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二十章 众怒已犯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赵绿彤这充满无限委屈的一声娇唤,顿时将众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就见她右臂齐肩断去,脸上有着说不出的凄苦……

    赵绿彤也有法相境巅峰修为,对她这境界的弟子来说,就算肢体被强敌打残,在瞬时间长骨生肉是无法做到,但花费数月时间新生一条胳膊还不是难事。【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就算是这条胳膊生成后,还需要长期修炼,才能与肉身百骸彻底的协调起来,但法相境弟子通常都不以残体示人,何况赵绿彤又是有爱美之心的女修。

    众人转念间就能想到,赵绿彤这故意保留残缺的断臂,背后必定有诸多委屈跟故意。

    金袍女修秀眉微挑,艳眸扫来,淡淡的眸光似有实质的在赵绿彤身上停了一瞬,却没有问她的断臂是怎么回事。

    此时显然不是不分缓急轻重,关心断臂的时候,金袍女修看向苏青影,一张玉脸如笼寒霜的问道:“七百弟子,怎么有那么多弟子没能活着回来?”

    “青影无能,牵累二百八十七名师姐妹在太元秘境兵解道消,连大焚光明宝船都没能保住,请余师叔责罚。”苏青影敛眉而立,没有替自己开脱的意思,请眼前女修赐下责罚。

    不过,苏青影身为梵天宫第一真传,即使真要有什么责罚,也不是眼前这余姓女修所能决定的。

    这余姓女修大概是看到九狱神王诛魔战车以及司南战车之上,除梵天宫外,其他诸宗残剩的弟子更加可怜,特别是南海仙府、仙林谷两宗,竟然仅有十数弟子逃出来,她的脸色也是稍缓,没有厉声喝斥下去……

    ***************************

    这次进入太元秘境寻找机缘,西陆仙道强宗、上古氏族里,以梵天宫、南海仙府、仙林谷、天道宗、灵墟宗、紫阳宗、姬族等六宗一族的弟子最多,都差不多有七八百甚至上千人,在得知太元秘境突遭异变后,也是这六宗一族的师门长辈集结起来,赶援太元秘境,才在半道上相遇。

    散修宗门本就没有什么强者,自然谈不上什么援兵;而其他宗门、氏族,也断不会为数十数弟子就兴师动众派出真君巨头,索性就任之自生自灭。

    梵天宫倒也罢了,南海仙府、仙林谷、灵墟宗、紫阳宗、姬族的师门长辈、族老,看到就剩这么点弟子从太元秘境逃脱回来,都是骇然色变。

    他们分别将宋离、元澄道人、姬非烟、姬野、玄真子等人唤到身前,震惊问道:“太元境到底发生什么事情,怎么就剩你们这点人回来?”

    进入太元秘境是劫难、也是机遇,以往诸宗进入太元秘境寻找机缘的弟子,都有较大的伤亡,宗门也将之视为寻常。

    而以往太元秘境最大的凶险杀机,都藏在地底仙域之中,宗门长辈断不可能全程为他们保驾护航,即使有弟子在太元秘境身殒道消,也都视为宗门弟子优胜劣汰的一个必要过程。

    只是,谁事先都没能想到这次竟是如此之惨。

    仙林谷、灵墟宗、紫阳宗、姬族、南海仙府五宗进入太元秘境的弟子,幸存的弟子竟然都剩不下半成!

    天道宗稍稍好看一些,但幸存的弟子也仅剩一成!

    相比较之下,梵天宫能在四分之三还多的弟子逃出来,都可以说是全身而退了。

    不仅诸多真君巨头为眼前所看到的伤亡震惊,随宗门真君巨头增援太元秘境的诸宗弟子,此时也是无比的震惊:

    太元秘境什么时候成为年代一代弟子的禁域坟场了?

    天道宗金曦峰随宗主徐峥出动的弟子,此时还没有看到徐昭容的身影从九狱神王诛魔战车里出来,心里都有一种不祥之感:

    徐昭容在太元秘境殒落了?

    这怎么可能?

    但也有人很快想明白过来:难怪闭关多年的宗主,这次会突然出出召集诸宗的真君巨头增援太元秘境,原来是早就算到徐昭容在劫难逃啊。

    “擒龙子,昭容她人呢?”徐至龙没有看到妹妹徐昭容的身影,大惊失色,恨不得直接飞过去将擒龙子徐斌揪到跟前,质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昭容修成两条大道,身藏上品道器大混沌劫剑,又与天道宗千余弟子同行,便是涅盘中三境的真君巨头,都有把握斩杀,怎么可能会在太元秘境殒落?

    “昭容注定有此一劫,至龙,你慌乱什么?”徐峥似乎早就预料到眼前的情形,似妖似魔的眼瞳扫了陈寻一眼,最后停在擒龙子徐斌身后所背的剑匣上,说道,“我儿昭容,你该出来了!”

    陈寻将徐昭容形骸打碎后,徐昭容元神就受擒龙子徐斌的庇护,但他也不知道徐斌将徐昭容的元神藏到哪里。

    陈寻此时看到徐峥视线落到擒龙子徐斌身后的剑匣上,心神一动,徐昭容的元神藏在剑匣里?

    从太元秘境离开后,擒龙子徐斌将一只剑匣背在背上,从不离身。

    擒龙子徐斌这时候将身后的剑匣解下来打开,就见一个尺许高矮的仙胎玉人从剑匣里跳出来,纵身往徐峥飞去,似乎极为不满的怨道:“爹爹,你怎么才来救我?”

    “我就说过你去太元秘境会遇一劫,你偏要过去寻找仙缘,”徐峥淡然笑问道,“你可将仙缘找到?”

    仙胎玉人此时又怨毒盯了陈寻一眼,忿恨说道:

    “是此子拦我仙缘,又害诸宗弟子伤亡惨重。爹爹,你快斩杀此子,为诸宗殒落的弟子报仇雪恨!”

    看到有仙胎玉人从剑匣里跳出来,陈寻都吓了一跳,转念才想到这是徐昭容的元神夺舍仙胎玉人。

    在石岭之前,徐昭容曾斩落一名仙胎玉人,将尸骸带回,陈寻也没想到她最后竟然会夺舍寄身到那名仙胎玉人的尸骸之中……

    “仙胎玉人!”这些个真君巨头看到尺许高矮的徐昭容从剑匣中跳出来,都吓了一跳,瞬时间也都明白是怎么回事,情不自禁的叹道,“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太元秘境竟又有一樽仙胎玉人出世……”

    “何止一樽?”魂魄夺舍寄于仙胎玉人体内的徐昭容,身形袖珍之极,但一脸煞气的直指陈寻,说道,“太元秘境此次共有千樽仙胎玉人出世,便是此子诱骗诸宗弟子,放纵仙胎玉人逃脱,事后又阻拦我们围猎仙胎玉人!”

    “什么,太元秘境竟有千樽仙胎玉人出世!”

    真君巨头们目光皆震惊的在陈寻、徐昭容脸上扫来扫去,一时间难以相信这会是事实,又赶忙询问各自宗门幸存下来的弟子,想知道太元秘境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会有这么多的仙胎玉人出世,为什么又会有这么多的弟子殒落太元秘境……

    *******************************

    看这一个个真君巨头,都为仙胎玉人震惊莫名的样子,陈寻心里只是轻叹。

    仙胎玉人,除了魂魄乃古仙残魂所化之外,自鸿蒙元息中孕生的先天仙胎玉体,无尘无垢,更是天钧自有史以来,堪与真龙之体媲美的修炼圣体。

    将仙胎玉人生炼为丹药,天人境弟子就能有七八成的概率修成元胎——这个提升的幅度,可以说高到惊人。

    而对于真君巨头甚至梵天境仙人而言,将第二元神炼入仙胎玉体之中作为身外化身,倘若遇到变故殒落,转世重生的机会将大幅提升不说,重新起来也将迅速无比……

    仙胎玉体,跟陈寻在北斗玄将印中所得的仙胎道种,无本质的区别。

    就连梵天境仙人,都将仙胎玉体视为奇珍,听到太元仙境竟有千余仙胎玉人出世,这一个个真君巨头恨不得将拳头吞下肚的震惊状,实在不令陈寻吃惊。

    这也将他与常曦三百年后将要必须面对的危局。

    “昭容,你说你们本有机会围猎仙胎玉人,却为陈寻所阻,最后甚至连我天道宗三百弟子都死于陈寻之手?”

    徐至龙听得事情的前龙后脉,一张丰神俊朗的脸都禁不住震惊得扭曲起来,一双神焰透漏的眼瞳盯住陈寻,他没有想到两仪玄天盘的器灵、混沌魔元胎竟然也落入此子之手。

    他再好的脾气,这一刻也是觉得受到羞辱:真君巨头的尊严,难道这么轻易就受他人欺辱?

    而想到千余仙胎玉人与天道宗失之交臂,徐至龙心里更是勃然大怒;

    千余仙胎玉人要是都落入天道宗之手,天道宗岂非能有机会号令诸宗、诸族、执掌天钧大世界?

    灵墟宗、紫阳宗、仙林谷的真君巨头,一个个都虎视眈眈的盯住陈寻,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掉。

    擒龙子徐斌、宋离等人皆幸灾乐祸,自离开太元秘境,此前所缔结的血誓盟书自解,他们就看到陈寻如此渡过此劫。

    “非阵寻要阻挡诸宗弟子围猎仙胎玉人,实是天道意志难违,”陈寻夷然无惧的横身站出,眼瞳从徐至龙等一个个真君巨头脸上扫过,最后落在天道宗金曦峰宗主徐峥身上,“以徐宗主之大能,不难推算此事之因果,陈寻今日只能请徐宗主说句公道话。倘若徐宗主觉得陈寻有错,陈寻甘愿死在徐宗主掌下,绝无半点怨言……”

    说到这里,陈寻徐徐飞到浮屠战舟之前,盘膝闭目而坐,似乎等徐峥一掌劈来。

    众人皆惊:

    陈寻斩破徐峥爱女百骸肉身、差点令她身殒道消、魂飞魄散,还无情毙杀天道宗三百余弟子,令天道宗错过这么大的仙缘,这会儿竟然要徐峥替他主持公道,难道他真以为徐峥真是个心慈手软的主?

    徐峥当年杀心极盛、曾一怒屠城,总不至于担心斩杀一个法相境散修,能沾染到多少因果恶缘。

    “你走吧!”徐峥脸色变幻数次,挥袖直接将陈寻扫回九狱神王诛魔战车,脸色铁青返回浮屠战舟。

    众人皆是不解:

    徐峥明明都动了真怒,为何放过眼前这个连天人之躯都没有修成的散修?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