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二十八章 部署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听到陈寻竟是要求在涂山与天火山青梧岭之间架构天地法阵,庆王姜澜也是一怔。【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陈寻提的这点条件,看似简单,实际的意义却一点都不简单。

    姜氏逐姬氏帝云洲四千余年来,云洲与诸天域沟通的空间通道,都集中在祖龙山,姜氏也是通过这点,将云洲等七中小天域,牢牢掌握在手里。

    这也是帝权握于姜氏之手的象征。

    不过,也不是没有例外。

    田族领地在西南域,就在西南域庚山与钧洲天域之间架构空间通道,以供弟子进出;而田氏子弟也世封于钧洲。

    在庆王姜澜看来,陈寻虽然说的委婉,而实际上则是谋求与田氏一族同等的地位……

    庆王姜澜这时候才觉得手里这一小枚聚元石烫手得很,但又舍不得将收入聚元石中的黄泉圣水还回去,只是咧咧嘴,略带苦涩的说道:“我回去禀知父皇决断,但成与不成,可不敢给陈宗主打包票……”

    对庆王姜澜的反应,陈寻毫无意外,不紧不缓的说道:“我与魔族打了数十年的交道,是深感天钧也必遭一劫,这才不惜一切代价,加强雷云岛的防务。如今沧澜每一代人里,万里挑一的修炼资质就有万余人,都要送去天炉青梧岭修炼,要是转经玄京,路途将耽搁近一年的时间。谁也不知道魔劫何时会爆发,这个时间还真耽搁不起啊!”

    如今沧澜人丁孳息繁衍,已逾一亿五千余万,入沧澜学宫的弟子已逾十万,这么多的弟子都要绕道帝京,从西祖龙山进入天炉秘境,路途漫长,确实是极耗时间。

    这也是梧山唯一能摆在明面上的理由。

    而实际上,陈寻在涂山与天炉青梧岭之间架构空间通道的真正目的,跟庆王姜澜所猜测的完全不一样,他对世俗权势毫无在意。

    在历经诸多魔劫,见识过太元仙族、多臂魔族在太古时是何等的强大,但都难逃衰败的命运,他的眼光又岂会限制一方中小天域称王称帝?

    他们在涂山与青梧岭之间架构空间通道,唯一的目的,就是要悄无声息将天火山底的天炎罡煞以及地底孕生大量的鸿蒙元息,引入涂山,以最快的速度恢复羿族战魂殿……

    而华胥等仙胎玉人,也完全留在羿族战魂殿,随青牛兕师修行……

    羿族战魂殿与青牛兕师,倘若能在三百年恢复三五成的实力,即使魔族从海墟口大举侵入天钧,他们在雷云岛也不至于毫无胜算。

    而三百年后太元秘境重启轮回,作为绝器道器的羿族战魂殿,也将他与常曦的最大依仗。

    只是这一切的秘境,陈寻此时是绝计不会向庆王姜澜泄漏半分的。

    听陈寻剖心沥胆的一番话,庆王姜澜又迟疑起来,心想事情或许没有他想的那么严重。

    天炉此时虽然孕生鸿蒙元息,但天火山脉主要还是控制在策天府手里,陈寻也断没有可能此时就要求封占整座天火山脉;而在三五百年过后,天炉秘境渐渐稳定下来,没有鸿蒙元息滋生,将是一个荒凉之极的中小天域,可能需要数千、数万年才能适宜寻常人族生存。

    要是到三五千之后,梧山都还没有蓑败,又正是如日中天之时,就算是正式要求封邑天炉,又有什么谈不上逾越的?

    而此时,姜氏宗室及三十六神将宗裔,有诸多人卡在法相境的瓶颈上。

    仅他庆王府一系,有葛同、武奕真人、苏竣臣等人都卡在法相境巅峰的瓶颈上,小半瓶黄泉圣水的意义不可谓不大。

    陈寻明知道黄泉圣水的意义重大,还愿意拿出半数来与姜氏分享,至少在此时应是不存异心……

    想透这些,庆王姜澜心境豁然开朗,岔开这个话题,谈了其他一些事,就告辞离开。

    “熹武帝会不会断然拒绝此事?”苏守思颇为忧虑的问道,看庆王姜澜的反应,这样的要求都有些吓到他了,实在猜不到熹武帝会怎么想。

    在青梧岭与涂山架构空间通道,将是至关重要的一步棋,但熹武帝及姜氏帝室忌惮之心太重,又或田氏、虞氏等三十六神将宗裔激烈反对,梧山都难以在悄无声息之间成事。

    “确是,此时田族邀玉虚子,为攻克风阳氏立下大功,他们一定会极力阻挠我们在涂山与天炉青梧岭之间架构空间通道的……”赵承恩也担忧的说道。

    熹武帝要是断然拒绝,他们又不能跟熹武帝搞僵关系,这事就只能隔置下来。

    陈寻眺望乌沉沉倒扣在天苍之上的雷云,挥了挥衣袖说道:

    “田氏越是立功卓着,熹武帝越是需要澹州能有力量能制衡田氏——我还就怕田氏不激烈反对呢。”

    “倘若熹武帝应允,你这趟要云洲了吧?”苏守思问道。

    “我不回去,”陈寻摇了摇头,说道,“我要留下来,姜氏最担心的,也是担心我会有图谋云洲的心思,我怎么能轻易回云洲呢?再者说,月牙湾要迁入大量的蛮荒部族,靖海阵图还远不足以将狂暴的雷霆、巨浪拦在海堤之外,我要是走了,守思你与左师肩上的担子就太重了……”

    “也是!”苏守思眺望狼牙半岛外的广阔海面,风起云涌、浪涛如崖。

    这数年来,他们遏尽全力在月牙湾以东的海底岩层炼入上百靖海阵图,但也只将涌入月牙湾的狂浪削弱三成,主要还是依赖布设于月牙城外围的封禁级法阵,阻拦大水灌城。

    考虑到后期有可能与魔族大军发生激战,不想让魔族大军借风暴海的巨浪破城,他们在月牙湾以东的海底岩层,要做的事情很多。

    包括十一艘云蒙战船在内,雷云岛这次从风阳氏残族手里获得大量的资源,甚至还包括两座六阳山河法阵——这些资源几乎是风阳氏最后的家底,阳金宵、阳云冲原打算是依之重整旗鼓的,没想到最后都便宜了雷云岛了。

    为打消姜氏的顾忌,陈寻只打算在涂山与天炉青梧岭之间,架构最初级的天地法阵,构建的空间通道只能让低级弟子直接通过,但不会阻止天地元息、灵气通过就是了。

    而从风阳氏手里所得的两座六阳山河法阵,一座已送给有风氏,布设于月牙湾南翼狼牙城中,一座布设于月牙城中。

    此外就有大量的元铜等炼器材料,可以批量将靖海阵图炼入海底岩层之中,但这个工作就需要陈寻亲自参加进来。

    “承恩,这次你与大当家、火翼子回去,”陈寻跟赵承恩说道,“另外,你们再将风阳氏那二十六巫修押回云洲,送入戮魔道宫……”

    这次风阳氏向雷云岛投降的,有阳金宵、阳云冲两大天人境强者。

    阳金宵已经交给庆王姜澜押往熹武帝跟前听候处置,多半会被熹武帝降服听候调用;阳云冲用锁魂钉封住全身窍脉,暂时关押在雷云岛夔龙峡的铜狱里。

    除了两万残兵都打包送给有风氏之外,风阳氏还有中高级蛮武、巫修,五百余人,与阳云冲一起,被关押在夔龙峡的铜狱之中。

    由于风阳氏受袭,帝释山那边并无援兵派出,风阳氏与风后一族所缔结的盟约自解,陈寻此时要求阳云冲等人立誓向梧山效忠,并不会受什么限制。

    而人心复杂,并不是立下天道大誓,就能完全约束的。

    阳云冲与风阳氏的蛮武、巫修五百余人,心藏灭族之血仇,一旦心起叛意,联手暴起能造成的后果,将是极其恐怖的。

    而熹武帝后期也要将与风阳氏关系密切的部族,都流放到雪龙山南麓安置,这样又会增添很多的不确定性。

    陈寻这些年虽然极力统合所能统合的诸多力量,但不意为他就要为此放下一切防备之心。

    陈寻就算打算要用阳云冲等人,这次也要将风阳氏最顶尖的战力拆散开来,以消除不必要的隐患。

    第一批要押回云洲的,就是风阳氏二十六上巫。

    这二十六上巫,都有法相境以上的修为,是随阳金宵、阳云冲逃出、意图依仗来重整风阳氏雄风的最精锐力量,谁也没有想到最后会落梧山之手。

    陈寻猜想春陵君此时,应该肠子都悔青掉了,他当时要是没有行驱虚吞狼之策、害梧山之心,风阳氏最后这批精锐力量,注定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到时候他就算无法继承云洲帝位,在姜氏体系内,地位也不会比庆王姜澜稍略。

    现在,春陵君一切打算都成黄梁一梦了。

    熹武帝此时怎么惩罚春陵君都不为过,风阳氏所残剩的精锐战力,理应是落入姜氏之手的,如今白白送到雷云岛,却还不能说雷云岛半个不字。

    陈寻是想赵承恩、常曦他们,将二十六上巫押回云洲,交给青牛兕师处置。

    陈寻他都没有把握能完全控制住二十六上巫,但送到青牛兕师手里、囚禁于羿族战魂殿中修行,就不用担心会出什么问题。到时候,二十六上巫,就能与华胥等仙胎玉人一起,成为梧为最隐秘、最精锐的突击战力……

    熹武帝身边有潜龙卫,传说元丹境以上的精锐将近千人,但实际四千年来积累有多大规模,并无人知晓,恐怕连田氏老祖都未必能看透熹武帝手里所掌握的战力;梧山也需要有更多的部署。R1058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