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二十四章 还以颜色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九头狱焰神龙咆哮嘶吼,从九天之上奔腾而下,头颅狰狞,两百余丈长的妖躯皆是九狱烈焰铸就,张牙舞爪直扑过去,就像是整座烈焰炼狱往姜君问倾覆过去……

    蛤十八最为得意之时,九狱神王诛魔战车所化形而出的每头狱焰神龙,都有堪比天人境巅峰强者的战车。【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九狱神王诛魔战车落到陈寻手里后,蛤十八此前祭炼生魂所滋生的怨煞,都被陈寻炼化掉,导致狱焰神龙的威力大减,但也堪比天人境中期强者。

    九头狱焰神龙,好比九樽堪比天人境中期强者的妖蛟横空出世,往姜君问扑杀过来,在这瞬间竟令天人境中期修为的姜君问深感神魂窒息。

    姜君问惊骇之际,心神竟然是没有冰结住,瞬时与山河图心神相接,虚空中似撕开一道巨大的裂口,一条十里宽阔的天河横空出现,挡在狱焰神龙之前。

    重重波浪汹涌奔腾,欲将狱焰神龙扑灭!

    姜君问手里这幅山河图,仅仅是下品道器,在黑阴岭一战受损后,经过这些年,山河图的器灵都还没能恢复过来,又如何能替姜君问完全挡住九头狱焰神龙的联手猛扑?

    九头狱焰神龙丝毫不畏天河汹涌的巨浪狂波,张牙舞爪猛扑过来,将天河拦腰截断,就听见“刺啦”一声响,横在姜君问头顶之上的山河图就撕裂成万千碎帛,似雪洒落。

    下品道器山河图都不能挡住九头狱焰神龙的联手猛扑?

    姜君问心骇欲绝,瞬时想到眼前这九头狱焰神龙是何物所化变!

    这明明是传说中已位列候补天榜的妖修绿袍公子仗之纵横西陆的中品道器九狱神王诛魔战车所化变!

    陈寻与绿袍公子一起返回雷云岛了?

    妖修绿袍公子为何助陈寻出手?

    姜君问脑海瞬时间闪过无数念头,但山河图被摧毁,看到九头狱焰神龙围扑过来,他已经是无计可施……

    姜君问刚才出声威胁雷云岛诸修,飞到半空以逞其威,此时突生变故,其他人想援手都措手不及,眨眼间的工夫,就见姜君问手里的下品道器山河图被摧毁,连他本人也已经被九头狱焰神龙困在千丈空间无法脱困。

    狱焰神龙妖躯皆是九狱烈焰所化。

    倘若九头狱焰神龙同时变回九狱烈焰,虚空都能焚穿,姜君问的天人之躯只怕是在数瞬之间就会被焚成灰烬……

    姜君问脸色煞白。

    他未曾想山河图竟然只能替他挡住一击就破碎摧毁,九头狱焰神龙虽然都在千丈之外,但在熊熊狱焰炙烤之下,他就觉周身的空气都燃烧起来,似遭天焰焚炼,多一瞬都觉难熬。

    八艘龙牙战船上,两万灵天军精锐将卒目睹这一幕,都傻在那里。

    灵天军诸将以及春陵君府诸多客卿,待要抢出助春陵君脱困,抬头就见九狱神王诛魔战车从九天罡风层似徐实急的降下。

    陈寻、常曦、红茶、火翼妖猿之外,还有四位身穿金甲的巨汉以及五位花容月貌的美娇_娘。

    刚才仅仅是听到陈寻的声音,很多人还没有回过味来,这一刻则是心骇欲绝,都没有想到陈寻竟在这一刻回到雷云岛,还一上来就要对春陵君痛下杀手。

    既然大家都是同属澹州一系,即使没有见过陈寻、常曦、红茶、火翼妖猿,也都听说过他们的威名,见过他们的画像!

    陈寻修炼到法相境圆倒也罢了。

    常曦竟然都修成天人之躯,果真不愧是转世仙躯,竟用百年时间就晋入天人境;就是仙道十宗的仙苗真苗,都未必有几人能做到这一步吧?

    红茶是陈寻的侍魔,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强?

    火翼妖猿自天炉秘境被陈寻收服后,就去了梧山修炼,黑阴岭一役中大显神威,但修为也没有精进到此时深不可测的地步啊!

    而陈寻身后四名披甲执将的巨汉、五名花容月貌、眸泄艳的美娇_娘又是什么来历,都没有听人提起过,但透漏的威压气势,怎么会都不比天人境中期强者稍弱?

    灵天军诸将、春陵君府诸客卿,这一时刻,就像是被无形之手生生摁在龙牙战船的甲板上,不敢动弹一分。

    他们都没有能力在九头狱焰神龙将春陵君焚成灰烬之前,杀到陈寻跟前去,更不要说将陈寻击败了。

    “陈寻,你杀姜君问,不怕熹武帝雷霆震怒、轰沉雷云岛吗?”魏玄真对春陵君忠心耿耿,虽然为陈寻展露的实力心惊欲绝,但还是飞到半空厉声喝问陈寻。

    陈寻厉目如电,往九艘隶属澹州的龙牙战船徐徐扫过。

    除姜君问外,九艘龙牙战船上还有三名天人境强者,他都不认识,想必是田氏等出身三十六神将宗裔的人物,但这三人此时都还能耐着性子,并无出手的意思。

    陈寻目光落到站出来出声质问他的魏玄真身上,冷冷说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姜君问欲以通敌之罪栽赃雷云岛而剿之,众目所睹,众耳所闻,帝君岂是不通情理之人?”

    “陈宗主,春陵君只是质疑雷云岛不拦截风阳氏残族,有通敌之嫌!”

    一名身穿灰袍的枯瘦老者,从第三艘龙牙战船的甲板上跃入青空,徐徐飞到陈寻身前,袖手而立,如电厉目射出缕缕寒芒,盯住陈寻的眼睛,问道,

    “风阳氏是澹州大敌,难不成陈宗主今天也要纵容风阳氏残族逃走?”

    看灰袍老者衣襟下摆诱有田氏的徽纹,想必是出身田氏的天人境强者,除他自身所透漏的极强气势外,还有一缕若有若无的气息从他袍袖中泄出。

    没想到眼前这田族强者怀里,竟藏有一件炼有器灵的道器。

    难怪他们能够从容不迫的将风阳氏残族撵得跟狗似的逃往雷云岛来。

    陈寻心想将春陵君这个恶心人的家伙,一掌击毙最为省事,但他们在雷云岛立足,得姜氏照顾甚多,而当年在雷云岛,熹武帝更是亲自出面惊退徐至龙,于雷云岛有大恩。

    打狗还要看主人。

    何况姜君问的主人熹武帝,确实不能算坏,陈寻还真不能就这样杀了姜君问,让熹武帝下不了台。

    陈寻伸手一挥,九头狱焰神龙一齐化作九缕神焰没入虚空之中——看上去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实际上是身为九狱神王诛魔战车的器灵的蛤十八,在幕后操控这一切。

    这就是有器灵跟没器灵的区别,没有器灵相助,陈寻使出吃奶的劲,神识才有可能透过诛魔战车的阵法禁制同时化变九头狱焰神龙;现在他举重若轻,只需要蛤十八在幕后使出吃奶的劲就行了。

    当然,蛤十八看到陈寻挥手虚抓的样子,心里也是腹诽不已,心想刚才一不小心将那些鬼捞子春陵君焚成灰烬,看主人的脸色会不会好难?

    想是这么想,贪生怕死、又怕诛魔战车器灵地位有失的蛤十八,却不敢有丝毫的违背陈寻的严令。

    春陵君惊魂未定的飞回龙牙战船,想说几句话狠话,但看到陈寻脚下竟然真是传说中的中品道器九狱神王诛魔战车,脸色苍白的站在甲板上一声不吭。

    他眼瞳惊疑不定的往常曦、红茶、火翼妖猿以及四男五女身上扫去,差点将自己的舌头咬掉吐入腹中:陈寻这狗贼,身边这些人、这些妖修,竟然都有天人境以上的战力。

    春陵君曾收五头妖禽为姬妾,因故一下子就认出陈寻身后那五名花容月貌、眸泄媚光的女姬,皆是实力强悍之极的妖修。

    陈寻哂然一笑,说道:“既然春陵君一定要将战功让给雷云岛,雷云岛若是不取,那真是对不住春陵君了……”

    陈寻风轻云淡、轻描淡写,好像他刚才御使狱焰神龙摧毁山河图的那一幕根本没有发生过似的。

    只是九艘龙牙战船皆鸦雀无声,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四男五女什么来历不清楚,但看他们所穿衣甲、玄兵法器,皆是一式,以及他们环立陈寻、常曦等人身后,也能看到他们从属于陈寻、常曦的地位……

    陈寻极善降服异兽妖修为己所用,众人都不敢相信眼前这气势不弱天人境中期的四男五女都受陈寻降服,但眼前的情形又令他们不得不相信。

    陈寻御九狱神王诛魔战车从天而将,两百余里,风阳氏残族与雷云岛则是陷入悲喜两重天……

    看到陈寻与春陵君对峙,阳金宵、阳云冲哪里敢有半点滞留,勒令十一艘云蒙战船皆往左翼突围!

    陈寻不会吝啬在众人面前施展九狱神王诛魔战车瞬穿虚空的异能——事实上,九狱神王诛魔战车在天钧大世界,瞬穿虚空的极限就恰恰是两百里——豁然间虚空撕开一道巨大的裂口,诛魔战车一闪而没,下一刻就横在十一艘云蒙战船之前。

    “降则不杀!”

    陈寻手里抓住一大把都天拘魔旗,虎视眈眈的盯住阳金宵、阳云冲等人,厉声喝道。

    “休想!”阳金宵怒吼道。

    他身为风阳氏族主,是雪龙山东麓纵横三四万里苍蟒大地的王,怎么可能轻易就束手就擒?

    “那就接老猿的石棍!”火翼妖猿已经憋了很久没有再大打一场,不等陈寻说话,它就抢先挥动赤火石棍,往阳金宵当头怒轰过去,生怕捞不到一战……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