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七十四章 老朋友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看着陈寻所乘的那艘黑鳞战船往他们这边徐徐降来,姜蜀眼前就一阵发黑,心头泛起不祥之感,心知这孙子定没有什么好事找上门来。【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姜蜀看向身旁季常一眼,却见季常眼瞳微闭,似老僧入定,但他黑甲内微微鼓起,有些微神焰灵辉溢出……

    这一刻姜蜀心生惊骇,才知道陈寻这狗日子,修为不过天人境中期,竟然用神识锁杀修得涅盘第六境的季常。

    这放在哪里,都是难以想象的事情,但姜蜀知道陈寻这厮却不能拿常理揣测,而黑鳞战船上空聚有一片雷云并未散去,色如赤血,随时会化变雷霆轰劈下来。

    这时候姜蜀心脏微微收紧,姜熹武或会看在澶州的面子上不对他下毒手,但陈寻这贼厮就难说了。

    当年在齐云岛,这厮可是当着徐老魔的面,轰碎徐至龙的形骸,最后还逼得徐老魔掏出三枚涅盘丹、三头魔龙元胎,才将徐至龙的元胎赎回。

    想到这里,姜蜀心头一阵冰寒,暗感这禽兽莫非要从他这里讹诈什么!

    陈寻仅知黑甲战将姓季名常,随姜蜀游历天均,负责护卫他的周全。

    除此之外,季常到底是什么来历,与澶州到底是什么关系,到底因为何事以他如此深不可测的修为,竟然要贴身护卫姜蜀的安危,不仅陈寻一概不知,便是熹武帝都毫不知详情。

    换作他时,陈寻绝不会招惹这样的强敌,即使此时他依靠云蒙黑鳞船以及身后一万战卒,能逼其就犯,日后也会招来难以预料的麻烦,但非常时刻,必须要有非常之决断。

    血海魔劫当前若不能熬过去,一切都是空谈;只要一切有利于抵御魔劫,他什么手段都不惜用出。

    陈寻神识锁住季常,却满脸煞气的盯住姜蜀,冷冷一笑,说道:“姜蜀公子,你可曾想过趟入雪龙山的浑水,会付出怎样的代价?”

    姜蜀见陈寻的眼神飘往身后的龙骸战舟,眼前又是一阵发黑,心知这厮盯上什么,但这龙骸战舟也不是他所有,要是在雪龙山被人讹走,他回澶州要如何交待?

    只是要不能遂此厮之意,他又会有怎样的反应?

    姜蜀想起齐云岛所见的一幕,心头冰寒,强壮着胆气,喝问道:“你想如何?”

    “你身后这艘战船,借荡魔盟用上一百年,咱们这笔帐就一笔勾销,我就当没有看见出现在守阳山如何?”陈寻掰弄手指问道。

    姜蜀心里念头转动不休,心想龙骸战船仅仅是借出百年,澶州那边还能交待过去,大不了他这一百年也不回澶州,但这厮要是一百年后赖账不还,他又怎么办?

    “雷云岛大概不敢赖公子的债!”季常透出神念传音说道。

    姜蜀心神一动,没想到季常平日从不替他拿什么主意,这会儿竟然怂恿他将龙骸战船抵押出去息事宁人,暗中问道:“季师也没有把握护我等脱身?”

    此时有求于人,姜蜀对季常都换了敬称。

    “眼前这黑鳞战船,气息融入天地之势,隐然与三万余里外的雷云岛雷霆铜柱相接,恐怕是千里范围之内,都脱不逃赤血神雷的轰杀。我当然不怕,但没有把握在瞬间将你们带出千里之外!”季常难得有耐心解释得这么详细。

    “怎会如此?”

    姜蜀这才知道眼前这艘黑鳞战船能御赤血神雷,并非这艘黑鳞战船达到上品道器的层次,实际上还是借雷云岛的天地护山法阵之威,但这更叫他心里困惑异常,暗中问季常,

    “雷云岛的雷霆玄阵,怎么可能将赤血神雷轰杀到三万里之外?”

    姜蜀虽然修炼不甚用功,但涉猎颇杂。

    此前他与季常,曾接近雷云岛核心区域,季常也说那根雷霆铜柱,融入雷云岛的天地之势,连接诸多龙蛇伏雷阵,所整体形成雷霆玄阵,实际已能达到天地四阶护山法阵的层次,能掌控雷云岛天地之势所孕生的雷云风电之力,御杀强敌。

    只是雷云岛雷霆玄阵的防御杀伤力,会随距离的扩大而急剧蓑减。

    或许在雷云岛范围之内,雷霆玄阵能御赤血神雷毙敌;而往外围扩大雪龙山南麓、齐云岛,就仅能御紫宵一级的雷霆;而到三万里外即澹州控制地域的边缘,所御雷霆之力,更会蓑减到连天元境的低级玄修都威胁不了的程度……

    陈寻凭什么,能借雷云岛的雷霆玄阵,在三万里之外,还能御令涅盘上三境逆天强者都不敢小窥的赤血神雷?

    他是凭借什么,打破空间上的限制,令雷云岛的雷霆玄阵,所御雷霆之力到三万里之外都不蓑减?

    姜蜀虽然在澶州不怎么受待见,但澶州诸多上古典籍都不限他浏览,他修炼三四百年,阅得上古秘卷数以万计,可从来都没有见到过有关这方面的记载啊!

    倘若澶州所藏的上古典籍,都没有相关记载,那岂非意味着陈寻所掌握的,实是一种天钧大世界都没有的秘法真传?

    季常却是知道陈寻在眼前这艘黑鳞战船之中,炼入一座龙蛇伏雷阵,但简单的、仅是天地初阶的龙蛇伏雷阵,还远不能与三万里外的雷霆玄阵气息相接,除非掌握是乾坤之道,才能借雪龙山的天地之势,打破空间上的限制。

    季常心里都抑制不住有些微颤,但他却不会向姜蜀解释这些,心想姜蜀性命不受威胁之后,能立时想到这么深,也算是不容易了。

    他故作不耐烦的说道:“阵修之道,高深莫测,我也不能窥其万一,但要再这么对峙下去,我心神消耗甚剧,怕是会落入劣势……”

    听季常这么说,姜蜀吓了一跳。

    陈寻神魂修为定然远不及季常,但他背后是数以百计的雷云岛弟子,借助法阵将灵识神念集于陈寻一身,兼由万余神卫军悍卒所汇聚的杀伐意志,与季常对抗。

    季常即使有着涅盘中三境巅峰的修为,但时间拖长,对心神的消耗也是极,一旦落入劣势,指不定陈寻这厮还会提出更苛刻的讹诈条件。

    想到这里,姜蜀忙不迭的朝陈寻喝问道:“我如何能信你?”

    “账一码归一码的算清后,天均还谁还敢讹到姜蜀公子你的头上去?”陈寻撇嘴一笑,说道,“想必姜蜀公子也不会为难陈寻,在这节骨眼上要陈寻立什么天道大誓吧?”

    姜蜀心里将陈寻骂得狗血淋头,心想你这孙子特么这叫不敢讹人,老子都差点连内裤被你这孙子讹掉?

    他心里转过千百个能解恨的念头,但眼下只能从怀里取出一枚封魂珠,将龙骸巨船的龙魂器灵收入封魂珠中,算是将龙骸巨船的控制权拱手让出。

    陈寻手里有三头魔龙元胎备用,自然不会稀罕姜蜀手里的龙魂器灵,见姜蜀乖乖将龙骸战船的控制权交出,就许黑甲战将季常护卫姜蜀及数名美姬退往守阳山外围……

    姜蜀的这艘战船,是用上古时一头修炼有成的蛟龙骸骨炼制而得,在姜蜀手里发挥不出什么威力来,却是澹州此时最渴求而难得的强大战兵。

    要知道澹州此时还没有一艘战船达到道器的层次。

    炼入陈寻身下这般云蒙黑鳞船的龙蛇伏雷阵,还需要陈寻亲自主持,他犹不敢放松对荒原战场的警惕,还要时不时将十道八道赤血神雷,往诸宗联军阵列轰杀过去,此时自然由纪烈将一头魔龙元胎炼入龙骸战船之中。

    在此之前,陈寻是用神识,将龙骸战船粗粗扫过一遍。

    除了堪比中品道器、战船最为核心、位于的龙骸符骨完好无缺外,龙骸之中还炼有一座锁龙山河阵……

    六阳山河阵、锁龙山河阵、镇魂山河阵,都是从澶州姜氏手里流传出来——上古姜氏实际上掌握了一整套天地山河阵的炼制之法,但只有镇魂、锁龙、六阳三种山河阵流传出来。

    陈寻神识粗粗扫过一遍,发现龙骸之中所炼入的五重阵法禁制,实要比外面流传的锁龙山河阵更为精妙,暗感澶州将天地护山法阵,售给别家时,果真是留了一手。

    这也就难怪他与左青木、苏守思他们这些年迟迟破解不了,原来他们此前所得的都不是原版货。

    由宗崖率一万神卫军悍卒移到龙骸战舟之上,护守纪烈祭炼龙骸战舟,也防备荒原战局的变化,陈寻则率三百余梧山弟子,驾御云蒙黑鳞船,往左翼山岭掠去。

    顾玉章、廉昌海等人蛰伏山林间不敢异动,或许数十弟子结阵,能硬扛一道赤血神雷,但眼下要有什么轻易妄为,被赤血神雷轰得灰飞烟灭,都没处喊冤去。

    陈寻讹诈姜蜀的那一幕,他们都看在眼里,心里又恨又寒,但这时候只巴望着陈寻没有注意到他们。

    却陈寻早就将他们的藏身之处看得一清二楚。

    这些人虽然没有直接追随姜天仇进逼澹州,但此时在守阳山附近出没,也都打着浑水摸鱼的龌龊心思。

    血海魔劫将至,这些玄修又多是仙道强宗出身的弟子,陈寻不能大开杀戒,但也绝不容他们拍拍屁股溜走……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