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九十六章 荡魔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听到擒龙子徐斌说苏青影会为陈寻自爆元丹,桃谷六鬼等一干散修都傻在那里。【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这一刻就见苏青影头顶之上、如明月升起的沧海遗珠嗡嗡震颤起来,发出山崩海摧似的厉啸,似乎一整座沧海就要在眼前倾覆……

    三四百想杀陈寻泄恨的散修,此时哪里还有刚才的半点腾腾杀气,皆惊惶从徐昭容身边遁逃,往四面八方散开,生怕受到波及……

    宋离、元澄道人怎么都没有想到苏青影不惜神魂彻底湮灭都要护住陈寻这狗贼,他们虽然没有仓惶逃走,但心魂也不可避免的被一种巨大的惊惧抓住。

    苏青影自爆性命、神魂休关的沧海遗珠,会有怎么威力?

    但宋离、元澄道人相信,威力绝不会在诛仙殿守殿神兽蛟龙之下,或许数万丈内的空间都会在瞬时寸寸崩裂!

    除了徐昭容外,被苏青影自爆元丹所波及的诸修,有几人能夷然无损?

    宋离虽有戮神鞭在手,却自认为难免逃开波及。

    看徐昭容玉容惊色,顾玉章、廉昌海、王冲都相信擒龙子所言不假,心惊胆颤,强抑住从徐昭容⊕⊥身这逃离的冲动。

    而仙林谷、南海仙府的弟子,却没有顾玉章、廉昌海、王冲他们这些天道宗金曦峰弟子的顾忌,他们中甚至有人都不看宋离、元澄道人的脸色,瞬时就有十数人悄然往外围飞离。

    元澄道人在南海仙府真传弟子中排第七、宋离在仙谷林真传弟子中排第十五,在宗门内并无第一真传的地位。

    这次南海仙府、仙谷林进入太元秘境的弟子,有很多跟元澄道人、宋离都不是出身一脉,更无需事事都看他们的脸色行事。

    他们虽恨陈寻坏他们的仙缘,但没有必要为泄恨,将性命都搭上。

    而在左右围观的数万散修、宗门弟子,这一刻更是如鸟兽散,怕受波及。

    而苏青影作为梵天宫第一真传,对身边的梵天宫诸弟子,有着生杀予夺的大权。赵绿彤一言不合,她斩断右臂以示警告,赵绿彤心里虽恨,但也要回到梵天宫才有申诉的机会。

    “算你这贱婢心狠手辣!”徐昭容徐徐吐出一口气,恶狠狠的骂道,“今日就叫陈寻这狗贼逃掉性命又如何,我与这狗贼有十年之约,别人现在想杀他,我还有些舍不得呢。”

    徐昭容与苏青影两次生死决杀,自然知道苏青影绝非虚张声势,沧海遗珠内灵元如怒海奔啸,已经被苏青影摧动到将到崩溃的地步,这一点绝对做不了假。

    而苏青影杀气弥漫,十万丈空间皆是霜雪,这也意味着谁若没有把握在瞬时遁出十万丈空间,都将是苏青影同归于尽的对象。

    苏青影为此子竟然不惜神魂湮灭,还真是有意思啊。

    看到徐昭容总算是答应偃旗息鼓,擒龙子一双透漏金焰的眼瞳,往陈寻逼视过来:“陈寻,你此时离开此地,绝不会有人相阻,但你要记清楚,倘若你再有犯众怒之事,徐某也不会再袖手旁观……”

    “徐师兄,今日真要放此子走?”顾玉章不甘心的问道。

    “千余仙胎玉人受制于太古仙阵,绝无可能遁出天壁世界之中,”擒龙子徐斌眉头微蹙,不怒而威道,“你是为失去的仙缘懊悔不己,还是听从我的号令,去追回仙缘?”

    听擒龙子徐斌这么说,顾玉章当即就闭嘴不言,四宗弟子联手,加上三四万散修,却有可能将千余仙胎玉人找回来,却没有逼得苏青影、陈寻自爆元丹,搞得两败俱伤。

    “就是,赶紧商议怎么捉回仙胎玉人才是要紧,魔族往西南推进甚快,要是叫魔族先捉住这些仙胎玉人吃掉,那才糟糕了。”桃谷六鬼一起鼓噪说道。

    “天壁世界每有仙胎玉人出现,都狡猾得很,倒要好好商议部署才成……”有人又抑不住兴奋的叫嚷起来。

    “哈哈……”

    陈寻听到这一干宗门弟子、散修,竟然又妄想围杀仙胎玉人,站在九狱神王诛魔战车上,忍不住仰天大笑起来。

    夔龙天音异力随着笑声往四面八方传荡,震得诸多宗门弟子、散修心魂惊悸,众人皆不知道苏青影拼命护住他这条小命,他不夹起尾巴逃跑,还留下来发生什么疯?

    陈寻收住笑声,戟手直指擒龙子徐斌、徐昭容、宋离、元澄道人、冷笑斥道:

    “你们一个个自诩天道宗门、仙法传人,但你们今日所作所为,与魔族有何异同?你们再睁开眼睛看看,这仙胎玉人何尝不是芸芸众生?你们一个个竟要生吞仙胎玉人为求道仙缘,你们还有脸自诩是天道宗门、仙法传人?”

    “天壁生灵不在六道轮回之中,杀之食之,皆不染因果恶缘,岂能一概而论?”有人冷笑反驳道。

    陈寻睨视众修,冷笑道:“那就将你们的道心摘出来,看看还是一颗求道问仙之心,还是一颗贪婪入魔的脏心?”

    “陈寻,看来你真是嫌自己命长喽?”

    徐昭容冷冷一笑,她还没有将大混沌劫剑收回去,大混沌劫剑在她的头顶上化作一头吞天蟒神,妖瞳射出玄寒幽光,直欲将陈寻的心魂冻结起来,她艳眸瞥了苏青影一眼,又朝陈寻冷笑道,

    “你要是有本事不藏在苏青影的裙裆下说这样的狠话,我对你还能有一丝敬意……”

    众人冷笑连连,没想到苏青影不惜神魂湮灭,替他争取出的活命机会,此子竟然不知半分珍惜。

    这下子怕是擒龙子徐斌都要按耐不住出手了吧?

    陈寻冷笑道:“姓徐的,我十年之后与你决战,怕是也没有一丝胜算,今日死于你手,又有何惧?”

    “这可是你自己找死,可不算我毁誓。”徐昭容冷笑道。

    陈寻走下九狱神王诛魔战车,朝苏青影长揖施礼道:“苏仙子今日关爱,陈寻铭记于心,但陈寻今日有幸留得性命,必以百倍还之,今日一战,还请苏仙子不要再插手……”

    众人都傻在那里,没想到陈寻有机会非但不逃走,竟然反过来找徐昭容挑战。

    “公子!”红茶痛苦的呻吟道。

    “红茶,他们要围猎仙胎玉人,你应知我的心意已决!”陈寻绝决的阻止红茶再说什么下去。

    “陈真人,你这又是何苦?”王青长不忍道,脸上满是费解。

    陈寻此时绝无战胜徐昭容的一丝可能,就算自爆元丹,也未必能有机会伤得上徐昭容,他这是何苦?

    陈寻跟王青长、赵道临、天音夫人等人,长揖施礼道:“与诸友相交一场,时日不长,陈寻所得良多。陈寻即使不在,但雷云岛皆是诛邪荡魔、以秉天道的仁人志士,必以好茶、好酒款待诸位。”

    红茶掐住陈寻刚才暗中递给她的虚元珠,她心里清楚,真要是让这么多宗门弟子、散修去围猎仙胎玉人,大当家常曦定难有活路——陈寻不愿弃常曦独活,这是要将后事安排好。

    红茶也想与陈寻一同战死在天钧秘境,但虚元珠必需有人带回雷云岛去。

    “苏青影,陈寻自己找死,你这贱婢,还有什么话说?”

    徐昭容看向苏青影,冷笑连连,

    “我今日将话丢在这里,你若再敢阻我,我有机会,必灭你苏氏全族!看你到时候还能救下几人!”

    苏青影轻叹一声,跟陈寻说道:“陈真人,你若是遇到姐姐,跟她说一声,青影已经尽力了——但青影这一世的债还没有还完,神魂还不能湮灭在太元秘境。”

    众人都傻在那里,看着苏青影神色黯然的与梵天宫弟子徐徐退后,苏青影前世竟然有姊妹,竟然还与陈寻有极深纠缠瓜葛?

    苏青影刚才拼死要救陈寻,竟是这个缘故?

    陈寻心知刚才常曦的本命灵木显形,苏青影必有感应,此时亲口听得苏青影唤常曦为姐姐,微微一笑,说道:“苏仙子能护送红茶与九诛神王诛魔战回到雷云岛,陈寻就感激不尽……”

    “你的后事交待好没有?”徐昭容不耐烦的催问道。

    “好了,”

    陈寻淡淡一笑,将十二面都天拘魔旗一把抓在手里,负手飞上一道石岭,冷笑道,

    “但我今日不独战你!”

    众人皆惊。

    陈寻戟手指向擒龙子徐斌、王冲、顾玉章、宋离、元澄道人、廉昌海,不屑而冷笑道:

    “你们一个个自诩仙道真传,入魔而不自知。陈寻以卫护苍生为念,绝不会坐视你们滋生魔彰、围杀生吞仙胎玉人。陈寻在此立下大誓,谁若天吞仙胎玉人,皆是我陈寻死仇,倘若来生相遇,不死不休。有违此誓,天诛我魂!”

    “你当真以为自爆元丹、魔幡,就能伤得我们?”擒龙子徐斌也动了真怒,站在银鳞蛟龙上升空而起,冷冷笑道。

    他没有想陈寻竟然猖狂到得寸进尺,还妄想阻拦他们围猎仙胎玉人。

    “我就说这狗贼是故意的,今日杀他一点都不冤他!”宋离咬牙冷笑道,祭出戮神鞭徐徐逼近。

    苏青影自爆元丹、本命法宝,宋离自认没有能力挡下来,但陈寻算什么东西?

    擒龙子徐斌、徐昭容任何一人都有能力将他元丹殉爆的威和锁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

    这狗贼竟然以为他自爆元丹就能伤得了大家,元澄道人都忍不住冷笑起来,化变三头六臂之金身;王冲也化变太乙金身。

    “这热闹又岂能少得老鬼我!”桃谷六鬼的老大,这时又从远处凑上来,尖声叫道,“这次叫这狗贼神魂俱灭,看他还有什么来生!”

    他倒不是非要出手杀陈寻不可,但此时与擒龙子徐斌、徐昭容拉上关系,才有机会分得仙胎玉人的一杯羹。

    王青长、赵道临、天音夫人、杨宗讳、曲南音皆不忍看陈寻殉丹而亡一幕,恨不得冲上去与陈寻一起殉丹而死。

    “师姐!”

    许寒烟痛苦的呻吟,却见苏青影美眸里噙满泪水——她再也控制不住,往陈寻所立的石崖飞去,“陈真人,你救我一命,今日让我与你同死,算是还你恩情!”

    陈寻转首见许寒烟飞来,伸手释出一道无形的气劲,拦住她,笑道:“傻丫头,你又岂知我今日是必死无疑?”

    “没想到你这狗贼,倒是能骗女人的痴心,你死前还有什么话说?”徐昭容眼眸射出怨毒的光芒,冷冰异常的说道,在她头顶盘旋的黑天蟒神,化为一团滚滚黑烟,徐徐往陈寻立身的石崖逼去……

    徐昭容眼睛盯着陈寻手里的拘魔旗,心里冷笑,这狗贼莫非以为真能叫混沌魔元胎也跟着殉爆?

    陈寻却视徐昭容如无物,抓住都天拘魔旗负手身后,昂天梵音祷告:

    “冥冥太元苍穹,倘若有灵,且听我天道战歌,应我荡魔诛邪之誓……”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大家都傻在那里,都等着看陈寻殉爆元丹、灵幡能否伤得了徐昭容、擒龙子徐斌,没想到这孙子站在峰崖唱起古怪的战歌来。

    这算什么顺事?

    陈寻再度梵音唱起:“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够了,难听死了!你给我去死吧!”徐昭容怒叫道,大混沌劫剑化作一道黑天玄煞,就往陈寻斩去。

    苏青影闭目不忍看之际,就见大地在这瞬时猛烈的震颤起来,千万里范围之内的天地元气就像沸腾起来一般,如汪洋大海往陈寻所立的石崖疯狂涌去。

    “怎么回事?”

    苏青影睁大杏目,难以置信看到陈寻身后虚空瞬然打开,无穷无尽的天地精元汇聚成一头苍古巨头,猛然从陈寻的颅顶汇入陈寻的体内!

    不!是陈寻整个人在一瞬间都变成一头苍古巨龙,一爪朝劈到身前的黑天剑煞拍去……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