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一十六章 荡魔盟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我们就剩下这么点人了,剩下这点血肉也填不饱它们的肚子,这些魔族怎么还不撤走?难道它们真就不怕仙道强宗的援兵赶到,还是说另有谋算?”

    赵道临看着近万魔族精锐主力集结于太元山麓的另一侧,并无收手撤去的意思,忧心忡忡的问出来。【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它们或许是想进入地底仙域,”陈寻蹙起眉头说道,“太元仙族与多臂魔族最后一战,就发生在地底仙域,不知道有多少魔族、仙裔在此地殒落,也不知道有多少魔兵、道器被打得残碎,应有不少遗存地底仙域……”

    魔族强于肉身、弱于玄兵法宝,这是众人所目睹的事实。

    虽然魔族这些年可能有不少炼器强者涌出,但底蕴哪里能跟人族玄修宗门相提并论?

    就像那四臂魔、赤火明,都是魔帅级魔族强者中最顶尖的魔物,修为都未必在苏青影、徐斌之下,所修魔功也极其凶悍,但拙于玄兵法宝,犹没有与苏青影、徐斌正面交锋的实力。

    四臂魔所持的黑狱魔刀,却仅仅是绝品天器级别的玄兵,竟被陈寻所斩出的雷音剑煞轻易轰碎;赤火明当年所得的唯一一件绝品天器,还是从姜彬手里夺走的那件都天拘魔旗,也在黑阴岭一战被陈寻与陶景宏、赤火老祖等人联手摧毁。

    而魔龙乾余骨这么凶悍的角色,闯入云洲连一件道器级魔兵都无,以致在神宵山被轰入虚空星域之中。

    魔族即使炼制出黑色巨峰这种天地道器的存在,但天地道器的炼制,条件极其苛刻,而那座黑色巨峰的威力,也没有强到令人生畏的地步,还毁于太古仙阵之下。

    魔族应该早就清醒意识到它们的弱点所在,它们在吞噬十数万人族玄修血肉之后,还不撤走,最大可能的就是为了埋藏地底的魔兵法宝。

    “竟是如此!”听到陈寻的分析,王青长都是倒吸一口凉气。

    魔族近万精锐,天妖魔将就逾半数,魔帅级魔族强者,更是超过六百。

    其中达到魔帅级巅峰、修为不在苏青影、徐斌之下的魔族强者,更是多达三五十。

    要是叫这批魔族精锐,从地底仙域获得大量的顶级玄兵法宝,他们还能有什么活路?

    更不要说附近星域深处,还潜伏数十头魔君级巨魔。

    众人之前因数战大捷所积累起来的如虹士气,这时候又难免有往低谷滑落的迹象。

    虽说涅盘境真君巨头都能破碎虚空,但没有哪个真君巨头能有破碎虚空、瞬穿亿万里星域的神通。

    九狱神王诛魔战车即使在海墟星域之时,瞬穿虚空顶天也就横跨两三千里而已。

    天道宗、梵天宫的师门长辈即使能赶来增援,也是在三五个月之后。

    “天下就没有必死之局,”陈寻微微一笑,他没有这时候就泄了士气,振奋精神朝远在十数里之外的擒龙子徐斌、宋离,传音说道,“徐真君、宋真君,可借一步说话!”

    换作他日,陈寻出声相邀,擒龙子徐斌、宋离连抬头都懒得理会一下,此时只是疑惑的扫来数眼,便一起御空飞来,拱手道:“陈真人,有何事见教?”

    “灵墟宗、紫阳宗、姬氏、南海仙府尚有千余弟子被困地底仙域,熔岩湖这两个月来,每隔一段时间都有剧震从地底传出,很可能是四宗族弟子正设法从地底脱困,”陈寻直截了当的将当前的形势,跟擒龙子徐斌挑明,问道,“魔族主力精锐集结太元山麓北侧不去,倘若魔族意图是趁诸宗弟子脱困之际,进入地底仙域,徐真君有何应对之策?”

    擒龙子徐斌喟叹一声,问道:“陈真人有何应对之策?”

    “除去潜伏星域深处的数十魔君,就眼前这近万魔族精锐,已非我等能撼,但魔族精锐迟迟未动,实也怕我们有鱼死网破之心。一旦触动太古仙阵,这近万魔族精锐被雷光神华波及,必定也是死伤惨重,”陈寻说道,“短时间内,我们是不用太担心魔族会再起杀戮,但也要想办法阻止魔族进入地底仙域,去取玄兵法宝……”

    “怎么阻止?”擒龙子徐斌问道。

    他们这样子,哪里还有与魔族正面硬扛的实力?

    “跟着进去。”陈寻说道。

    “你让赵醒龙告诫我们,莫入地底,此时你怎么又出尔反尔,想入地底仙域了?”宋离眼瞳透出金焰厉芒,扫过陈寻的脸,他对陈寻犹满是戒心。

    “我所告戒是莫要再起贪心、横生枝节,但想到渡过此劫难,我等此时皆如丧家之犬,就必须要暂时放下此前的恩怨,以随机应变之心态,联手牵制魔族精锐,才能有一线生机。”陈寻说道,眼瞳炯炯有神的盯住擒龙子徐斌、宋离,徐徐说道。

    擒龙子徐斌城府极深,但宋离此子有杀他而后快之心。

    陈寻虽然想将擒龙子徐斌、宋离踢到一边去,但他接下来的计划,缺不了徐斌、宋离这两个角色。

    除开赵醒龙等弟子,随擒龙子徐斌狼狈逃回熔岩湖附近天道宗二十三名弟子,天人境强者就占到一半;随宋离狼狈逃回熔岩湖附近的仙林谷十数弟子,天人境强者也有八人。

    而逃到熔岩湖附近的两千散修,其中天人境强者,更是多达两百多人,其他则绝大多数都有法相境修为。

    能在此前魔族杀戮中逃脱生天,修为都不会太弱。

    人族玄修在经历重重惨痛打击之后,要是都能意识到联手是唯一的活路,即使是面对强悍的魔族,都未必没有一战之力。

    天道宗、梵天宫为何这次没有师门长辈护驾保航?

    事实上,要不是擒龙子徐斌这些人太狂妄自大、太得意忘形,他与徐昭容,凭借天道宗千余弟子结成的玄天大阵,还能有多少难关渡不过去?

    谁能想到十数万散修、万余强宗弟子,竟然被魔族轻易就杀得落花流水?

    大概离魔族都没有想到,会取得如此恢弘的胜绩吧?

    往事不可追,但想活着离开太元秘境,还需要从长计议。

    苏青影借四百余梵天宫弟子结成的大梵光明法阵,在顷刻间就灭杀两千余小魔将啊;这瞬时爆发出来的战力,完全可以媲美涅盘中三境的绝世强者。

    虽说此时天道宗弟子仅剩下八十人,但擒龙子徐斌与诸弟子结阵,战力依旧不会低于涅盘第三境甚至第四境的真君巨头。

    宋离与十数仙林谷弟子结阵,战力也不会低于涅盘第二境的真君巨头。

    而两千多散修,要是能以玄衍战阵组织起来,实力更是不容小窥。

    陈寻此时的计划,就要将残剩的宗门弟子、散修都联合起来,一个都不剩下。

    擒龙子徐斌、宋离对望数眼。

    到这时,他们对陈寻已经不敢再存有丝毫轻视之心,他们两宗残剩弟子之所以在十数里外滞留,实际上也是看重荡魔盟诸修与梵天宫弟子的存在,对魔族还稍稍有些震慑。

    荡魔盟诸修、梵天宫弟子总计不足千人,天人境强者加起来不足四十,但历经诸劫磨难,此时精诚一心,又有九狱神王诛魔战力可以依仗。

    更关键的,他们法宝、丹药都还没有怎么损耗,是此时唯一存在能让魔族稍稍忌惮的力量。

    要是谁最后最有可能活下来,擒龙子徐斌心里再狂傲自信,也不得不承认,荡魔盟诸修、梵天宫弟子最有可能活到最后。

    不仅仅擒龙子徐斌、宋离他们,其他两千散修也都在附近滞留,无非是想着大树底下好乘凉,在荡魔盟、梵天宫弟子身侧,还能有一丝喘息的机会。

    “这么多散修,可都是极有主见之人,要如何联手?”擒龙子徐斌压住心头泛起的苦涩,问道。

    听擒龙子徐斌都有联手之意,宋离也只能压制住心底的怨毒,一双厉芒精闪的眼瞳看向陈寻,看他有什么建议。

    “我请徐真君、宋真君加入荡魔盟,缔结血誓盟书,推举十五人为议事长老,议事长老所决,为诸修在太元秘境进退最终准则。我等身在太元秘境一刻,便要忘却昔时恩怨,戮力同心,抵抗魔族。在太元秘境倘若有人违背荡魔盟的血誓盟约,天杀地灭,众人共诛之,”陈寻眼瞳里透出淡淡的金芒,却是他修炼到法相境圆满的标志,徐徐说道,“待离开太元秘境,血书自解,到时候大家再有恩报恩、有仇报仇,尚且不迟!”

    荡魔盟没有特别强的约束跟强制义务,散修能入,宗门弟子自然能入,离开太元秘境后,又随时可以退出,但在太元秘境,一定都要以诸长老所议为行事准则,不得有丝毫的违背。

    魔族近万精锐是高度组织起来的,残剩诸修想在太元秘境对抗魔族,必须进退如一、令出必行。

    “何人可为执事长老?”擒龙子徐斌问道。

    “苏仙子、我、王青长真君、赵道临真君、飞熊真君、龙溪真君,徐真君、宋真君、赵醒龙真人,可为荡魔宗议事长老,”陈寻说道,“除我等九人,其他散修再推举六人出来为议事长老,决定我等在太元秘境一切事宜,众人皆需遵从。”

    擒龙子徐斌、宋离对望一眼。

    陈寻这样的条件不算苛刻,天道宗、仙林谷还能占到三席议事长老之位,加上其他六席散修,不至于事事都被陈寻牵着鼻子走。

    而陈寻将赵醒龙推出来,不管是有什么用心,赵醒龙是天道宗弟子毕竟不假。

    “那些散修,未必愿受荡魔盟节制。”擒龙子徐斌又说道。

    “不入荡魔盟者,皆有与魔族勾结的嫌弃,凡出现在九狱神王诛魔战车视野之内者,皆无情斩杀!”陈寻杀气腾腾的说道,“荡魔盟这棵小树,可不会再借给乘凉了。”

    此前,他没有说这话的底气,而现在九狱神王诛魔战车之上,荡魔盟诸修加上梵天宫弟子将近千人,完全可以强迫天道宗、仙林谷弟子以及两千散修,都听令他的节制。

    不遵从他的条件可以,就请从九狱神王诛魔战车的视野里消失。

    不管天道宗、仙林谷弟子,还是诸多散修,既然都到这一地步,要是都还没有联手抗魔的决心,还想着荡魔盟跟九狱神王诛魔战车能挡在前面吸引魔族主力精锐的注意力,让他们有偷奸耍滑的机会,陈寻也绝不可能再手下留情。

    听陈寻杀气腾腾的话,擒龙子徐斌、宋离都倒吸一口凉气,进入太元秘境发生这么多事,他们相信陈寻既然将这话说出口,绝对会干得出来。

    而此时不依附于荡魔盟与九狱神王诛魔战车,他们被迫撤到九狱神王诛魔战车视野之外,与一盘散沙的两千散修,还不是又个个都成了魔族眼中可猎杀的美食?

    “苏仙子也是此意?”擒龙子徐斌看向苏青影,问道。

    “徐道兄,此时再有丝毫的犹豫,还能挽回一线生机吗?”苏青影反问道。

    擒龙子徐斌、宋离又看向龙溪老人、飞熊道人等人,见他们神色皆是坚决,心知陈寻留给他们的选择只有两个,要么临时加入荡魔盟,要么就是滚。

    “好。诸修当戮力同心,共赴魔劫。”擒龙子徐斌想透厉害关系,做决定也是果断。

    “但愿陈真人莫忘今日之誓。”宋离见擒龙子徐斌都做决定,就没有他退缩的余地。

    “陈某人的人品,可比宋真君你要可靠一些。”陈寻哂然一笑。

    宋离气结语塞,但面临这样的绝境,也不会被陈寻三言两语激走,心想等熬过此劫,到时候再有仇算仇、有怨算怨。

    擒龙子徐斌、宋离当下就让天道宗、仙林谷残剩弟子都聚集过来,顾玉章、廉昌海、王冲、王腾心里都有怨恨,但此时此地都难违众意,都立下在太元秘境共同抵抗魔族的血誓盟约。

    为免惊动魔族,接下来,众人又分批将旧日相识的散修约到九狱神王诛魔战车之前,密谈约盟之事。

    待到魔族有所惊觉之时,除了天道宗、仙林谷残剩弟子,已经有四分之三的散修,缔结血誓盟书,加入荡魔盟。

    魔族这时候再有什么动作已迟,陈寻手持洞府法宝虚元珠、九狱神王诛魔战车,在触动太古仙阵之时,犹能在雷光神华的波及之下保命,魔族却未必愿意付出太过惨重的代价,只能眼睁睁看着诸多散修,一起被胁裹加入荡魔盟。

    陈寻身边元液所剩无几,小千剑阵很难再用。

    两千余散修都丢盔弃甲的回来,法器、丹药奇缺无比。

    除了赤血冥蛇剑及四柄天器灵剑外,其他四百余柄灵剑,陈寻全部分给其他紧缺法器的散修。

    当然也不会白送,这些散修虽然法器、丹药消耗怠尽,但身上还有不少极珍炼器材料,就拿这些从陈寻手里换走灵剑。

    四百余柄灵剑,虽然绝大多数都是地器水准,但有不少的玄辰剑气炼入其中,品质皆是不凡。

    此时此地,诸多散修都极其狼狈,能有这些灵剑入手重新祭用,已经是难得的珍品了。

    这么多散修,宗师级炼器高手也不是不少。

    陈寻与王青长商议,从散修中挑选二十名炼器宗师,秘授琉璃宝灯的炼制之法。

    陈寻与王青长手里共存有大约能炼制八百盏琉璃宝灯的月精石,此时若能紧急炼制出一二百盏琉璃宝灯,无疑能比其他法宝发挥出更大的作用来。

    更为主要的,在过去两个月内,王青长、赵道临、飞熊道人、龙溪老人等八人,都将第二重玄衍阵图的无穷变化参悟透彻。

    陈寻参悟第二重玄衍阵图,花费数年之久,但王青长、赵道临、飞熊道人、龙溪人都有天人境修为,在陈寻的指点下,参悟第二重玄衍阵图,自然是轻松之杉。

    这也意味着,荡魔盟能以最快的速度,结成八组百人玄衍大阵。

    由十二名天人境强者、一百三十二名法相境强者组成的玄衍大阵,想想都叫人激动,已然具备对抗涅盘第二、第三境真君巨头的实力。

    擒龙子徐斌这时候才发现,虽然荡魔盟十五席议事长老,陈寻、苏青影他们才占六席,但最终荡魔盟最为核心的战力,包括四百余梵天宫弟子、八组玄衍大阵,都掌握在陈寻之手;而剩下的还有百余手持琉璃宝灯的修士,也都将配合火翼妖猿施展琉璃焰海……

    与魔族万余精锐对峙十数日,地底又是有一股剧震传来……

    此时大震,相比较以往数次,幅度又要剧烈数倍,似金焰烈阳的雷光神华从熔岩湖中升腾,这一次终于再度化为金色焰波,往四周八方扩散。

    魔族有少许前哨留在太元山麓范围内,被金色焰**及,强悍无比的魔躯瞬时间支离破碎……

    陈寻他们虽然停在距离熔岩湖有一千余里太元山麓边缘,但为预防万一,陈寻还是将虚元珠持在手里。

    他眼瞳紧紧盯着熔岩湖那被雷光神华笼罩的上空,进入地底仙域的通道能否再度打开,就要看此前被困地底的灵墟宗、紫阳宗、姬氏、南海仙府诸宗弟子能否成功从地底脱困。

    而灵墟四宗弟子明知地面上有万千魔族,却又急于从地底脱困,实不知他们在地底仙域遭遇到怎么的凶险杀机。

    陈寻想起在珑山所遭遇的一幕,心知熔岩湖地底的太元仙域,绝不可能一点凶险都无;要不然的话,天道宗、梵天宫等仙道强宗的弟子,早就将太元仙域的底都翻出来了,哪里还有什么机缘留待后人?r1058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