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四章 宗门有经难念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不时会有他域修士,流落到玉衡来,陈真人若不嫌弃,张顺可推荐陈真人到东曦门暂居客卿席位,先落下脚,再作长远计议……”

    星域中四五百万里的路程,一天时间就横跨过去,张顺邀请陈寻到东曦门担当客卿,星云舟此时已经穿过凤州城南的空间扭曲点,进入玉衡大世界。【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与天钧的海墟口一样,玉衡大世界这处名叫天墟的空间扭曲点,也是位于一片雷霆风暴密布的海洋深处,周围的礁岛不断的被剧烈震荡的天地元力摧毁,又不断有新的礁岛从海底抬升起来。

    若非凭借星云舟这样的道器法宝,寻常玄修接近这一区域,都会被剧烈震荡的天地元力撕成粉碎。

    陈寻正延伸神识,感受天墟附近的元力震荡,听到张顺的邀请,心里有些犹豫。

    成为东曦门的客卿,虽然会有种种便利,但陈寻此时首务,一是要逃避迦黛女魔头的追杀,二是要尽快找到返回天钧的办法。

    在对玉衡大世界及东曦门有进一步了解之前,他还不能仓促做决定。

    陈寻对张顺表示,会认真考虑他的建议,但需要到玉衡大世界后再做决定。

    **********************

    从天墟往北穿越无尽的雷霆风暴,横渡近二十万里的海洋,就抵达玉衡大世界的重镇凤州。

    凤山绵延二三十万里,高耸直入九天云宵的崇山峻岭连绵不绝,像是一道巨大屏障,将无尽的雷霆风暴、凶悍的海兽以及可能从天墟侵入混沌魔物,挡在凤州大陆以外。

    山门立于凤山的东曦门,也是天墟的守域宗门,地位要比其他的上境宗门略高一些。

    星云舟第一站抵达的凤州城,不仅是归东曦门直辖的最大城池,也是凤州地域的最大城池。

    越过数百道如剑矛林立的陡峭岭嵴,一片望眼无垠的谷原铺展在眼前。

    凤州城就位于这片看上去有上万里纵深的谷原之中。

    二三百丈高的黑岩城墙,像是一头巨龙在谷原的中心蜿蜒,圈出一片千里方圆的地域,城里一栋栋院落屋舍鳞次栉比,亭台殿亭密如繁星。

    看这规模,不计城外星罗棋布的村寨,城里少说就有两三千万凡民集中居中。

    天钧大世界,上古姜氏、天道宗等仙道宗门控制的地域,自然也有如此雄伟的城池,但陈寻还是第一次见到。

    熹武帝统治云洲大陆的核心,玄京的规模,就要比凤州城少得多;而澹州城发展不足千年,更不能跟凤州城相提并论。

    凤州城内矗立有二十八座高逾千丈的巨塔,天地元力、虚空灵气化为绚丽的磁光,从塔顶的铜柱聚集塔中,张顺他们将其称为玄磁通天塔。

    陈寻他们抵达凤州城里,虽是夜晚,但二十八座玄磁通天塔的塔身磁光流转,像是巨大的灯柱,将凤州城照得通明如昼。

    这二十八座玄磁通天塔,每一座都堪称上品道器,陈寻暗感凤州城以二十八件上品道器为核心组成的护山大阵,要比珑山玄辰雷霆大阵都要强过一个层次,应该达到天地五阶的层次。

    不过,这还不是东曦门的山门所在。

    东曦门在十数万里之外的凤山山脉的深处。

    东曦门还仅仅是玉衡大世界的上境宗门,可见在东曦门之上的仙道宗门皇曦宗,上百万年传承积累下来的底蕴,有多恐怖,有多雄厚了。

    看上去,天钧的仙道宗门数量,要比玉衡大世界多出一大截,但同为大千世界,资源大致是相当的,仙道宗门数量虽少,但极可能意味着资源更加集中。

    ******************************

    陈寻作为他域散修,即使跟张顺他们一起,想要进入凤州城暂居,也需要办理一定的手续。

    天钧散修宗派混乱,修士之间的交易,通常以炼器材料或丹药进行折算,而东曦门的功绩点数,则凤州城乃至整个凤州大陆的通行货币。

    陈寻可以缴纳炼器材料、丹药,交换东曦门的功绩点数,交付暂居凤州城的费用,或与凤州的修士进行交易,成为东曦门或东曦门的所属其他中境、下境宗门的客卿,还可以用功绩点数,换取这些宗门内的法宝、功诀……

    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但在玉衡大世界,以宗门功绩点数作为通行货币,会更加方便——不同宗门之间的功绩点数,也能以一定比例进行兑换——这一切使得玉衡境的修行界,看上去更加有序。

    张顺直接花费三十个功绩点,帮陈寻办好入城暂居的手续,将一块玉牌交到陈寻手里,说道:“你祭炼过此牌,以后就代表你在凤州城的身份,所得功绩点也会录入其中,你与其他修士或宗门交易,都可以用这面玉牌进行……”

    “多谢。”陈寻谢道,要不是张顺古道热肠,他想将这些脉络理顺,都不知道要走多少弯路呢。

    “举手之功,不足挂齿,”张顺笑道,“星云舟是皇曦宗才能炼制的道器,陈真人若是能从皇曦宗换取最顶级的星云舟,横渡星海返回天钧,或许都不用两百年。”

    陈寻苦涩一笑,张顺他们从宗门借用星云舟、混天灵网,都需要三十万_功绩点,实难想象换得一艘最顶级的星云舟,实在不知道要耗用多少功绩点呢。

    但不管怎么说,想在二百六十年后太元秘境再次开启之前,赶回天钧,这至少是一种可能。

    张顺说也是安慰人心的话,对陈寻心满怨恨与敌意的陈翎等人,则是呲然冷笑。

    他们心里都想,陈寻迷失星域到了玉衡大世界,想再返回故土,无疑是痴人做梦;就算他在玉衡大世界修成元胎,只要不渡大劫,寿元接近无限,理论上只要不怕旅途孤寂,五六千年也能返回故土,但五六千年的星路旅途,谁知道会遭遇多少凶险,有一百条命都不够折腾了。

    这些事情做完之后,该尽的道义都已经尽到,陈翎等便催促张顺赶紧离开,他们从宗门借用的星云舟、混天灵网,要第一时间归还,破损的混天灵网,还不知道要他们耗用多少功绩点才能弥补呢。

    想到这里,陈翎看陈寻更是厌烦,恰如张顺所说,此人也是无心之失,但这人无疑也是大灾星一个,她现在就想离他远远的。

    被陈翎等人反复催促,张顺尴尬一笑,跟陈寻说道:“我等就此别过,陈真人若是有需要之处,可到西城明海楼。明海楼是东曦门在凤州城中的客卿暂修之地,陈真人到那里,也能很快联系到我们。”

    “哟哟,这不是从宗门借出星云舟、混天灵网,妄图捕杀幻面盲蛇的张顺、陈翎吗?这次,你们又送几条人命,去喂食幻面盲蛇啊?”

    虽然是夜里,进出凤州城的凡民、修士,也是车水马龙。

    有十数青年男女趾高气昂的往这边走来,出声奚落,张顺、陈翎等人则闻声色变,绷起一张脸,恼怒的盯着来人。

    见走过来的十数青年男女,身上灵甲法袍都刻有东曦门的标识,陈寻心想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看来东曦门内部也不安宁。

    那十数人,为首青年身形高大,腰间佩着一柄紫色雷电缠绕的道器灵剑,气势竟不在张顺之下。

    此人长得剑眉星目,丰神朗俊,眼瞳里却满是刻薄。

    陈寻心想他们与张顺、陈翎等人之间必是积怨甚深,这才会遇到就专挑张顺、陈翎他们的痛处猛戳。

    “陆俊,上次宗门天演大会,你败在我手。二十年一期的宗门天演将至,莫非你还要在我手里自寻其辱不成?”张顺阴沉着脸,沉声喝道。

    “上次你仗着本命道器雷云矛胜我,但听说你的雷云矛,被照月宫的顾明月打成一堆废铁,这次的天演大会,你再挑上我,还以为能占到我的便宜不成?”

    佩剑青年陆俊没有被激怒,反而哈哈大笑起来,说道,

    “你要是等不到天演大会,我们现在就可以到城中道天武台一决生死,看看到底是谁自寻其辱。”

    在星域深处,张顺曾祭出七支神矛,助陈寻击退幻面盲蛇。

    照道理来说,七支神矛都有下品道器的层次,七支神矛一起祭用,威力应比寻常的下品道器强出百倍。

    而事实上,七支神矛一起祭出的威力,比想象中要弱许多,陈寻猜想,兴许就如陆俊所说的那样,张顺手里的七支雷云矛已经严重受损,远不能发挥最强威力。

    而听他们对话的口气,陆俊当年也仅是小败,以此可见他的实力真不容小窥。

    张顺若能在东曦门的天演大会前,修复雷云矛,或能继续压制陆俊,但此时就生死决斗,绝对占不了半点便宜。

    张顺本人也知道这个道理,虽然他与陈翎等人,都被陆俊挑拔得怒气冲冲,此时却不得不隐忍下来,脸色也涨得紫红。

    见张顺不敢应战,陆俊猖狂大笑,丰神朗俊的星目,又轻蔑的在陈寻身上扫视过一番,奚落说道:“张顺,你莫非以为张氏趴在地上礼贤下士,多招揽几个这样的无用货色,就能压过我陆氏一头,那真是要叫世人笑掉大牙了。”

    陈寻脸色阴郁。

    张顺一路过来态度谦恭、百般照应,自然有招揽他的意思,但陈寻也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张顺姿态谦恭延揽,也算是有名门正派的风范,他心里没有什么反感。

    而他想在凤州城暂时立足,也需要与张顺搞好关系。

    他是外域散修,又一心想找到最快的办法返回天钧,自然不会随意卷入东曦门内部的矛盾之中,但陆俊仅仅是看到张顺对他有招揽之意,矛头就直接指向他,陈寻再好的脾气,这时候也是动了真怒。

    陈寻心里冷笑:等老子搞清楚张氏、陆氏之间乱七八糟的关系,就叫你这孙子就会知道什么叫有用,什么叫无用了……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