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八十九章 神王战魂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c_t;神魂烙印是什么?

    对往事的一段记忆,是神魂烙印。【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对情人那刻骨铭心的爱恋,是神魂烙印。

    诸世所经历的悲欢怒喜,是神魂烙印。

    对死的无畏、对生的留恋,是神魂烙印。

    当年常真将玄衍诀打入陈寻的神魂深处,也是一段神魂烙印。

    那澎湃的不屈战意,是神魂烙印;玄修在晋入天元境之后,所参悟种种无上玄奥的道意,是神魂烙印……

    神魂烙印是那样的飘渺莫测,是那样的虚元空洞,然而在三魂七魄的基础上,因为种种神魂烙印的存在,才能构成完整的自我意识、灵念。

    通常说来,神魂烙印无法脱离魂魄而**存在——就像是人的念头随生随灭。

    即使要将神魂烙印打入玄兵法宝,或者在他人神魂深处施加神魂禁制,实际上也是通过命元真血炼入,更准确的说是将一缕神魂以秘法附入玄兵法宝或他人的元神之中。

    六臂魔君将一段神魂烙印,通过玄元圣血藏在他的体内,绝对不是以残魂或神魂禁制的形式存在,不然的话,古仙道虚与青牛兕师不会觉察不出来。

    那段神魂烙印理论上应该跟他的神魂彻底融合,而跟六臂魔君再无任何关系。

    就像常真将当年玄衍诀打入他的神魂深处,包含玄衍诀的这段神魂烙印,就彻底融入他的神魂,跟常真没有半点关系。

    只是,六臂魔女迦黛出现的这一刻,他为何难以抑制道心激颤的神魂惊悸?

    就仿佛这段神魂烙印,从未完全融入他的神魂、血脉,依旧是有着强悍生命力的**存在。

    怎么可能是这样?

    这一刻,陈寻百思不得其解。

    也不是说陈寻对此就彻底的百思不得其解,是还有一种可能会造成这种现象,只是这种可能太匪夷所思了,以致古仙道虚、青牛兕师都没有想到这一点。

    有可能是轮回秘法吗?

    或人或兽或妖或魔,魂魄破灭后,种种神魂烙印并不会都凭空消失,有一小部分道心坚固的神魂烙印会通过轮回之道,在生命孕生之初成为新生生命的神魂核心——这也是轮回重生的关键。

    难道说六臂魔君用轮回秘法,将一段神魂烙印封存在他的体内,以此逃过古仙道虚的探察,也以此避免被古仙道虚彻底炼灭?

    难道说,就像是古神羿族掌握乾坤之道,多臂古魔一族所实际掌握的是轮回之道?

    只是这一刻,陈寻已无暇去细想背后令他心起狂澜的惊天秘密。[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

    越山城东南翼南雀岭的防线,没有因为常曦驱使七首岐蛇加入,就彻底巩固下来,甚至因为常曦不得不随七首岐蛇进退、暴露在外,万千魔物正疯狂的进攻南雀岭,每时每刻都有成百上千的蛮武倒在血泊之中,再也站不起来。

    虽然有数以万计的蛮武,正从后方奋不顾身的冲上南雀岭,但岭嵴的激战太惨烈了,蛮武填上去的速度远赶不上战死的速度,使南雀岭两翼的防线往内围不断的塌缩。

    以红茶、宗崖为首结成的东南翼山河杀阵,化变血色苍龙,在南雀岭上升飞腾诛杀魔物,也远远不能将魔族辗压的步伐阻拦。

    而血色苍龙被打溃一次,山河杀阵里就有上千甲卒因反噬而神魂破碎。

    季常却又不得不坐镇东北翼,以火翼妖猿、赵承恩为首结成的东北翼山河杀阵,是修罗大魔君乾泰主攻的方向;季常根本腾不出手来,对南雀岭的惨烈激战施以援救。

    此时就算宵宇道人、顾长舟率两千玄修,填入南雀岭,也根本缓解不了南雀岭防线此时所承受的压力。

    何况越山城也需要宵宇道人坐镇。

    越山城布设一座锁龙山河阵,这座为天地二阶的护山法阵,无法直接抵挡住成千上万的魔物冲击,但此时是不可或缺的。

    没有这座护山法阵将越山城与外界隔绝开来,剧烈震荡的天地元力,就将会直接将藏身越山城中的数百万凡夫俗子撕成粉碎。

    天地元力的剧烈震荡之下,天崩地裂,凡夫俗子怎堪承受如此剧烈的冲击?

    宵宇道人与上万玄修、蛮修,实是卫护城中凡民的最后一道屏障。

    ******************

    “不,我去南雀岭!”陈寻淡淡的说道。

    宵宇道人没有因为陈寻要直接参战而心生喜悦,反而陷入更深的担忧之中。

    陈寻直接参战,意味着陈寻手里已经再没有其他底牌可打。

    只是宵宇道人亦是无畏,陈寻与澹州众人,都愿为永明岛亿万人族死战,为永明岛亿万人族粉身碎骨,他又有什么好畏惧的?

    横竖大不了一死尔!

    “陈宗主请放心,宵宇尚有一缕残魂,必保越山城无失。”宵宇道人毅然说道。

    陈寻点点头,握住宵宇道人的手,说道:“与君并肩守越山城,粉身碎骨亦是无撼……”

    宵宇道人不知道握手是什么礼数,但能感受到陈寻胸臆间澎湃的战意在熊熊燃起,目送陈寻登上九狱神王诛魔战车,往南雀岭方向掠去。

    陈寻已经感觉到虚空中有异常的元力波动,不敢再冒险撕开虚空,直接从虚空中穿行,进入南雀岭战场,只能老老实实往南雀岭飞去,沿途不断有蛮武飞上来。

    虽然知道此时登上九狱神王诛魔战车进入南雀岭战,不过是早一刻战死,但诸多蛮武都夷然不惧。

    九狱神王诛魔战车化变的狱焰神龙,已经越过三四十里的空间,提前进入南雀岭上空,但平时看上去凶烈无比的狱焰神龙,在强悍的魔族面前却是那么的虚弱,很快就被打散。

    陈寻在太元秘境时,曾与赵道临、王青长等七十余天人境、法相境散修,全歼三万魔兵魔将,但此时出现在越山城以东的魔兵魔族,才是魔族千挑万选的魔族前哨精锐。

    成千上万涌入南雀岭的灰骨骸魔、遮天蔽日的六爪翼魔,几乎个个都有小魔将以上的实力,而在云洲千魔沙海一战时,这样的骸魔、翼魔仅有千余之数。

    而在蛛魔的骨矛猛刺之下,四五阶的蛮武甚至都不能抵挡住一击,就身败魂灭;大魔将级的修罗等魔物,更是随处可见,也是进攻南雀岭防线的中坚力量。

    南雀岭已经不能称之为岭,近百里纵深的南雀岭,此时已经被完全打塌。

    在南雀岭,除了六臂魔女迦罗与三头魔君级巨魔外,还有四十多头魔帅级的魔物,无情践踏着人族的防线。

    而在东面的空旷谷原上,成千上万的魔物也开始结成天魔大阵,化变三樽修罗魔神,举起一座浮空山往南雀岭杀来……

    说实话,陈寻也不知道要填进多少条人命,才能将魔族的攻势遏制住;而魔族大军距离永明岛都剩不到十天的路程,或许正有更多的魔君级魔物强者,正飞速往麒麟角赶来。

    唯有在十天之内,将魔族前哨精锐击溃,才有生的希望。

    但不要说魔族大军了,看着三樽修罗魔神举起一座浮空山,往南雀岭杀来,陈寻就快要绝望了。

    九狱神王诛魔战车,也禁不住浮空山一砸啊。

    当年南海仙府的诛仙殿被浮空山砸毁的情形,陈寻犹历历在目。

    雪龙山无法再抽出援兵,陈寻也不知道天道宗会不会就坐看他们在麒麟角全军覆灭,但他必须要战!

    他参修的是天武大道,胸臆间澎湃汹涌的不屈战意。

    要没有置死地而后生、要没有粉身碎骨战死的觉悟,不要说救出麒麟角人族了,就连雪龙山也压根都守不住。

    他们不是没有胜的希望。

    即使南雀岭的伤亡惨重,已有超过十万的蛮武战在这么短的时间就战死于南雀岭,热血沿着山崖流淌下来,但有更多的蛮武奋不顾身的冲上来。

    虽然越山城附近已成修罗地狱,南面、西面还不断有数以十万、甚至百万的人族蛮武、蛮修往这边涌来。

    生的希望不在虚元灵地,而在这十万、百万、千万蛮荒人族所构成的洪流。

    他们求生的意志跟不屈的战意,才是最后生的希望……

    陈寻将虚元珠的玄庭禁制完全打开,将虚元灵地完全展现在世人面前,就是要激发亿万人族的求生意志跟不屈战意。

    “我是九黎族黑铁蛮武黎虎,我也要战!”

    一缕蛮武残魂飘荡到九狱神王诛魔战车之前,这一刻终于能奋力的发出呼喊。

    蛮武战死后,残魂若能不被魔物吞噬,会很快消散于虚空中。

    然而眼前这缕残魂却出其的凝实,非但没有消散的迹象,反而重新凝聚成人形。

    “你去转世投胎吧!”

    诸多蛮武热血沸腾的说道。

    虽然这缕残魂所透出的求战意志是那么强烈,但一缕残魂能在这惨烈而残酷的战场做什么?

    他已经战死,已经尽到他应尽的义务,应该重入轮回了,剩下的责任是他们的。

    “我要战!”残魂黎虎不甘的呐喊道,声音是那么的微弱,但他胸膛间涌动的微弱灵光,气息却是那样的令陈寻熟悉。

    不屈天武战意。

    是天武战意令这缕残魂存于天地之间,不再消散。

    这缕残魂虽然孱弱之极,却是天武战意凝聚的战魂!

    神王战魂!

    九狱神王诛魔战车,祭炼到最后,能化变九神王九狱焰神王结成神王焰龙诛魔大阵,但无论是蛤十八还是陈寻,都无法将九狱神王诛魔战车的这个异能发挥出来。

    就算是陈寻曾获得三头魔龙元胎,也都无法炼入诛魔战车化变神王出战。

    这不是陈寻收集的元胎精魄不够强大,最关键的就是得不到神王战魂!

    陈寻想不到血海战场之上,竟然会有神王战魂诞生!

    不错,神王战魂不就应该诞生于惨烈而残酷之极的血海战场之上吗?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