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二十七章 不情之请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雷云岛这边雷煞密布,动不动就是一道雷柱轰劈下来,唯有受龙蛇惊雷阵庇护的夔龙峡内,不虞会受到雷瀑的覆盖。【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但夔龙峡太多狭小,南北长约七八十里,东西最宽处则剩十数里,风阳氏残部的两万残兵、二十七残族人,不能都长时间滞留在夔龙峡,需要尽快迁出去,并入有风氏。

    诸多事都涉及到神秘莫测的众生愿力,陈寻叮嘱有风氏善待风阳氏残族、免除他们罪民身份的同时,还亲自率左青木、苏守思等人,在风扈、风霸、风虎等有风氏强者的协助下,主导风阳氏残族的安置工作。

    陈寻离开雷云岛五年,左青木、苏守思等人除了留守夔龙峡修行,更多的是轮番率弟子往狼牙半牙东麓、雪龙山南麓的近海岩层中炼入靖海阵图,以便能层层削减涌上崖岸高达数十丈、甚至百丈的巨浪,减轻对陆地的侵袭……

    而有风氏、弓侯氏、齐阳氏等族,近十年间在狼牙半岛与雪龙山南麓丘岭相夹的月牙湾区域,陆续建造了大大小小近三十座城池。

    月牙城作为陈寻亲自主持建造、南氏世袭城主的最早城池,雷云岛所主导的沧澜书院,又在月牙城中招录诸族蛮荒子弟传授上乘道法玄功,很快就发展成月牙湾地区的中心,此时聚集人口已经接近二十万。

    而与月牙城相距两百里的狼牙侯城,此时聚集人口还不到十万。

    陈寻这次将风阳氏残族近三十万人,都安置在狼牙城与月牙城之间的丘山间。这样,南氏也能在月牙城尽最大可能提供一切必要的资源,帮助风阳氏残族建造城寨、垦荒繁衍……

    这诸多辛苦还有所得,陈寻又收集到相当于一滴天道龙血的众生愿力。

    风阳氏上层人物,还没有那么容易屈服,心里还藏有怨恨,但风阳氏的普通族人以及底层蛮卒,在历经劫难后,人心则是思定。

    **********************

    此时澹州兵马,包括神卫军在内,都主要驻扎在风阳氏族地之内,实施战后的征服事宜。

    庆王姜澜急着赶回,一是消弥因春陵君造成的隐患,避免雷云岛对澹州有向背之心,二来还是要找陈寻讨论雪龙山南麓的发展之策。

    攻下风阳氏的族地,庆王姜澜在澹州所辖之地,即澹州所辖的雪龙山南麓地区,也将往东延伸两万余里。

    这片区域,同样是受风暴海雷暴、巨浪的威胁,人烟极其稀少。

    “我姜氏自在澹州立足,风阳氏在风后一族的支持下,东征西战,在雪龙山东麓血腥兼并大量的部落,”

    袖手站在月牙城上空的雷云之上,庆王眺望脚下绵延铺开的大地,与陈寻说起来占领雪龙山东麓之后的征服事宜,

    “这些部族在风阳氏一脉中始终处于被压制的地位,这次都会留在原地加以安抚,但与风阳氏亲近的部族,会清洗掉一部分,然而南迁到雪龙山南麓滨海地区……”

    迁到雪龙山南麓滨海地区,就相当于流放了。

    赵承恩、苏守思听庆王说过这番话,心想里,如此看来熹武帝是确知陈寻已然修成天道真龙,并不介意陈寻从雪龙山南麓收集众生愿力,但也需要雷云岛出大力,辅助庆王姜澜镇服那些南迁的部族,开发雪龙山南麓滨海区域。

    “王冲、王腾兄弟应已进入风阳,帝君或许已知魔族在太元秘境肆意屠杀诸宗玄修的事情了吧?”陈寻问道。

    庆王姜澜点点头。

    “魔族从千魔沙海侵入云洲,在云洲西北域造成滔天浩劫,帝君有没有想过魔族有朝一日,会有可能从海墟口侵入天钧大世界?”陈寻又问道。

    庆王姜澜微微一怔,问道:“陈真人也如此认为?”

    从庆王姜澜的反应,陈寻心知熹武帝或熹武帝身边已有人意识到魔族一旦从海墟入口侵入,将对雪龙山造成直接的威胁,但庆王姜澜他自身对此还没有清醒的认识。

    陈寻不能将太古魔躯的事情说出来,但还是有很多事可以提醒姜氏提前做些准备的。

    “数万年来,魔族频频异动,侵袭诸多中小天域,除魔族天性噬杀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魔墟变得极不稳定,已处于崩溃的边缘,”陈寻说道,“近数千年来,魔族侵伐诸域,变得更加急躁,动作一次比一次大。而这附近星域的诸中小天域,受上古氏族、仙道强宗的控制日益紧密,又兼受天道庇护,魔族得手的机会应该不多,魔族会做怎样的选择?”

    “陈真人是说魔域若不能吞噬中小天域,就只能被迫对天钧这样的大千天域下手?”庆王姜澜心知陈寻与魔族打了这些年的交道,而这次太元秘境十数万散修灰飞烟灰,唯陈寻能全身以退,除了他身上的天运气数强过他人人,同时也与他对魔族洞察如烛的了解,必有直接的关系。

    “不管这可能性有多大,我们都要有所准备,”陈寻说道,“而太元秘境三百年经历一次轮回,仙胎玉人大规模出世的消息想必早就传开,三百年后必有大量的仙宗弟子涌入太元秘境,则能极大限制魔族的异动——我们要警惕的,就是今后三百年……”

    庆王姜澜欲言又止,最终还没有开口询问仙胎玉人之事。

    即便是天道宗、梵天宫这样的仙道强宗,都视仙胎玉人为绝大仙缘,澹州要是知道太多,反而不是什么好事。

    “如此看来,我们倒不能太急切往两翼发展了。”庆王姜澜喟叹一声说道。

    陈寻说道:“过去十年,月牙湾区域虽然迁入十数部族,聚集上百万人口,但犹有大片的荒原丘山。我估计着,月牙湾两侧千里纵深之地,孳息繁衍千万人丁都没有什么大问题。而在三百年后,要没有什么大的变故,再往两翼发展不迟……”

    事实上,月牙湾区域的人丁,真要能在三百年间繁衍超过千万,再往两翼地区发展,将会极快。

    沧澜荒原历经魔劫,人丁最少时不足三千万,但魔劫得以缓解,万千座城寨在梧山两翼迅速拔地而起,星罗密布,在不到百年时间里,沧澜人丁就孳息繁衍到一亿五千万,足足增长五倍。

    现在庆王府、雷云岛、神卫军,资源都相对有限,更应该集中发展月牙湾区域。

    澹州控制的雪龙山南麓,虽然东西绵延近三万里,陈寻的意见,其他地方荒就让他荒着,集中力量建设月牙湾两翼的千里纵深之地。

    即使魔族从海墟口大规模入侵,只需要月牙湾两翼布设天地法阵,又有雷云岛封堵在前,就能有效避免雪龙山南麓的普通人族,遭受大规模的屠戮、吞噬……

    庆王姜澜思绪良久,点点头道:

    “咱们雪龙山南麓,便依陈真人之策行事。”

    陈寻哈哈一笑,说道:“是殿下英明决断,陈寻不过尽微薄之力……”

    陈寻又从怀里取出一只聚元灵瓶,说道,“我这次在太元秘境,意外获得小半瓶黄泉圣水,取数滴洗淬元神或有奇效。因梧山众人修行,也需此水,陈寻不能都献给殿下跟帝君,但凡殿下与帝君有需,知会陈寻一声,陈寻就遣人送去。”

    “黄泉圣水!”

    庆王姜澜眼珠子瞪得溜圆,盯住陈寻手里的元铜净瓶,深怕陈寻反悔将瓶子收回储物戒中,赶忙说道,

    “父皇那里有无需要,我不知道,但我急需两滴——两滴即可……”

    既然数滴玄阴真水对元神修炼有奇效,陈寻自然不能蔽帚自珍,对熹武帝那边也需要投桃报李。

    而将来魔族倘若真通过海墟口侵入天钧,雷云岛将与澹州众人一起面对此劫,田氏及王虚子那边要始终警惕,但熹武帝一脉还是要区分开来对待。

    陈寻现在通过王青长、苏青影,都对外声称黄泉圣水是从太元秘境意外所得,应能转开他人的注意力,不至于“怀璧其罪”。

    庆王姜澜得知陈寻手里有黄泉圣水,是真正高兴。

    他修炼到法相境圆满,但想到点燃体内的玄阳之火修炼天人之躯,恰恰缺的就是几滴至阴的黄泉圣水……

    澶州那边虽有黄泉圣水,但负责保管黄泉圣水的老祖正闭关修行,没有谁会为了他这个法相境的姜氏旁系子弟,专程去打扰老祖修行,但要等到上古姜氏下次正式赐赏子弟黄泉圣水,则要等到两百年后。

    换作以往,庆王姜澜没觉得等上两百年有什么着急的,毕竟他法相境修圆满,就有两千多年的寿元,还有一千七八百年好活,修成天人之躯,绝非什么妄想。

    而看到梧山众人一个个横空出世,庆王姜澜的心态就有所变化。

    此时若能提前两百年修炼天人之躯,可以说是天大的机缘了。

    陈寻将聚元灵瓶递给庆王,说道:“两滴怎么够用,殿下先取两成走,若有不足,陈寻始终在雷云岛恭候,但这黄泉圣水莫要便宜了田族与神宵门即可……”

    庆王姜澜哈哈一笑,虽然陈寻所递来的聚元灵瓶,黄泉圣水装不到半瓶,但取其两成,已经是珍稀异常。

    上古姜氏在澹州,每隔两百年,都未必能有两三瓶黄泉圣水赐给族中子弟。

    黄泉圣水说是水,本质是还是凝聚成形的至阴元息,可储于灵海、窍脉,但暴露出来就直接化为乌无,也能储存于聚元灵瓶或聚元石之中。

    庆王姜澜手里就有聚元石,但与陈寻换给王青长那枚有掌心大小的聚元石不同,庆王姜澜手里这枚聚元石,只有指甲盖大小。

    看庆王姜澜分走两成黄泉圣水,陈寻又说道:“陈寻还有一个不情之请,想请殿下禀知帝君……”

    “陈真人,尽管说来。”庆王姜澜极爽利的答应道,他一次就拿走两成的黄泉圣水,心想日后再有所需,陈寻多半还能多让出三成的黄泉圣水,陈寻对姜氏如此慷慨,还能有什么件不能答应的?

    “天炉青梧岭,对梧山培养新一代弟子极为重要,陈寻抖胆想在涂山与青梧岭之间,用一座初阶天地法阵,架构空间通道,以便普通弟子进出……”陈寻不急不徐的说道。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