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六十八章 进退两难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姜冰云无力的跌坐到一旁的玉榻之上,拈来云裳遮住娇躯。【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青璇还坐在陈寻身上,而神魂似早就飞上云端,修长的双腿、纤细的双臂,如痴如醉的缠住陈寻雄壮有力的腰膀,白皙如脂的肌肤透出媚艳迷人的红晕。

    看到青璇平滑没有一丁点累赘的迷人小腹,在微颤抽搐,姜冰云完全能想象青璇此时陷入的是何等**蚀骨的极乐之中。

    因为她才从这迷欲极乐中回过神来,心尖此时都还禁不住在微颤着,神魂还没有完全从九天之外收回。

    这混账家伙,说是助她们修炼龙虎丹诀,但从头到尾都冲得她们神散魂荡、无法自持心神,哪里还有可能守住心神修炼丹诀?

    但想到刚才青璇也目睹她神授魂销、身心皆陷极乐的一幕,姜冰云娇颜玉靥仿佛火烧,身体又忍不住发起烫来。

    姜冰云忍住娇羞,从玉榻上撑住起来,聚云雾为裙裳,想要推门出去,留陈寻与青璇在寝殿里胡作非为,未曾想陈寻在寝殿外所布的禁制,她怎么都解不了!

    姜冰云羞恼不得,只能再回玉榻,看陈寻与青璇欢合,心间情念也越发汹涌,连脖子梗都红艳起来,心间似有万蚁轻噬,最终也是恨恨的咬住娇艳欲滴的红唇,散去云裳,从后面连同陈寻、青璇一起抱住,三个人纠缠在一起……

    见姜冰云如痴如醉的渡来香舌索吻,陈寻通过神念提醒她:“此刻莫要贪欢!”

    姜冰云恨不得一口将陈寻那挠心的舌头咬一截下来:明明是你这个混帐布下禁制让我出不了寝殿,强迫我观你与青璇做这羞人的事情,现在我连脸皮都不要了,与青璇一起伺候你这个混帐,倒说我贪欢起来了?

    “冰云姐姐,夫君可没有说错你啊!”

    青璇传来神念说道。

    “你这妮子,也欺负我啦!”姜冰云娇嗔道。

    “青璇,我还是先助冰云行功,免得她错过最佳的修炼时机!”陈寻反手将姜冰云抱到身前来,让她在他与青璇之间坐下,“你守住心神,莫要再像刚才那般贪欢了。”

    “好胀!”姜冰云强抑住心间的神魂震颤,守住心神一点清明,这才注意到她与陈寻的交泰之处,有无尽的莲叶虚影层层叠叠的铺张开来,瞬息间渗透到她肉身百骸的每一细微之处……

    “怎么会是这样,龙虎丹诀可不是这么修炼的啊?”

    “这是我修炼的水火青莲,我直接用玄阳真火、玄阴真水助你们淬炼肉身、元神……”陈寻说道。

    “修炼便修炼,为何要用这羞人之极的姿式坐入你怀中?”姜冰云“气恼”问道。

    “我不借助龙虎丹修之法,助你守住灵台神念,维持那玄之又玄的阴阳璇和之境,如此磅礴的玄阳真火、玄阴真水,稍有错漏,便会直接将你的肉身百骸烧成灰烬,将你的元神洗回到投胎前的无昧之态,你还不体谅我的辛苦?”陈寻苦笑道。

    姜冰云想想也是,元丹境弟子借玄阴真水洗粹元神,一滴便足以,过则有害神魂;而陈寻此时化入她体内的青莲叶瓣,何止千百滴玄阴真水、千百缕玄阳真火。

    若不是陈寻以阴阳璇和的神通,将玄阴真水、玄阳真水维持成绝对的平衡之态,绝非她此时的修为所能承受……

    虽然陈寻说此法颇为凶险,但姜冰云却没有什么担心,守住灵台一点清明,任陈寻放手施为,却不想眨眼过后,陈寻便收住功法,将她摊放在玉榻上,挺身袭来。

    姜冰云不解的睁开美眸……

    “此前三天三夜助你与青璇行运,已确保你们修炼到法相境圆满不会遇到什么瓶颈,现在当是我享受的时候!”陈寻坏笑道。

    姜冰云刚要挣扎起来,却已叫陈寻挤了进来,含羞捂脸之时却听得青璇在一旁娇笑起来,伸手将她拉过来,青璇娇呼起来:“不要不要!”却被姜冰云搂抱在一起,任陈寻在她们身上胡作非为……

    也不晓得过去多久,姜冰云才从极乐锁魂中回过神来,见陈寻微蹙着眉头,**着健壮的胸膛坐在玉榻边,依偎过去,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诸宗联军有大批人马从永明岛进入风后氏的领地,”陈寻蹙着眉头说道,“这次大概是有人要给我们颜面看了!”

    “这么快?”姜冰云微讶道。

    姜冰云、青璇都知道,姬野等人被赶出澹州后,永明岛那边不会善罢甘休。

    虽然不知道永明岛何时会借题发挥,但澹州这边都没有放松警惕,始终都调派人手,盯住风后、大鸿两族及永明岛方向的动静。

    算着时间,应该是姬野等人回到永明岛之后,姜天仇等人就立时调派人手进入风后氏的领地,当中竟然连一点耽搁都没有。

    “即使姬野、姜天仇心怀叵测,那进驻永明岛诸宗联军的其他宗门弟子,就放任他们胡作非为?”青璇气鼓鼓的问道。

    这些年无论是此前的梧山,还是此时的雷云岛,在抵挡血海魔劫之时,来自宗门、宗族的明枪暗箭,就一直都没有停歇过,想想就叫人气愤。

    也不看看现在都到了什么节骨眼上了,永明岛的那伙人自恃是强宗、强族弟子,不去想抵御魔族之事,却满心想着讹诈、侵占澹州……

    青璇还以为就算姜天仇、姬野等人心怀叵测,但永明岛总不至于连一个明事情的人都没有,眼下看来,事实还真是令人失望、愤恨。

    永明岛来自诸宗的真君巨头,倘若能有三五人能讲道理,姜天仇都不可能这么快调集兵马,往澹州这边侵压过来。

    眼前的事实,明明是诸宗进驻永明岛的大多数人马,都要给澹州颜色好看。

    “永明岛上,哪里有真心守护黎遮苍生、对抗血海魔劫之人?情形稍有不对,他们跑得比兔子还快,蛮荒族人在他们眼里,譬如蝼蚁,怎么能指望他们会在乎蝼蚁的死伤?”陈寻苦涩一笑,但神色渐渐冰冷起来,豁然站起来,“反倒是荡魔盟近年来颇有声势,令他们心生戒备,恨不能有人能牵头打压我们的气焰,怎么会有人站出来阻拦姜天仇胡作非为?”

    姜冰云、青璇都从玉榻上爬起来,伺候陈寻穿戴衣甲,相信左青木、苏守思等人得到信息,很快就会赶到夔龙阁来商议事情。

    陈寻刚将寝殿禁制撤去,又有消息传来,忍不住恨恨的说道:“田桓、玉虚子这两厮,果真是狗改不了吃屎,早跟他们暗中有所勾结!”

    “又发生什么事情?”姜冰云疑惑的问道。

    澹州城距离雷云岛的距离,实际上不到一万两千里,像陈寻、熹武帝、松鹤真君、苦庵真君神识极其雄浑磅礴,完全可以相距离数千里,通过神念在瞬息间交流。

    这是姜冰云与青璇此时远远都可望而不可及的境界,她不知道此时又有什么消息从澹州那边传过来。

    “永明岛诸宗联军汇同风后氏,约有二十万兵马,正往田氏所守的齐州城开拔过去!”陈寻说道。

    “啊!”姜冰云这些年来虽然甚少干涉宗门事务,但听陈寻这一说,也知道陈寻为何断定田氏与玉虚子出了问题。

    为奠定澹州的基业,熹武帝在百余年前就鼓励诸宗诸族进入雪龙山修建城池、迁徙民众。

    而在征服风阳氏后,澹州将雪龙山东麓都收归麾下,田氏这些年在雪龙山东北麓大兴土木,建造齐州城,作为田氏在雪龙山最为核心的根基所在。

    玉虚子加入澹州后,也在齐州城北的山岭间,圈占千里雄岭崇山,迁入神宵门。

    由于齐州城有田桓、玉虚子两位涅盘第二、第三境的真君巨头坐镇,短短十数年间就永速崛起为澹州第三大城。

    而田氏、神宵门作为澹州的重要一脉,此前又为澹州征服风阳氏立下大功,陈寻、熹武帝自然也不能将他们拒之荡魔盟外。

    在建立抵抗血魔劫的防御体系之上,东北方向也是以齐州城为核心进行建设,前后有五个散修宗派,都迁到齐州城附近立足……

    倘若姜天仇真是为此前动怒,想在最短时间内给澹州教训,逼迫澹州交出十万枚纯阳丹等资源,完全可以从南面直逼雷云岛。

    谁都知道,齐州城虽然是澹州第三大城,但此时的地位已不及雷云岛了。

    诸宗联军却反其道而行之,汇同风后氏的蛮卒,竟然不惜多绕三四万里路,去进逼齐州城了。

    这么一来,实是令熹武帝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

    熹武帝要是调派大军增援齐州城,但倘若田氏、玉虚子心存异念,所派出的援兵会被一骨脑吃掉。

    而倘若熹武帝此时坐看诸宗联军围困齐州城,不派援兵,不仅在道义上站不住脚,会使三十六神将宗裔以及荡魔盟的其他宗派离心离德,而在诸宗联军与风后氏的蛮卒围困齐州城日久,田桓、玉虚子甚至可以斥责熹武帝背信弃义、堂而皇之的投附姜天仇……R1058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