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八十八章 魔血之秘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七首岐蛇从虚元灵地中猛然杀出,所行之处,虚空都寸寸崩裂,气息强悍到难以想象,顿时间就将六臂魔迦黛压制住;紧接着岐千山也伸出狰狞的四颗巨大头颅,趁六臂魔迦黛不备,一口咬向她的一条雪艳巨臂!

    “岐蛇灵妖!”

    顾长舟修炼千年,自然知道眼前两头大蛇是何物,只是他没有想到天钧竟然还有这样的灵蛇大妖存在,竟然都还被陈寻一直收在虚元珠没有露面。【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顾长舟自然也知道这才是陈寻手里的王牌,但陈寻一直拖到虚元珠将要被斩破的危急之时,才让这两头岐蛇从虚元灵地湖谷的蜃雾中杀出,他也能猜到陈寻手里的王牌,应该是不多了。

    的确,对澹州以及澹州背后的云洲诸域而言,雪龙山南麓的防线绝不容有失,陈寻能从雷云岛抽调多少机动战力过来?

    不过,这两头岐蛇大妖的杀出,对越山城内外数以百万的平民、蛮武来说,却有如注入一针强心剂,特别是七首岐蛇杀出的气势是那样的强!

    城内城外看着虚元灵地化险为安,顿时就惊天动地的欢呼起来。

    就算肉身被撕裂的残魂黎虎,这时候也都觉得神魂深处有什么东西活过来似的,使他这一缕残魂停滞在风中,非但没有散{失,竟有渐渐凝实的迹象。

    “我还要战!我还要战!”残魂黎虎在无声的呐喊,但他的残魂还是太虚弱,随时都会被剧烈震荡的天地元气撕碎。

    东南、东北两翼防线上的蛮武,在这一刹那也是战意澎湃,竟扳回不少劣势,合力将数百头的魔物从岭脊斩杀下去。

    七首岐蛇七颗狰狞的头颅都有龙蛟之姿,在越山城上空昂首而立,足足四五百丈高;岐千山魔躯伸出四颗狰狞的头颅扑杀出来,也有两百多丈高,堪如绝世魔神。

    通体雪艳、身穿火红巨甲的六臂魔迦黛虽然也有百丈高大,但相形之下,却显得极为秀小。

    但这绝不意味着六臂魔迦黛的实力,就要逊过两头岐蛇。

    迦黛先一刀斩出,刀尖精光烁动,仿佛有一轮烈阳在岐千山咬上来之时暴然斩来。

    岐千山差六臂魔迦黛足足三劫境界,即使六臂魔迦黛在七首岐蛇的威胁,此时无法全力斩出,但岐千山猛扑扑出的杀势,还是被迦黛一刀斩停,痛苦的嘶吼,巨大的妖躯被打得在半空不断的翻滚,巨尾甩动不小心就压塌一截城墙,当下就有十数蛮武无辜死去。

    七道岐蛇骤然扑杀出来的气势绝强,但常曦的第二元神与七首岐蛇的元胎还没有完全融合——就算她此时疯狂的抽取天地间草木精气补足一定的不足,但也只能发挥七首岐蛇妖骸六七成的威力。

    就算如此,常曦也是奋不顾身驱动七首岐蛇,往六臂魔迦黛疯狂扑过去,将它挡在虚元灵地之外。

    陈寻将虚元珠的玄庭禁制完全打开,使虚元灵地完全暴露在越山城的上空,就是要以越山城作最后的背水一战,就是要要聚集越山城内外的数百万蛮武心里都清楚,他们已经退无可退,守住越山城才能守住最后生的希望。

    唯有如此,才能激励数以百万的蛮武,以血肉之躯、以神魂性命拼杀最后的胜利。

    陈寻无法带给永明岛亿万人族更多的援助,只能带来一线生的希望。

    是生是死,最终还掌握在此时聚集麒麟角千万人族自己手里。

    但同样,虚元灵地完全暴露出来,魔族也会不顾一切的冲杀上来抢夺;对此时的魔族而言,虚元珠的价值甚至已经超过聚集到麒麟角的千万人族。

    六臂魔迦黛骤然杀出,看似要斩碎虚元珠,实际是要抢夺虚元珠。

    此时守在东南角城墙之上的上万玄修、蛮修也反应过来,都疯狂御使法宝、玄符,往六臂女魔攻去。

    即是宵宇道人、顾长舟等级数的人物,连给六臂女魔迦黛提鞋的资格都没有,但上万玄修、蛮修,一起将成千上万的天阶、地阶法宝祭出,形成密如星云的法宝洪流轰杀过来,也绝非迦黛能完全无视。

    此时岐千山在半空中稳住身形,不再以肉身妖骸蛮干了,吐出一柄岐蛇符骨剑,驱动着往六臂魔杀去。

    这柄岐蛇符骨剑,岐千山还没有祭炼多少年头,都发挥不出下品道器的威力,但他首先保证妖躯本体的安全,反而能对六臂魔迦黛造成更大的牵制,眨眼间联手将六臂魔迦黛逼出越山城的上空。

    六臂魔迦黛没想到会无功而返,但也绝不恋战,颇有意味的瞥了陈寻一眼,才退入东南的骸魔阵列之中,雪艳如脂的六臂如风轮狂斩,将数百扑上来的蛮武杀得肢残骨断,眨眼间竟无一人能活命……

    六臂魔格外关注正掌握越山城全局的陈寻,常曦也没有觉得有什么异常,看到东南翼第二防线的蛮武正遭受六臂女的魔疯狂血腥杀戮,她直接驱动七首岐蛇妖骸补上蛮武神六臂魔撕开的缺口。

    七首岐蛇妖强悍无比,但不得不随七首岐蛇进退而暴露在外的常曦,却成为最大的短柄所在。

    成千上万的魔物,很快都看出那头七首岐蛇实际只是受常曦控制、比妖躯傀儡更进一层的身外化身而已,还没有滋生出自我灵识,它们只要能将常曦斩杀,这头七首岐蛇就将成为无人能驱动的死物。

    六臂魔迦黛被七首岐蛇直接逼住,无法抽出手来,但以两头魔君级的魔物为首,成千上万的骸魔、翼魔、蛛魔、血魔,这时候都疯狂的往岭嵴涌来,使得越山城东南翼的战事,骤然间百倍残酷暴烈起来……

    宵宇道人知道常曦要有什么闪失,东南翼的防线就再没有守住的可能,而要是陈寻手里再无其他底牌打出,整个战局就会在那一刻彻底的垮塌掉,千万人族将彻底的灰飞烟灭。

    那边距离城墙有三四十里,他们守在城墙,支援有所不便,法相境以下的玄修、蛮武,几乎都相距三四十里御使法宝杀敌——明知此时出城作战百死无生,宵宇道人还是义不容辞的朝陈寻请战道:“我与顾长舟率两千弟子,去助常曦姑娘守南雀岭!”

    宵宇道人却没有想到陈寻此时心里正狂涌波澜,一时间竟然没有听见他的话。

    当年六臂魔君携他进入云洲,被古仙道虚轰杀的那一幕,陈寻永世都不会或忘。

    陈寻在太元秘境看到四臂魔阎摩时,能确认阎摩与六臂魔君都是出生多臂古魔一族,但无法确认它们存在什么关系。

    而眼前这头通体雪艳、身穿火红巨甲的六臂魔迦黛,陈寻是早就听过她的威名,但一直到她此刻从虚空中杀出时才算是真正相遇。

    而就在这一刻,陈寻识海深处涌出一**难以抑制的神魂悸动,他坚固磐石的道心都差点失守。

    要不是常曦及时驱使七首岐蛇杀出,虚元珠都可能已被六臂魔迦黛夺到手。

    眼前的六臂魔迦黛,定是与六臂魔君有着什么关系,不然的话,他的神魂深处不会有如何强烈的悸动?

    但眼前迦黛即使与六臂魔君有着血脉相连的密切关系,为何他的识海深处,还会有如此强烈的神魂悸动?

    陈寻心里惊想:难道说当年融入自己体内的那滴玄元圣血,实际上还附有六臂魔君的一缕神魂烙印?

    陈寻早年对融入体内的玄元圣血,是有很多疑惑的,也担心六臂魔君当年被古仙道虚击杀时,会有一缕残魂附在他体内择机在云洲夺舍重生……

    在他修行渐深之后,在他真正了解到仙人级的修为境界之后,才确定六臂魔君当年在道虚的眼鼻子底下,根本就做不了太多的动作。

    道虚横渡无数天域,追杀六臂魔君,凭借的就是对它的神魂锁定,六臂魔君怎么可能将一缕残魂藏在云洲而不被发现?

    陈寻修炼,本命血脉所呈现的异相是玄冰火湖,而在此基础上,修炼青鸾传授给他的阴阳璇元,修成青莲法相,也与六臂魔君没有什么关系。

    在与青牛兕师相遇后,青牛兕师还有所疑虑的替他认真查看过,但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没发现他体内有六臂魔君的气息残存。

    既然青牛兕师都看不出什么异常来,陈寻从此之后,就彻底没有再将这事放在心上,而他最初由六臂魔君携入云洲的秘密,自始至终也仅极有限的数人知道。

    而这一刻,陈寻才真正知道,有些事并非他所想象的那般简单,青牛兕师当时有所担忧还是正确的。

    六臂魔君知道瞒不过古仙道虚的仙瞳,才没有将残魂附在他的体内,但不是完全没有动作,最终而是将一段本应散入虚空、重入轮回的神魂烙印,借那滴玄元圣血藏在他的体内,此时甚至可以说已经彻底融入他的血脉深处。

    仅仅是一段神魂烙印,确实便是连仙人都察觉不出来;而古仙道虚更可能从头到尾都不知道玄元圣血的存在。

    要不是这一刻的神魂惊悸,陈寻心想他就算是修炼到涅盘第九境,都未必能觉察到异常。

    他却没有想到,这一刻竟会因为六臂魔迦黛的出现,这段都融入他血脉深处的神魂烙印,骤然激活起来,差点令他的神魂难以自制。

    而六臂魔迦黛被常曦她们联手杀退时,颇有意味的往这边望来一眼,陈寻心里骤然明白过来,迦黛必然对六臂魔君融入他体内的神魂烙印生出感应了。

    怎么会是这样?

    难道这一切都是六臂魔君死时的安排?

    “陈宗主……”

    宵宇道人再次传音请战。

    陈寻猛然惊醒过来,收敛心神,才看到东南翼的防线在几个眨眼间已经彻底白热化:

    常曦暴露在外,已经成为万千魔族首先猎杀的目标,无数蛮武冲去守卫常曦的周全,但在万千魔族的杀戮,每时每刻都有成千上百的蛮武倒在血泊中……i1292

    最快更新,阅读请。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