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九十五章 红颜一怒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

    想到十年内就有可能修成元胎的仙缘机遇,就这样被陈寻给搅黄掉了,悲愤莫名的宋离,恶从胆边生,出手就是一道剑煞,往陈寻的头颅斩去,非要将陈寻斩成稀巴烂,才能解心头的郁恨。【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还未待陈寻祭出璇龟古镜,苏青影抬手一轮明月升,封住宋离含愤出手的剑煞,杏眸怒瞪,厉声喝道:“宋真君,你这是何意?”

    “苏仙子,你问我这是何意?”

    宋离出离悲愤,怎么都没有想到苏青影此时竟然还出手卫护陈寻,扪胸顿足,怒道,

    “苏仙子,你问我这是何意?要不是此子,故意搅浑水,你说说我们这次会有多少人能得机缘修成元胎?失去这次机缘,日后又有几人能修成元胎。苏仙子,你问这是何意?你看这左右,谁不想撕碎了这狗贼?”

    数万道居心叵测、满是敌意的眼神扫来,陈寻神经再大条,此时也背生寒意。

    他也没有想到随常曦潜伏石岭之后,竟是千余仙胎玉人。

    仙胎玉人是什么,陈寻不是很了解,但他对仙胎道种、仙人残魂什么的,就太熟悉了。

    北玄甲就是仙人残魂孕生的魂魄,道心纯澈无比,修炼道法诀,比陈寻他都要迅猛,短短数十年就已经修成真身法相,甚至有可能比陈寻还要快晋入天人境。

    而仙胎玉人,不仅仅魂魄是古仙残魂所化,肉身百骸更是太古仙阵聚鸿蒙元息、天地灵元塑成的先天生灵,吞食其血肉,不仅不会沾染因果恶缘,甚至还有机会直接立地成佛、修成元胎。

    这样的圣药仙丹,便是梵天宫、天道宗、南海仙府宗门之内,都没有几枚。

    陈寻不知道常曦怎么会在他们之前就进入天壁世界,又怎么会跟千余仙胎玉人混在一起,但知道他这次是将宋离这些宗门弟子得罪狠了——而那些自谓有能力抢得仙胎玉人的散修,眼神里也满是恨意。

    不过,苏青影竟然抢先封住宋离斩来的剑煞,陈寻颇为意外……

    不要说陈寻及其他宗门弟子及散修了,便是梵天宫的弟子,皆是不解的看向苏青影。

    多少人,千百年孜孜以求,不就是得大道以求长生吗?

    然而大道又岂是那么好得的,长生又是岂是那么好求的?

    亿万人俱往矣,得长生者不过二三子。

    今日聚于此地三四万宗门弟子、散修,千百年修行,都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大劫磨难,但除了擒龙子徐斌、苏青影等屈指可数的数人,大道于绝大多数人,都是可望而不可及。

    宋离都已经历经三次兵解重生,这一世好不容易修炼到天人境巅峰,能顿得大道、修成元胎的莫大仙缘,竟然让陈寻无故搅黄了,怎么可能不想杀他而后快?

    不仅仅宋离了,便是梵天宫弟子里想杀陈寻而后快的,也大有人在。

    陈寻这次是真真切切犯了众怒,便是死上百次,都不足泄众人心头之恨,苏青影竟然这时还出手护他?

    在场三四万人,难道不是苏青影她与擒龙子徐斌最有机会猎获仙胎玉人吗?难道不是梵天宫、天道宗、仙林谷、南海仙府四宗弟子有机会猎获得更多的仙胎玉人吗?

    难道她心里对陈寻竟无半点怨恨?

    要不是苏青影余威尚在,赵绿彤都想跳出来质问她,为什么都这样了,还要护着陈寻此子?

    “陈寻这狗贼无故搅黄大家的仙缘,照道理来说,梵天宫这次损失最大,苏仙子竟然还护着这狗贼,老鬼我还真是想不通啊……”

    一名身穿褚色灵甲的枯瘦老者,从诸多围观的散修中排开众人飞出来,冷笑连连朝苏青影发问。

    他仿佛枯树老皮的脸藏着一丝狞笑,言外之意,似说苏青影与陈寻有着不足为往人道的勾当。

    众人见是桃谷六鬼的老大,暗感散修里也只有这样的人物,敢当面指责苏青影,但心想他说得极有道理。

    上千仙胎玉人藏身石岭之后袭杀徐昭容,必是阻挠徐昭容及诸修猎杀、吞食天壁生灵。

    虽然有三五十仙胎玉人修成剑煞,但这些仙胎玉人孕生不过十数年,即使修成剑煞,又岂是梵天宫、天道宗、南海仙府、仙林谷四宗数千弟子联手所敌?

    要不是陈寻一惊一乍,骗得大家跟他一起溃逃,擒龙子徐斌、苏青影率四宗数千弟子一拥而上,千余仙胎玉人,只怕是一个都逃不出去。

    虽说散修想从四宗弟子手里分得一杯羹的可能性不高,但始终还是有一线机会的;现在连一线机会都没有了,对搅黄众人仙缘的陈寻,众人怎么可能不怀恨在心?

    “苏青影,我便说陈寻这狗贼是你的姘头,你这贱婢,还不承认?”徐昭容冷笑连连。

    “徐昭容,你莫以为再出言羞辱我,我还会忍住不出手杀你!”苏青影玉容寒如玄冰,眸光望处,即有片片飞霜凭空凝出,显是她此时已然动了真怒,随时都会出手暴斩徐昭容。

    “你这贱婢,此时还有把握能杀我吗?”徐昭容吐出玄黑如墨的大混沌劫剑,剑丸一出,仅透出的恐怖力量,就叫十丈空间寸寸崩裂,她冷眼盯住苏青影,浑不介意在此地此时再与苏青影生死决战。

    “苏仙子,非是我等要杀陈寻,实是陈寻犯了众怒,苏仙子,你能挡住徐师妹一人,但你能挡住这里的万千人?”廉昌海飞出来,慢悠悠的说道。

    王冲更是直接祭出太乙雷光神针,只等苏青影让开,他就与宋离、顾玉章、廉昌海、桃谷六鬼等人一起出手。

    陈寻这次是犯了众怒,此时不趁其“病”、要了他的性命,还待何时?

    “梵天宫弟子,结大焚光明法阵,听我号令,欲对陈真人不利者,皆杀无赫!”苏青影一声清音如凤鸣九天,就见她裙袂飘飞,沧海遗珠如明月轮升到半空,无尽沧浪之水,从虚空横流而去,无尽杀机瞬息间随之弥漫十万丈。

    在场每一人,心魂深处都泛起被苏青影神识锁杀后的惊悸。

    她真要为陈寻斩杀万人!

    天啊!

    无数人惊退出十万丈之外,都震骇莫名的看向苏青影,都恨不得直接在脑门上刻下:

    “怎么回事?”

    “为什么这样?”

    “陈寻与苏青影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三四万人这时候绞尽脑汗都想不明白,苏青影怎么会为了陈寻此子,竟然要与三万宗门弟子、散修为敌,竟然要梵天宫弟子与三万宗弟子、散修为敌?

    “师姐,我们不恨陈寻坏我们的机缘,但他犯了众怒,我等有何必要为他,与天下诸修为敌?”赵绿彤总是忍不住,飞出来厉声喝问苏青影。

    在她看来,苏青影已经疯了;她不会听从苏青影的乱命。

    “你这贱婢,你不念陈真人于你有救命之恩,还敢无视我的令旨?”

    苏青影厉目如电,终是不再顾忌她的形象,厉声喝斥,一道光耀千丈的剑煞在她指掌里滋长,就以奔雷之势往赵绿彤斩去。

    “啊!”赵绿彤闪都来不及闪,只来得及惨叫一声,就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右臂被剑煞齐根斩断、斩碎,血肉飚飞。

    “苏青影,你好狠!”赵绿彤惨叫道,眼眸里满是怨毒。

    “谁再敢多说一字,杀无赦!”苏青影环顾梵天宫诸弟子,杀气腾腾。

    这时候大家才真正傻在那里,苏青影竟然为了陈寻,一言不和就将梵天宫的真传女修右臂斩断?她不怕回梵天宫受宗门律令严惩?

    这是怎么回事?

    都是修道之人,情根早就该斩断,苏青影为了护住陈寻,竟然要逼梵天宫数百弟子都将性命豁出去,与天人修士为敌?

    苏青影与陈寻认识没有多少天,难道说他们前世有什么纠缠、孽缘?

    但看着也不像啊!

    只是这一刻谁也不会再怀疑苏青影护住陈寻的决心。

    梵天宫诸弟子,虽然有不少人都满心愤恁、满心不解,但看到赵绿彤师姐右臂被斩断狡碎,数十年修为毁于一旦,也没有人再敢多说什么,不情不愿的结成大焚光明法阵,也不知道诸修一拥而上,她们是不是真要为这么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生死搏杀?

    “苏青影,你真要为此子葬送梵天宫数百弟子的性命吗?”徐昭容长立如针立起,状如魔女冷笑问道。

    “徐昭容,你可以试试看。”苏青影在半空中盘膝而坐,闭起双眸,似乎外界的一切与她再也无关,但杀机弥漫,十万丈在这一瞬时,皆成霜雪世界……

    十万丈霜雪世界,一丈不多、一丈不少。

    顾玉章、王冲、廉昌海等人都想趁机杀陈寻而后快,但万万没想到苏青影莫名其妙的站出来,撼卫陈寻的意志,竟是那样的坚不可摧。

    他们都傻在那里。

    他们以为此时是围杀陈寻的良机,却怎么都没有想到苏青影会站出来,还要以死相护陈寻。

    为什么会是这样?

    虽然诸多人都恨陈寻坏他们的仙缘,但仙缘已失,此时是不是还为已失的仙缘,还要越过苏青影与梵天宫诸弟子这道防线去杀陈寻?

    绝大多数人都开始动摇起来。

    没有必要为已失去仙缘丢掉性命啊!

    “我倒想看看是你的沧海遗珠与大焚光明法阵厉害,还是我的大混沌劫剑凶狠,”徐昭容冷冷而笑,“今日将你与梵天宫数百弟子斩杀于此,想必梵天宫的那些老东西,也不敢站出来指手划脚乱说什么!”

    宋离都已气疯掉了,朝身后仙林谷弟子怒喝问道:“此事与宗门无关,谁愿意与我诛杀此贼?”

    当即仙林谷诸弟子里有四十余人,与宋离一起飞到徐昭容的身边。

    元澄道人阴戾的看了苏青影一眼,说道:“苏仙子,你一定不顾诸宗手足之情,要庇护此子,切莫怪元澄了……”

    又是七十余南海仙府的弟子,与元澄道人一起飞到徐昭容的身边。

    南海仙府诸弟子进入太元仙境,就是要寻那缥缈莫测的仙缘,为此都已经有数百弟子丧命,为此都已经损失诛仙神殿、守殿灵兽,莫大的仙缘竟然因此陈寻此子,眼睁睁的从他们面前溜走。

    他们怎么甘心?

    很快,徐昭容身边聚集的宗门弟子,就已经远远超过梵天宫弟子,

    观望形势散修见有机可趁,桃谷六鬼等三四百散修,也都一起飞到徐昭容身边……

    陈寻看向身后陷入震惊、惊惶失措的荡魔盟诸修,说道:“诸道友不怨恨陈寻,陈寻已感激不尽,此战皆因陈寻而起,与诸道友无关,请你们退回……”

    “对不住……”

    有人惭愧离去,不敢看陈寻一眼。

    “陈真人,刚才退得莫名其妙,这次我可不想不战而退。”南宫薰飞身而出,站到九狱神王诛魔战车之前,祭出七禽琵琶,笑着说道。

    杨宗讳、曲南音、赵道临、王青长等人皆是面面相觑,俄而皆是一笑,十数人飞身站到陈寻身侧……

    “够了,”擒龙子徐斌排开众人,乘银鳞蛟龙而起,飞到两拨人之间,朝苏青影说道,“仙道十宗十指连心,实无必要大开杀戮。我们此时不留难陈寻,但陈寻必须留在此地。”

    “徐斌,你此时还要助这贱婢庇护此子?”徐昭容冷哼骂道。

    “徐昭容,苏青影今日自爆元丹、沧海遗珠,你凭借大混沌劫剑就一定能承受得住?”擒龙子徐斌也是满头恼火,朝徐昭容怒喝道。

    听擒龙子徐斌如此说,徐昭容也震惊愣在那里。

    兵解身死还有重生转世的机会,特别是苏青影这样的第一真传,梵天宫宗门必有给她续命重生的准备,但自爆元丹、本命法宝,是神魂俱灭、永陷沉沦。

    这贱婢竟然要为陈寻这狗贼自爆元丹?

    怎么可能?

    得徐斌提醒,徐昭容这才察觉到苏青影的道心在剧颤,却是要引爆本命法宝的预兆,那道潜形而至的凌厉杀机却是那般令她心魂惊悸!

    这贱婢竟然要为陈寻这狗贼自爆元丹!r1058

    最快更新,阅读请。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