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七十七章 血云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今天就一更……)

    “田老祖,好久不见!”

    田族众人藏有异心,陈寻岂敢让他们轻易接近熹武帝侧翼?

    陈寻也是胆大之极,与火翼妖猿、雷万鹤就率两三百梧山弟子,驾驭伏雷黑鳞船,驰至熹武帝及七万神卫军的侧翼,直接挡在田族众人及十万神锋营的面前。【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陈寻朝着田氏老祖田桓嘿然一笑,扬声招呼,实是迫使他们折向往北,侧击荒原上的风后氏蛮卒。

    最为混乱时,风后氏二十万蛮卒差一点就彻底崩溃,但姬野、宋离、元澄等人率千余弟子,及时从南侧猛攻神锋军,挽回了风后氏蛮族的颓势,使荒原战场上的血腥厮杀,陷入胶着的拉锯战中,短时间内还没能分出胜负来。

    此时田族众人率十万神锋军驰至,就成为左右荒原战场的关键力量。

    陈寻此时已经进入最为混乱的战场边缘。

    方圆两三百里内,天地元力剧烈震荡,天崩地裂、石走砂飞、草木摧折。

    龙蛇伏雷阵与三万里外的雷云岛天地雷霆玄阵已经失去感应,陈寻也就无法再御赤血神雷迎敌。

    陈寻依赖九狱神王诛魔战车,祭出都天拘魔旗,化变十二樽大小魔神,或能与田桓一战,但田桓身为近四百田族子弟,实是田氏上万年经营之精华所在,远非陈寻身后二三百梧山弟子所能敌。

    但陈寻必须封住田族众人的去路。

    田氏以往不敢直接背叛澹州,主要是因为熹武帝与姜天仇同出澶州一脉。

    有上古姜氏存在,姜天仇即使占尽优势,也不可能对澹州赶尽杀绝,不然对澶州那边无法交待;田氏倘若公然背叛澹州、背叛熹武帝,落下叛名,不受上古姜氏的待见,最终又能得到多大的好处?

    而此时田氏已经陷入事后极可能会遭熹武帝清算血洗的绝境,田桓及田栾、田珙等老贼,会不会狗急跳墙、铤而走险,这就难说了。

    一旦叫田族众人猛攻熹武帝的侧翼,神锋军将彻底陷入混乱之中。

    到地候他们就不得不率神卫军往南撤出战场,那他们迫使田氏假戏真唱的用心就会落到空处。

    田族众人重新与姜天仇勾结到一起,不管田氏事后会不会受到唾弃,雪龙山东麓的局面就会骤然崩坏。

    魔劫当前,陈寻怎么忍看如此局面发生?

    看到陈寻封堵去路,田栾心生恨毒。

    他们即使不愿背负叛名,但想全族,事后不遭血腥清洗,也需要保证姜天仇及风后氏蛮卒能保存实力、从容退走。

    而想姜天仇所率诸宗数千玄修、风后氏二十万蛮卒能从容退走,最方便的就是他们以接援之名,抵赵红艳熹武帝及七船神卫军的侧翼,令他们放不开手脚猛攻诸宗联军,使风后氏二十万蛮卒有机会往守阳山方向收缩……

    他们却没想到,陈寻此厮率数百梧山弟子,竟然敢挺身而出,封堵住他们的去路。

    田桓此时脸色也是阴晴不定,难以决断。

    田无忌此前已经陷入绝望,二十万神锋军分列八阵,与风后氏蛮卒血腥残杀,已经完全不受他控制。

    此前他们定下败降之策,是希望先出城进逼守阳山的八阵神锋军溃败后,他们田氏能顺降“被迫”归降,为避免不必要的损失,故而八阵神锋军多为异姓将领统率,少有田族子弟。

    此时这八阵神锋军看到熹武帝率澹州援兵出现,都跟吃了兴奋药似的,而田无忌刚才表现异常,已令众人生出疑心,哪里还可能听他调动?

    田无忌看到老祖率田氏精锐子弟出城来,仿佛溺水中抓住一根稻草,通过神念,慌忙传音劝道:“老祖,此时唯有直接毙杀姜熹武,才能令天仇真君及诸宗世尊释疑,待我田氏与诸宗联军事流,何愁大事不成?此时千万不能再优柔寡断,不然的话,姜熹武事后必血洗我田族啊!”

    “此时背下叛名,就算姜天仇夺下澹州,但最终要给澶州一个交待,也极可能会将我田族逐出澹州啊,借机夺走我田族的基业啊!”有人却不赞同此时就铤而走险,通过神念传音争辩道。

    他们此前有重重顾忌,不愿直接归降姜天仇,就是怕帮他人做嫁衣,同时还要替他人背黑锅……

    此时又怎能将希望完全寄托到姜天仇的身上?

    田族毕竟不都是野心贪婪之辈。

    看到田氏众人率十万神锋军驰至,没有直接以压垮之势,侧击风后氏蛮卒,姬野被血腥厮杀刺激得癫狂的心绪稍稍冷静下来,困惑不解的问身侧祭出戮神鞭不断轰杀神锋军将卒的宋离:

    “田氏这是意欲何为,又要耍什么阴险诈计不成?”

    宋离同样是困惑不解。

    田氏压根不需要再费什么心思,十万兵马往他们侧翼倾泄过来,他们怎么都不可能再支撑住。

    而一旦他们被迫往守阳山撤去,转进不便的风后氏蛮卒,必然会在极短时间内,就被神卫军、神锋军风吞云卷的吞噬个干净。

    “难道说田氏败降之心是真,只是在千钧一发之际,被突如其来的澹州援兵,搅乱了大局?”元澄道人也困惑不解的说道。

    “若无田氏配合,澶州援兵如何悄无声息的潜伏在五百里外骤然杀出?”宋离不解的问道。

    姜天仇是涅盘第五境的强者,不要说五百里,就是方圆万里的微弱气息变化,都难瞒过他的神识探查。

    要是熹武帝率三五十天人境玄修,潜到五百里外,还有可能,但率七八万神卫军锐卒,潜到五百里外都不被知觉,这个就太匪夷所思了。

    姬野脑海突然闪过当年在齐云岛所见识的一幕:陈寻当年可不就是瞒过诸多真君巨头,悄然无息的出现在齐云岛两百里范围之内?

    宋离、元澄道人当年都没有直接到齐云岛观战,对那一幕没有什么深刻的印象,但姬野当年是与其他散修混在一起,进入齐云岛观战的。

    问题定是出在陈寻这狗贼身上!

    姬野恍然大梧,忙将他所想,通过神念,传音告之宋离、元澄听。

    “事关重大,若是猜错,则满盘皆输啊。”宋离虽然恨不得将陈寻挫骨扬灰,但此时还没有离去理智。

    他们此时想撤,还有退路。

    留得青山在,即使此时放过陈寻这狗贼,日后也有讨回过节的机会。

    没有必要为了风后氏二十万蛮族或一时激愤,将自己及宗门千余弟子的性命都押上去。

    “我们去杀陈寻这狗贼,看田氏如何反应!”姬野说道。

    他与熹武帝、与云洲的一切都有着血海深仇,不甘心就这样退走。

    宋离与元澄对望一眼,心想姬野提议还算合理:

    他们此时杀向陈寻,若是猜错,还有撤走的机会;倘若田氏仅仅是担心叛名会带来严重的负面影响,他们几家完全可以给田氏一个承诺,诱使田氏直接攻杀熹武帝。

    宋离、元澄可不仅仅是南海仙府、仙林谷的真传弟子,他们身后的宋氏、元氏虽然不及上古四族,但在西陆也有极大的势力,给田氏脱离澹州之后划一片安身之地,却非难事。

    看到宋离、元澄、姬野等人率千余弟子,折向往他们这边杀来,田栾、田珙则心生狂喜,都朝田桓劝道:

    “诸宗必然是猜到这一切都是陈寻、姜熹武的诡计,还未完全放弃对我们的信任。老祖,机会难得,不能再有犹豫,大不了事后,我等率族离开雪龙山,另行择地栖息。西陆甚大,不会完全没有我们的存身之地,就算是流落他乡,也比事后遭姜熹武清算要好啊!”

    陈寻此时脸色也是崩变,暗感可惜,没想到这些狗贼还是及时反应过来了。

    田氏即使还有犹豫,但也可以选择按兵不动。

    而宋离、元澄、姬野等人袭杀过来,他就凭身后二三百梧山弟子,怎么也都不可能抵挡得住——他往后一撤,这局面又将混乱起来,难以掌握了。

    就在陈寻考虑要不要与熹武帝往南撤出时,九天之上猛然传来一阵鬼哭狼嚎般的颤鸣!

    陈寻心惊的抬头看向九天苍穹,就见涅盘中三境强者恶战都难扰动的九天罡风,此时就像是烧沸的热水,剧烈扰动起来。

    一层层无形的波动,从九天之上直接倾压下来,形成凛冽的狂风,吹得数万里范围之内,都树折枝断、石走砂飞。

    虽然这种层次的搅动,对陈寻他们造不成什么直接影响,但令陈寻心惊的是,以他的神识,根本就探察不到九天罡风层扰动的根源是在哪里,只能隐约的知道,是在远离海墟口不知道几十万里或几百万里的极西之地……

    很快,九天苍穹之上,无数的雷霆闪电在霹雳啪啦的炸响,在陈寻神识所能探察的近万里范围之内,都是晴空响雷,似乎所有的天地元力都在极速的转化为雷霆之力,往极西某一处汇聚……

    “魔族侵入天钧了吗?”

    这一刻,陈寻脑海里只有这个念头。

    他灵海之中的天道真龙,这时候受天道感应躁动起来,欲要从体内挣扎而出,要往极西之地掠去。

    与黑锋印、混天剑缠杀许久的苍古巨龙,这时候也悲鸣阵阵,欲要化云西去。

    姜天仇、田桓等真君巨头以及姬野、宋离等人都注意到九天苍穹所发生的异相,震惊之余,都停下攻势。

    黑甲战将季常此时也站在三四百里外的崖峰上,震惊异常的抬头看着九天苍穹那如泣如诉的颤栗。

    十数息后,九天苍穹的异常扰动才渐渐停息下来,但一刻有道横贯数十万的血云,从极西方向往雪龙山之巅的九天苍穹弥漫过来。

    大雨瓢泼而下,色如血洒。

    “血云贯空!仙人殒逝!”

    这是梵天仙人殒落才会出现的异相,大家都愣怔在那里。

    这时候很多人都能想到,刚才异相极可能是澹州一语成谶,已经魔族绕过海墟口,从别处直接穿越九天罡风层侵入天钧西陆了,但怎么都想不到,十数息时间竟然就有梵天境仙人殒落!R1058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