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二百零四章 图穷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陈寻没想到常暨与老夔相认这种天大的好事,最后竟然将徐峥老魔牵涉进来,真是太出乎他的意料,心绪半晌都未能平静下来。【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徐峥虽然也是羿族残裔中人,但数千年他对羿族复兴都在执行他的那套计划,不会在意血海魔劫对北部荒原数以百亿人族的吞噬,也绝不会轻易容易他人破坏他的计划。

    而面对徐峥的压迫,陈寻却夷然无惧,淡然说道:

    “东御真君已经潜往澶州,要是我所料不错的话,必是赶去姜晨歌仙人转世之地,助姜晨歌仙人逃离魔族的毒爪。澶州破陷后,姜氏残族虽然会四分五裂、严重受挫,但只要姜晨歌仙人转世后能成功逃脱魔族的毒爪,必会选择一地重新聚集姜氏残族的势力。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姜氏残族的势力聚集起来,也极可观。徐师以为,姜晨歌仙人有可能选择在哪里重聚姜族残部?”

    “你能猜到东御赶往澶州,是为姜晨歌转生之事,也不简单,”徐峥脸容枯冷,嘴里说是陈寻不简单,眼瞳里冷傲不宵的神色始终未改,说道,“但就算姜晨歌这次转世能成功逃脱魔族的追杀,想要重新修入梵天境,又要多少年、要经历怎样的险阻难关?在姜晨歌重新修入梵天境之前,原先附属于姜氏的那些涅盘中三境、上三境的强者,有几人还会老老实实听从姜氏的号令?”

    “只要不是重入轮回,姜氏老祖神魂转世重生,应能保留完整的记忆跟道之烙印,重新证得梵天境,应不是难事。”陈寻说道,他知道徐峥直接跑过来,不是赶过来跟老夔叙旧认亲的,他若不能说服徐峥回心转意,事情怕是不妙。

    “天钧自上古纪元以来,悟得三条、四条大道的旷世之才,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最终仅有梵天宫六代祖师一人证得金仙境,但最后也殒落于域外,”徐峥脸色冰寒,呵斥道,“你自以为掌握四条大道,就有资格跟我这么说话?”

    说到这里,徐峥冷冷一哼,就见一樽白虎虚影从他身后狰狞而出,散溢出恐怖之极的滔天气势。

    继而白虎一分为三,龟蛇缠绕居左,为天武之形;白虎居右、不知所修是何种大道,透出气势与天武之形相当;而中间之异相,空蒙蒙一片,仿佛一条介于混沌与鸿蒙之间的天河横亘在地宫之上,天河中隐约孕有山川河谷,瞬息间沧海桑田、山崩海移,此为乾坤之形……

    三相元胎!

    徐峥所修竟然也是三相元胎,这意味着徐峥在修成元胎之前,也悟得三条大道。

    也难怪他此时仅以涅盘第七境的修为,就能力压诸多涅盘第九境巅峰的强者,位列天榜前列,成为天道宗或者说天钧近万年来最有希望修入梵天境的人选。

    这一刻,雷云岛大地深处都有雷霆在轰鸣,想必是受到徐峥三相元胎的共鸣。

    悟得三条大道,意味着徐峥甚至有证得金仙境的潜力,但徐峥此时

    (本章未完,请翻页)展示他的三相元胎,却只是想说明,哪怕是他此时的修为、资质以及他掌握的资源,都不奢想此生能证得金仙境。

    而徐峥此举,更是要陈寻心里清楚,就算此时掌握四条大道,在他眼里都不算是多么了不起的筹码。

    资质仅仅是代表一种可能,但就算是转世重生、保留生前完整修炼经验的姜晨歌,想要重新修入梵天境,也要历经千辛万苦,绝非一件易事。

    徐至龙大概也是第一次知道其父徐峥竟然是涅盘境就修得三条大道的强者,愣在那里,半天都不知道要言语什么。

    陈寻有如被泼了一瓢凉水,不得不承认,徐峥老魔打击他人的信心,的确很有一手,不需要问,常暨必然也是悟得多条大道,难怪他们会视飞熊、苦庵、松鹤真君为庸才。

    “你可知道叛帝这些年征战诸多天域,所降服像姜族这样的附庸势力有多少?你可知追杀我等数万年的南山贼仙,虽然晋入梵天境后修炼也有数十万年,但仅仅是叛帝手下名声并不怎么显赫的诸仙之一?即使太焕境与天钧之间有无尽星域相隔,但你可知南山贼仙实是天钧南陆熊氏出身的老祖,熊氏实是叛帝的附庸势力之一?”徐峥继续压迫性的质问陈寻,“就算能在雪龙山重新聚集姜氏的残族,但姜氏残族知道真相后,你说会不会第一时间,就是将我们献出去?”

    陈寻伸手从石地凭空搓出一把石墩子坐下,半晌都不言语。

    常暨也是微微一叹,猜想陈寻应是被徐峥说服,说道:“血海魔劫,终究是仙道十宗、上古四族所要承担的责任——你若随我们隐退,以你的资质,确实比我跟徐师兄,更有机会修入梵天境,到时候你才能真正承担起秘殿守护乃至羿族守护的重任……”

    “你们视守护羿族后裔为己任,但羿族之后裔,在我眼里,跟雪龙山、云洲亿万人族并没有什么区别,我也没有什么非要承担不可的责任。然而宗崖、古剑锋、铁心桐、赵承恩,与我情同手足,陶景宏、纪烈、赤松子、左青木,为我之师长,他们不会弃族人而去,而我则不会弃他们而去,事情就是如此简单而已,”

    陈寻平静的说道,

    “以徐师的脾气,今日能耐心跟我说这些,所求不过是虚元珠与秘殿二物而已。秘殿就藏在涂山戮魔道宫之下,本身就是羿族的圣殿,徐师随时可以取走,我没有道理阻拦,但虚元珠是我修炼而得的魂器,想必徐师也不会强取,所以才要费这番口舌吧?”

    徐峥眼瞳笼一层阴翳,脸有怒意,冷哼一声,却没有言语什么,陷入可怖的沉默之中。

    看徐峥神色如此,陈寻知道他猜中了徐峥的心思,但心里更是担忧。

    他知道徐峥这样的人物,心志极坚,真要是打定主意做什么事情,绝不是他所能阻止。

    陈寻脑海里念头疯狂转动,即使不担心徐峥会杀他,但徐峥与常暨联手,将他与虚元珠

    (本章未完,请翻页)强行掳走,他能奈何?

    雪龙山及云洲的亿万人族,以后还要怎么对抗血海魔劫?

    常暨心里微微一叹,才知道陈寻的心思真正剔澈洞明,难怪徐峥不要他出面相劝,而是直接过来摊开底牌,真要让陈寻心里有所防备,怕是真无法将陈寻与虚元珠强行捋走。

    常暨虽然不愿做到这一步,但为羿族,有些事他也不得不做。

    陈寻抬头看向常暨,淡淡说道:“你们要知道,你们是逼迫不了我做任何事情的。”

    老夔这时候才陡然一惊,豁然移身站到陈寻身前,喝问道:“徐峥、常暨,你们真要将事情做绝?”

    “老夔,就像我们没有能力跟他们对抗,他们也没有能力将事情做绝,虚元珠就在我灵海之中,我再不济,也能让虚元珠在瞬息间湮灭掉!”陈寻淡然说道。

    “你果然还有几分胆色,但这个还威胁不到我,”

    徐峥冷冷一哼,杀气弥漫开去,就连老夔都被他封锁在那里动弹不得。

    陈寻灵海中更是有数股精神异力侵入,形似神力锁链,但比神力锁链更加玄奥、强大,陈寻直觉心念神识都被封印住。

    他这才知道,以徐峥直逼梵天境仙人的修为,又欺近他与老夔一丈之内,他与老夔真是没有半点挣扎的余地……

    徐峥继续说道:“我羿族被叛帝追杀十数万年,数以十万计的兄弟姊妹、师长子侄殒落星域、神魂俱灭,你给我一个不做的理由!”

    陈寻心想徐峥既然直接将虚元珠夺走,此时也已经穷凶极恶将最后的底牌亮出来,但还没有出手,难道他还有其他什么顾忌不成?

    陈寻脑海里疯狂转动无数念头,陡然想到他当初跟青牛兕师所说的一段话,心思豁然开朗起来,也顿时想到徐峥的顾忌到底在哪里。

    “徐师将事情做绝,还需要什么借口,”陈寻冷静的一笑,说道,“徐师你自己都能想到的事情,为何一定要我挑明?”

    “……”常暨不明所以的看向徐峥,徐至龙更是摸不着头脑。

    徐峥这时候陡然间又将杀机收敛起来,示意陈寻说下去。

    陈寻说道:“天钧三陆的仙道宗门、上古氏族有六七十家,苏旦上师偏偏将徐师、常暨、常仪三人送入天道宗、灵墟宗修行,难道就没有更深一层的用意,仅仅是巧合不成?”

    常暨蓦然一惊,陷入沉默之中。

    他过去数千年修行,不是没有想到这种可能。

    只是有关羿族新迁之地的一些记忆,都被苏旦用太古秘法封印中,非要修炼到涅盘第九境巅峰,才有可能觉醒这段记忆,而眼下最为迫切,就是保证秘殿不落入魔族之手。

    苏旦上师的安排,到底是有更深一层的用意,还是仅仅是巧合?

    苏旦上师的安排,到底是什么?

    (本章完)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