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五章 投靠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张顺、陈翎等人要回宗门归还借用的星云舟、混天灵网,在城门口与陈寻约好相见之期,就直接往东面的崇山峻岭飞去。【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陆俊与张顺、陈翎等人,毕竟是同门,虽然言语尖酸苛刻、粗脖子红脸,但积怨再深,还不至于在凤州城门口公然就大打出手。

    陆俊此次进凤州城有事情要办,看张顺、陈翎等人狼狈而走,心里也是得意之极,飞往城中里,有意无意的往陈寻这边瞥了一眼,杀机暗藏。

    陆俊眼里的杀机一闪即敛,陈寻却是暗暗心凛。

    虽说陆俊不至于在东曦门所辖的重镇凤州城内,公然杀戮他域散修,但背后纠缠陆氏、张氏的宗族恩怨情仇,双方必然不择手段打压对方的势力,陈寻心想自己真要叫姓陆的盯上了,就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事。

    跨步迈入凤州城,陈寻才发现城内的灵气,竟要比城外浓郁数倍,心想这必是与城中二十八座玄磁通天塔有关,也难怪会有大量的宗门弟子、散修,会长期选择在凤州城落脚。

    陈寻没有急着去找落脚的地方,先在城里闲逛起来。

    在他跨入一座名为明心斋的丹药法器铺子里,心神微微一凛,转头看到一角青色衣袂闪入街尾的一座玉器堂里,却是陆俊身边的一人。

    要不是他道心洞明如镜,都未必能感应到有人暗中尾随,陈寻心里冷冷一笑,心想那个姓陆的还真盯上他了。

    陈寻心想他要想赶在太元仙殿再次出世之前回到天钧,就必需要在三五十年谋得一艘珍品道器或极品道器级的星云舟。

    但他手里除了都天拘魔旗跟一堆残破道器、天器碎片外,另无长物,连丹药都没有几枚,怎样才有可能在三五十年内,从皇曦宗这样的仙道宗门手里换得一艘顶级星云舟?

    照张顺的描述,最顶级的星云舟,都不见得比徐峥老魔的浮屠战舟稍差啊。

    常规办法是肯定不行的,而说到白手起家、发家致富,从来都没有打家劫舍来得快。

    虽说陈寻不愿随意结下恶缘,但姓陆的一定要找上门来,陈寻也没有拒之门外的道理。

    而看姓陆的嚣张气焰,陆氏在凤州及东曦门的势力绝对不会弱,陈寻心想这事还得好好谋划,不能乱了阵脚。

    **********************

    料定姓陆的此时还不会公然拿他怎么样,陈寻就耐着性子在附近几条坊巷的丹药、炼器铺子闲逛。

    陈寻已经修炼到天人境圆满。

    在天钧时,有天道龙血能源源不断化变天地精元补充消耗,他又忙于御魔诸事,根本就没有去想修炼元胎的事情。

    这次,他被迦黛拖入虚空乱流之中,天道龙血近乎耗尽。

    九狱神王诛魔战车、璇龟古镜等道器又不在身边,他此时的实力,相比较在天钧时,陡然下降了好几个层次。

    现在不仅要考虑怎样逃避迦黛这魔头的追杀,考虑怎么暂时在凤州城立足的问题,将来就算他获得星云舟,再次进入茫茫星域,还不知道会遇到怎样的穷凶顽险,同样需要他能有绝对强的实力去应付。

    修炼元胎,将都天拘魔旗提升到道器层次,不计一

    (本章未完,请翻页)切代价的提升实力,才是他当前迫切要做的事情。

    陈寻在凤州城里,看似漫无目的的闲逛了十数日,实是暗地里将东曦门与凤州城的情况重新梳理了一遍。

    倒不说张顺此前有什么事故意隐瞒着他。

    交浅言难深,短短两三日的相处,张顺也只能简单介绍凤州城的基本情况。

    要真正说到东曦门数十万的传承历史,下辖百余中境、下境宗门以及诸多宗族世家、诸郡诸城之间的恩怨情仇,还真不是一时半会,能说完的。

    而张顺更不可能在相识才两三天的他域散修面前自曝家丑,说及他张氏一族与陆氏的恩怨仇恨。

    然而这些恰恰是酒楼茶坊间,诸多凡民修士最喜欢议论的话题,陈寻“闲逛”十数日,就将这些摸得一清二楚。

    了解过这些之后,陈寻就决定接受张顺的推荐,进入东曦门担当普通客卿,先获得立身之地再说。

    ********************************

    陈寻走到东曦门设在凤州城中的客卿总院明海堂前,还没有向守门的侍役递上名帖,就听见张顺爽朗的笑声从门内传来:

    “张顺在明海堂,恭候陈真人多时了,”

    张顺跟随一名中年人之后,跨过齐膝高的门槛走出来,爽朗大笑着朝陈寻稽首施礼,

    “我到明海堂有四天了,得知陈真人这些天就在城里闲逛,没有派人去打扰陈真人的雅兴,就在明海堂等陈真人过来……”

    陈寻稽首回礼,又听张顺介绍他身边不言苟笑的中年人张汝成乃是明海堂的总执事,也是张顺的族叔、东曦宗张氏一脉的第二强者,陈寻又赶忙施礼问候。

    看张汝成气机浑如一体,看不透他气息的强弱,陈寻心想张氏一脉,确如传言所说,拥有不弱中境宗门的实力啊。

    张汝成以他这一身修为,能走出明海堂的大门相迎,已经算是礼贤下士到极致。

    他暂时看不出陈寻有特别值得重视之外,但相信张顺的目光不会看错,而此前这人能在凤州堂中闲狂十数日,不经意间将张氏一脉与东曦门的诸多事了解清楚后再做决定,看似过于稳重,却从侧面说明他事前对张氏一脉没有什么图谋,倒是值得招揽的青年强者。

    张汝成小叙片刻,便有事离开,留张顺领陈寻到客卿院住下。

    数间精舍、三亩小园、一眼活泉,山石池水,灵气浓郁,结成淡青色的云雾环绕院间。

    陈寻还能在院子布设一座法阵,防止外人闯入。

    “普通客卿,每月百点供奉,但陈真人初到凤州城,想必要置办的东西甚多,这枚客卿玉碟里,我事先录入三万点功绩,还望陈真人不要介怀。”张顺说道。

    不同身份,不同的玉碟。

    看张顺、陈翎他们为借用星云舟、混天灵网,好不容易才凑出三十万点功绩来,想来这三万点功绩是张氏宗族提供。

    吃人嘴短、拿人手短,陈寻接下这玉碟,实际就要算东曦门内张氏一脉名下的客卿了。

    陈寻十数日来也了解过来,东曦门的真传、嫡传弟子,严禁私斗,但有些恩怨以及见不得光的事,多是通过门下客卿或下属的宗派解决——宗门内对此也是

    (本章未完,请翻页)睁只眼闭只眼。

    张顺看陈寻没有接过玉碟,又说道:“陈真人请放宽心,张家若是有事相求,也是通过宗门的功绩碑发布任务,陈真人身为宗门客卿,谁也不能强迫陈真人做不愿意做的事情。”

    陈寻微微一笑,接过玉碟,说道:“相识虽短,但我与张兄交谈甚欢,我于炼器有所心得,我刚才倒不是想别的事情,而是想,此时借张兄的雷云矛一观,会不会有些唐突了……”

    “啊!”张顺又欣喜是迟疑的说道,“我与照月宫的嫡传顾明月相争,雷云矛受损严重,宗门内只有上师级炼器师才能修复,但要价不菲。因陈翎师妹急于捕杀幻面盲蛇,我这事就拖了下来。”

    陈寻不知道东曦门内的炼器师如何分级,但要修复道器级的法宝,除了在炼器上要有极深的造诣外,自身也需在涅盘上三境巅峰的修为,唯有如此,才有绝深的功力,到修复道器内部那玄妙精微之极的阵法禁制。

    张顺有所迟疑,陈寻倒不奇怪。

    不过,法宝是玄修的立身所在,张顺能暂时放下本命道器的修复,先助陈翎捕杀幻面盲蛇,却是有情有义之人。

    看张顺迟疑一瞬,又果断将七支雷云矛递过来,陈寻探出神识,一一探察雷云矛内部禁制受损的情况,说道:“一到三重受损的禁制,张兄都已找人修复好,倒是减少了一些难度。”

    见陈寻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雷云矛内部的情况探察清楚,张顺对陈寻的信心又添加了几分,苦涩笑道:

    “在东曦门内,修复一到三重受损的禁制,倒是容易,而想修复第四重禁制,就只剩三五人了。恰恰这三五人里,有两人在闭关苦修,其他人都出身陆家一脉。他们虽然不能拒绝助我修复道器,但要价真是不低。要不是这些雷云矛,是我祭炼近千年的本命道器,我都想弃之不用了。”

    常规说来,修复第四重阵禁完全受损的道器,比重新炼制一件下品道器,容易不了多少,问题在于这七杆雷云矛是张顺的本命道器,与张顺的神魂契合,不是其他道器能随便替代的。

    而七件成套的下品道器,威力直逼上品道器,又怎么容张顺轻易舍弃?

    这时一缕香风,直接闯入院子。

    见张顺竟然将珍如性命的雷云矛,随意交到陈寻手里,陈翎迟疑的问张顺:“你将雷云矛,交给不相关的人玩耍做甚?”

    “陈寻乃炼器宗师,要助为兄修复雷云矛,”张顺也不责怪陈翎突然闯进来,问道,“你怎么过来了?”

    陈翎没说为何突然赶到明海堂来,满脸不信任的打了陈寻几眼,不屑的呲笑道:“要是小猫小狗都能修复道器,那宗门花大力气培养的炼器宗师,岂不是都成了不值钱的货色?”

    “陈翎,不得无礼,快向陈兄赔礼道歉!”张顺见陈翎话说得难听,沉声喝斥道。

    “陈姑娘不相信我,也不奇怪,”陈寻不以为意的一笑,说道,“星域之外,陈寻无意闯入大祸,只想尽力弥补一二。说起来,修复雷云矛,我也只有三五成的把握。”

    “待他修好雷云矛,我再向他赔礼道歉不迟。”陈翎哪里会信陈寻的鬼话,但张顺语气如此之重的喝斥,也满心委屈,赌气的说道。

    (本章完)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