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零五章 前世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听陈寻问起它进入太元秘境的缘由,火翼妖猿屈膝而坐。【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在火翼妖猿坐下之际,它屁股底下的岩石就像泉水一样沸腾涌起,瞬息间化为一只石莲宝座。

    看到这里没有事情,十数仙胎玉人就鱼贯走出,似乎不愿与陈寻有太多的接触。

    崖洞里空间足够开阔,火翼妖猿也没有化变人身,魔躯身高八丈,像一樽战神盘膝坐在石莲宝座上,长尾高高翘起,似有遐思的说道:“听大当家说,天炉秘境实是太元境分裂出去的一段空间碎片,不管是或不是,我都要过来看一眼……”

    “哦,就这个原因?”

    陈寻微微一怔,没想到火翼妖猿被常曦骗入太元秘境的理由竟这么简单,但细想,还真是有这个可能。

    虽然陈寻还没有能力去探索天钧、太元附近的广袤星域,但有一点能够肯定,在太古仙魔大战之前,太元境与天钧境以及魔族栖息繁衍的千魔境,应该是彼此邻近的三大天域。

    而倘若天炉秘境是太古仙魔大战之时,从太元境分裂出去的一段空间碎片,陈寻猜想附近星域,这样的空间碎片应不仅仅天炉一处。

    想到这里,陈寻脑海里又闯过一个念头,难道火翼妖猿也是太古魔猿或太古仙猿的残魂所孕生?

    “火翼子,你是不是觉醒了前世记忆?”陈寻直截了当的问道,“你此时进入太元秘境,实是想寻找生命的初源?”

    “……”火翼妖猿伸出覆盖赤火红鳞的胳膊,托住下巴,说道,“可能是在天炉秘境转世太多次,前生的记忆早已破乱不堪,仅能想起片光流影般的记忆碎片。是一片苍穹流火、山河崩裂的仙魔战场,我的魔躯、神魂,都被一杆从九天仙宫杀出的神锤轰碎——除此之外,我就再也想不出前世什么来,只是没想到我前世是魔,真是无趣……”

    “是魔才有趣,是仙就无趣了,”陈寻笑了起来,说道,“我都没有想到,太古太元仙族与多臂魔族恶战,还有其他仙魔介入。”

    “你怎么知道太元仙族与多臂魔族的太古战事?”火翼妖翼问道。

    “……我机缘恰合,从他人手里得到一本道书残卷,道书残卷中封印有太古时太元仙族与多臂魔族交战的情形,我才略知一些事情,”陈寻说道,“算了,不聊这些了,火翼子,你助我重新炼制拘魔旗……”

    陈寻手里十二面都天拘魔旗,除了其中一面重新炼制到绝品天器的层次,其他十一面都天拘魔旗都还是残次品。

    陈寻现在要将银鳞蛟龙的元胎炼为主魂,就需要再将一面都天拘魔旗恢复到绝品天器的层次,残次品可承受不住这么强的主魂化形。

    好在击败蛤十八后,陈寻从蛤十八那里搜索来不少天器法宝,拿去跟荡魔盟诸修换得很多离火精金等炼器材料,足以将三面都天拘魔旗都修复到绝品天器的层次。

    火翼妖猿天生擅长天炎秘法,离火精金等炼器材料需要用琉璃天焰才能熔化,眼前有免费的苦力,陈寻怎么会不差使?

    **********************

    三天三夜过后,陈寻将一面都天拘魔旗恢复到绝品天品的层次,随后又将银鳞蛟龙元胎彻底炼入拘魔旗中……

    如此一来,十二相都天神魔玄衍大阵,就能化形两樽元胎级魔神御敌。

    为防止混沌魔窥探太多的秘密,也为了防止混沌魔在他与徐昭容决一生死时动什么手脚,陈寻这些天一直给混沌魔下了额外的禁制,将它连同那面都天拘魔旗一起封印在小须弥戒中。

    直到这次要重新演炼十二相都天神魔玄衍阵,陈寻将解除禁制,将混沌魔重新放出来。

    看着从都天拘魔旗中化形而出的百丈银鳞蛟龙,重见天日的混沌魔张大嘴巴,恨不得将拳头塞进去,震惊问道:“这是擒龙子徐斌的那头银鳞蛟龙,其元胎怎么会被你夺来,还炼入拘魔旗中?”

    “擒龙子、徐昭容被我打得连娘都不认得的,你信不?”陈寻戏谑的问道。

    “怎么可能?”混沌魔难以置信的问道,“徐昭容持有天道宗传说中早就遗失的上品道器大混沌劫剑,便是涅盘下三境的真君巨头都能斩死,怎么可能败于你手?”

    “他借天道之力,化形天道真龙,才将我主徐斌与徐昭容击败,还毙杀天道宗三百弟子。他虽然得意一时,但回到天钧大世界,天道宗诸多涅盘境真君巨头,定会生吞活剥他!”银鳞蛟龙瓮声说道。

    陈寻最终还是没有将银鳞蛟龙的自我灵性完全炼灭掉。

    虽然陈寻重新将命元精血炼入它的元胎,种下神魂禁制,但银鳞蛟龙自我灵性未灭,对陈寻始终存有敌意未消,只是不敢有任何反抗的动作,但言语间对陈寻没有丝毫的敬畏……

    看来擒龙子当初也非纯粹用暴力降服这头银鳞蛟龙。

    这情形还真是让人头痛,陈寻原本打算用银鳞蛟龙压制混沌魔,但没想到银鳞蛟龙对他有这么深的敌意难消。

    他现在还是不敢让银鳞蛟龙恢复修为,要是与敌搏杀激烈时,受到它与混沌魔的联手反噬,陈寻的小命就很难保住。

    但是要将混沌魔与银鳞蛟龙的自我灵性都炼灭掉,就不能再借它们施展化变混沌玄天、灾风劫火以及接引虚空风暴、操御雷霆的异能神通,也极为可惜。

    陈寻也是够郁闷的,银鳞蛟龙、混沌魔所化变都是元胎级魔神,堪比涅盘初境的真君巨头,但防着它们反噬,此时连十之一二的实力都无法发挥出来,无疑是极大的浪费。

    要是混沌魔与银鳞蛟龙能真正降服于他,不要说王冲了,就是擒龙子徐斌站到他身前,他都有信心一战。

    仔细盘点下来,陈寻此时的实力已经算是不弱,比他在雷云岛时可以说是天壤之别。

    天道小龙经太元天道赋予那点生机之后,陈寻短时间内就能进入肉身不坏的境界施展玄辰碎星拳。

    绝品天品有都天拘魔旗可布十二相都天神魔玄衍阵,虽然不便移动,但在相对固定的场所,攻防之强,堪比涅盘境真君巨头。

    小千剑阵第三重境界也修炼到随心所欲的境界,三百灵剑,更有赤血冥蛇剑等四柄绝品天器,能大幅提升剑阵威力。

    道器璇龟古镜,炼入玄龟第二元神为器灵,与陈寻所参悟的天武之道极为契合,还拥有反震强敌攻势的异能。

    九狱神王诛魔战力,虽然陈寻还无法发挥其全部的威力,但毕竟是天钧大世界都难得一见的中品道品,能化变九头狱焰神龙,还能瞬穿虚空,进入战场,令强敌防不胜防……

    拥有这样的实力,不要说王冲、宋离之流了,便是真正的涅盘初境真君巨头,陈寻都敢一战,何况他还有红茶、玄龟及四蛟五狸相助,此时又与常曦、火翼妖猿汇合……

    *************************

    陈寻又取少许玄阴真水,给火翼妖猿及四蛟五狸洗淬元神、提升修为。

    两天后,常曦从虚元珠中走出,神采熠熠,伤势已然痊愈,但虚元灵地所植的灵草灵木在诸多草木精华被抽取后,行将枯萎,怕是需要封闭好几年,才有可能恢复盎然生机。

    看到常曦从虚元珠中出来,陈寻问及关键问题:

    “那天藏身石岭后,有千余仙胎玉人,我这次过来,怎么才看到的仙胎玉人都不足三四十?”

    “你随我过来……”听陈寻问及此事,常曦轻叹一口气,让他随自己往崖洞深处飞去。

    此前陈寻助常曦疗伤,一直都守在崖洞的外层,这一走才知道这座崖洞要比他想象的深得多。

    崖洞岩层往地底斜深伸下去,东绕西绕,足足飞行两百余里,才再次走进一座宽敞的大厅里。

    千余仙胎玉人或坐或卧,都在这座岩洞里,但与陈寻想象中仙灵之气四溢、肉身皆似琉璃宝玉的仙胎玉人不同,眼前千余仙胎玉人一个个竟然都是童颜鹤发的耄耋老者。

    他们眼瞳里灵光涣散,竟然都是一副寿元将近、生命已经走到尽头的样子。

    有些仙胎玉人,脸生污垢,身体里甚至有腥臭散发出来……

    “天人五衰之劫!”陈寻震惊问道,“怎么会是这样?”

    未能修成元胎的天人境强者,寿元枯竭之时,将成经天人五衰之劫而亡。

    但这千余仙胎玉人从出生到现在,才经历短短十数年的生命周期而已,怎么这么快就要与天壁世界一起寂灭、消亡?

    “这是太元仙族后裔的宿命,若不能在短短十数年间修成元胎,超脱轮回,就会与天壁世界一同寂灭、消亡……”常曦心痛的说道。

    “若进入虚元珠……”陈寻问道。

    “没用的,太古仙阵在天壁世界形成一个封闭的宿命轮回,唯有修成元胎才超脱宿命轮回,除非此外,要么打破太古仙阵,要么等太元秘境恢复成一个正常的大千世界,”

    常曦说道,

    “我现在就是守着等他们同天壁世界一起寂灭后再离开;他们只要魂归太古仙阵,三百年后就还能有机会再入轮回重生……”

    “三百年后!”陈寻震惊说道,“我们这次能守,但天壁有大量仙胎玉人的消息一旦传出,三百年后怕是会有十倍的散修、十倍的宗门弟子,十倍的魔族强者进入太元秘境围猎仙胎玉人啊;而天钧大世界的真君巨头,即使无法直接进入太元秘境,也极可能会进入附近星域,策援门下弟子……”

    三百年后,即使他与常曦、火翼子都修成元胎,但也远远没有能力阻止汹涌而来的散修、宗门弟子、魔族猎杀仙胎玉人啊!

    “这是我的宿命,本来不希望你插手进来。”常曦轻声叹道。

    “你为守护这些仙胎玉人,已经死过几回了?”陈寻震惊问道。

    “记不清楚了,前世记忆已经残破不堪了,可能下回重生,就再也记不起这太元仙殿……”常曦说道,想起太多的往事,一行清泪从脸颊滑落……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