胎时,提供磅礴的纯阳真元。

    一枚普通的涅盘丹,价值三百万绩点,都有人抢着要,并不是意味着一枚涅盘丹就蕴含相当于三百万枚纯阳丹的纯阳真元。

    实际上,涅盘丹所蕴含的纯阳真元,大约就在三千到一万枚标准纯阳丹之间。

    冲击元胎时,没有人能一口吞下三千到一万枚纯阳丹补充巨量消耗,但一枚涅盘丹就能轻松做到这点。

    这就是涅盘丹的珍贵之处。

    陈寻修成四条大道,想要在极短时间内修成四相元胎,至少需要四枚上品涅盘丹,相当于要一举炼化四万枚纯阳丹,才够完成冲击元胎时纯阳真元的巨量消耗。

    通常说来,天人境修悟的大道越多,冲击元胎的难度越大,但真正修成四相元胎后,不仅要比普通的四胎强大四五倍,将来渡劫时也会有极大的好处。

    大劫引发的灾风劫火,直接发生于灵海之中,这时只能依靠元胎抵御灾风劫火,抵御住了,修为提升,进入下个境界,抵挡不住,灰飞烟灭……

    涅盘境真君巨头,并非寿元无限;实际上都是寿元未尽、大劫已来。

    寻常的真君巨头,每渡一劫,成功率只有二到三成的概率。

    倘若修成多相元胎,元胎要比较同境界玄修强出三五倍,抵御大劫引发的灾风劫火自然要容易多得多。

    这也是擒龙子徐斌,为何憋着参悟第三条大道,迟迟不愿冲击元胎的根本原因。

    基础打得越牢,后面的修行道路才会越宽广。

    然而凡事有利就有弊,陈寻现在极欲提升实力,冲击元胎却是他此时极难跨过去的一道槛。

    诸多中千小域,没有涅盘丹这样的灵丹妙药,也偶有玄修能突破天人境桎梏,修成元胎,但那多是纯阳元丹修炼到极致,引发雷劫,借雷劫所蕴的纯阳雷霆之力冲击元胎。

    只是利用雷劫之力,去冲击元胎,要比服用涅盘丹,凶险一百倍、一千倍。

    想到这里,陈寻也是欲哭无泪,一枚品相普通的涅盘丹,就要三百万绩点,要需要四枚上品涅盘丹冲击元胎,岂非需要两千万以上的绩点才够?

    要是在天钧大世界,灵池大阵能直接凝聚纯阳雷煞,积累一两百年,也能攒出相当于两千万枚纯阳丹的纯阳元液来;或者让纯阳真元无比磅礴的老夔一旦帮着凝炼纯阳丹,速度能提高一倍,但在玉衡大世界,陈寻就无计可施了……

    就算他打家劫舍,能得到两千万纯阳丹,但是市面上哪里有四枚上品涅盘丹可换给他?

    想到这里,陈寻脑海里蓦然闪过一个念头,难道真无计可施吗?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