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零一章 天道照形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你怎么可能发现我?”

    九狱神王诛魔战车破空而出,九头狱焰神龙就狰狞的封锁住楼离的所有退路,在他能有反应之前,九道金焰滔天的神力锁链就往他身上缠来。【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他想挣扎,有形无质的神力锁链,直接穿出他的百骸,破开他的灵海,将他的元神缠缚、封印,令他再无半点挣扎的可能,他此时就算是想殉爆煞丹,都无可能。

    怎么可能?

    楼离眼睛里满里惊惧跟不解,左右围观此战的散修有数以万千,他自信掩藏气息,便是天人境巅峰的强者都丝毫无觉,为何陈寻能在百里之外,直接找到他头上来?

    楼离抓破脑子,都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除了楼离被生擒,其他两人都被苏青影的剑煞斩落,一声未吭,落地就因元神破碎而亡,毕竟都仅是法相境的玄修,根本没有能力敌挡苏青影的剑煞。

    众人心里既惊且疑,看陈寻从百余里外,将那名散修擒住徐徐飞回:

    这三人竟然是投奔魔族的奸细,但这么多人都没有丁点觉察,陈寻、苏青影怎么就一眼将他们从人群中认出?

    就算那人落到陈寻的手里,也看不出是魔族奸细的样子啊。

    陈寻飞回到苏青影的身边,将被他封印住元神的楼离,摔到梵天宫诸弟子跟前,冷声笑道:“你修炼掩藏气息的秘法,以为瞒过诸修,就能瞒过天道吗?天道化形之时,天道即我,我即天道,你以为你这点伎俩,能瞒得过我吗?”

    “……”楼离没想到他与夷清湖、夷清泉三人,竟是如此泄漏了行踪。

    是啊,他们修炼的是血炼杀戮秘法,怎么可能瞒过天道?在陈寻化形苍古巨龙之时,魔族在太元秘境的一切动静,恐怕都在他的感应之中吧……

    怎么就没有想到这茬,怎么就没有提前逃走?

    楼离此时想吃后悔药都已经来不及。

    “陈真人,除了天道感应外,你还有手段能确认此人是魔族奸细吗?”

    一名散修飞出来,谨慎的问道。

    天道感应,太飘渺莫测了,其他人还无法印证。

    要是陈寻拿这个当借口,随便诬指一人说是魔族奸细,那人岂非百口莫辩?

    所以此人是不是魔族奸细,还需要有人站出来进一步查验。

    “这个自然容易,”陈寻都已不屑再当众逼问楼离什么,伸手直接破开他的胸膛,将他体内修炼百年的元丹,活生生的掏出来,递给飞出来质问他的修士,说道,“请这位真人查验此人修炼的魔功……”

    看到这一幕,众人皆是心惊,这才省得陈寻虽然秉承天道,但杀心可不见得比谁稍弱,对敌人的手段也不比谁更仁慈。

    何谓天道,天道仅仅是要万物生生不息,阻止灭绝性的杀戮,而不是单纯的阻止杀戮。

    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弱肉强食、优胜劣汰,都是能促进天地万物生生不息的,是符合天道的。

    上苍便是如此,看似有情又是无情,看似无情却又有情。

    众人都见识过陈寻的狠辣手段,见他只手剖开那人的胸膛,血淋淋掏出来的元丹,似琉璃宝玉雕琢而成,莹莹生有宝光,乍看也不见有什么异常。

    不过,大家心里都很清楚,修炼任何魔功、法相神通,都会在元丹、元神中留下无法抹除的印证。

    刚才那个站出来质疑陈寻的散修,是个身穿银鳞宝甲的中年剑修,他接过活摘出来的元丹,先呼出一团青郁灵气,将元丹上的血迹抹除,俄而以指代刀,一层层解离元丹。

    此人修为也是极高,元丹乃毕生所修炼的真元法力所结,坚如神玉仙石,不用纯阳之火炼之,仅以指代刀,将元丹一层层解离开来,这分功力,已非大多数人能及。

    当此人将那枚元丹如琉璃宝玉的外层剖解掉,露出里面怨煞滔天的噬魂血丹时,无数人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好强的噬魂煞丹、血丹!

    鲜血的血丹,就像魔神活着的心脏,还是微微的蠕动!

    那个散修下意识的都想将血丹扔掉。

    “这位真人,不用担心,此子神魂皆在我的控制之中,无法殉爆这枚血丹!”陈寻说道。

    “血丹怎么会有如此浓烈的怨煞,直欲要将他人的神魂都吞噬进去?”那散修终究是没有将血丹丢出,但还是下了两重能防止神识传透的封印禁制以防有变。

    不仅那名散修,附近万余丈范围的宗门弟子、散修,此时都能感觉那枚血丹透出的噬魂气息是那样的凶戾。

    “魔族血炼秘法,是将有灵众生的血肉精华与魂魄一起炼入元丹之中,是最灭绝天道的一种魔功,”陈寻说道,“所以修炼此魔功者,无论是魔是人是妖是神,皆是天道的大敌。天道化形,与我合一,此子自是难逃我的感应。很可惜,魔族奸细还有好几人混在散修之中,但都离得太远,此时都已打草惊蛇逃走,无法斩草除根……”

    在场的宗门弟子、散修,大多数人都有法相境以上的修为,即使没有见识过血炼魔丹,但也绝不会完全不知。

    那名散修,此时将从楼离体内摘得的血炼魔丹再传给他人查验——魔族奸细是公敌,但此人是不是魔族奸罪,还需要多少查验,以免日后有口实落在他人之手……

    擒龙子徐斌没想到他们离开太元秘境之前,还发生这样的变故,只是魔族奸细是陈寻、苏青影揪出斩杀,更衬得他们天道宗只是徒有虚名。

    擒龙子此时心境也变得有些麻木,看众人都围过去细看那枚血丹,他对这事则是漠不关心。

    他从储物戒里聚出一件道器,暂时让徐昭容的元神寄身道器内部生成的玄奥空间之中,待回到宗门交给金曦峰宗主徐峥,由徐峥再想让徐昭容重塑肉身的办法去。

    待其他弟子将窍脉被震毙的弟子尸骸都收入宝船之中,擒龙子徐斌就心灰意冷,打算直接离开太元秘境。

    看天道宗诸弟子都心灰意冷,要随擒龙子登上宝船离开太元秘境,陈寻冷声说道:

    “擒龙子,我知道你与宋离、元澄、王冲等人都恨我入骨,我也巴不得你们葬身在海墟星域之中,但赵醒龙真人等天道宗弟子,心里犹存天道大义,也有誓死卫护天道之心,我不能坐看他们,再为你们的愚蠢,白白送掉性命!”

    “徐某虽说此前有错,但不意味着会再三忍受你的辱骂!”擒龙子徐斌阴沉着脸说道,没想到他都就此离开太元秘境,连太元仙殿即将出世的异宝都不取,陈寻还要纠缠不休。

    “你就不想知道魔族进入太元秘境,到底有什么图谋吗?”陈寻问道。

    “我们既然选择离开太元秘境,太元仙殿出世的仙缘,都已与我们无关,魔族在太元秘境有什么图谋,多问无益。”擒龙子徐斌断然说道。

    “……”陈寻忍不住要哈哈大笑,说道,“遇事不谋,诸多宗门弟子跟着你们这些蠢货,死得还真是冤啊!”

    “陈寻,你如此出言不逊,到底是何意,难不成还要阻拦我们离开不成?”擒龙子徐斌羞恼成怒道,待陈寻再出言不逊,他也绝不会软弱任人欺辱。

    “百万魔族进入太元仙秘境,是众目所睹,”陈寻冷笑道,“但倘若还有一路魔族大军,埋伏半路上,等着诸位返回天钧大世界——擒龙子我问你,以你之能,能保几名天道宗弟子活下性命?”

    “什么,你说有魔族埋伏在海墟星域的深处?”

    擒龙子徐斌闻听陈寻此言,也猛然惊醒过来,才省得他被刚才的重挫心灰意冷差点误了大事,眼瞳里焰光陡然炽烈起来,盯住陈寻,想知道他如此判断有何依据。

    不要说擒龙子徐斌了,便是围观的诸多散修,听到陈寻这话,也都吓出一身冷汗。

    仙缘凶险,这是大家心里早就知道,但真要有一路魔族大军埋伏在他们的后路上,他们想兵解脱身都不可能,更可能肉身连同三魂六魄统统被魔族吞噬掉。

    “魔族绝非你们所想的那般,只有嗜血杀戮之徒,而无足智多谋之辈,这是其一;于魔族而言,种种法器虽然珍异,但远比不上人族修士的精纯血肉更令他们疯狂、更能助他们提升修为,这是其二——第三,就是天道借我化形之际,我感应到有一缕若有若无的凶戾魔念,试图透过虚空风暴延伸到天壁世界来,”

    陈寻说到这里,直接将楼离被九道神力锁链封印住的元神,从他肉身百骸中抽离出来,往擒龙子徐斌扔去,说道,

    “我说这些,你们多半不会尽信,但魔族奸细在此,想必以你之能,多少能从他魂魄中搜到些有用的信息来!”

    擒龙子徐斌眼瞳阴郁的没有说什么,但知此事绝不容有半点马虎,不然不要说天道宗剩下的数百弟子都要葬身海墟星域之中,便是他极可能也会葬送掉性命。

    宋离、元澄、王冲等人,对陈寻怀恨在心,但此时犹不敢无视他的告诫;数万围观的散修、宗门弟子,更是伸长脖子望过来,一颗心提到嗓子眼,想知道擒龙子徐斌到底能从这魔族奸细的魂魄中搜出怎么性命倏关的秘密出来……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