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六十一章 再返天钧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与苏青影的沧海遗珠一样,春风化雨剑也是常曦生而带来的本命法宝,早就与她的神魂融为一体,或者说春风化雨剑的阵法禁制,早已成为常曦神魂深处的一段永不磨灭的烙印。【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每一次身殒道消,春风化雨剑自然都难保全,但转世重生后,只要能觉醒前世记忆,常曦就能从灵海深处孕生新的春风化雨剑。

    常曦虽然能籍春风化雨剑汲取无穷无尽的草木灵气,但想要提升春风化雨剑的层次,绝非一件易事。

    陈寻与常曦曾在珑山发现一小截天域阳木,常曦从中炼聚木气精华,才将春风化雨剑提升到上品天器的层次。

    天域阳木,又称建木,实是对一类灵木的总称。

    这类灵木生长于天地之初,吞吸鸿蒙元息,促灵地生成,一方天地的本源意志都烙印在树纹之中。

    生长于虚元灵地之中的两株青梧,也可以说是天域阳木,只是还远未到长成的阶段罢了。

    太古时期,仙魔横行,仙器也随处可见,其中有极多的仙器都是采天域阳木炼制而得。

    太古过后,梵天境仙人都成为诸大天域俯瞰芸芸众生的顶尖存在,动不动就数万年隐逸不出,灵宝仙器更是稀世罕见。

    而茫茫星域之中,每有新的天域孕育生成,即使有新的天域阳木长成,但寻常玄修,哪里有机缘见到?

    没想到九首岐蛇的老巢龙渊洞里,竟然会有几截天域阳木。

    天域阳木长成之后,通常都有通天贯地般的巨大。

    龙渊洞里的那几段十数丈长的天域阳木,只能说是小到不能再小的碎片,也是生长于小域,但已弥足珍贵。

    常曦将七首岐蛇妖骸炼为身外化身之后,就从这几截天域阳木之中炼取木气精华,将春风化雨剑提升到下品道器的层次。

    提升到下品道器层次的春风化雨剑,在常曦手里,比空明镜、九鸾炉等下品道器在蛇无心、红茶手里,完全是两个概念。

    春风化雨剑是常曦的本命法宝,神魂与阵法禁制完全契合。

    苏青影当年在太元秘境,孤身对抗魔族的天地道器而能不败,就是依仗她的本命法宝沧海遗珠。

    即使不考虑炼成身外化身的岐蛇妖骸,常曦此时也拥有与苏青影比肩的实力。

    苏青影也经历过几次转世,最近的这次转世所历修行时长,与常曦相仿,但苏青影这一世入梵天宫,更专注个人修行,早就是候补天榜排名前十的人物。

    而常曦还是一心为太元仙裔奔波,修为落后极多,此时才可以说是与苏青影站到同一水平线上。

    将鬼头礁灵池最后残缺的一角都用元铜修补过来,陈寻站在灵池之上,伸展腰肢,看到常曦盘膝坐在蜃龙山的南脊,没有在修炼,却看横在膝前的春风化雨剑走神。

    陈寻飞过去,在常曦脚前的草地前抱膝坐下,抬头看着半空那几缕龙脉灵气聚成的悠悠灵云,问常曦:

    “你坐这里发呆,是想到什么前世旧事了吧?你前世若是有什么牵涉极深的恩怨情爱,最好还是早些让我知道,我可不想哪天死得不明不白的啊!”

    常曦清澈灵气的双眸横了陈寻一眼,伸出晶莹剔透的玉足,将陈寻踢到一旁,问道:“灵池都修补好了,有闲工夫打听他人是非了?”

    见常曦岔开话题,陈寻嘿然一笑,说道:“我正要提醒大家都躲入镇魂山河阵中修炼呢……”

    将两三千丈的鬼头礁灵池,从仙鳌岛海底连根拔起,塞入虚元珠中,边边角角都难免会有些碰伤,但只要核心没有破损,而陈寻已与左青木、苏守思、胡太炎他们将灵池大阵推演出来,修复如初也不是什么费神的事情。

    陈寻原打算回到雪龙山才着手修炼鬼头礁灵池,但从九首岐蛇老巢所抄的九鸾炉,能化九头青鸾神鸟喷吐天炎烈焰,实是炼器的极品宝物。

    在红茶祭炼九鸾神炉之后,陈寻在虚元珠中花费三年时间,就独力将鬼头礁灵池修复如初了。

    此时距离他们离开云洲进入茫茫星域,已经过去七年时间。

    陶景宏、红茶、火翼妖猿、六蛟、蛇无心、赤海他们这段时间,主要精力都是用来祭炼得手的道器法宝。

    陈寻将鬼头礁灵池修复如初,这时候就要将积存已经不多的尸煞元液、玄寒元液从里面都导出来。

    尸煞元液、玄寒元液一旦倾泄到虚元珠中,就会立时转为无比凶烈的尸煞、玄寒煞气。

    若是不避入到镇魂山河阵中,便是天人之躯长期暴露在尸煞、玄寒煞气之中,也会受到严重的损伤。

    但这一步必须要做。

    唯有将尸煞、玄寒元液导出,再经青梧树及虚元灵地,转换为磅礴精纯的龙脉灵气后,再由鬼头礁灵池凝炼为龙灵元液,实要比纯粹的玄寒元液珍异十倍。

    而此前打得残破的虚元灵地,正在缓慢的复原,时刻都有精纯的鸿蒙元息孕生,也就会有少量的鸿蒙元息融入龙灵元液之中。

    故而这段时间,在虚元珠中炼取的龙灵元液,其珍贵之处,将难以想象。

    两年之后,这段看似漫无边际的星域之途,终于到了要结束的一刻。

    陈寻站在小珑山之巅,眺望脚下绵延铺展的天钧大陆,散发出赤黄色的光晕,

    虽然还有两三百万里之遥,但陈寻他们此时已经能隐约看到雪龙山在赤黄色光晕之下的山脉,仿佛一条小泥稣横卧在风暴海的北岸,而纵横四五千里的雷云岛,在雪龙山的南麓,小如一点灰迹。

    即使在这么远的距离,风暴海看上去犹是大到没有边际,令人无窥得全貌,而此时恐怕也没有多少人能认得出小珑山的面目来。

    在偷袭岐蛇山之后,陈寻他们曾在一座死寂天域上作短暂的停留。

    割取大量的崖石,包裹到小珑山之上,遮闭小珑山有可能泄漏出去的气息,也同时将小珑山改得面目全非,就像是一块飘荡在星域深处的巨大陨石。

    虽然拖慢了返回天钧的时间,但这是避免引起其他星域妖兽觊觎、避免九首岐蛇回到老巢后寻迹追来的必要措施。

    “海墟口看上去还极为平静啊!”

    陶景宏从虚元珠中飞出,站到陈寻的身边,俯看脚下的天钧大地。

    海墟口位于雪龙山东南五六十万里之外,有诸多长串的岛礁从风暴海里抬出——以陈寻他们此时所站的高度,自然同时能将永明岛、海墟口附近的岛礁都收入眼底。

    雪龙山以南的风暴海,虽然到处都是黑色的巨大风柱,像极细的黑线悬于蓝色幕布之上,而无数雷霆在风暴海的上空瞬时滋生、在撕裂苍穹后又瞬时湮灭,但此时的风暴海跟他们离开时没有什么两样。

    这数年浪迹茫茫星域之中,陈寻最担心的事情,就是怕他们回到天钧的一刻,雪龙山已成血海大地。

    看到海墟口一片平静,血海魔劫还没有爆发,这一刻,陈寻他们心里的石头算是稍稍落了地,至少最快的情况还没有发生,他们一切都还赶得及。

    天钧的九天罡风层,异常高厚,远非云洲天域能及。

    无尽天道神雷在九天罡风层中蕴聚,除非以绝器道器或仙器护身,不然的话,就连梵天境仙人都未必敢直接穿越天钧的九天罡风层。

    不过,梵天境仙人即使不专擅乾坤之道,但以梵天仙人对天地之势的掌握,撕开虚空,穿行一两万里,正好避开九天罡风层,实是轻而易举之事。

    而对庞大之极的魔族大军,想要从茫茫星域侵入天钧,最为简单直接的手段,就是从九天罡风层被扭曲空间削弱到极点的海墟口等处直接侵入。

    陈寻曾经设想过万万魔族大军,在海墟口外星域聚集的情形,然而这一刻,海墟口的星域,却是诡异的静谧!

    怎么会这样?

    就算魔族与星域诸众还没有准备好,附近星域也应有魔族强者监视海墟口的动静才对!

    难道它们就不怕仙道十宗与上古四族联手起来,在海墟口给它们设下一个天大的陷阱?

    看到陈寻心事重重的蹙紧眉头,陶景宏、常曦也想到诡异之处。

    常曦忧心忡忡的说道:“魔族不擅炼器,但魔族此战倘若是联手星域深处的诸多大妖,就难保没有一两件能直接洞穿九天罡风层的异宝!”

    “我们直接回雪龙山!”陈寻毅然说道。

    “直接穿过九天罡风层?”陶景宏震惊问道。

    “我修成天道真龙,或可直接推到小珑山进入九天罡风层,而不受天道神雷轰击!”陈寻说道。

    要是陈寻单独进入九天罡风层,陶景宏相信或有可能不会诱发天道神雷,但陈寻要将三四百里方圆的小珑山及雷霆铜柱,直接带入九天罡风层,那一切就难说了。

    一旦诱发天道神雷雷,不要说陈寻,就连小珑山都会被轰得粉碎。

    “你们与九狱神王诛魔战车暂时留在星域之中,我即使遭遇不测,还能借血鸦复生,”陈寻决然说道,“现已没有那么多时间犹豫了!”

    天钧的九天罡风层,要远比云洲高厚十数倍。

    照原先的计划,陈寻他们也是要从海墟口进入天钧。

    从海墟口距离雷云岛,看似只有五六十万里,但进入天钧之后,想要推动三四百里方圆的小珑山北行五六十万里,要远比在茫茫星域中飞行五六十万里,难上千百倍。

    要是魔族联手星域诸妖,计划从别处侵入天钧,就已经没有时间照原计划返回雪龙山了……R1058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