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二十九章 故人临门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一个月后,庆王姜澜再度返回月牙澜,带回姜氏帝室默许梧山在千魔沙海与天炉青梧岭之间布设天地法阵、以通往来的消息。【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当然这只是默许,不会有正式的帝诏颁下。

    梧山若能巩固根基,这就将成为诸宗、诸将认可的事实;倘若梧山只是昙花一现,以后遭受重大挫折,实力大损,在澹州不足以制衡田族之时,姜氏也会当这事从来没有发生过,最终会施压要求梧山撤除与天炉青梧岭的天地法阵。

    熹武帝不会对梧山用虎狼之策,但他身为澹州及云洲七域之主,也绝不可能心慈手软,而无视大局利益。

    不过,这也正是陈寻所需要的,他此时压根就没有想到要争什么名分上的事。

    梧山只要有足够的实力,什么名分争不到?

    而这天地之间,没有足够的实力,什么都是虚的。

    接下来陈寻就留在月牙城,将一幅幅靖海阵图,炼入海底岩层、削波阻浪;庆王姜澜率部,则将与风阳氏关系密切的,同时也是这次被定为罪族的十数蛮荒部族,强制迁入月牙湾区域安置。

    熹武帝≤率部进入雪龙山,原先定居于澹州大地的蛮荒部族,绝大多数选择外迁,依附风阳氏等强族,造成澹州万余里地人丁仅剩三五百万的惨淡情景。

    澹州此次出兵雪龙山东麓,不仅夺入风阳氏所占据的三四万里地,更主要的是将风阳氏所有附庸部族的上亿蛮荒族人收归澹州治下。

    而将流放到月牙湾区域安置的罪族,人丁也将高达三百万。

    前期的流放安置难免会有混乱,十数罪族都受到姜氏的血腥镇压跟清洗,逾三百万族人被强制流放到月牙湾区域安置,心里恚恨难消。

    雷云岛、庆王府率有风氏、南氏、弓侯氏、齐阳氏,虽然为这些罪族落地生根提供大量资源,做了大量的安置工作,但陈寻这段时间所收集到的众生愿力,却极为有限。

    这说明人心归附,绝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要是天道易修、众生愿力易得,云洲的局势也就不会那么复杂了——陈寻对这种状况,倒也没有什么意外。

    接下来数年,赵承恩、常曦、火翼妖猿返回云洲,将两座初阶天地法阵带回梧山;他们同时也暗中将华胥等仙胎玉人、二十六位风阳氏上巫藏在虚元珠,带回戮魔道宫,交给青牛兕师……

    陈寻则留下来,与左青木、苏守思率领诸弟子,日以继夜的在月牙海东翼的海底岩层炼入靖海阵图,同时还成功炼成八荒玄冥塔……

    在六件黑蝰王蟒符骨的基础上,以**阵图炼入同一件塔式法器之中,是陈寻早初在离开雷云岛之前就提出的设想。

    陈寻离开雷云岛期间,苏守思、左青木等人数年时间,已将相应的阵法禁制都推演出来,就等陈寻返回雷云岛,一起着手炼制八荒玄冥塔——这也是夔龙阁第一次炼成天阶法宝,而且一上手就是中品级天器法宝,意义非同小可。

    这意味着夔龙阁以后不仅能够炼制最顶级的封禁法阵,甚至可能尝试炼制天地法阵。

    初阶天地法阵,主要是以成套的天器法宝与大量的地器法宝构成,唯有三阶以上的天地法阵,才需要道器以上的法宝来镇压阵眼。

    只是炼制天器法宝绝非易事。

    八荒玄冥塔的绝大部分阵法禁制,主要是以黑蝰王蟒的六件符骨构成,陈寻他们更多的需要补全符骨之外残缺的阵法禁制,与**阵图契合即可。

    就算如此,陈寻他们也是足足花费三年时间,才成功炼成八荒玄冥塔,是难得自傲的成就。

    意味着夔龙阁即使在天钧大世界的炼器宗门里,都拥有一席之地了。

    炼成的八荒玄冥塔,虽然仅能算是中品级天器法宝,但雷云岛还收服有三十六头黑蝰王蟒,能极大提升八荒玄冥塔的威力。

    炼成后的八荒玄冥塔,交给左青木持有,兼之令三十六头黑蝰王蟒结成玄衍战阵迎敌,已非黑鳞、金鳞双蛟能强破。

    接下来,陈寻与苏守思、左青木等人所做的,就是修复从风阳氏残族手里缴获的十一艘云蒙战船。

    十一艘云蒙战船,皆是风阳氏捕获风暴海的凶悍异兽后,以其巨大骸骨炼制而成。

    这些云蒙战船在战事受损严重,船体里暗金色的兽骸都有部分暴露出来。

    战事虽然极其激烈,但战船暴露出来的异兽骸骨,都能大体保持完好,可见这些异兽生前是何等的强悍,实都有着不弱魔帅级魔族强者的实力,也是风阳氏数千年来牺牲无数蛮武、巫修才成功猎杀。

    这些异兽骸骨,虽然很难直接炼成道器级法宝,但真能将其潜力挖掘出来,所炼制的战船,不会稍弱于王青长所曾经拥有、但毁于熔岩湖畔的琉璃宝船,也不会稍弱于春陵君以荒古巨禽尸骸炼制而成的那艘禽形宝船。

    从无到有炼制绝品天器级战船,所耗费的时日、人力以及资源是难以想象的。

    陈寻虽然早年也曾在鬼头礁内获得一具魔帅级的海兽尸骸,但一直都封存在梧山,都没有着手炼制天器级战船。

    而此时,修复、完善十一艘云蒙战船,显然要比从头开始炼制一艘绝品天器级战船容易得多。

    即使如此,陈寻他们修复第一艘云蒙战船,也足够耗用了两年时间;所耗用的元铜等炼器材料,也是天数。

    这艘云蒙战船,所炼入的异兽尸骸,生前曾是一樽修炼到化形颠峰的水系妖兽,符骨完整无缺的保存于百丈尸骸之中,也是云蒙战船最为核心的阵法禁制。

    此外,陈寻还往这具兽骸中炼入三座玄阴四极阵,最后用融炼入魔尸碎骸、魔骸精铁的元铜,铸补船体。

    陈寻暂时还没有能力将玄阴四极阵与异兽符骨自身的阵法禁制,用更高层次的道图统合起来,这艘云蒙战船暂时还不能提升到下品道器的层次——即使这样,这艘云蒙战船,已经能与澹州最顶级的龙牙战船并肩齐驱。

    陈寻将其划为夔龙阁黑鳞级战船,由宗崖将第二元神炼入核心禁制之中,作为这艘天器级战船的器灵。

    由左青木持八荒玄冥塔、号令三十六头黑蝰王蟒,与宗崖率诸弟子所驾御的云蒙黑鳞船配合,陈寻相信即使不凭仗夔龙峡的护山法阵,也能将涅盘第一、第二境的真君巨头,拒于雷云岛之外。

    在陈寻着手修复第二艘云蒙黑鳞船之际,常曦、赵承恩、火翼妖猿他们率千余梧山精锐弟子重返雷云岛,而随常曦、赵承恩他们而来,还有两名重要客人:陶景宏与苦庵真君。

    陈寻一早就得到消息,就与苏守思、左青木、顾馨月等人,赶到月牙城给陶景宏、苦庵真君接风洗尘。

    “我俩这往后就要托庇于陈真人啦!”看到陈寻渡海来迎接,苦庵真君哈哈笑道。

    “苦庵真君这是想羞煞陈寻啊!”陈寻从云头落下来,给陶景宏、苦庵真君二人长揖施礼。

    陶景宏、苦庵真君都已修炼到天人境后期,此时若继续留在云洲修炼,除非深藏宗门内,以道器镇伏,不然就有可能会诱发雷劫。

    这次,他们二人也算是提前进入天钧大世界修行。

    虽然玄都教、龙门宗,早就以罗余泽、渚月真人为首,率百余弟子助弓侯、齐阳两族在雪龙山南麓筑城,但投入的人力、物力,远不能跟梧山相提并论。

    除了罗余泽、渚月真人等元丹境巅峰弟子外,玄都教、龙门宗就没有修为境界更高的弟子进入雪龙山。

    这次陶景宏、苦庵真君会在弓侯城、齐阴城修行,实际上也算托庇于雷云岛。

    若无雷云岛屏护雪龙山南麓,不时有凶悍的妖兽从风暴海深处袭来,弓侯城、齐阳城没有足够强大的护山法阵,又没有成千上万的弟子守护,陶景宏、苦庵真君,怎么有可能潜心修炼?

    对陶景宏、苦庵真君的到来,陈寻则是真心欢喜。

    三宗之间的密切关系不需再提,梧山能崛起,实得陶景宏大力提携;而从千魔沙海一役后,梧山与苦庵真君也是多次并肩作战,知道苦庵真君与元武侯、春陵君绝非同一种人。

    而此次陶景宏、苦庵真君进入雪龙山南麓修行,只要对云洲形势稍有认识的人,都将这两位天人境强者,与雷云岛视为一系。

    陈寻也提前为陶景宏、苦庵真君的到来,准备了厚礼。

    陈寻从囚禁的风阳氏残族精锐里,挑选四名法相境、三十名元丹境、八十余天元境蛮武,让他们侍奉陶景宏、苦庵真君左右,以补充弓侯、齐阳两城防卫力量的不足;如此一来,陈寻也算是将风阳氏的精锐战力,彻底拆穿融入雪龙山南麓及梧山的防卫体系中去。

    陈寻同时还将二十滴玄阴真水、各三株龙髓草封于宝匣之中,赠给陶景宏、苦庵真君……

    “我们初来乍到,就受你这份大礼,怕是有泥塘也要被你拖进去啊。”陶景宏哈哈笑道。

    风暴海深处偶有龙髓草孕生,已经是珍异无比,而陈寻所赠的这株龙髓草,实是蜃龙龙髓、龙血在虚元珠无尽鸿蒙元息中孕生而成,更是珍异百倍,陶景宏、苦庵真君用之合药炼服,都能极大提高修炼资质。

    三株极品龙髓草,加上能洗淬元神魂魄的二十滴黄泉圣水,此礼不可谓不厚、不可谓不重……

    陶景宏、苦庵真君与陈寻相识已久,熟知彼此心性,也毫无挂碍,将这份厚礼收入囊中。

    龙门宗除陶景宏外,还有三位太上长老,修为境界都有天人境中后期;玄都教除苦庵真君外,还有两位太上长老,两宗法相境人物,加起来更是有三四十人,但这些人到这时都无意进入天钧修行。

    而对明知道雪龙山未来两三百年有可能会受魔族直接威胁,也执意率千余弟子、族人进入雪龙山南麓修行的陶景宏、苦庵真君,陈寻又岂能“吝啬”?

    这种极珍龙髓草,虚元珠中总共孕育不足百株,拿出六株来,陈寻自然是极其慷慨;黄泉圣水于他来说,只有要足够的时间跟精力,可以说凝取无限,但这次也只各拿出二十滴,却非是他小气。

    陈寻即使答应庆王姜澜,会将相当部分的黄泉圣水无偿赠给姜氏帝室,也可以由熹武帝赏赐给三十六神将宗裔里有需的人。

    实际上熹武帝也无脸索取无度,三十六神将宗裔里若是有人需要黄泉圣水淬炼元神,都是让他们直接到雷云岛来讨要。

    陈寻说是无偿相赠,但三十六神将宗裔,脸又没有熹武帝大,自然都是备上好礼上门相求。

    陈寻主要还是保证黄泉圣水的稀缺性,以便能源源不断换得一些必要的资源,但龙门宗、玄都教真要有强者愿意进入雪龙山南麓修行,加强雪龙山南麓到雷云岛的防御力量,陈寻都不会吝啬什么。

    接下来,陈寻又请陶景宏、苦庵真君以及庆王府负责陪同的武奕真君,登上夔龙阁最新修炼的云蒙黑鳞船,观游雷云岛及附近的风暴海。

    一路观游畅谈,众人皆十分的痛快,待行至雷云岛以东海域上空里,数百里外雷云中传来一声爽朗的笑道:

    “陈真人今日有故友临门,可还记得我这个老友否?”

    陈寻看雷云散开,却是在太元秘境并肩作战过的飞熊道人……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