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五十八章 第二元神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神魂仿佛从永寂黑暗的玄冥地泉中浮出,骤然醒来的那一刻,岐千山清晰的想起脱离母胎那一瞬时的强烈感受,强烈到在这一瞬时就想抓住一切机会大口的呼吸。【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它想呼吸,却呼吸不了。

    下一刻,它才意识到自己此时是元胎体,而非重入轮回后从母胎中孕育而生的幼蛇。

    元胎是元神、元丹、法相神通炼合为一所得,相与形似,却无五脏六腑,自然无法呼吸,也无需呼吸!

    竟然真的没死!

    竟然真就借岐万海那倒霉蛋留下的的纯净元胎直接重生了!

    “宗主,你看这头蛇妖是不是被打傻了,它一个元胎体,醒过来却拼了命张大嘴巴想干嘛啊?它没肠没胃的,就算塞两把仙丹灵药,它也没办法咽下去啊!”

    乍然看到赤海铺展暗金色的骨翼悬停到眼前,岐千山吓了一大跳。

    幼时被头凶烈魔鹰追杀数万里的惨痛记忆瞬时闪回识海,岐千山下意识就想闪避,但念头刚起,云遁法诀未待成形,神魂深处就传来一阵难以承受的撕裂剧痛,岐千山差点从半空栽下来。

    ≥   “你此时不能妄动真元法力施展术法神通,岐万海留下来的元胎,与需花费百年苦功才能修成的第二元神毕竟不同,你先耐心待我助你稳固神魂!”

    岐千山以往听得这个声音,牙都恨得痒痒的,这时候却恨不得扑上去猛亲两口,没想到陈寻真是半点都没有欺骗它,真就助它借万海的元胎重生了。

    岐千山此时还是元胎体,很难服炼丹药,陈寻用丹火直接将一枚蛟髓丹化开,化为金色丹雾,将岐千山裹住,一点点的渗入元胎之中,助它残魂与元胎彻底融合。

    *

    必须要等到岐千山将留守岐蛇山的诸多岐蛇大妖诱走,陈寻他们才有机会趁虚而入,抄走九首岐蛇老巢,行此策,陈寻他们是冒着九死一生的凶险,而岐千山所冒的凶险,则可以说是百死无一生的必死之局。

    陈寻他们动手之后,被骗出老巢的诸多岐蛇大妖必然会迅速有所感应,反应过来,到时候岐千山根本就没有逃脱的可能。

    因贪生才屈服于陈寻的岐千山,哪里会肯冒这百死而无一生的风险助陈寻他们去抄九首岐蛇的老巢?

    就算侥幸成功,九首岐蛇回到岐蛇山后,看到空空如也的老巢,会有什么反应?

    但陈寻最后只给岐千山两个选择:一个是违命不从、炼灭神魂,一个是同意岐千山将第二元神炼入岐万海留下的纯净元胎中,以防不患;只要岐千山的神魂不被诸多岐蛇大妖彻底炼灭或拘住,只要有一缕残念游魂散入虚空,都有借第二元神直接重生的机会。

    岐千山万般无奈,只能选择后者,没想到陈寻计策竟然真就成了,岐瓠它们在意识到老巢被抄的那一瞬时,震怒之下将它的元胎、神魂打碎,将它的肉身百骸吞噬,但急于返回岐蛇山,情急之下却没有想到要将它的神魂彻底炼灭。

    当然,也亏得事先有所准备,将第二元神炼入纯净元胎之中,才得以直接重生;不然的话,重入轮回,也不知道有无修炼的可能,更不知道要修炼到何时才能觉醒前世的记忆。

    岐千山心绪波动万千,但也知金色丹雾极为珍贵,当下收敛心神,一点点的将金色丹雾炼入元胎之中,也不知过了多久,才感觉到心神魂意所在的神念、神识与元胎体融合在一起。

    当然,岐千山修炼两三万年,也知道这才是初步,想要神念与第二元神、岐万海留下的纯净元胎真正的融为一体,少说需要数百年的苦功,才有可能恢复到巅峰修为。

    而此时岐千山对陈寻是真正的心悦诚服,虽然看陈寻都未能修成元胎,但真正的强者不会完全拘泥于修为境界;何况它助陈寻等人抄了九首魔君的老巢,除了跟陈寻一条道走到黑,也没有别处可去了。

    想到这里,岐千山翻身跪下,说道:

    “请上仙许千山入门下修行……”

    “虽然才有几缕残念回归,与第二元神融合,却能轻易就成功重生,看来你的求生意志不是一般的强,但你倘若要入我雷云岛门下修行,还要你能知众生皆有求生之念,切记不得擅造杀孽,少沾染因果恶缘!”陈寻看到岐千山从入寂修炼中醒过来,郑重的告诫它道。

    “这蛇妖明明是贪生怕死,但这话从宗主的嘴这么一转,听上去怎么就跟道心虔诚似的!”赤海在一旁不屑的撇撇嘴,浑无顾忌的拆陈寻的台。

    陈寻恨得牙痒痒的,弹出一指气劲,将赤海从蜃龙山的崖脊上打下去,省得听他在耳畔呱噪不休。

    “宗主,你今日收这蛇妖入门,是不是讲究一个先来后到,它得先拜我跟老蛇为师兄啊?”赤海又从蜃龙山的别一侧爬上来,六只暗金色的利爪趴在崖脊,探过尖嘴猴腮的脑袋来问道。

    “雷云岛之中,求道无先后、术业有专攻,能者为师。你只要打得过岐千山,不要说这个师兄了,连师傅都做得。”陈寻拿赤海没辙,看来他已经感觉到地位危机,想要趁岐千山尚且虚弱、心神还有些迷糊之时,要抢先将师兄弟的名份给定下来。

    “现在就比斗?”赤海忍不住窃喜的问道。

    “自然是等岐千山元胎与这具岐蛇妖躯灵肉融合之后!”陈寻手指向横卧在湖谷外那具四首岐蛇的妖躯,笑道。

    赤海“绝望”的抱头往后一倒,直接从崖脊上倒栽下去,“啪”的一声六爪朝天倒栽在湖谷如茵的草地上,激起一片草屑。

    四首岐蛇的妖躯,比人族涅盘第三境的玄修都要强悍数倍,陈寻他们祭出都天拘魔旗、玄辰七星印、九狱神王诛魔战车,众人联手,才将其打得残破——不要看这具岐蛇妖躯此时残破不堪,但只要岐千山能夺为身舍,借虚元灵地孕生的鸿蒙元息、龙脉灵气,先修炼到灵肉融合,继而再借夔龙一族的劫炼真法修行,肉身境界就能在此前的基础上,直接提升了一个境界!

    到时候赤海在肉身修为上,整整差三个境界,暗感或许要一百个自己,才有可能打过岐千山……

    想想前程黯然如晦,赤海翘着脚爪,望着灵地上空的幽幽蓝天唉声叹息不止。

    岐千山则是喜出望外,惊喜来得太突然,没想成功重生之后,还能再夺岐魈的妖躯为身舍!

    陈寻却是微微一笑,将灵肉融炼之法,传授给岐千山,就让他钻入那具四首岐蛇的残躯之中,吞吸鸿蒙元息修炼……

    他们这次能成功抄到九首岐蛇的老巢,岐千山将大部分的岐蛇大妖诱走,实是居功第一。

    再者岐千山助他们抄到九首岐蛇的老巢,从此往后除了跟他们一条道走到黑,再无叛投回九首岐蛇麾下的可能,陈寻对它自然也不会再有太多的保留。

    岐千山也没有太得意忘形,也知道灵肉融合非一时半会能够竞功,询问道:“宗主,千山的残魂在虚空中飘荡了多久,宗主你们又是如何逃过岐瓠他们的追杀?”

    “我们抄到九首岐蛇的老巢,在茫茫星域又飘荡了三年,却无其他岐蛇大妖追杀过来。”陈寻说道。

    “岐瓠他们怎么可能没有追杀过来?岐瓠他们没能守得老巢,九首魔君回到岐蛇山,绝不可能轻易饶过它们!”岐千山没想到它此次重生已然过去三年之久,更没有想到岐瓠等妖,竟然没有追杀过来。

    “它们连老巢都没能守好,不要说没有十足的把握能追上我们,就算能追上我们,九首魔君回到岐蛇山看到一地狼籍,就一定会饶过它们吗?”陈寻微微一笑,反问岐千山。

    岐千山微微一怔,想到九首魔君的狠辣手段,背脊犹生寒意,喃喃自语道:“总比什么都不做强啊!”

    “换作我是它们,平时忍气吞声,屈从九首魔君的淫威之下,那也就罢了,但此时犯下大错,将功赎罪也是惶惶不安、难逃罪罚,还不如一走了之,找一个九首魔君绝不可能找到的星域深处逍遥自在!”

    岐千山想想也是这个道理:

    虽然九首魔君在诸岐蛇大妖神魂深处都施有禁制,但茫茫星域飘渺无垠,只要岐瓠等蛇能远远离开岐蛇山,找一个九首魔君感应不到的深渊角落,确是能逍遥自在。

    而它经陈寻用黄泉圣水,更是早已将元胎深处的神魂禁制洗除掉了。

    想到这里,岐千山不由关心起陈寻他们抄九首魔君的老巢,成绩到底如何,有没有将九首魔君的老巢抄个干净,说道:

    “虽说九首魔君在龙渊洞设有阵法禁制,但岐瓠它们被我诱走,剩下岐魈那两个蠢货,都不能主持法阵,宗主闯入应无困难。而除了几件极厉害的道器法宝、天级灵丹,九首魔君都会随身携带外,这些年我等掠夺来诸多法宝,都叫九首魔君都丢到龙渊洞底。虽说我等平时都无缘见那些私藏,但想来这些年有入无出,积储定是不少,不过龙渊洞里,最珍贵的还是九首魔君为防意外而炼成的那樽身分化身——宗主抄九首魔君老巢,可没有将那樽身分化身错过去吧?”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