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三十一章 贵人远来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今天是六月的最后一天,原没打算争什么月票榜,但月票榜第一就在眼前,也没有不争的道理!不争就辜负此前兄弟们的投票热情跟心意。【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虽然我现在比较疲惫,但夜里不管多晚,都会有一章加更,感谢兄弟们这个月来支持跟陪伴!不过,兄弟们尽力就好,不要太勉强了,大家开开心心看书才最重要……)

    风暴海的上空,终日笼罩在乌沉沉的雷云之下,一道道电弧雷光似金蛇在雷云之中狂舞。

    陈寻他们迎出大殿外,飞上齐云岛北崖上,去迎接熹武帝等人。

    他们刚到北崖立定,就听得有一缕飘渺仙音从雷云深处传来。

    仙音渐渐浩大,似海潮拍击崖岸,使闻者心醉神移。

    须臾间,遮闭齐云岛北部的雷云,豁然往两边飞卷,仿佛云门敞开,千里舒卷的雷云,很快就形成一座横接雪龙山南麓峻岭与齐云岛的云桥,层层叠叠的铺展开……

    一艘雄伟无比的撵舟,从云桥之上徐徐往北崖这边飞来。

    龙形撵舟闪烁着青焰神华,底下的云桥也都被青焰神华浸染,像是镀了一层天色琉璃,散射无尽的浅青色光芒。

    撵舟远看形似巨龙,待其飞到近处,陈寻才发现撵舟所行之处,云桥所蕴的雷霆之力,都吸附到撵舟之中,就见有无尽的电弧雷光在撵舟底部霹雳啪啦炸响……

    陈寻这才确定,这艘撵舟压根就是用一头巨龙骸骨炼制而成、有控御雷霆异能的上品道器,就连两侧船舷都还附有青黑色的巨龙鳞片,龙鳞都有铜盆大小。

    是真正的巨龙,而是妖蛟修炼而蜕变的低等蛟龙。

    整艘龙骸撵舟首尾长达六百丈,可见整头巨龙在生前是何等的巨大。

    船体上青色神光流转,船首犹是狰狞可怖的巨龙头颅,两只黑洞洞的眼窝子里有淡淡的幽光射出,仿佛巨龙骸骨被炼成道器之后,魂魄犹在。

    四千余年前,姜氏逐姬氏而帝云洲,通过西祖龙山,将天钧、钧州等六中小天域都控制在手里——熹武帝手里掌握的资源,实际上要比占据雪龙山两翼二三十万里地域的风后、有鸿一族都要富足,但陈寻并未听见熹武帝手里掌握上品道器。

    而此前熹武帝率澹州精锐,东征风阳氏,也没见动用这艘龙骸撵舟,却不知道又是何处得来。

    在场都没有几人,见过上品道器的风采,此时看到龙骸撵舟似缓实速的飞来,似巨龙掠至北崖,修为稍弱者,都已被撵舟所透出的滔天恐怖气息,压得喘不过气来……

    熹武帝头带八角仙冠,身穿五爪金龙法袍,挺身站在龙骸巨舟的甲板上,身形伟岸异常,举手投足之间,透出的雄霸气度令人心生折服。

    相比较刚进澹州时,熹武帝此时更予人一种深如渊海的难测之感,陈寻暗感熹武帝征服风阳氏的领地之后,提升那些受风阳氏压制的部族地位,想必是收获不少众生愿力,才能在这短短数年时间里,修为有大幅提升,怕是已经臻至涅盘第二境肉身不坏的巅峰、随便能修成第三境天地法相了。

    熹武帝将风阳氏等统治部族血腥清洗过一遍,流放到雪龙山南麓,继而提升那些受风阳氏压制的部族地位,既巩固了新得之地,又获得颇高的声望,利于收集众生愿力,确是一举多得之策。

    田氏老祖田桓身穿青色法袍,脸颊枯瘦,他在熹武帝身边刻意收敛气息,乍看还以为是从哪个角落钻出来的干瘪老头呢。

    田桓修成元胎,甚至都要比熹武帝早千年,看他竟然也修成涅盘第二境肉身不坏。

    田氏老祖,田桓曾是姜氏旧主的近臣。

    姜氏驱逐姬氏,田桓身为三十六神将之首,率田族辅助熹武帝立有大功;当时田桓就已经是天人境巅峰级数的人物。

    传说要不是田桓苦劝熹武帝趁姬氏兵陷黑阴岭悍然举兵,姜氏此时还窝于南疆一隅,难有什么大作为呢。

    田桓虽然先于熹武帝进入天钧修行,但待熹武帝修成元胎之后,犹甘愿侍奉近前,可以说他是澹州在熹武帝之外的第一号人物。

    即便是春陵君、庆王等姜氏嫡系子弟,也丝毫不敢对田桓心存不敬。

    玉虚子身穿八卦道袍,颔道三缕长须飘拂,颇有仙风道骨——陈寻在神宵宗里,宗门至宝赤阳殿内挂有玉虚子等三位飞升涅盘祖师的画像,陈寻自然不难将他一眼认出来。

    看玉虚子身后有一圈神焰虚光,隐隐有金崖崇峻之相……

    玉虚子在神宵宗得道飞升,神宵宗自然流传着他的传说。

    传言玉虚子出生时,天地间就生有金崖异相,是云洲最为珍异的荒古血脉,此时再看玉虚子身后陷有金崖崇峻的神焰虚光,陈寻也知道玉虚子已经修成涅盘第三境天地法相了。

    玉虚子竟然在修为上都要压过熹武帝一头,陈寻是颇为意外,但在天钧大世界,并非修为强就一定能横行无忌的。

    玉虚子助熹武帝伐风阳氏,立下大功,随后也将神宵门迁到雪龙山东麓的崇山峻岭之间,但其弟子,包括王冲、王腾在内,仅二三百人而已。

    没有成千上万的弟子,没有惊艳绝伦的道器法宝,没有令千军万马杀戮冲锋的滔天权柄,即便是玉虚子离开云洲之后,也修得太乙雷光神针这样的玄功仙诀,也没有资格能与身后站着三十六神将宗裔、姜氏宗室,更有上古姜氏支持的熹武帝争锋。

    虽然神宵宗曾有三位祖师修成元胎,飞升离开云洲,但除了玉虚子外,其他两位祖师都不知去了哪里。

    三千大世界,星域极浩渺。

    像徐峥这样的人物,御乘极品道器金曦浮屠战舟,往返彼此相邻的天钧、太元,都需年余时光,倘若神宵宗的另两位祖师,离开云洲后,去了无尽星域之外的天域,想再回云洲,就绝非易事。

    而太元秘境的杀戮,也令陈寻意识到,在大千世界,涅盘境真君巨头都是极易殒落的。

    神宵宗的另两位祖师以及云洲其他六宗的涅盘境,是不是早就已在天外星域之中身殒道消,都还是未知数呢。

    此时熹武帝并没有说及要到齐云岛来观礼,而他在开派大典之前,又偏偏与田氏老祖田桓、玉虚子联袂而来,虽然没有太多人的会去揣测熹武帝的真正用心,但齐云岛手忙脚乱是一定的。

    陈寻与庆王姜澜并肩而立,眼神从谷阳子、王冲、王腾、春陵君以及上回与春陵君一起逐杀风阳氏残族的田族强者田栾等人脸上扫过。

    看这些人嘴角藏有不善笑意,陈寻心里掠过不祥之感,熹武帝不应有针对他的行动,但从谷阳子、王冲等人的神色,明明是来者不善啊。

    陈寻正迟疑际,听见龙骸巨舟里传来的一句问话:“这是到地方了?”

    这时候,站在龙骸巨舟甲板上的熹武帝、玉虚子、田氏老祖等人,都转身分开一条道,让一名身穿仙禽法袍的马脸青年走到前面来。

    马脸青年虽然才天人境后期修为,但眼瞳所透出睨视一切的神色,似乎都不怎么将玉虚子、田桓等人物放在眼里,眼睛同时往北崖这边搜索望来。

    而这时又有黑甲战将与数名美姬走到前面。

    那几名美姬新奇看下面的齐云岛,但黑甲战将只是安静的站在长脸青年的身后。

    这黑甲战将看似气势不强,眼瞳眯成一条缝,似乎在打瞌睡,但陈寻怎么都无法看透此人的深浅,少说也应是涅盘中三境的绝世强者。

    堂堂涅盘中三境的绝世强者,竟然仅是锦衣青年的贴身扈卫,这锦衣青年竟然尊贵到何等的地步?

    陈寻这一刻也心生震惊:

    马脸青年是上古姜氏的嫡系血脉?

    虽然熹武帝一脉,与上古姜氏血脉相隔甚远,相貌没有太多相像的地方,但这是陈寻最先猜到的可能。

    要真是如此,那也不怪熹武帝,都要侧着身子与此子说话了。

    原来这艘龙骸巨舟,是这马脸青年的座舟啊!

    看到这里,陈寻眉头微蹙,熹武帝原无计划到齐云岛来观礼,看那锦衣青年跃跃欲试的样子,似乎是他提议,熹武帝才与玉虚子、田氏田桓联袂而来。

    陈寻看飞熊道人也是一脸惘然,并不认得这锦衣青年,心里里的不详预感更浓,此子是奔他而来……

    陈寻心里刚如此想,就见站在稍后的王冲往前跨出半步,在锦衣青年身边耳语数句,就见锦衣青年那目空一切的眼神,就往他身上扫来。

    “你就是陈寻?”锦衣青年眼瞳里透出淡淡金焰,伸手指向陈寻,说道,“听王冲说你曾在太元秘境庇护过仙胎玉人——本君此趟在北冥海修行,错过前往太元秘境的机会,你过来给我说说仙胎玉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锦衣青年完全是将陈寻当成下人呼来喝去,也许他心里早已将澹州玄修都视为上古姜氏可指手划足的仆役了吧?

    “王冲若无隐瞒,那除他所知之外,陈寻也别无所知,怕是要令你失望了。”陈寻身如崖山,站在北崖之上岿然不动,淡然说道。

    “你这人好生无礼,我家公子唤你问话,你难道脚断了不成?”

    锦衣青年眉头刚刚皱起来,还没有动怒,依着船舷看来的一名侍姬,就冲着陈寻的尖声喝斥。

    “天道宗第一真传徐斌为我所败,天道宗金曦峰宗主徐峥的爱女徐昭容被我斩破形骸,天道宗三百弟子做出有违天道之事,为我毙杀,你家公子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敢对我呼来喝去?”陈寻一笑,淡然问道。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