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七十八章 退兵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张目所望,云如赤血,遮天闭日,似神悲鬼泣,山河同染。【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天地间满是肃杀之气,众人皆神魂震颤,荒原间的血腥厮杀骤然也都停歇下来,无数人都难以相信的抬头张望遮闭苍穹的血云:

    极西之地有仙人殒落!

    天钧西陆,宗派、宗族多如繁星,数不胜数,除却极少数几万年都不见踪迹的散修仙人外,此时西陆明确能知道有仙人老祖坐镇的,仅十宗四族而已。

    而在雪龙山的极西方向上,仅有澶州、灵墟宗两家。

    到底是哪家受到魔族的突袭,竟然在十数息时间内,就有仙人老祖殒落?

    这一刻,陈寻心头都涌出不祥之兆。

    雪龙山西距澶州近三百万里,指的还是澶州边缘区域,从澶州边缘区域到其澶州核心之地,还有三四百万里之遥。

    这么远的空间距离,陈寻即使是乘御九狱神王诛魔战车,可能也需要三五个月,才能横渡,自然是无法确认到底是不是澶州受到突袭,但魔族直接穿越九天罡风层,在澶州与灵墟宗之间选一地奔袭,最大的可能还是澶州。

    □  陈寻、赵醒龙突破天人境时所窥得的天机,都是雪龙山附近的陆海皆成一片血海,这意味着海墟口必然也是魔族的一个突破方向。

    即使有小股精锐魔族,联手星域大妖,从别处穿越九天罡风层,突袭澶州或灵墟宗,但数量更庞大的亿万魔族大军,必然只能从海墟口这些极为特殊的地点,大举侵入澶州。

    诸宗诸族将姜天仇等弟子派驻永明岛,说明诸宗诸族对魔劫都有明确的预见,只是天机难测,便是梵天境仙人都无法事先窥得这场血海魔劫的全貌。

    倘若魔族小股精锐战力,利用秘法穿越九天罡风层,突袭十宗四族,亿万魔族大军从海墟口正面突入,那意味着两股魔族最终还是要汇合的。

    如此一来,距离海墟口最近的天道宗、澶州、南海仙府才是魔族最佳的突袭对象——永明岛诸宗联军,主要也是这三家弟子为主,就是这三家距离海墟口最近;姬氏鹿野、梵天宫、仙林谷等宗,距离都较远。

    天道宗的山门重地,位于雪龙山北部偏东,而南海仙府位于雪龙山极东之地,在这两个方向都没有什么异动,最大的可能就是澶州已然发生异变!

    姜天仇、黑甲战将季常,这一刻脸色都是大变,姜蜀一屁股坐在三四百里的崖石上,失魂落魄,想必他们都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田氏老祖田桓也是脸色凝重,并不会因为极可能是上古姜氏遭受大难,田氏就应该幸灾乐祸。

    覆巢之下,没有完卵。

    田氏百万族裔栖息雪龙山、云洲、昆洲诸域。

    魔族突袭澶州,意味着很快就会有亿万魔族大军从海墟口突入,从永明岛往北,风暴海北岸的广袤大地,能有哪个地方能逃过血海魔劫?

    即使最基层的悍卒、地位最低的弟子,此时都还不怎么知道,眼前这一切到底意味着什么,但军中将帅以及诸多见识颇广的玄修弟子,这一刻都为那横贯长空的血云所震惶、惊颤!

    “姜天仇,我们还要再自相残杀下去吗?”

    熹武帝站在云蒙黑鳞船如崖山一般耸立的顶层甲板上,眼瞳熊熊燃烧怒焰,扬声怒问姜天仇。

    熹武帝一声喝问,震醒不少人的心神:就在前一刻,他们都在厮杀啊!

    姜天仇面目表情,但不管姜天仇是何心思,在场绝大多数人,这一刻都已经再没有谁有心思血腥厮杀下去。

    神锋军、风后氏蛮卒各自往后收缩;诸宗弟子也都面面相觑……

    姬野、宋离、元澄等人率千余弟子原本奔陈寻袭杀过来,此时也在半道折向,事着震惶难安的心思,往守阳山南麓飞去,与姜天仇及诸宗联军汇合。

    与诸宗联军脱离接触后,熹武帝率七船神卫军,往西麓荒原这边徐徐而来。

    田氏众人停留原地,不敢稍有动弹,但看到熹武帝直奔他们这边而来,看着熹武帝那冰寒无情的眼瞳,皆手足无措,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此时风后氏蛮卒、诸宗联军,开始大踏步的往守阳山另一侧退去,此时已经没有谁会有精力关心田氏众人的死活;任何都没有人关心田氏到底是真降还是假降。

    血海魔劫不再遥遥无期,已经骤然爆发,而且远比想象更加凶烈,澶州极可能已经受到重创,谁也不知道下一家会轮到谁,但有一点是能想象,那就是极可能下一刻就有亿万魔族大军,从海墟口突入。

    可笑他们此时还在永明岛之外二十万里收刮地方!

    他们此时从雪龙山赶来永明岛,还来得及吗?

    *

    看着熹武帝率七船神卫军而来,田氏老祖田桓面无表情,眼皮子低垂,似老僧入定;田栾、田珙这一刻心却提到嗓子眼:

    熹武帝要是这一刻对他们骤下杀手、清洗田族,他们中谁能逃脱生天?

    “田无忌统兵无能,骤然大敌便惑我军心,按律当诛。本帝念血海魔劫当前,饶他一条狗命,但夺其法宝、座骑以为惩戒,”

    熹武帝冷冽到极点的眼神,在田桓脸上逡巡不休,似两把利刃要将他的心挖出来看一看,下一刻却面无表情的扬声说道,

    “魔劫要比想象中凶烈,澹州不足守三万里方圆,即日起,除田氏子弟外,神锋军及所辖诸宗诸族放弃齐州城,悉数撤往澹州城附近安置,以备魔劫。不从本帝号令者,各管死生!”

    “田桓领命!”田氏老祖扬声说道,以他涅盘第二境的修为,这一刻却像是从河里捞出来似,衣甲皆都湿透。

    血海魔劫比所料想的还要凶烈,澶州极可能已经遭受重创,诸宗皆被打得措手不及。

    这意味着血海魔劫持续的时间、烈度,都有可能比预料的长得多、强得多;荡魔盟及澹州的防御力量还是太有限了,有必要进行再一次的集中,以应付最艰难的一刻。

    首先需要抓住最后这点时间,将雪龙山外围的凡民尽可能的往澹州城附近转移。

    熹武帝将田氏排除在外,此时没有命令在齐州城的十数万田氏子弟,一起都往澹州方向转移,实际上就是将田氏从澹州驱逐出去。

    血海魔劫当前,熹武帝不会去清算田氏的叛逆,有限的时间、精力、人手不能再浪费在自相残杀,但他也不会再容忍田氏留在澹州。

    将田族从澹州驱逐出去,任他们自生自灭,无疑是此时最好的选择。

    长期以来,都说田桓是熹武帝之下第二人,但真正到这关键的时刻,田桓才悲哀的发现,除了田氏子弟外,诸宗诸族都没有听他号令的意思,更没有谁会在此时愿意追随他们脱离澹州。

    也许,离开才是田氏最好的选择。

    只是,天地之大,十数万田氏弟子,能迁往何处?

    田桓、田栾、田珙等人都惘然无措的望着九天苍穹之上的茫茫血云。

    *

    听得熹武帝的话,陈寻不失时机,御九狱神王诛魔战车撕开虚空,下一刻就出来田无忌的身旁,勒令他将随身法宝以及跨下那头狻猊幼兽|交出。

    这头狻猊幼兽,原是风阳氏从异域所捕获的神兽,豢养才数百年,远没有长成,就已经堪与人族法相境巅峰一战的实力。|

    田无忌伐风阳氏有功,熹武帝才将这头狻猊幼兽赐给他当座骑。

    实际上,除了青鸾、阿青外,澹州就没有比这头狻猊血脉更纯正的灵兽;六蛟比它都略有不足。

    玄机古莲台、兜率焰甲、山河战戟是田氏拥有数千年的宝物,熹武帝此时不会强行剥夺,但这头狻猊幼兽,却不能让田氏带走。

    田无忌当然舍不得将这头狻猊幼兽让出,但看老祖眉眼低垂,似老僧入定,不往他这边看一眼,他心痛如绞,但也知道,他稍有反抗,迎接的就是身殒道消。

    “火翼子随本帝征伐齐州有功,此兽就赐给火翼子当座骑。”熹武帝看到田无忌率数百田氏子弟与神锋军脱离开来,与田桓他们汇合后,往齐州城缓缓退去,才发声要将那头狻猊幼兽赐给火翼妖猿。

    “多谢帝君!”火翼妖猿平时对谁都不怎么搭理,此时也是朝熹武帝稽首拜谢。

    狻猊兽虽然神异,但想要真正长成,需要消耗极大的心血。

    雷云岛护岛灵兽极多,也不在乎多这么一头或少这么一头,但陈寻从九道岐蛇的老巢获得一件玄紫狻猊神兽,实是用一头成年的狻猊兽鳞皮炼制而得,倘若能将狻猊幼兽的第二元神炼为神甲的器灵,才能更大程度发挥神甲的威力。

    而器灵在神甲的玄奥空间当中,也更容易修炼到元胎境界……

    熹武帝看向陈寻,说道:“我还要在此坐镇,督护神锋军及诸宗诸族撤往澹州,你与纪烈先率神卫军返回雷云岛去,加强雪龙山南麓的防务……”

    “时间应该还有一些,田族犹不能不防。我与纪烈、火翼子先率梧山弟子回雷云岛,八万神卫军还是留在帝君身以防万一……”

    三十万神卫军,他们这次才抽调八万北上;雪龙山南麓真要缺少兵力,可以直接从澹州调灵天军紧急补充。

    关键是八艘云蒙战船及刚从姜蜀手里讹借过来的龙骸战船,他要第一次带回到雪龙山南麓。

    “姜熹武、陈寻,”黑甲将季常带着失魂落魄的姜蜀等人飞过来,扬声说道,“澶州形势不明,我等也无处可去,可容我等在雪龙山南麓借住?”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