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三十二章 你妹徐昭容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感谢至尊盟甜食者、JasonWang、白金盟adei、hyh62、黄金盟边荒醉客、花豹与狒狒、新盟主说好的陈宁、和尚以及小清新9527、吃货、长弓、苦柚、宵宇、desci123等兄弟们的慷慨捧场……)

    齐云岛北崖之上,很多人都能看出在澹州地位尊崇的熹武帝,对马脸青年都要察言观色、以遂其意,又有几人会猜不出马脸青年的地位极其不凡?

    马脸青年呼来喝去,要陈寻上船回答仙胎玉人之事,很多人都担心陈寻会有什么反应,却都没有想到陈寻竟如此铿锵有声的斥骂马脸青年是不知道从哪个角落冒出来的货色!

    王青长、赵道临、龙溪老人、飞熊道人,都在太元秘境曾见识过陈寻威武不能屈的刚烈性子,但心想今日熹武帝诸尊在场,陈寻怎么也要缓和些,但没想到陈寻上来还是恨不得直接将巴掌抽那马脸青年的脸上去。【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然而他们心里又想,这马脸青年既然对熹武帝都一副虞使气指的样子,除非陈寻真能委屈求全,满足这马脸青年的一切无理要求,不然的话,还真不如干净利落的将其直接斥回为好。

    庆王姜澜、松鹤真君、苏竣臣、田族的田栾、田无忌以及其他三十六神将宗裔在场的重要人物,他们除了震惊于陈寻的桀骜不逊,更令他们震惊的,则是陈寻亲口所说的那些事:

    天道宗第一真传擒龙子、天钧候补天榜排名前十的人物,竟然败于陈寻之手?

    天道宗金曦峰宗主徐峥爱女、天道宗那人所皆知、两度败于梵天宫第一真传苏青影手里的徐昭容,竟然被陈寻斩破形骸?

    天道宗三百弟子,在太元秘境竟然被陈寻毙杀?

    怎么可能?

    且不管他们绝不认为陈寻有能力做出这些事,就算陈寻做得出这些事,天道宗这数年来怎可能忍气吞声?

    不要说名列仙道强宗的天道宗了,就是天道宗七脉之一的金曦峰,其宗主徐峥想要辗压澹州都易如反掌,他爱女被陈寻斩破形骸、数百弟子被陈寻毙杀,他能坐看雷云岛就在眼鼻子底下折腾得风生水起?

    不仅仅庆王姜澜、松鹤真君、春陵君、谷阳子等人震惊莫名,田氏老祖田桓、玉虚子都难以置信的盯向陈寻,想要从他的脸上找出一个“假”字来。

    怎么可能?

    天道宗第一真传擒龙子徐斌,虽然才天人境后期修为,却能力敌涅盘第二境、第三境真君巨头,也因此才有资格列入天钧候补天榜前十,怎么可能败在陈寻之手?

    陈寻要是无中生非、胡说八道,在背后诋毁擒龙子徐斌的声名,他就不怕擒龙子徐斌听到后找上门来?

    这时,玉虚子、田氏老祖田桓脑海里都闪过一个念头,都下意识往王冲、王腾兄弟看去:

    他们回来后,所说太元之事必是有极大的隐瞒。

    马脸青年身后的那黑甲战将,此前都像是在打瞌睡似的,但听到陈寻如此不羁放纵的豪言,也是赫然睁开眼瞳。

    那一瞬时,黑甲战将眼瞳间似有雷光暴闪,往陈寻脸上扫过一眼,但旋即又闭起眼瞳,似乎眼前所发生的一切,都与他无关似的。

    见师尊厉眼盯来,王冲、王腾都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他们对陈寻恨之入骨,哪里会到处宣扬陈寻的威名?

    故而到澹州与师尊及其他师兄弟汇合,说及太元秘境,他们都是极力渲染陈寻的阴险狡猾,对陈寻重挫天道宗真传擒龙子徐斌、徐昭容、仙林谷真传宋离、南海仙林元澄道人、毙杀天道宗三百弟子等事,却是极力避重就轻,有些是直接忽略不提。

    他们原以为陈寻不想触怒天道宗,定不敢当众说及此事,谁能想到陈寻就是如此狂傲,就是如此的放纵不羁,就是敢当众揭天道宗的伤疤,抽姜蜀公子的脸?

    天钧年轻一代人物里,擒龙子徐斌败于陈寻之手,徐昭容被陈寻斩破形骸,连天道宗三百弟子都被陈寻毙,姜蜀公子算哪门子葱,有什么资格对陈寻呼来喝去?

    王冲、王腾兄弟二人心里在痛苦的呻吟,面对师尊严厉的眼神,却不敢再有隐瞒,苦涩说道:“在太元秘境,天道宗、仙林谷、南海仙府诸弟子想猎杀仙胎玉人,却是为陈寻一人所阻,天道宗三百弟子,也是死于那一战!”

    “为陈寻一人所阻!”

    王冲最后几个字,更像是一道雷霆轰入诸人的脑中。

    陈寻能击败擒龙子徐斌,已经令人不可思议了;谁能想到陈寻一人,竟是同时击败、击杀三宗的数百弟子!

    怎么可能?

    姜蜀刚才听到陈寻那无异于辱骂的喝斥,一张脸涨得通红,心里顿时就起了杀机,已暗中将伏魔圈祭出,就想将此子当场斩杀,给澹州这些不怎么听话的人一个下马威,但听到王冲的话,他都吓傻在那里。

    姜蜀再狂妄,也绝不至于狂妄到自以为能战胜擒龙子徐斌。

    眼前这人竟能轻而易举击败擒龙子徐斌?

    姜蜀此时就像被毒蛇咬了一口,一张涨得通红的脸,瞬时转为铁青,再想到刚才差点就祭起法器出手,一张脸更是吓得煞白。

    此子能真能败擒龙子徐斌、徐昭容等三宗数百弟子,他刚才若出手,岂非在那瞬时就要送命,就连季常都未必能保他一命?

    姜蜀身边那几名美姬,更是脸色吓得煞白,连粗气都不敢喘一口。

    陈寻站在北崖之上,袖手而立,环伺诸人皆一副震惊的样子,心里也是痛快之极,看那马脸青年果然一副吓坏了样子,心想当真是仗着祖荫到处招惹是非的二世祖,哂然一笑:

    “怎么,原来你们都不知道这些事情啊,我还说怎么会随随便便就有人跑到我跟前来找不痛快呢……”

    姜蜀脸色气得铁青,而咬住嘴唇却没有再吭一声。

    虽然他恨不得季常能一掌将眼前这狂妄之人劈杀成灰烬,但季常未必会对他言听计从。

    “你虽是一人,但绝非凭借你自己之力,将擒龙子徐斌等人击败……”王冲这时候也意识到他没有将话说透,以致众人都有诸多误解,远远高估了陈寻的实力。

    他不愿再看陈寻猖狂忘形的样子,这时候排身而出,就想要将陈寻的故弄玄虚戮破。

    “王冲,我五年后与徐昭容还有一战;在与徐昭容一战之前,我许你向我挑战一次。”陈寻如电厉目扫往王冲,盯住王冲的眼瞳,杀气腾腾、一字一顿的说话。

    王冲语塞,一时惘然,不知道是扑上去与此子一决死生,还是退回去?

    “陈寻,尔敢坏我天道宗声名,当真以为天道宗无人制你?”

    一声厉喝如雷炸响,破开数百里雷云,传振到齐云岛北崖跟前来。

    除了马脸青年姜蜀身后的黑甲战将,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似的之外,熹武帝、田氏老祖、玉虚子这时候才意识到有涅盘境强者就藏在数百里外的雷云之中,觊觎齐云岛的动静,但最终为陈寻的话所激,不得不现出身形来。

    “徐道兄,怎么都到雪龙山了,也不入澹州喝杯酒?”熹武帝自然是听出徐至龙的声音,传音之际,也暗中以异力将千里方圆的雷云震散。

    虽然昭容有些话不肯吐露,但徐至龙能猜到从陈寻身上,必能挖出更多有关仙胎玉人的秘密,故平时就让金曦峰的弟子注意雷云岛的动向。

    而这次飞熊道人率齐云宗迁入雪龙山南麓,徐至龙更怀疑陈寻有可能以太元仙殿的秘密诱使齐云宗投附雷云岛——飞熊道人此举,在徐至龙看来,更倾向认定是投附雷云岛——他这才趁齐云宗开派大典,亲自潜来探个究竟。

    但听到陈寻在齐云岛上口放狂豪,踩着天道宗的威名,恐吓上古姜氏的弟子,徐至龙便再也按捺不住。

    徐至龙率廉昌海、顾玉章等弟子,踏云飞来,不忙着与熹武帝等人客套,透漏神焰的眼瞳盯住陈寻的脸,怒斥道:“我不该以强凌弱,但你今日坏我天道宗声名,我怎么都要出手收拾你!”

    庆王姜澜、松鹤真君等一干人,又都傻在那里,没想到事情发生这里,再出现转折,更不明白徐至龙身为天道宗金曦峰的真君巨主,怎么会藏身雷云中觊觎齐云宗?

    莫非他不是奔齐云宗,而是奔陈寻而来。

    “徐至龙,难道你以为,以你一人,能堵天下人悠悠之口吗?”陈寻袖手问道。

    十数年前,徐至龙仅透出的气势,就令他快要喘不过气来,但今日他面对徐至龙,就算依旧没有什么胜算,但心里已无畏惧了。

    “你若能接我五掌,我便当你说的话是真的——你祭出法宝来!”徐至龙冷冷一笑,单手挽起,以示他绝不会恃强凌弱,任陈寻祭出法宝。

    太元秘境所发生的事是堵不住悠悠之口,但他绝不容陈寻此子动辄将这事挂在嘴边到处宣扬。

    不然的话,岂非所有的天道宗弟子,在此人面前都抬不起头来?

    “我五年后,与你妹徐昭容有一战;你身为真君巨头,竟然干偷窥这等苟且之事来,我今日也不与你计较。五年后,在我与徐昭容决一死生的前夕,我空手接你五掌,好叫天下人都知道,你兄妹二人就是一对笑话!”陈寻冷冷一笑,说道。

    大家都傻在那里,怎么都想不明白,陈寻如此狂言,就不怕徐至龙一掌毙杀他,还是说他一人杀天道宗三百弟子,真是一点虚假都无?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