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八十二章 渡海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虽然有陈寻所赠的龙血宝丹,宵宇道人迎着雷霆风暴,飞回永明岛西的蓬山半岛时,已经神魂枯槁,摇摇欲坠,就要从半空栽下去。【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集结于蓬山的四海盟弟子,看到宗主要从云头栽下来,当下十数道身影飞出,将本命真元渡入宵宇道人的身体,助他恢复元气。

    “雷云岛可有答应用洞府道器,助我族渡过风暴海?”

    刚将宵宇道人迎回蓬山半岛的金阁崖,在此翘首以盼的百余人就围过来,迫不及待的问道,他们都是四海盟最为核心的人物,以往在永明岛有如神明,此时却都成丧家之犬。

    看着一张张期盼的面孔,宵宇道人心里泛起难言的苦涩,一时间都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一张张绝望的面孔。

    看到宵宇道人如此模样,众人都如当头浇了一桶冰水,呆立当场,绝望的情绪如燎原的火迅速淹没众人的心头。

    有人愤怒的吼叫:“我四海盟举宗投附,怎么就不值得他们出手相救?”

    更多的人则是手足无措的喃喃自语:“现在要怎么办才好,要怎么办才好?”

    诸多法相境、天人境玄修,即使不凭借法宝,也是能渡过风暴海,退入雪龙山腹地的;然而他们不是没有牵涉的孤魂野鬼,每一人身后都有成千上百的徒子徒孙,都有成千上万的族子族孙,他们怎么忍心抛弃这一切?

    而抛弃这一切之后,他们就将成为真正的孤家寡人。

    蓬山半岛原是永明岛西岸的一座荒岭,直接暴露在风暴海的雷霆风暴之中,除了一些强横的荒兽外,并无人烟出没,但此时四海盟在蓬山半岛聚集的亲族,已经多达两百万人。

    四海盟诸弟子,还有大批的亲族在路途,正往蓬山半岛赶来,计划从蓬山半岛渡海。

    然而此时告诉他们,根本就没有援兵,也根本就没有渡海的宝船巨舶,谁堪去面对数百万亲族的悲绝哭泣?

    “宗主,此时当有决断啊!”这时有一人高亢叫出声来,就像千百道闪电劈入众人的脑海。

    决断,什么决断?

    没有援兵,所谓的决断,不过是将数百万凡民亲族抛弃掉,他们独自渡海。

    是的。

    虽然风暴海上的黑色飓风,能将最强悍的海兽撕成粉碎,虽然风暴海上空暴烈的雷霆,能将千百丈的玄武石崖劈得粉碎,但他们这么多法相境、天人境强者,仅仅是护宗门最核心的数百弟子以及最嫡系的数百子侄渡过风暴海,还是能勉强办得到的。

    但是他们必须将数万普通弟子以及数百万的凡民亲族都抛弃掉。

    修行就斩灭凡俗恩情。

    这个念头并非今日在众人脑海盘旋。

    早在血云贯空、诸宗联军决定撤出永明岛的那一刻,就有人建议抛弃凡俗亲族,而且已经有不少人带上少数的弟子、子侄,都已经随诸宗联军撤出永明岛了。

    然而留下的人,多少都不忍心将凡俗亲族抛下,任魔族吞噬。

    他们也将澹州视为最后一根稻草,希望宵宇道人能从澹州搬来救兵。

    只是,最后一点希望都已经被掐灭了,他们还能怎么办?

    即使再不愿抛弃凡民亲族的人,在这一刻也彻底动摇起来了。

    “想走的人,此时就可以离开了,但不要声张,大错是我所铸,就留我在此与这山麓同寂吧!”宵宇道人盘膝而坐,心如死灰,却又打定最后的主意决定留下来,不急不徐的跟众人说道。

    众人皆是沉默无语,都知道宵宇道人所说的大错是什么。

    陈寻与徐至龙齐云岛一战之后,就借大战所营造的声势,在澹州重立荡魔盟,积极备战、以应魔劫,那时澹州就多次派人渡海,建议永明岛往北岸大规模疏散亲族及蛮荒部族。

    虽说自上古时期以来,屡有魔族侵入天钧,永明岛也多受波及;四海盟高层也都早就预料到魔劫很可能是在所难免,但自上古以来,每遇魔劫都会有大量的宗门弟子涌入永明岛参与诛魔大战,也每次都能将入侵的魔族击退。

    比起魔劫会吞噬大量的平民性命,但四海盟一度更担心声势极盛的荡魔盟会吞并永明岛,故而对澹州的多次邀谈,都拒之门外,决定等诸宗弟子来援。

    然而,谁能料到,最后竟然被诸宗联军抛弃,陷入这样的绝境。

    只是,这并非是宵宇真人一人所犯的错,当年并非宵宇真人一人有这样的疑惑;此时也无后悔药能买。

    宵宇真人决心留下来,与山岳同寂,其他人却是面面相觑。

    虽然抛弃凡民亲族,是极残酷诛心之事,但明知留下来是死,留下来很可能是神魂俱灭,又能有几人能毅然决然慷慨赴死?

    众人皆是沉默。

    “宗主,我们有救了,我们有救了!”

    这时候极远处,有一名弟子,从东边山岭之巅歪歪斜斜的,直接往金阁崖飞过来,声嘶力竭的大声道。

    “什么事情,如此慌张?”

    一名长老出声喝斥道,虽然身陷绝境,但应有的威仪却还没有到最后放弃的时候,金阁崖此时四海盟的最后重地,岂容普普通通的还胎境弟子直闯?

    “长武山那边传出消息,说是夔龙阁宗主陈寻真人,十日后会携洞府道器赶到麒麟角,接应永明岛人族渡海。澹州的信使要求在长武山的人,将这消息传遍永明岛!”

    那弟子一路狂摧真元法力赶到蓬山半岛,谁都知道时间紧迫,他在半路上连一口气都没有敢喘,说完这句话,他的身子就从半空载倒下去。

    宵宇道人挥袖用云气将那弟子卷住,待将那弟子卷到身前,才发现他已经是油尽灯灭,阖然逝去。

    看着为传信而逝的弟子,宵宇道人心里涌上一阵悲戚,脱下长衫盖在这弟子衣袍破碎的遗体上,安排人将其遗体火殓,以免被魔族糟踏了。

    这名弟子的逝世,远没有这则消息带给众人那么大的惊扰。

    “怎么可能?宗主亲自赶往雷云岛救援,那边都贪生怕死、见死不救,怎么可能又突然间派信使,传信要在麒麟角接援永明岛人族渡海?”

    “或是魔族乱我等心的奸计?”

    “定是魔族的奸计,防止我们从蓬山半岛渡海,它们却阻拦不及;我们这些人在魔族的眼里,可是美味的血食啊。”

    “就是,我们就是葬身风暴海中,也绝比葬身魔物之口要好!我们就在蓬山半岛渡海!”有人激动的叫嚷起来。

    这人不忍心将亲族抛下,任魔族吞食,虽然从蓬山岛渡海,凡民亲族活下来的机会百中无一,却是他唯一能想到的办法。

    “陈寻等人,以秉承浩然天道自居,他们是没有救我四海盟的道义,但宗主以三五百万人的性命相托,他们怎么都不应该仅拿出几瓶丹药就将宗主打发回来,”一名白发苍苍的天元境弟子,站起来扬声说道,“我以为陈寻真人在麒麟角接援人族渡海一事,未必是假。”

    此地并无天元境弟子说话的余地,但众人此时惶惶,就没有那么多讲究。

    “宗主亲自前往雷云岛,举四海盟全宗投附,陈寻有什么密谋,不能跟宗主商议,却要玩弄这样的玄虚?”有人站起来说道,以为这名天元境弟子的话极其荒谬。

    “浩然天道飘渺莫测,弟子不能窥其一斑,但弟子心想一个道理或许有可能与天道接近:人不自救,天不救之,”天元境白发弟子说道,“弟子心想,陈寻真人的用意或许就在这里,澹州不会救全部的人,也救不了全部的人,但会尽力救那些竭力自救的人……”

    众人皆是一阵沉默,有可能是这样吗?

    “请宗主许弟子率亲族前往麒麟角!”那个白发苍苍的弟子,走到宵宇道人的跟前,跪拜请求道。

    宵宇道人长叹一声,环顾左右心慌无计的众人,说道:“将此事传下去,愿独行离去者,愿携众在此渡海者,愿翻山越岭前往麒麟角者,愿留在此地或返回族地以应魔劫者,都任凭所愿……”

    “宗主,你呢?”有人问道。

    “我去麒麟角!”宵宇道人说道。

    当下在场就有十余人,朝宵宇道人长揖一拜,毅然决定直接渡海离开永明岛。

    没有天器法宝,法相境强者想护送低微的弟子、嫡系子弟渡海都难,何况魔族前哨精锐多半已经渗透进来,既然要抛弃凡民亲族,还不如抛个干净。

    又有十余人,带着最亲近、最嫡系的弟子、子侄、妻妾,也很快离开蓬山半岛。

    这时候留在蓬山半岛的凡民亲族大多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一时间悲哭嚎叫,震动天地。

    遮闭天穹不散的血云,变得越发浓郁。

    四海盟法相境以上的玄修,总共就五十多人,加上此前就随诸宗联军撤走的,现在就剩下十一二人,不忍抛弃凡民亲族而走。

    有个髯须汉子,朝宵宇道人长拜道:“老舟就不随宗主去麒麟角了,我率族在此渡海,葬身鱼腹,总比葬身魔族腹中要好些,说不定下辈子还能再到宗主跟前效命!”

    又有两名法相境玄境走出来,朝宵宇道人长拜,决定随名叫老舟的玄修,直接率族人在蓬山半岛渡海,不想再去麒麟角撞运气。

    宵宇道人长叹一声,人各有志,此时谁都不能勉强谁,立时让剩下的人去安排愿往麒麟角的凡民亲族,立时准备起来。

    蓬山半岛距离麒麟角,有三万里路,带这么多的凡民亲族在十天时间走这么远的路,是难以相信,何况在麒麟角生的希望也不比一场梦更实在多少。

    蓬山半岛闹哄哄两天过去,渡海的渡海,北上的北上,但绝大多数凡民亲族都绝望的选择留下来,期待血海魔劫在最后一刻会有逆转。

    留在蓬山半岛上的人,眼睁睁看着,那些决然渡海的十数万人,还没有驶出三四百里远,就已经有数十艘海船被海浪打翻掉、打散架。

    剩下的海船很快也淹没在如死云的云雾之中,天地间雷霆暴闪,黑色的飓风在海天之间狂啸,似乎要在众生视野之外,将那些不屈却脆弱到极点的海船彻底吞没掉……r1058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