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三十九章 双尊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感谢钻石盟hyh62的慷慨捧场!)

    为迎接陈寻与徐至龙五掌之战,齐云宗特意将齐云岛北崖削平,建成万丈方圆的道武台。【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若仅仅是玄武山岩,不要说承受陈寻与徐至龙所施神通的余势了,就是比斗时所产生的天地元力激荡,都足以将千丈石峰震垮。

    最后还是庆王府临时提供一座六阳山河法阵,设在道武台之中,确保比斗时,万丈方圆的道武台不会被陈寻与徐至龙合力摧毁。

    此外,齐云宗又在道武台外围的两百里山岭,建造无数座殿阁宫阙,以供诸修进入观战。

    齐云宗即使在五年时间里,为这次的五掌约战做了大量的准备,但真正约期将至的一刻,才发现准备还是远远不足。

    自齐云宗打开北崖的护山法阵,早两天就进入齐云宗做客的王青长、赵道临、龙溪老人他们,才发现从雪龙山南麓渡海而来的修士,已密如燕群。

    诸修驾御法器,所透漏散发的种种玄光、灵光,在雪龙山南麓山岭与齐云岛北崖之间,形成一道光瀑之河……

    姜君问、谷阳子、王冲虽然知道陈寻与徐至龙一战,早就在西陆传得沸沸腾腾,但他们从内心绝不愿承认陈寻能搅起多大的风浪来。

    这几年他们闭关修炼,刻意不去接触相关的消息,也是到最后无法再表现出漠不关心的态度,才随熹武帝、玉虚子、田氏老祖渡海到齐云岛来观战。

    此时看到数十万玄修渡海观战,姜君问等人心间狂涌的忌恨再难压制下来:

    陈寻这狗贼不过区区法相境修为,他狂妄不知所谓向涅盘第二境真君巨头邀战,不过是自寻死路,竟能惊动数十万玄修?

    姜君问等人,心里说不出的苦涩、忌恨,但眼下也只能灰溜溜的跟随熹武帝、玉虚子、田氏老祖田桓之后,渡海进入齐云宗准备为他们所准备的观战亭里。

    他们这才发现,已经有三十余真君巨头,登上齐云岛,进入观战亭中。

    这些真君巨头,与熹武帝都没有什么交情,甚至视熹武帝为侵入西陆的异域散修,冷漠的扫过几眼,并无凑过来论经谈道的意愿。

    庆王姜澜这一刻,才真正明白父皇当初是何等的英明:

    不管陈寻能不能接下徐至龙五掌,澹州之名,注定传扬天钧,再也不是默默无闻的角色;而如此浩大的声势,也令澹州境内诸多心存异志的部族,对姜氏生出惶恐畏惧之心,不敢再有轻举妄动之行。

    庆王姜澜正胡思乱想之际,就见父皇与田氏老祖、玉虚子三人,眼瞳齐齐往西南望去。

    顷刻间就见遮闭西南天穹的乌沉雷云里,有极其恐怖的气息透漏,仿佛有一头太古凶兽藏身雷云之中,正舔舐血唇、悄无声息的潜近……

    片晌之后,就见一艘狰狞可怖的巨舟,从齐云岛南端的乌沉雷云中探出一角来。

    齐云岛南端的护山法阵没有关闭,但巨舟迫近,南岛护山法阵所释出的防护灵罩,就已经被巨舟所透出的恐怖力量压碎……

    “金曦浮屠战舟!”

    在场绝少有人见过金曦峰宗主徐峥的座舟,但绝少有人没有听说过这艘浮屠战舟的威名。

    巨舟才从雷云中的探出一角,但两侧船舷嵌入的都是狰狞恐怖的巨魔尸骸,与战船融为一体,不是天道宗金曦峰宗主徐峥的浮屠战舟,又是什么?

    徐峥修行数千年,征战诸多天域,传闻他每斩杀一头魔君级的妖魔,都会将妖魔元神、尸骸炼入浮屠战舟之中——徐峥灵剑所斩杀魔君级妖魔已逾百头,也就意味着有上百头魔君级妖魔的元神、尸骸炼入浮屠战舟。

    这些巨魔尸骸经过天焰反复淬炼,相比生前已经缩小数倍,但狰狞的面目犹保留着死时那一瞬被徐峥斩杀的惊惧神色,又似乎随时都会苏醒重生,从战舟上挣扎而出,将眼前一切都撕成粉碎。

    这诸巨魔尸骸所透漏的恐怖气息,混在一起,竟如太古凶兽降临,压迫人心。

    “徐老魔(徐峥、天道宗金曦峰徐峥)也亲自赶到雪龙山,观看其子与陈寻五掌之战?”无数人在这一刻,心里都震惊无比的闪过这个念头。

    下一刻,齐云岛南端上空的雷云,被无形力量撕碎成粉碎,浮屠战舟终于露出所有的面目,就见天道宗千余弟子都站在战舟甲板上,徐峥居中而立,神焰明照,仿佛皎皎明月,眼瞳往北崖观战亭熹武帝等人扫来。

    任何一人,被徐峥的眼神扫到,都有一种时空被禁锢的错觉,熹武帝等真君巨头,心里皆是骇然:涅盘上三境的绝世强者,还真是不容弱者摧撼!

    庆王姜澜虽然没有被徐峥那双如妖如魔的眼瞳扫过,但对徐峥的出现犹是震骇,通过神念问熹武帝:“徐老魔都露面了,莫非徐至龙今日有斩杀陈寻之心?”

    按照道理来说,徐峥这一级数的强者,应该不会关心陈寻与徐至龙之间的比斗,除非徐峥是担心徐至龙杀死陈寻时天道真龙反噬会诱发大劫,到时候只有他亲出手,才有可能在仓促间助其子压制住劫火。

    除此之外,庆王姜澜实在想象不出,徐峥今日有出面的必要。

    熹武帝神色也凝重起来,但此时也顾不上想太多,与田桓、玉虚子以及其他一干真君巨头,皆从观战亭起身飞出,给徐峥稽首施礼:

    “今日得睹徐宗主真容,何其幸哉!”

    “都无需多礼,我今日过来,就想看看,到底是哪家狂妄小子,以法相境修为,有如此勇气敢接至龙五掌。”徐峥挥袖说道,似枯木一样的脸,却无什么表情,仿佛冰山一样冷,说话间看似客气,但绝无邀熹武帝等人登上浮屠战舟之意。

    田桓、玉虚子嘴角露出一抹浅笑,熹武帝心里暗暗叫苦:

    徐老魔即使不暗中动什么手脚,他往百里岭嵴上一坐,对陈寻就绝对形成一定的神魂压制——到时候不管陈寻是不是像传闻中修成两条大道,还是暗藏更多的手段,都会要吃上不小的亏。

    而徐至龙因为有徐老魔坐镇,不用担心斩灭天道真龙会提前诱发大劫,这次必定会全力施为。

    此消彼涨,熹武帝暗感陈寻此战的胜算怕是硬生生被压低了三成。

    “陈寻能有如此勇气,殊不简单,也是澹州不可或缺的一员猛将,帝君当为他身后事着想!”玉虚子微微一笑,侧过头来,与熹武帝说道。

    熹武帝眉头微蹙,情知玉虚子说这话,并不是提醒他,而是提醒徐至龙斩草除根,莫要给陈寻兵解转世的机会;而田桓此时眉头微舒,似乎也认定陈寻此战是必败无疑,现在更重要的是杜绝让陈寻有转世重生的机会。

    玉虚子、田桓希望陈寻死,这不难理解。

    唯有陈寻彻底灭亡,玉虚子才有收编残剩弟子、重建神宵宗的可能;而对于田桓,澹州境内没有能牵制田族的力量存在,他才有与姜氏并驾齐驱的可能。

    喜武帝心里冷笑,心想玉虚子、田桓终究是不知陈寻修成天道真龙,即使是徐峥亲自出手,都未必能斩碎虚空遁走无形的天道真龙,徐至龙焉能掐断陈寻转世重生的可能?

    不过看到徐老魔出面,熹武帝心里就想,陈寻今日的胜算或许还真不大。

    看到父皇脸沉如水,庆王姜澜心更是一沉到底:徐老魔的出现,果真叫父皇不再看好陈寻,这下该怎么办?

    “徐老魔,没想到你还真跑过来凑这个热闹,看来我来得不能算寂寞!”

    忽攸之间,北崖上空的天穹猛然产生一阵剧烈的扭曲,虚空未待破开,来人声音就后发先至,如雷鼓天音在众生耳畔响起。

    虽然大家都知道徐峥因当年嗜杀成性,有徐老魔的别号,但大家都只敢在心里叫,没有谁敢当面对他有任何不敬,没想到今日还能有人敢当面直呼徐峥老魔。

    下一刻,一艘飞梭状的小船破开虚空而出,就见一名头戴帝冠、身穿五爪金龙袍的中年人站在梭船之上。

    与浮屠战船相比,十数丈长的梭船简直是微不足道,但谁都不会小看这艘能破入虚空而行的梭船。

    当世并无人能修成乾坤大道,即使有些修为极强的真君巨头,感悟天地大势,能穿行百里虚空而不会在虚空迷失,但真正能千里、万里穿行的车船,皆是荒古甚至太古时期留下来的至宝。

    包括此时雷云岛所掌握的那辆九狱神王诛魔战车,都是荒古时的遗宝。

    梭船之上,除十数真君巨头级的扈从外,还有两名明艳照人的少女,额外引人瞩目。

    “许春望,你来雪龙山做甚?”看到来人,徐峥脸沉如水。

    “魏帝许春望!”众人皆震惊万分,没想到来人竟是魏帝许春望。

    熹武帝也是心起波澜,怎么都没有想到魏帝这样与徐峥比肩的人物,竟然也会凭白无故跑到雪龙山来观战。

    虽然同为俗世帝君,但熹武帝自知他与魏帝许春望相差甚远,又与田桓、玉虚子等真君巨头起身飞出相迎:

    “不知魏帝驾到,有失远迎。”

    “姜熹武,你也是一域之君,莫要多礼,”

    魏帝许春望也是竣傲之人,对熹武帝直呼其名,也没有太多理会的意思,收起梭舟,与随扈及两名明艳少女,飞到一座峰头之巅立足,转身对站在浮屠战舟之上的徐峥说道,

    “徐老魔,你莫要好奇我为什么会凑这场热闹。除了想看看陈寻此子到底狂妄成什么样子,竟有自信能接你家金曦雏龙五掌外,因陈寻曾在太元秘境救过小女一命,我今日还要了却这桩因果。”

    说罢这话,魏帝许春望如电厉目冷冷扫过玉虚子一眼,想必是他在虚空之中,就将玉虚子刚才欲致陈寻于死地的话听在耳里。

    当年从太元秘境逃出的三千玄修,这次绝大多数都闻讯赶到雪龙山来观战,已经有不少人认出许寒烟。

    大家都没想到她竟是魏帝许春望之女,但听魏帝的话意以及冷眼扫过玉虚子的神色,大家都猜测魏帝今日或许仅仅是要保陈寻有转世的机会,以了却因果,却无意过深卷入入陈寻与天道宗金曦峰恩怨之中的意思……

    徐峥也是冷冷一哼,许春望都表明立场,他也没有必要再说什么,与魏帝许春望一南一北,静待今日另一主角陈寻的登场。r1058

    最快更新,阅读请。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