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九十五章 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越山城虽然有锁龙山河阵抵消那剧烈的天地元气震荡之下,但城里的楼亭殿台、村屋民舍,这几天时间里也都已经垮塌得差不多了。【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满是残垣断壁的街巷上,到处都是触目惊心、深如地峡的裂缝。

    伏邱抱了一柄玄铁龙骨剑,蜷缩着身子,一屁股坐在一截断墙下休息,平静的抬头看着头顶的苍茫血云,以及苍茫血云之上那宛如神界仙境的虚元灵地。

    仙人殒落、贯空而现的血云已经渐渐消散,或散入乌沉雷云之中,而此时越山城上空的苍茫血云,是血战持续到第二天才出现,或许是百万蛮武战死后,那激荡不休的残魂气血所化。

    苍茫血云与虚元灵地渐有相融之势,都说在麒麟角战死的蛮武英灵,最终都有可能随这苍茫血云融入虚元灵地转生,但这飘渺莫测之事,谁又能知道呢?

    “伏邱师兄,你怎么不去抽生死签?”有个身材矮敦的青年武修走过来,在伏邱身边坐下来,问道。

    “我的资质太差,这辈子都修不成真身法相了,提得生签去雪龙山也没有大用,还是留下来断后吧!”伏邱从残墙的角落里看到一茎青草,小心翼翼的摘过来,掂量在手里把玩,笑着说道。

    越山城血战,已经持续到第五天,陈澄长老肉身破碎,神魂破灭;赵畅长老连元神被魔物吞噬,轮回都入不了;而在越山城外,战殒的蛮武已经超过四百万;四海盟进入越山城的万余弟子,也已经有四分之三殒落。

    伏邱没有信心,在撤到雪龙山后,还能坦然直面如此惨烈的血腥战事,心想着与诸多同门师兄弟以及师妹魏兰,葬身在越山城,也不算件坏事。

    只是不能手刃生吞师妹魏兰的那头罗刹恶鬼,真是遗憾啊。

    “你还在为魏兰师妹的事伤心?”青年武修问道。

    “你那么罗嗦做甚,魏兰师妹都已是人妻,她神魂俱灭,自有他人为她伤心,与我有什么干系?”伏邱突然恼怒道,“总归要留人断后的,我就愿意战死在越山城,碍着你什么事?”

    伏邱刚要站起来,就要将青年武修赶走,却有一波剧震猛然传过来。

    这样的震动,还伤不了伏邱他们,但城里多为凡夫俗子,这一震之下,没有人能站住脚。

    有无数人被掀起的残墙断壁砸伤、砸死;也有数不胜数的人不慎落入深如地峡的地缝之中,继而被倾泄下的砖石掩埋……

    伏邱连出百余掌,将身边掀飞的数十巨石轰碎,免得砸下来伤到周边的凡民,随后又难抑震惊的往城头飞去。

    城外的防线还在坚守,整个越山城都有锁龙山河阵庇护,突然有如此猛烈的冲击直入城心方位,那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魔族后续的援兵已到,甚至要远比第一波前哨精锐更加强悍!

    伏邱飞上城头,就看到一片覆盖百里的黑色魔云,不知何时,猝然间就出现在南雀岭的上空……

    虽然锁龙山河阵遮闭越山城的防御灵罩,没有被刚才的冲击撕碎掉,但站在城头、站在法阵护罩之内的伏邱,此时就像是被无形的手抓住脖子,神魂在那片魔煞黑云透出的可怖杀戮气息压迫下,竟有窒息之感。

    城头还有不少修为低微的蛮武,猝不及防之下,竟被魔煞威压震得七窍流血,勉强没有从城头栽倒下去。

    而在南雀岭防线上,更是有千余蛮武直接被魔煞威压震得神魂破碎而亡。

    这波魔兵好强,竟然直接出现南雀岭的上空……

    不好!

    伏邱脑海闪过不祥的念头,继而想到魔族此举必是要一举击溃南雀岭防线,他吓得脊背汗毛都陡然立起,拼命摧动真元法力,往南雀岭飞去……

    魔煞黑云在瞬时扩大一倍有余,彻底将南雀岭上空覆盖住,像是要将南雀岭列阵二十万蛮武吞噬,魔煞黑云的边缘,甚至都延伸到越山南城附近。

    就像是有一张无形的屏障,伏邱怎么都无法往前飞进一寸。

    “魏兰师妹,为兄陪你来了!”

    伏邱心里默念一声,摧动真元法力带动全身的气血真阳,裹住元神一起往元丹冲去,就见身前有一道绚丽的霞光乍然绽放,往身前的魔煞黑云冲去,神魂陷永世泯灭的黑寂之中……

    几乎同时间有十数玄修飞上天殉爆元丹,将毕生修炼的真元法力以及神魂所蕴藏、那神秘莫测的命魂力量、精神异力在极瞬之间爆发出来,形成十数道绚丽无比的霞光,将魔煞黑云撕得四分五裂。

    数百年、上千年的修为,在极瞬之间迸发出来,所爆发的战力可以说是要比平时提升百倍、千倍,但十数玄修以血肉性命神魂所化的十数道霞光,在撕开魔煞黑云后,还是无法伤及位于魔煞黑云核心的那座浮空魔山。

    看到那座浮空魔山露出本体,越山城内外的蛮武、玄修,眼珠子都要瞪暴掉。

    此前封锁越山城的三座浮空魔山,都在三四千丈高矮,而这座直接突袭到南雀岭上空的浮空魔山,足足七八千丈。

    在高度上,眼前这座浮空山仅仅高出一倍有余,但在体积上足足超过十倍。

    这意味着魔族奔赴麒麟角的魔兵魔将,可能是第一波前哨精锐的三四倍,还一下子都压到南雀岭防线上。

    而此时这座浮空山的外崖,密密麻麻的附满青面獠牙的魔物,随时都将从高空跃入,直接扑杀到南雀岭降线的内围。

    它们这是要将厮杀最为惨烈的南雀岭防线,一下子就打崩掉啊!

    虽然无数人看这一幕心惊欲裂,但这一刻从四周八方有无数道身影,往南雀岭狂扑过来,形成血肉洪流,要将魔族封堵在越山城外。

    即使此时笃定此战的胜利已经最后抓在它们手里,但看到数以十万计的人族蛮武,这时候都跟发了疯似的,往早成血海的南雀岭扑来,站在浮空魔山最顶层魔殿的赤火明,犹是心惊肉跳。

    前后五天,它们已经将超过四百万人族蛮武斩杀于这片山岭之中,但人族犹没有崩溃,战意甚至越发盎然磅礴。

    反倒是它们的前哨精锐,在伤亡逾半后,差一点就先支撑不住。

    但这一切都已经不再重要,胜局此时已然锁定,到了该收割胜果的时候了。

    赤火明刚要张开口,将平时收入腹中的亿万噬血魔虫都释放出来去收割战场上的血肉,却见身旁的罗刹魔君猛然间收住跨出的青鳞巨足,蓦然睁开眉心间的玄冥魔瞳,往西北方向扫去。

    赤火明的魔心也猛然一悸,扭头就见层层乌沉雷云之后,隐然有一艘四五百丈长的巨船撑开血色苍龙旗,在雷霆轰击中掠空飞来,距离越山城就剩不到两千里。

    它们借乌沉雷云潜入南雀岭的上空,但没有想到人族援兵竟然跟它们前后脚,也已经到越山城近两千里之外。

    浮空山顶层魔殿里的十数魔君,都难掩震惊的瓮声咆哮起来:

    “人族援兵!奸诈的人族!”

    换作他时,诸多魔君绝不至于如此震惊,但麒麟角五日血战,实在是令它们太心惊肉跳了,也令它们清醒的认识到,人族绝非它们所想象的孱弱如蝼蚁。

    猝然间看到人族援兵搭乘一般强大无比的道器战般,已在两千里外,便是赤火明也是脸色崩变。

    人族体形要比魔族珍袖得多,一艘四五百丈的巨型战舶,甚至能最多塞入三四十万的人族精锐。

    如果是雪龙山或帝释山的精锐尽出,它们就必须调整部署要知道人族在雪龙山、帝释山聚集的涅盘境真君巨头,已经超过五十人。

    五天前,它们不会认为雪龙山、帝释山的精锐敢增援麒麟角,但五天时间过去,这些卑鄙的人族看到有获胜的希望,确有可能渡海来趋火打劫。

    甚至人族的援兵可能早已经进入麒麟角上空,就等着它们的援兵出现,那又该怎么办?

    人族实在是太狡诈了,谁知道越山城血战是不是一个大圈套、大陷阱?

    都不需要言语交流,诸多魔君面面相觑,都能清楚彼此的意见。

    此时增援麒麟角的人族,要真是雪龙山或帝释山精锐尽出,又有极强悍的搏杀意志,那它们就必须要考虑调整部署了。

    诸多魔君交换过意见,都觉得稍稍后撤,更稳妥些:

    时间拖延下去,等五日后它们亿万大军登入永明岛,最终的胜利,怎么都是属于它们的。

    就算此时放走聚集在麒麟角的两三千万人族,又能如何?

    赤火明见诸多魔君竟然心生退意,嘶吼起来:

    “若放走麒麟角千万人族渡海,北岸的人族必将重振士气,以后想攻陷雪龙山、帝释山,必将付出百倍的代价?禁流大魔君,请听赤火明一言,不管人族有无奸计,只要能毙杀陈寻,定能击溃人族守御雪龙山的信心!”

    赵醒龙他们在两千里之外,眼睁睁看着从浮空山重新喷薄而出的魔煞黑云,有千万道黑色雷霆滋生,又都聚到一头巨魔的青鳞巨掌之上,瞬息聚成一柄长两百丈的黑色雷霆巨|枪。

    那头巨魔,举起黑色雷霆巨|枪,猛然就往陈寻所立的方位掷去。

    陈寻这时候显然已经意识到危险降临,但他整个身形就像是无形的巨手死死的抓住,动弹不了半分。

    不仅仅是陈寻,就连常曦驱动的七首岐蛇,在这一刻也像是被某种大神通锁住,竟然以七首岐蛇那填山倒海的神力,竟然在这瞬间都无法挣脱束缚……

    赵醒龙他们看着这一幕,心骇欲裂,不要说陈寻了,只怕是涅盘中三境的强者,在黑色雷霆巨|枪轰杀下,都会灰飞烟灭他们相距南雀岭还有两千里,即使是涅盘中三境的强者,也没有办法瞬穿两千里的虚空。

    而在越山城的东北翼,黑甲将季常也正被一头巨大无比的修罗魔缠住,在这刹时也根本无法脱开身来。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