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二十五章 降则不死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阳金宵身为风阳氏族主,是雪龙山脉东麓纵横三四万里苍莽风阳岭的王,又是差半步就能修成元胎的绝世蛮武,岂会轻易束手就擒?

    然而阳金宵右臂残断,墨绿战甲上血迹斑斑,实力已不足他巅峰时五成,被春陵君他们撵杀如丧家之犬,此时他就算不甘束手就擒,又能如何?

    火翼妖猿怕捞不到一战,挥动赤火石棍,已抢先往阳金宵当头狂轰过去。【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重重棍影如山如崖,仅余势就掀动万千巨浪,将十一艘云蒙战船一起推开,只将阳金宵一人留在半空的战场之上。

    阳金宵能有今日之地位,也是靠无数次血腥厮杀而得,化变六丈金身,就从储物戒中拍出一杆战戟,挥出重重戟影,与火翼妖猿战在一起。

    陈寻伸手虚抓,就见一座礁岛从海面冉冉升起,出现在火翼妖猿与阳金宵的脚底下。

    此地位于雷云岛的边缘,海水不深,但陈寻伸手虚抓,就能让百余丈方圆的岩礁凭空露出海面,也实在令人瞠目结舌:

    这是何等雄浑磅礴的法力,才能让海底岩层在眨眼间抬起这么高?

    陈寻很满意看了四蛟五狸一眼,没有他们结成玄衍战车,他还没办法这么抖威风……

    阳云冲等人刚要冲上去助族主大战妖猿,却不想陈寻露出这一手神通,惊疑不定,不知道陈寻要有什么作为,都警惕的盯住他。

    陈寻将十二都天拘魔旗插入抬出海面的礁岛之上,十二樽大小魔神化形,瞬息间就将火翼妖猿与阳金宵大战的战场包围起来……

    十二樽大小魔神,每一樽都有四五十丈巨大,每一樽都有魔帅中阶甚至巅峰的战力,仅仅是化形矗立在半空中,那透漏的凶煞气势就令人有窒息之感。

    陈寻此时已经不会再太保守,有些实力是应该展现了,是应该秀秀肌肉,省得再有春陵君这样的野心家,没事总想着在背后搞点什么事情出来,但对于目睹到这一幕的人,却又是那样的触目惊心。

    每一樽魔神化形而出,都有魔帅中阶以上的战力,而且十二樽大小魔神还能结成玄奥战阵,有着破裂虚空的实力。

    就算是阳金宵有瞬穿虚空的异能,十二樽大小魔神也能在极瞬之间将虚空轰碎,从而将阳金宵毙杀,令他怎么都难逃生天。

    九狱神王诛魔战车,化变九头狱焰神龙,已经是吓得春陵君姜君问都惨无人色,令两万灵天军如噤寒蝉,看着主君被陈寻如此欺辱,仅魏玄真刚站出来斥责陈寻。

    而此时十二樽大小魔神化形而出,身在两百里外的魏玄真也默然无语,两万灵天军更一片黯然,姜君问脸色变成惨白一片:

    陈寻仅凭这一套炼魂魔旗,就有与涅盘境真君巨头一战的实力!

    姜君问对这种炼魂魔旗,印象是太深刻了。

    最早的都天拘魔旗,是以夔龙天图的面目出世,实际上也是元武侯府通过苏氏,从陈寻手里获得;之后经姜彬祭炼,威能渐显,在天器法宝也占有一席之地,而在千魔沙海一役中,那面炼魂魔旗落入魔帅赤火明之手。

    那面魔旗落入赤火明之手,炼入铁翼魔蛟的元神,在黑阴岭才真正的大发神威,令世人见识到这面绝品天器是何等的强大。

    姜君问所部三万灵天军灭于黑阴岭,其中就有大批的将卒直接死于炼魂魔旗所化变的翼蛟魔神牙爪之下。

    姜君问就是被挫骨扬灰,都忘不了黑阴岭铁翼魔蛟横空出世的那一幕啊!

    在随后的战事中,陈寻联同陶景宏、玄火老祖等一干天人境强者,设入圈套诱赤火明入彀,才将那面魔旗摧毁——那面魔旗虽然被摧毁了,但谁都不能否认,那实是一件绝品天器。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只要能擒获更强的妖魔元神,这面炼魂魔旗不比普通的道器稍弱。

    谁能想象,一面炼魂魔旗被摧毁后,陈寻手里竟然还有十二面之多,而且又暗合梧山传承的玄衍战阵十二之极数!

    陈寻此次从太元秘境回来,不仅斩获九狱神王诛魔战车这样的中品道器,手里还有成套的绝器天品,更有十数天人境强者相随,岂非梧山从此之后,已然一举超越云洲七宗,成为能与田族并肩的第三大势力了?

    这才过去多少年!

    其他宗门要崛起,没有几千年、上万年的积攒,哪里会有如此雄厚的底蕴,梧山到底是吃到什么狗屎运,怎么就眨眼就崛起一大截、眨眼就崛起一大截,还让不让其他人活了?

    显然不能说梧山的传承太神秘,实是陈寻此子太他娘狗屎运了。

    珑山最大的机缘,叫此子半道劫走;谁能想到这次进入太元秘境的散修,伤亡如此惨重,陈寻不仅安然从太元秘境回来,实力又是大增?

    操!操!操,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春陵君心里在无声的呐喊跟控诉,而阳云冲等人则是惊惶无比,心里涌起无比的狂澜。

    阳云冲都难以想象,陈寻就是数年前被他追得如丧家之犬的那人,风水也转得太快了吧?

    他们似被无形之手生生的摁在云蒙战船的甲板上,不敢有丝毫的动作,他们知道,不等到他们冲上去,十二樽大小魔神与那头妖猿就已经将族主撕成粉碎了。

    看着阳云冲一干人皆满脸的惊惧,陈寻很有成就感,搓搓手,站到诛魔战车的神王铜像肩顶上,厉目如电看向风阳氏残族,杀气腾腾的喝道:

    “除阳金宵需送到熹武帝跟前治罪外,风阳氏残族所余下的人,降我雷云岛者,皆可赦免死罪——尔等倘若还要负隅顽抗,敢越过此线,皆神魂炼灭、定斩不饶……”

    陈寻伸手一划,在火翼妖猿与阳金宵大战的战场以及十一艘云蒙战船之间,迅捷凝成一道长百余里雾线,禁止阳云冲等风阳氏残氏越雷池半步。

    继而,陈寻又朝被十二樽大小魔神彻底围困住的阳金宵,说道:“阳金宵,你想想你的妻儿老小——你此时放弃抵抗,我可以全你宗族!”

    看到雷云岛八艘紫宵金鳞船,缓缓飞抵陈寻身后,摆开阵列,阳金宵心如死灰,茫然无措的站在那里,面对火翼妖猿轰杀下来的石棍都不想再抵抗,心想死在妖猿手下,总比被拘送到熹武帝跟前受辱要好。

    “真是无趣!你就不能等我跟他战过之后,再拿这些东西来吓唬他们?”火翼妖猿收住赤火石棍,飞回到九狱神王诛魔战车上,不满的嘀咕道。

    “阳金宵右臂残断,实力不足巅峰时五成,你就是战胜他,有意思吗?”常曦撇撇嘴,不屑的说道。

    此时此刻,雷云岛东面的海天之间,可谓是悲喜惊惧四重天。

    人是他们赶到雷云岛的,陈寻此时令风阳氏残族向雷云岛投降,春陵君及他身后两万灵天军,又能有任何意见?

    他们只是震惊,雷云岛的实力已经爆增到能与田族分庭抗礼的地步了,他们以后都要看陈寻这个猖狂子的脸色了。

    阳金宵放弃抵抗,阳云冲等残部也都心灰如死的将玄兵战甲御下,不再敢有半点反抗之意——他们也知道再没有半点反抗的余地跟胜算。

    赵承恩、苏守思、宗崖、雷万鹤、谷承卓等人,以及数百梧山弟子则是欣喜若狂,谁能想到陈寻这时回归雷云岛?

    春陵君欲行驱虎吞狼之策,想他们与风阳氏残族拼个两败俱伤,实令他们陷入进退两难的困境,没想到陈寻这时候竟然及时出现,就连大当家、火翼妖猿也随陈寻一起回归雷云岛。

    此时还不是叙旧的时机。

    宗崖、谷承卓、雷万鹤等人先上前,将风阳氏残族兵马的玄兵战甲、法宝戒囊都收缴上来,继而将风阳氏残族的族人、残兵、战将、巫修划成三批进行羁押,以免再有什么枝节横生……

    这些事情做完之后,陈寻才隔着两百余里,冲春陵君等人传音说道:“姜君问,你回去禀知帝君,陈寻过两天就派人将阳金宵押到澹州由帝君处治……”

    熹武帝是澹州之主,为人又实在不能算坏,陈寻自然要将风阳氏族主阳金宵押送到他跟前听从处置,以示雷云岛犹属于澹州治下。

    至于风阳氏残族其他人以及风阳氏残族仓皇出逃所携带的数艘宝物,这些都是春陵君送给雷云岛的战功,岂有不收之理?

    春陵君脸色苍白,但到此时他还能说什么?

    就连田氏都支持他行驱虎吞狼之策,借机打压雷云岛跟庆王一系的势力,这或许是他争夺云洲帝位的唯一机会。他心里还想着,就算帝君洞悉他的用心,但权衡三十六神将宗裔错综复杂的关系,也不会公开责难他什么,谁能最后竟是这样的结局?

    事实上,他心里又有些小庆幸。

    他此策真要成了,令梧山诸修伤亡惨重,陈寻事后赶回雷云岛,定会雷霆震怒。而陈寻经太元秘境返回,梧山实力再度爆增,已经到了能与田族比肩的地步,到时候帝君不会迁怒田族,但不想逼走梧山诸修,说不定会斩杀他平息梧山的怒火……

    这就是帝王制衡权术!R1058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