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一十八章 走人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无意看了一眼月票榜,竟然第一了,可能保持不了几天,但真的万分感谢兄弟们的支持跟陪伴……)

    陈寻怎么都没有想到,都火烧眉毛了,就连南海仙府还有数百弟子被魔人困在地底,元澄道人此子脱困出来,第一个念头竟然是挑拨他与姬氏子弟的关系……

    陈寻怎么都没想到南海仙府的堂堂真传,心胸竟狭窄到这等地步,竟半点都没有想到,自从他们被困地底,地面上的形势早就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陈寻同时也没有想到姬族子弟在这节骨眼,在知道他的身份后,竟然还拘囿于姬氏与姜氏的旧仇,第一念头竟然是要将他斩杀……

    陈寻心里就觉得这些强宗、上古氏族弟子,还真是荒谬得可以,难道这是注定魔族要大兴、人族要衰败吗?

    这一刻,陈寻心里也意兴阑珊,再也提不起出手进入地底仙域去救灵墟、紫阳、姬族、南海仙府四宗弟子的兴头,淡然看着指杀过来的六杆荒古战戟。

    六名金甲青年都是从姬非烟身后飞出,镌刻玄奥道纹的金色战甲的甲襟印有麒麟灵兽的纹案,仅这比掌心还小的纹案里就蕴藏无尽灵力,实是姬氏一族的族徽。

    这六人相貌都有相似之处,想必都是姬氏嫡系子弟,皆有天人境修为,而手里所持的荒古战戟,有着虬龙出云的气势,淡淡的蛟龙虚影盘绕戟身,灵蛟虚影妖瞳闪动烁烁神芒。

    这六杆荒古战戟不仅仅都是下品道器,荒古战戟之中炼入的器灵,更是实力非凡的灵蛟元神,即使没有达到蛟龙元胎的地步,但也相差不远。

    这六人以**阵位持荒古战戟,神识锁杀过来,对陈寻所形成的威压,让陈寻竟然有当年在雷云岛面对徐至龙的压迫之感。

    这六人联手结阵好强!

    这些人修为如此之强,为何又是如此之蠢?

    或许自生来就站在芸芸众生之上,太狂妄自大了吧?

    特别为首的那名青年,实力最为强悍,气势在瞬然间提升到极致,周身竟有淡淡神焰虚影散出,有如一樽神人横立陈寻跟前,眼瞳如电,有着睨视一切的气度。

    此子的修为竟然还在宋离、元澄道人之上,想必与姬非烟一样,都是姬氏当代最为杰出的年轻弟子吧。

    水火青莲即使还没有被人击碎过,但姬族这六人联手,陈寻暗感他灵海所蓄的玄阳真火、玄阴真水,大概抵挡三击就会耗尽。

    不过,陈寻此时心里压根没有什么好畏惧的,更是想大笑一场。

    仙道宗门、上古氏族,要是真传弟子、嫡系血脉这样的蠢货,人族怎么会不衰败,怎么可能不在魔族手底里大败特败?

    常曦、王青长、赵道临等人都见识过陈寻的真正实力如何,姬族六人联手虽强,但陈寻绝不会连一击都接不下来。他们此时都是冷笑连连的看过去,暂时都没有要出手之意。

    陈寻悬立在战车之前,眼瞳如电,盯住悬立姬族六人之后、神色还颇为迟疑不定的姬非烟,振声问道:“姬非烟,莫非在火烧眉毛之时,你们姬族之人,还要先清算与姜氏的旧仇不成?”

    “你是什么东西,姬姐的姓氏名字,岂是你能喊的,”为首金甲青年挥戟直指陈寻的眉心,厉喝道,“滚出去,今日可饶你不死!”

    “姬野,莫要如此失礼。”姬非烟轻语道,但没有再多说什么,言外之意,还是要请陈寻等与姜氏有关的人离开此地。

    陈寻淡淡一笑,无视金甲青年姬野指杀他眉头的荒古战戟,厉目扫过与姬非烟、元澄道人一起从地底脱困的另两拔人,想不用想,他们应是灵墟宗、紫阳宗的弟子,问道:

    “姬族、南海仙府都已经表态了,那请问灵墟宗、紫阳宗的道友,你们今日也要我陈寻滚出去吗?”

    一名身穿玄黄道袍的玄修飞身上前,眼瞳扫过九狱神王诛魔战车一眼,见姬野六人神识锁杀眼前这人,都没有人出来助他;而擒龙子徐斌等人嘴角噙着淡淡的浅笑,没有半分要站出来帮此子说话的意思。

    他以为眼前这位身上连件像样灵甲法袍都没有、修为竟是法相境圆满的青年,仅仅是散修里无关紧要的一个……

    身穿玄黄道袍的修士,朝陈寻稽首施了一礼,看似彬彬有礼,却代表灵墟、紫阳二宗表态道:

    “姜氏与姬氏是世仇,我等皆不便插手过问是非。这位道友的好意,玄真子心领了,但地底仙域杀机重重,众人若不能齐心协力以对,怕是会凭添太多的变数,还请这位道友稍稍委屈一下……”

    “那行,陈寻就不打扰你们了!”

    陈寻飞身返回九狱神王诛魔战车,如电厉目扫向擒龙子徐斌,问道,

    “徐道兄,我这就离开太元秘境,你是走是留?”

    万余魔族精锐此时都已经接近熔岩湖边缘,擒龙子徐斌又不是蠢货,就算是陈寻决意要进地底仙域,他心里还直打鼓呢,此时能有机会脱身,何乐而不为?地底魔人是多臂古魔的残魂所化,谁也不知道魔族跟这些魔人有什么关系。

    三千修士单独面对上万魔族精锐,或有一战之力,但要是让魔族精锐与魔人合二为一,这战还打个毛线,他们还能有半成胜算?

    虽说此时还有数十头魔君级魔族强者潜伏在星域深处,但合三千玄修之力,未必不能突破这些魔君级魔族强者的重围。

    陈寻他们此前所惧怕的,是怕潜伏在星域深处的魔君级魔族强者与上万魔族精锐汇合后那令人惊惧、无可抵御的战力。

    所以他们必须留在太古仙阵附近,不让魔君级巨魔与魔族精锐有汇合的机会。

    现在有姬氏、灵墟宗、紫阳宗、南海仙府近两千弟子在地底拖住魔人,魔族精锐一旦进入地底,势必也要先解决被困地底的姬族等四宗弟子才有可能脱身,此时他们仅需要面对潜伏星域的三五十头魔君级巨头,实是极难得的突围良机。

    此时不走,还要待到何时?

    顾玉章、廉昌海、王冲等人刚才含笑不语,可不是说要看陈寻的好戏,实是他们都想到这一节,这才克制住没有给元澄道人他们丝毫的提醒。

    他们就等着元澄道人、姬族干净利落的将陈寻得罪干净,他们也就可以顺理成章的袖手不管。

    回到天钧大世界,姬氏、紫阳宗、南海仙府、灵墟宗都不能怪他们见死不救,唯一的机会,是姬非烟、元澄道人、玄真子等人自然赶跑掉、骂跑掉的,能恨得了谁?

    总不能让他们反过来求姬非烟等人吧?

    擒龙子徐斌脸上挤出一丝愧色,朝姬非烟、元澄道人、玄真子抱手说道:“对不住了,荡魔盟此时唯陈真人马首是瞻,共同进退。你们既然拒绝陈真人的援手,徐斌也就爱莫能助……”

    元澄道人仿佛被一棍子打蒙在那里,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一幕,擒龙子徐斌何时竟听命于陈寻这狗贼了?

    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

    “宋兄!”元澄道人看到宋离徐徐往后飞去,像抓住最后一根稻草似的喊道,“宋兄……”

    “元澄兄,你们还是好自为之吧,”宋离愧然说道,“非是宋离不愿出手相助,我等在太元秘境立下血誓盟书,都要与陈真人共进退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仙林谷其他弟子呢,周然兄、赵泰兄,他们人呢?十数万宗门弟子、散修,总不至于就剩你们这点人吧?”元澄道人惶然问道。

    “都身殒道消、魂归天际了,就剩下我们这点人了。”宋离说到这里,心里也是湟然,但也越发坚定立时离开太元秘境的心思。

    谁知道地底魔人与魔族精锐、与魔君级巨魔汇合后,会带来怎么的覆顶之灾?

    此时魔族主力精锐已经分批进入熔岩湖的上空,就见雷光神华升腾而起,随雷光神华湮灭,已有一批魔族精锐进入地底仙域之中……

    元澄道人失魂落魄的站在半空,怎么都难以想象,十数万宗门弟子、散修竟然就剩下眼前三千余人,而这三千余人竟然都还听命于陈寻这狗贼。

    这怎么可能?

    他们被困地底之时,地面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元澄道人心里难言苦涩,都不敢回头看姬非烟、姬野、玄真子等人一眼。

    要不是他起意挑拨离间,想利用姬非烟、姬野他们羞辱陈寻,擒龙子徐斌他们这时也无借口袖手而走。

    元澄道人恨不得要将自己的心剖出来,姬非烟、姬野、玄真子这关好过,但他回到宗门呢,怎么交待近千弟子,仅他们十数人逃回天钧?

    姬非烟、姬野、玄真子此时有杀了元澄道人的心,但知就算杀了他也于事无补,谁能想到最不起眼的一人,竟能决定三千玄修的进退?

    “苏仙子,难不成梵天宫对我姬族子弟,也要见死不救吗?”姬非烟藏有雷光电火的美眸,盯住苏青影,不甘心的问道。

    “梵天宫、天道宗、仙林谷三宗弟子,仅有五百人,姬非烟,你认为我们能挡此魔劫吗?”

    苏青影此时也只是想着将四百余梵天宫弟子安然带回天钧,姬非烟、姬野、玄真子刚才的态度不单单是针对陈寻,骨子里更有着对其他散修的轻蔑。

    九狱神王诛魔战车之上,除了五百强宗弟子,真正的主力是两千六百余散修,就姬非烟、姬野、玄真子刚才那态度,还怎么指望这些散修拼命去援姬族、灵墟宗、紫阳宗、南海仙府四宗被困地底的弟子?

    做梦吧!

    苏青影轻轻一叹,劝姬非烟道:

    “此时是离开太元秘境的唯一机会,姬非烟,你们也随我们离开吧,其他弟子在地底或有兵解重生的机会!”

    “我……”姬非烟抱着最后的一丝期望看向貌不出众的陈寻,却不想陈寻只留给她一个冷峻得像冰峰的侧脸,已无半分商量的余地。

    姬非烟喷出一口血来,她没想到姬氏六百精锐,竟为她与姬野的无心之失,失去最后的一线生机……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