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七十一章 荒原战场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神锋军二十万精锐,分编八阵,缓缓往守阳山东麓逼近。【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八杆血色战旗上苍古巨龙栩栩如生,张牙舞爪似要从战旗上挣扎而出、吞魂噬魄……

    神锋军作为澹州最为精锐的战军,自从成军起,就主要随田氏一脉出身的将帅在云州等诸多天域征战杀伐,虽说军中悍卒换了一茬又一茬,但杀伐悍烈的魂魄没有丢下。

    神锋军大多数的悍卒,修为境界即使相当浅薄,但那坚不可摧的杀伐意志,却如兵锋磨砺,不可摧折。

    而此时在诸阵上空、以战旗为核心汇聚起来的肃杀之气,已浓烈成血色之云,遮闭万丈方圆的苍穹,而这血云之中,苍龙隐现,所行之处,苍穹崩裂、雷光奔泄,仿佛有万千虚空之刃划天而过,兵锋直指守阳山巅的敌营。

    “山河杀阵!”

    站在百余里外一座崖峰之巅观战的顾玉章、廉昌海,虽然早就知道姜氏从山河战阵中演衍而得的山河杀阵,是杀伐兵阵的一种,是一种比山河战阵、玄衍战阵更宏大玄奥的攻伐战阵,但亲眼看到这一幕,犹为那浓烈血云以及血云中隐现升腾的血色苍龙震惊,暗感便是涅盘中三境巅峰的强者,都要避其锋芒吧!

    玉虚子、王冲、王腾师徒在巨镰山闭门不出,但在知道田无忌率神锋军二十万锐卒出齐州城,兵锋东指守阳山,顾玉章、廉昌海哪里能按捺得住,坐在巨镰山中不动如山?

    他们便与王冲、王腾告辞,尾随神锋军之后,赶到守阳山西麓的荒原上观战。

    此时在守阳山西麓的荒原上,神锋军二十万精锐,分编八阵,每一阵二万五千战卒,虽然大多数悍卒甚至都还没有还胎境修为,但坚不可摧的杀伐意志汇聚而成的杀伐血云,却是凶烈到令人难以想象,都堪比天道宗千余天元境以上弟子所结的玄天大阵了。

    三千大世界,没有涅盘上三境的修为,谁都不能分出上万道神识,与二三万披坚执锐的将卒神魂联结起来,然而杀伐兵阵却能将万千悍卒的杀伐意志汇聚到一起,以御强敌。

    弱小如蝼蚁的人族,在太古之时就是借助种种精微的战阵、兵阵,聚弱敌强、聚众御魔,才在荒芜残酷的诸多天域,顽强的生存下来。

    虽说最为强大的杀伐兵阵早就失传,但诸宗诸族手里所掌握的残阵,犹是强悍到可怕。

    就算是天道宗,修炼到涅盘中三境的旷世强者,也是极为有限,但随便控制三五亿蛮荒族众,择其二三万精锐,结成杀伐兵阵,便有可能正面逆抗涅盘中三境的旷世强者,这可要比培养一名子弟修炼到涅盘中三境容易多得多……

    这也是难怪宗门内,有些涅盘境中三境甚至上三境的逆天强者,修炼到极高深境界之后,反倒贪恋起世俗权势了。

    而眼下田族所掌握的二十万神锋营悍卒,分编八阵后,都能结成逆抗涅盘境中三境强者的杀伐兵阵,可见田氏在云洲堪与姜氏并尊的传言,并非全是道听途说、没有事实依据,也难怪姬野会笃信田氏会有反叛之心……

    ****************************

    “田氏这要是干什么?”

    姜蜀站在距离顾、廉二人不远的峡谷之中,看着守阳山西麓荒原的一幕,疑惑不解的问道。

    黑甲战将季常仿佛一块磐石立在山巅,对姜蜀的问话不理不睬,身后诸多美姬却无人能回应姜蜀的这个问题,他感到没趣,也只能继续自问自答的说下去:

    “田族的那头老狐狸没有出城,几头小狐狸也就田无忌一人抛头露面,甚至玉虚子等在齐州城驻修的散修宗派都没有惊动,二十万神锋军就这样逼近守阳山西麓荒原,看着不像是要诸宗联军大干一场的样子,但杀伐兵阵却又做不得半点假啊?”

    云洲姜氏是数万年前从澶州迁入云洲小域的一脉旁支,除了血统外,道武也是与澶州一脉传承的。

    虽说云洲姜氏对山河杀阵有所发展,但还没有脱离姜蜀所认识的范畴。

    照道理来说,田氏即使不想附从姜天仇逼迫澹州就范,完全可以坚壁清野、死守齐州城不出,令姜天仇知难而走——而倘若田氏与姜天仇早就暗中勾结,想在守阳山装模作样的假打一场,引澹州的援兵入彀,那也无需结成山河杀阵啊。

    山河杀阵所凝聚的是万千悍卒充塞胸臆间浓烈的杀伐之气,这个绝做不得半点假的。

    “就是就是,田族这是真要拉开架势,跟天仇真君大干一场啊!”姜蜀身后几个如花似玉的娇宠美妾,这时候才呱躁的说道。

    “若非战败而降,田族日后如何面对千夫所指?”季常这时候才转身来,面无表情的说道,“要知道,姜熹武也是你们姜氏的子弟,姜天仇不敢对他赶尽杀绝,那田族就要为自己留条退路,以应付往后的种种变化!”

    “什么,你说田族欲降,但还要拉着不知情的神锋军悍卒与诸宗血战一场?”姜蜀脑子有些转不过弯来,震惊的问道。

    “姜天仇要是连这二十万神锋军都打不败,如何能令田族诚服?”季常撇嘴冷笑。

    “这倒也是,”姜蜀摸了摸后脑勺,慢慢将背后的关键处想透彻,喃喃自语道,“姜天仇只有数十嫡系,麾下其他都是借来的兵马。要是风后氏的蛮卒,只是过来装装样子,并无意替他死战,田族实在没有必要跳进这个坑里去!都说田桓这老贼,当年就有智狐之名,看来还真是一点都不虚假啊,胜则追亡逐北,为澹州首功之臣;败则顺势归降,他日澶州那边也无人能说他的不是。我以后得躲他远远的……”

    “动了动了!”姜蜀身后那几个艳姬,这时候又大呼小叫起来。

    姜蜀转头看向守阳山巅,就见云城乍开,风后氏二十万蛮卒此时正分十数阵往山下杀去。

    他抹着额头的冷汗,看情形这一战必然是血流成河,有些发忤的问道:“这是要再开打啊,风后氏那边也不悠着点?”

    季常冷冷一哼,心想这二世祖还真是拿血腥厮杀、血海魔劫当儿戏啊,山河侵并,没有几十万、几百万颗人头落地,哪里可能会消停下来?

    除了最为嫡系的血裔族众,所谓的悍卒不过都是消耗品,只要能占得更大的地盘,控制更多的蛮荒部族,随时都能补充过来。

    就算田族真欲叛投姜天仇,风后氏与田族还要争雪龙山的控制权呢,真打假打,哪里能分得清楚?

    关键还是要看诸宗联军数千玄修的动向。

    “也是也是,姜天仇就算看透田族的心思,也应该知道此战势不可免,他也要借此战,看风后氏蛮卒、诸宗联军数千玄修会不会真就能听他的调动!”姜蜀心思平静下来,又自言自语道。

    季常心里一笑,心想他们都站在战场一侧,要是都看不透双方将帅的心思,那太没脑子了,暗感这个二世祖还不算太让人失望。

    风后氏蛮卒分编十数阵,都凝聚杀伐血云,往山下冲杀过来,戟矛尚未接触,两军的杀伐血云冲撞撕裂,重新化为凶烈的肃杀之气弥漫荒原。

    姜蜀身在二三百里之外,就觉神魂承受一股难言的压力。

    而他身后的美姬神魂更是如刀割般难受,忍不住出声叫道:

    “怎么这般难受?”

    “兵戈铁马、刚阳血气,最伤阴神,你们女人,气血阴柔,更是难挡战场弥漫开来的肃杀血气。真要百万神兵神将血腥厮杀的战场,仙人都要退避三舍,就是这个道理。”姜蜀诸多杂学所涉颇多,还有几分见识,但他此时目不转睛的盯着山下的荒原。

    风后氏蛮卒,以两阵对一阵,此时与神锋军最前列的战阵厮杀在一起。

    难有机会见识这战场血腥厮杀的姜蜀,这时候也是两眼放光,看向身后季常,问道:“我们何时能择机加入战局?”

    龙骸战船就静卧在他们身后的峡谷之中,像是一头狰狞的巨龙,就等着吞噬送上门来的美食。

    姜蜀凑到守阳山来,虽然打着凑热闹的主意,但要是有便宜不占,那也是王八蛋。

    他想着田氏既然打着“败降”的主意,他趁势杀出,捋走神锋军数千悍卒,必能叫田氏有苦说不出。

    而他这趟能捋得数千悍卒,就不再是孤家寡人一个,也就可以圈山占地,降服蛮族,收编丁口,称王称帝,叫澶州那些瞧不起他的家伙刮目相看……

    想到这里,姜蜀就觉得胸臆间的热血都要沸腾起来,似乎已经有一个庞大的帝国握在他的手掌之中!

    “待风后氏蛮卒将神锋军八阵完全缠住,令山河杀阵发挥不出作用,或可择机杀出,但你确定要趟这个浑水?”季常压制住眼瞳里跳动的神焰,神色冷峻的问道。

    想到齐云岛一战,陈寻那令人心悸的澎湃战意跟杀机,姜蜀心里有些犯忤。

    他此时参入加局,可不是仅仅从田族手里捞走一杯羹,实是要与姜天仇绑在一起,跟澹州、雷云岛为敌。

    但看到惊天好处,就像脱光衣裳的天仙美人躺在面前,又焉能不取?

    “你助我夺得雷云岛的那根铜柱,我就乖乖返回澶州,不再需要你再按约保护我五十年安危!”姜蜀咬牙说道。

    季常回头打量姜蜀数眼,眼瞳里神焰明灭数轮,看上去极为勉强的说道:“也罢,虽然日后说不定会惹上些麻烦,但能省去眼前这桩麻烦也好!”

    姜蜀自以为得计,待要与诸姬飞回龙骸战舟,勒令龙魂驱动战舟挺进荒原战场,突听得身后两三百里外雷霆大作,十数黑色风柱往这边迅速移来。

    姜蜀嘿然一笑,说道:“那根雷霆铜柱虽然厉害之极,但距离此地有三万余里,已经鞭长莫及,还是乖乖等小爷前往收取吧!”

    季常身穿黑甲,站在崖峰上却如磐石屹然不动,眉如山峦怒聚看向那片风雷大作的乌云。

    “这么大点的雷霆,可伤不了谁——你担心什么?”姜蜀催促道,他看诸宗联军的数千玄修,已经从守阳山巅出动,他们要是真慢一步,就怕是连汤汁都喝不上了。

    姜蜀话音刚落,就见已掠至百余里外的乌沉雷云猛然一收,八艘巨大的黑鳞战船如巨龙欺压而来,甲板上密密麻麻皆是披坚执锐的澹州战卒。

    “田氏诈降,实是要示敌以弱,诱风后氏二十万蛮卒陷入愚形,再与澹州精锐,夹击诸宗联军!”看到这一幕,姜蜀心里波澜狂涌,惊骇大叫出来!r1058

    最快更新,阅读请。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