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九十八章 何谓天道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今天就一更,休息一下)

    大家眼睛都看傻了。【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无数人等着看徐昭容借千余天道宗弟子所组玄天大阵之威,斩杀太元天道与陈寻合二为一的苍古巨龙,没想到竟有数十天道宗弟子,斥指徐昭容、擒龙子徐斌的乱命,站出来不惜以血肉之躯扞卫苍古巨龙。

    这算怎么回事?

    “爷爷,什么是天道?”

    一缕雏音在百里外的山岭间蓦然响起,似一泓清泉注入心魂,似宏钟大吕震颤这座山岭上诸修的元神:

    是啊,什么是天道?

    诸修皆转头看去,却见一位青衫老者站在一株行将枯萎的松树之下,松树一根枝桠似虬龙横斜而去,一个身穿紫衣的少女,看样子就十三四岁的样子,垂腿坐在枝桠上,脸带迷茫的向青衫老者询问。

    天钧西陆有一处修行秘境,是为九曲龙溪,这青衫老者,诸多散修有很多人认得,是九曲龙溪的主人,道号龙溪老人,是散修中能排入候补天榜的人物,修为不比天道宗、梵天宫所谓的十大真传稍弱。

    没想到龙溪老人这次竟将孙女带入太元秘境增长见识。

    “天道啊?”

    龙溪老人似透漏一声叹息,或是沉溺于久远的回忆之中,说道,

    “冥冥中自有上苍,这冥冥上苍就是浩然天道,是诸多有灵世界的守护意志……”

    “诸天有灵世界皆有浩然天道守护,这浩然天道因何而生、因何而灭?”

    “有灵世界皆有无限生机而孕生万物,这无限生机或从浩然天道中而来,或者是这无限生机孕生了浩然天道,但到底谁因谁果,除了能最终证悟浩然天道的圣人级人物知道外,你爷爷我这点修为,又怎么可能知道?”

    “证悟浩然天道即能成就圣人,岂非浩然天道就是第一大道?”少女又问道。

    “哈哈……”龙溪老人哈哈而笑,“浩然天道不过是三千大道之一,怎么能称得上第一大道呢?混沌、鸿蒙、乾坤、阴阳、轮回等等,才是真正的十大圣道,但人族大兴,却是与浩然天道有着莫大的关系……”

    “浩然天道既然连十大圣道都算不上,但为什么又能令人族大兴、使人族能压制神魔仙妖诸灵,成为诸灵之首?”

    “混沌、鸿蒙等道虽强,但又是那么好修的?”龙溪老人哈哈笑道,“混沌、鸿蒙诸道,怕是修炼到金仙真神层次,都无法彻底的证悟,但浩然天道却是最易修、又是最难修的三千大道之一……”

    “怎么个最容易法?”

    “无论贩夫走卒,不论修为高下,只要有守护苍生之念,都会有机缘感应、证悟浩然天道,所以最易修。人族大兴之初,不知道有多少人证悟浩然天道、立地成圣,这才奠定人族为诸天世界众灵之首的地位,”

    龙溪老人说道,

    “你看陈寻,不过法相境巅峰,就能与太元秘境的浩然天道合二为一,化形天道苍龙;而换了其他大道,怕是修炼到金仙真神境界,都进入不了大道化形的层次。”

    “啊,原来是这样啊,”少女说道,“但为什么又说是最难修?”

    “你看天道宗十数万年来,有多少强者修成元胎,可有一人修成浩然天道?”龙溪老人笑道。

    “那爷爷你能不能修浩然天道?”少女问道。

    “我可不成,”龙溪老人说道,“绝大多数的玄修都修不成浩然天道,也不愿修浩然天道……”

    “为什么?”

    “你爷爷我修行,是苦求长生,贪生怕死,趋利避害,一辈子都迈不进浩然天道的门槛啊。”

    “浩然天道如此厉害,为什么又有人会不愿意修?”少女问道。

    “唯有守护苍生、粉身碎骨都不惜时,才有一丝可能感应浩然天道,才能借浩然天道之力——记住,冥冥上苍,飘渺莫测,心志再坚,也只有一线可能啊——其他时候都不能用来御敌,你说有几人愿意修浩然天道?”龙溪老人笑问道。

    “可是陈真人刚才梵唱那首战歌时,看上去似有十足把握啊?”少女问道,“可不像是只有一丝可能的样子。”

    “天壁世界太小了,而诸修、宗门弟子以及魔族吞食天壁生灵的意愿太强烈了,所以陈寻发大宏愿,自然就有极大可能触动天道——听说陈真人在云洲,就以抵御魔族、守御苍生为念,或许已无意摸索到感应冥冥上苍的法门,”龙溪老人说道,“但换在天钧大世界,茫茫天地不知道几千万里、几亿万里,以陈寻的修为,就绝无感应浩然天道的可能。”

    “也非没有一丝可能,”有一名玄修插话说道,“陈真人其志不改,又能修炼天道宗秘藏的天道残书……”

    “是,是,多亏飞熊道友提醒,我都差点忘了这茬;或者说是天道宗十数万弟子,绝大多数人早就忘了这茬了,”龙溪老人哈哈笑道,“听说这天道残书有一部分存于天道宗,有一部分存于上古姜氏,说是人族圣典,却不知道多少万年来,没有人能窥其貌了。”

    “既然陈寻与浩然天道合二为一,化形天道苍龙,而天道宗弟子都以秉禀天道为念,为何徐昭容还不收手?”少女困惑不解的又问道。

    “徐昭容修的是混沌魔道,当然肆无忌惮,不仅仅她一人,你看站在徐昭容身边的诸修,哪一个不是心魔滋长的样子?要是一线可能,她们哪里可能会轻易收手?”龙溪老人叹道,“杏儿啊,你要记住,修行之道,心魔是第一大害!爷爷我这次也差点着了道,亏得陈真人出声提醒……”

    “徐昭容再强,又岂能与天道化形的苍古巨龙争锋?”少女不解的问道。

    “徐昭容说的没错,天壁消失,灵元泄尽,这太元秘境的生机,可以说每一刻都在剧烈消减——太元秘境是残破的,这浩然天道也是残破的。要不是如此,大道化形,梵天境仙人都能一爪灭之,何止仅仅是将擒龙子徐斌、徐昭容联手击退?现在就看徐昭容能不能从混沌魔道心境中挣脱出来、幡然悔悟了……”龙溪老人长叹道。

    “她不会离开天道宗弟子都要斩杀吧?”少女惊道。

    “混沌魔道毁灭一切,同宗之谊算个鸟?”又有一名散修怪笑插话道,但他眼瞳放出光焰,盯着百余里外的战场,似乎巴望着徐昭容能将天道与陈寻合二为一所化的苍古巨龙一剑斩灭。

    龙溪老人看左右诸修,有此神色者甚众,心里微叹,也知道徐昭容若败或就此收手,诸多散修在陈寻的压制下,就再无人能出手围猎仙胎玉人的机会。

    在这样的仙缘面前,就算是入魔,大多数人也是在所不惜的。

    龙溪老人与少女,此时也再次将目光投向战场。

    “赵醒龙,你们当真要阻我?”徐昭容满是煞气的脸蛋,在娇颜如花与青面獠牙之间不断变换,声音尖锐,似要将苍穹划破,眼瞳里也渐是魔煞血光,杀气弥漫……

    “陈寻随时可杀,但天道真龙不能灭斩。”赵醒龙等数十天道宗弟子,反反复复就是这么一句话,也无反抗之意,就是横身挡在陈寻与天道所化的苍古巨龙之前,甘愿被徐昭容斩杀。

    “徐师妹,切不可入魔!”看徐昭容异状,擒龙子徐斌大惊喝道。

    “心魔控制不了我,”徐昭容厉笑起来,见擒龙子徐斌变得犹豫不决,喝问道,“徐斌,莫非你要放弃唾手可得的仙缘不成?”

    擒龙子徐斌自然不甘心放弃唾手可得的仙缘,但不要说斩杀真龙有可能减灭宗门气运了,就是斩杀赵醒龙等数十卫护真龙弟子的责任,也非他能承受。

    宗门震怒,他就算是猎杀得三五仙胎玉人,又能如何?

    犯不着冒这么大的风险。

    “收手吧。”擒龙子徐斌长叹说道。

    看到又有两三百天道宗弟子随擒龙子徐斌退到一旁,王冲、宋离、元澄道人他们都心冷了一截。

    “好,好,徐斌,你不敢斩杀真龙、减灭气运,缩头退到一旁,我不怨你,只要你不拦我就成,”徐昭容厉声尖笑,转身看向后还在犹豫的六百余天道宗弟子,“我不信什么天数气运,天道挡我,我必斩之,尔等助我,仙胎之缘,人皆有份;宗门若有罪责,我一人承担!”

    王冲、宋离、元澄道人这时候又蓦然欣喜,徐斌等人只是退出,但没有阻拦徐昭容出手之意,更没有喝令其他天道宗弟子都退出来,看来徐斌还是想斩杀陈寻,扫清猎杀仙胎玉人的碍障。

    宋离看到六百余天道宗弟子所结玄天大阵,威力并非没有消弱多少,所聚集汇生的苍芒灵云,汇聚到徐昭容一人身边,甚至越发浓郁,他激动得大叫:“斩杀陈寻,仙胎之缘,人皆有份!”

    桃谷六鬼本是散修,可不想在这场仙缘被强宗弟子落下,自然更是要卖力的表现。

    六人各祭法器,就要将赵醒龙等失心疯想以死卫护真龙的数十弟子斩灭,为徐昭容斩杀陈寻扫清碍障。

    “天道即我,我即天道!”

    苍古巨龙再度大喝,千丈龙身破空而跃,四只金光巨爪切瓜剁鸡一般,将桃谷六鬼打得四分五裂,当场三人化为三团血雨分崩四射,两人被打得横飞数万丈才从半空栽落,不知是死是活,唯有桃谷六鬼的老大,本身已有排入候补天榜的资格,关键时喷出一口艳丽无比的雾瘴,拦出必死一击,他人身形暴闪,退到徐昭容身边。

    看徐昭容要再度借玄天大阵凝聚大混沌黑天剑煞,宋离也是不顾一切,再将七神玲珑塔祭出,七樽天神化形而出,联手往苍古巨龙扑杀过去。

    七樽天神破碎,七神玲珑塔被打飞,塔身布满蛛丝状的裂痕,但这一刻,比此前要强大数十倍的黑天玄煞,已朝苍古巨龙横空斩来……

    “哈哈!”

    宋离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残破天道化形的苍古巨龙,必定挡不住这惊天一击!

    巨龙破碎,陈寻真身被剑煞斩碎,天道既存,又能附谁人之身?

    “天道即我,我即天道。玄天阵苍茫灵云,天地气机所集,当能借我一用!”

    就在众人以为苍古巨龙要被斩碎、陈寻真身难保之际,就见苍古巨龙龙爪一抓,天道宗诸弟子组玄天大阵所聚到徐昭容身边的苍茫灵云,就在瞬息时被苍古巨龙抓走,形成一道云瘴,横挡在黑天剑煞之前……

    这样也行?

    大家又傻在那里,就见苍古巨龙这时又是一爪往是惊容失色的徐昭容抓去……R1058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