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六十七章 聚首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四海城北的仙鹿岭,是从四海城进入永明岛腹地的要冲。【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虽说传言上古时有神鹿在此修炼成仙,但自永明岛有凡人栖息以来,仙鹿岭已成凡迹,有数条官道从仙鹿岭中贯通南北,不禁仙凡出没。

    然而这数年来,仙鹿岭半山腰往上就云遮雾绕,诸峰凭空多了许多金光灿灿的殿台宫阙,不时有飘渺仙音灵乐飘荡而下,闻者如饮琼浆玉液,殿台宫阙间还有数不胜数的金甲将通峙守,严禁凡夫俗子通行。

    在蛮荒族人眼里,仙鹿岭俨然成了瑶池仙境,但永明岛诸多散修心里却清楚,那里是诸宗联军进驻永明岛后划定的禁域,那些殿台宫阙都是用无上法力从别人直接搬来,更设有绝强的仙法禁制。

    不要说凡夫俗子没有可能闯入了,便修成元丹、纵横一方的散修大能,擅入禁域,也会在瞬时就被阵法禁制所发的五色神雷轰成灰烬。

    永明岛虽是诸宗联军所在地,但这次真正象征性派出弟子以遮魔劫的宗门,也就天道宗、南海仙府、仙林谷、灵墟宗、姬氏、焚天宫六家。

    这六家相对距离海墟口最近,皆知血海魔劫将至,就算诸宗都有“死道友、不死贫道”、保存实力的心思,有些表面文章也必须要做的,不然难对供奉他们的亿万芸芸众生交告诉,而散修失望透顶纷纷迁离西陆,对西陆仙道也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而申屠氏、熊氏二族以及其他八家仙道宗门,距离海墟口都在上千万里路程之上,相距十万山水,此时连表面文章都懒得做,都视血海魔劫为不相干的事情;他们势力范围内的民众与散修,受血海魔劫的影响,也将微乎其微。

    姬野被陈寻从雷云岛驱赶出来,最后还是等得宵宇真人、姜蜀等人一起,返回永明岛仙鹿岭回禀此行的遭遇。

    宋离站在仙鹿岭西麓的一座崖峰上,远远看宵宇道人、姬野等人从西北方向飞回,诸多人眼睛里都隐有愤恨之色,他撇着嘴冷冷一笑,以一副早料会如此的不屑神色说道:

    “我便说陈寻此厮,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宵宇道人赶去征缴诛魔资源,必定讨不了好!”

    依松而立的元澄道人,一对眼瞳里藏有两团幽蓝的火焰,但瞳光聚处,却片片飞霜从空气中凭空凝出,可见他眼瞳的两团火焰是半点温度都无,实是寒冷到极点。

    顾玉章、廉昌海看到这一幕是暗暗心惊,心想元澄道人的瞳光都寒冷到能将人的神魂冻结起来,都说他回南海仙府后受到重罚,修为怎么会在十数年间提升得这么高?

    虽说候补天榜时有新人涌现,也无从确认元澄道人就一定能挤入候补天榜前十的位置,但西陆涅盘境以下的玄修能比他还要强的,绝对是屈指可数,至少不会比十数年前在太元秘境的苏青影、徐斌差上多少。

    宋离、元澄道人、顾玉章、廉昌海、姬野等人在永明岛再次聚首,不是没有缘故的。

    他们此前在太元秘境,因疏忽大意致使随行弟子伤亡极度惨重,回到宗门都受到相应的重罚——事实上诸宗所派的其他弟子以及涅盘境的长法、护法等,绝大多数都跟他们一样,多多少少都是近期犯下大错,这次才被派遣到永明岛来抵御魔族大军,以功赎过的。

    元澄道人原本要在寒池受刑百年,这次也得以提前从寒池出来,被派遣到永明岛将功赎罪。

    元澄在寒池中已经初步修成玄煞真体,熬过最艰难的时刻,他原本可以继续在寒池中修炼,直到彻底修成元胎,成为真君巨头。

    但十数年前,受罚入寒池受刑十数师兄弟,仅他与另外两人煎熬下来,听得能有机会到澹州附近来“将功赎罪”,他怎么可以错过?

    只是他们此前为免引起澹州的注意,都刻意掩藏行踪,最近才公开露面。

    待姬野等人飞近,宋离等人迎出,稽首问道:

    “此行可否顺利?”

    “澹州羽翼已丰,我等狼狈而归,甚至都不能澹州落足,实在是愧对姜真君的托负!”姬野眼瞳阴戾的扫过宋离、元澄道人等人,心想知道他们在等什么,但在仙鹿岭前,他不能流露出丝毫的得意,还是一脸愤恨的说道,“我等这就去见姜真君,详情待容后再叙。”

    看着姬野等人飞往山门之中,顾玉章冷笑道:“陈寻此厮已经返回雷云岛,那这样的结果是必然的,姬野偏要拉宵宇道人跑这一趟!”

    “你以为姬野心里不清楚?”宋离冷笑道,“我看他心里比谁都清楚,但大家都是名门子弟,做什么事都要讲究一个名正言顺,现在名也正了,言也顺了,就看姜天仇真君如何反应了?”

    “姜天仇真君有统领诸宗弟子抵御魔族的大义名份,要是连澹州都差使不动,在永明岛还能有什么作为?”元澄道人冷冷一哼,说道,“我看姜天仇真君怕是也在等澹州那边干脆拒绝吧!不过,姬野随宵宇真人西行,连一点好处都没有讨要回来,澹州那边甚至都没有拖延一下的意思,这个也确是只有陈寻这狗贼能做得出来!”

    “澹州传信说魔族极可能与星域深处的诸多大妖勾结,此事我们也不能不防啊!”南海仙府一名叫柳田的弟子,颇为担忧的说道。

    “夸大其辞,挟魔自重——这样的伎俩,陈寻这狗贼又不是才玩第一次!”元澄道人冷声说道。

    听元澄道人如此说,顾玉章等人心里皆深有感触,当初在太元秘境,陈寻就是用这种手段强令诸宗弟子都加入荡魔盟,最终都受制于他,一直快回到天钧时,荡魔盟才解散。

    此事无端给陈寻带去极大的声望。

    澹州也在这样的基础上,才在雪龙山渐成气候。

    他们有足够的理由相信,陈寻故意将魔劫说得惨烈严重,都将会使雪龙山附近的部族、散修宗派受到荡魔盟加倍严厉的控制。

    再往前推演梧山百年发家的历史,又何尝不是这样的轨迹?

    “此次魔劫会有多严重,宗门老祖怎么可能推算不出来?”

    宋离冷声说道,

    “不要看此时永明岛才聚集三十余涅盘境真君,但这也是诸宗有意示敌以弱。倘若真有亿万魔族从海墟口汹涌而入,陷入十天诛魔大阵之中难以脱身,到时候诸宗援兵必会第一时间赶到增援,将其诛灭。倘若现在就有仙人老祖过来坐镇,魔族又不是傻子,看到永明岛诸宗联军气势极大,还敢有什么动作?魔族在千魔境按兵不动,那我们岂不是一切都要枉费心机、白忙一场?永明岛现在还只是一步棋子,你莫要担忧什么!”

    “魔族有无可能绕过海墟口,从别处侵入天钧?”柳田知道宋离等诸宗名列前茅的真传弟子,有可能知悉更多的秘密,但澹州所通传的数处疑点,犹令他担忧;然而宋离等人很显然都视永明岛为诸宗诱魔深入的一枚棋子,心思就不放在永明岛的守御上。

    “九天之上,天道七十二重神雷,连仙人老祖都未必能扛住,你相信魔族大军能破开九天罡风层,侵入天钧?”

    柳田越是担忧,越是说明陈寻在他们这些弟子心里或多或少还是有些影响力,而越是想到这个,宋离心里越是不爽,不耐烦的说道,

    “相传陈寻修悟浩然天道,或能进出九天,不会诱发天道神雷的感应,但除此之外,天下还有几种进出九天罡风层的法门?但也恰是如此,陈寻这厮不除,他日必将是你我的大敌。”

    顾玉章、廉昌海身为天道宗弟子,对天道真龙多少有些了解。

    天道真龙的修为,直接来自于众生愿力,这也意味着荡魔盟的声势越高、控制的地域越广,栖息这些地域的凡俗夫子,所能提供的众生愿力越是磅礴。

    到时候陈寻此厮就能直接凭借众生愿力修成元胎,成为一方巨头。

    那样的话,他们除了无法以雪前耻,还要一辈子活在此厮的阴影之下,一辈子沦为他人谈笑间的笑柄。

    徐昭容、徐至龙被宗主勒令进入秘境闭关修炼,但顾玉章、廉昌海得姬野、宋离联络,就主动请缨到永明岛来,可恨赵醒龙那些个榆木疙瘩,竟然跑到雪龙山修行去了,丝毫不以天道宗的声名为念,真是忘恩负义的逆徒!

    “姜熹武小儿,欺老夫太盛,以一族之私念,枉御魔之大义,不施以惩戒,老夫之法旨,岂非儿戏!有谁愿随老夫前往澹州,收缴御魔之资?”

    这时候山巅传出一声愤怒的咆哮,将数千里内的云雾都撕裂震碎,修为稍低的弟子神魂都颤栗不安,不知道何事竟然激怒上古姜氏的大人物姜天仇?

    元澄道人与宋离相视一笑,都知道姜天仇心里未必真有多恼火,但出兵澹州的借口是有了……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