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二百零七章 神秘铜殿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无数高大的魔兵魔将,如洪荒巨流一般横穿永明岛,往麒麟角涌来。【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十数座浮空魔山,在乌沉雷云中若隐若现——每一座浮空魔山的周围,随时都有数百道雷霆轰来,却动摇不了浮空魔山表面那层魔煞黑光分毫……

    赤火明与四臂摩阎摩看着这一幕,知道它们实难阻止魔族大军渡海北进。

    诸多魔君、魔帅都知道魔墟即将崩溃,很可能熬不过下一个万年,急需占领新的栖息地,但好歹还有近万年时间的周转。

    而主要受杀戮、吞噬意志驱使的普通魔族、魔物,它们此次侵入天钧,主要还是为贪婪那亿万人族的血肉而来。

    乾泰、禁流两大魔君,在麒麟角血战中损失惨重,其残部也因此得以扫荡、吞噬永明岛两翼的人族,但十数日来,陆续进入永明岛的上亿魔兵魔将,它们正饥渴难耐,而且进入永明岛,变得越发的饥渴难耐。

    就像麒麟角血战之前,赤火明先是主张前哨魔兵迅速进袭到麒麟角周边,看到人族蛮武聚集规模极其庞大之后,则主张以切断永明岛与麒麟角的通道,然而到那时,前哨魔兵魔将对人族血肉的饥渴已经无法压制,才仓促血战,最终落入陈寻的彀中。

    现在的情形也是如此,赤火明极希望亿万魔族大军能先在永明岛站住根脚,但实际上已经不可能了。

    谁能在这时候压制上亿魔兵魔将对人族血肉的渴望跟贪婪,谁能抑制住上亿魔兵魔将胸臆间汹涌的杀戮与吞噬意志?

    看到这一幕,四臂魔阎摩微微蹙眉,像是有一角突起的额头,青黑色的细鳞聚到一起,看得出它心里藏有心事。

    俄而,四臂魔阎摩似想到一事,问赤火明:“赤帅,你说曾在魔墟看到过那头夔龙的身影?”

    “不过,那头夔龙一万多年前还没有修成元胎,曾闯入乾余骨大魔君的领地,大魔君都已将它擒住,但没想到它身后还有更强悍的援兵,最终击伤大魔君,将它救走。”赤火明说道。

    “乾余骨在领地,竟然被强敌击伤?”四臂魔阎摩难以想象。

    乾余骨闯入云洲后,被云洲人族宗门轰入虚空,主要还是它受云洲天道的压制,实力都发挥不出十之一二来,又吞噬涂山天焰时,先被神禽青鸾自爆重创,但在它自家的领地里,竟然被强敌击退,四臂魔阎摩还是觉得匪夷所思。

    “强敌便是御此铜殿击伤大魔君!”赤火明挥袖释出一团煞光,半空上出现一面漆黑如墨的黑镜,接着浮现出乾余骨抓住夔龙、虚空骤然被一座巨大铜殿撕开的一幕来。

    “好强的道宝!”四臂魔阎摩倒吸一口凉气。

    他能隐约看到铜殿里还有十数身穿神甲手持神兵的战将,在铜殿重击乾余骨的同时,十数战将丝毫未受波及,说明强敌还没有将此铜殿的实力完全发挥出来,就已经轻而易举的击伤乾余骨……

    “是啊,这座铜殿即使不是绝品级道器,也是极品之巅,”赤火明说道,“大魔君之后数千年,都追查铜殿与这条夔龙的踪迹,但都没有查到蛛丝

    (本章未完,请翻页)马迹。未曾想这座铜殿,竟然就藏在我们的眼鼻子底下……”

    “梧山?”四臂魔阎摩问道,“赤帅是说陈寻在云洲所修的上古传承,实际是来源这座铜殿?”

    “陈寻所修诸多真诀秘法,甚至都要比天钧仙道宗门的无上道诀都要高深玄奥,不是来自那座神秘铜殿,来自于哪里?”赤火明睁开魔焰燃烧的魔瞳,问阎摩道,它心里也极是恼懊,它怎么都没有想到,它曾经距离神秘铜殿仅有一步之遥,最终竟然错失机缘。

    “珑山传承来自于玄辰境的北斗仙人,却是要比天钧仙道宗门的传承强出一截。”阎摩嘿嘿说道。

    “珑山仅仅是北斗仙人安排的一处转生之地,传承却是残缺不全,而梧山诸人所修的传承,却是完善的真诀秘法,与珑山传承应不一样,而那头夔龙的出现,更是证明了这一点,”

    说到这里,赤火明忍不住长叹一口气,说道,

    “云洲小域看上去极不起眼,气运之强还真是难以想象啊——不仅神秘铜殿藏于云洲,就连北斗仙人也将转生之所秘藏于云洲,竟连大魔君都惨遭重创,此时不知流落天域何方了……”

    见赤火明笃信神秘铜殿就藏在云洲,四臂魔阎摩又问道:“要是这座铜殿的主人,如此之强,为何甘受天道压制,近万年都藏匿在云洲小域都不露头?”

    “铜殿主人并非天钧、魔墟附近大千天域的宗门强族中人,浪迹星域,或也是为逃避强敌追杀——而这头夔龙不得不携带铜殿遁入云洲藏匿起来,那铜殿的主人很可能跟北斗仙人一样,早已经意外殒落了……”赤火明猜测道。

    倒也不是说它有多神机妙算一眼就能看出真相,这实在是最合理,也最有可能发生的事情——何况当年它此时已能猜到神秘铜殿就藏在沧澜的玉柱峰下,要不是铜殿主人及铜殿自身受到难以想象的重创,哪里还会有之后发生的那么多事情?

    “这座铜殿此时极可能已经被陈寻藏到雷云岛,那赤帅为何还主张倾尽全力强攻雪龙山?”阎摩又问道。

    “铜殿主人殒落,铜殿本身也必然受到重创,说不定器灵都早已湮灭了。陈寻连元胎都没有修成,那头夔龙虽强,但也仅是刚刚修成元胎的样子,即使铜殿完好如初,也叫他们转移到雷云岛,他们也没有办法发挥铜殿百一的威力来,”

    赤火明说道,

    “而为了避免强敌寻踪追杀过来,同时也怕天道宗等仙道宗门强夺,陈寻他们必定不敢让铜殿问世——此时看雷云岛实力得到极大增强,但实际也是雷云岛最虚弱的时候。拖延下去,无论是陈寻他们修为继续提升,能进一步发挥铜殿外,还是铜殿意外落入天道宗之手,我们到时候再想攻打雪龙山,就真正是难打了……”

    赤火明虽然还不知道一些具体的详细,但坚信它的推测无误,只是此时未必会有多少魔君会信它的话,也不是知道赤帝何时会归来,相信赤帝会重视神秘铜殿,进而全力攻下雪龙山……

    阎摩点点头,不得不承认赤火明言之有理。

    ******

    (本章未完,请翻页)*************

    这时候一缕煞云从远空掠来,赤火明抬头却见是六臂魔女迦黛孤身前来,心里疑惑不解:

    迦黛与阎摩是多臂古魔的遗族,虽然投附赤帝不足百年,但前次从太元秘境为赤帝夺得一具多臂古魔的遗躯,立功甚伟,也甚得赤帝信任。

    赤帝除了封迦黛为大魔君外,还专门从麾下拨出八大魔君、三百万魔兵魔将,受迦黛直接统御,占领天钧西陆后,还要助她建立领地。

    此次迦黛所部,损伤也是极其惨重,但与禁流大魔君、乾泰大魔君一样,残部都有权扫荡、吞噬永明岛两翼的人族。

    对诸多魔君来说,非要吞噬身具荒古血脉的人族,实力才能获得快速的提升,但迦黛麾下还剩百万魔兵魔将,倘若能吞噬数以亿计的普通人族,实力必将大幅提升……

    这不仅能让迦黛大魔君所部在麒麟角血战中的损失弥补过来,甚至还将有极大的提升。

    赤火明没想到迦黛不去干正事,反而孤身跑到麒麟角来。

    面对赤火明的疑惑,阎摩却是一笑,说道:“麒麟角一战,虽然诸大魔君都没有责怪的意思,但迦黛大魔君还是要将责任背下来,此时已经将残部解散,交给其他大魔君了……”

    赤火明心里还是困惑不解,迦黛、阎摩投奔赤帝,目的就是要建立领地,恢复多臂魔族的荣光,怎么轻易就将血战淘汰下来的精锐魔兵魔将解散,交给其他大魔君呢?

    难道说迦黛、阎摩的最终目的不是在这里?

    赤火明心里虽然疑惑,但还不敢在迦黛面前表露出来。

    六臂魔女迦黛不仅修为远高过它,还深受赤帝的宠信,惹得六臂魔女不快,怕是它小命难保。

    看到六臂魔女迦黛露出不耐烦的样子,赤火明行了一礼,就远远的飞开了。

    迦黛美艳媚惑之极的魔瞳,瞥向远去的赤火明,问阎摩:

    “那头夔龙是怎么回事,你可从赤火明嘴里打探出什么消息来?”

    “……”阎摩将刚才它与赤火明所言都据实相告。

    迦黛蹙起眉头,说道:“赤魔一旦回归,很可能会被赤火明说动,全力去攻雪龙山;我们要赶在赤魔回来前下手,将陈寻此厮杀死……”

    “当初在麒麟角,禁流大魔君有机会令陈寻神魂俱灭,你暗中助陈寻脱困,此时却又为何执意杀死陈寻?”阎摩忍不住将藏在它心里多日的困惑说道。

    “你竟然能看出我暗中做了手脚,看来你对我族的圣经修炼已有小成境界了,”迦黛倒不为阎摩看出她当日暗中做手脚而心动,风轻云淡的说道,“我是要陈寻死,但又不能让他神魂俱灭,所以还是我亲自动手更合适一些……”

    “为什么?”阎摩犹是困惑不解,既然都要杀死陈寻,为何还要给他留一丝轮回转世的机会?

    “因为父亲有一道神魂印记,就附在他的身上!”迦黛说道。

    “……”阎摩愣怔了半天,都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

    (本章完)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