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九十四章 仙胎玉人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

    一溃三千里。【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九狱诛魔战车、琉璃宝船往西方疾行三千里,才在半空停住。

    梵天宫、南海仙府、仙林谷、天道宗弟子,则大焚光明宝船、七神玲珑塔、灵羽鸣凤宝船等洞府法宝,也紧随其后,退到两千里外。

    沿途宗门弟子、散修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变故,看到四宗弟子与荡魔盟诸修联手如此之强的实力都拼了老命往后狂退,哪里还敢再火中取栗?

    无论是徐昭容斩出的那道黑天玄煞,还是从石岭后似蛟龙升空中冲天长出的巨大青藤,还是石岭左右郁郁葱葱的草木在瞬时枯萎死绝,都是诸修难以想象的巨大动静。

    想到这么大的动静之后,还可能酝酿着更加惊天破地的动静,以致四宗弟子与荡魔盟诸修都夺命狂奔,沿途看到此情此景的宗门弟子、散修,哪里还敢有片刻的迟疑?

    “哗啦啦……”

    数万道长虹覆满天穹,往后狂退。

    小半个时辰后,三四万人抵达一处石岭的上空,这才惊魂不定的停下来。

    这里已经快接近天壁世界的边缘区域,这时候大家才想到打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到底发生了什么?”众人面面相觑,皆不知发生了什么。

    “连擒龙子都惊惶后撤,想必是太元仙殿里有什么灭世魔头将要脱困出世……”有人推测道,心想能让擒龙子徐斌等强者撒腿狂逃的,必是厉害得不得了的妖魔,心魂难定,想着再恢复些真元法力,接着往外围狂奔。

    “胡扯,太元仙殿遗落此地,不知道过去有多少万年,每隔三百余年出世一回,哪里有什么灭世魔头困在里面?即使有什么灭世魔头,没有外力相助,又岂可能挣脱太古仙阵的束缚?”也有人颇为冷静,看出诸多异常,只是不明情况,被诸修胁裹,退到这里,但并没有觉察有什么异常发生。

    “你看那道直破虚空风暴的黑天玄煞,不是灭世魔头所为,诸修中谁有这样的修为?”

    “奶奶的,你压根就没有看到什么,就在那里胡丁丁瞎说——那道混沌剑煞实是天道宗徐昭容遇伏后斩出,哪有什么灭世魔头的影子?”有人怒骂道,莫名其妙的后退三千里,都不知道发生什么,谁心里都窝了一团火,说话也没有什么好语气。

    “啊,徐昭容竟然厉害到这等地步?那道黑天剑煞,怕是下三境的真君巨头都未必能招架啊!但我推测也没有错啊,要不是有灭世魔头从太元仙殿脱困后半道伏杀,怎能逼出徐昭容使出这样的神功绝煞?”最先说话的人,此时不服气的为自己辩解。

    大家朝那人投以鄙夷的眼神,徐昭容都能挡住的强敌,即使再凶烈,但也不至让他们三四万人夺命狂奔。

    “四宗弟子与荡魔盟诸修猝然遇袭,石岭后藏有千余强敌,擒龙子或觉强敌势大,也不得不暂作后撤的吧?”有人与四宗弟子及荡魔盟诸修交好,此时已经获得进一步的信息。

    “流霞天壁未消,哪里可能会有什么强敌在我们之前进入天壁世界设伏?”有人问道。

    “是啊,天壁消失之际,大家就马不停蹄的北行,怎么可能会被他人绕到前面去设伏?而妖魔出世之论,更不可信,莫非是天壁世界里孕生的成群灵物?”有人猜测道。

    “天壁世界所孕育的血脉异种,即使再强,又能强到哪里去,总不至令我等三四万人惊惶后退吧?”

    众人议论纷纷,都议论不出一个所以然来,最后都将目光投向四宗弟子。

    陈寻虽然两战成名,但在诸修眼里,他还是远不能跟擒龙子徐斌、苏青影等人相提并论,大家都是跟着擒龙子徐斌、苏青影往后狂退的,这时候困惑不已,自然也是往他们那边看去。

    苏青影、擒龙子徐斌也是面面相觑,他们实实在是跟在陈寻之后撤退的,此时身后虽有一**剧烈的天地元力震动传来,想必没有撤走的徐昭容还在与伏敌相斗,但伏敌还没有强到超乎他们所能控制的范围。

    众人皆疑惑的往陈寻看去。

    宋离直接开口询问:

    “陈真人,除石岭后千余伏敌,你刚才可还觉察到有什么杀机暗伏?”

    陈寻站在九狱神王诛魔战车上,见众人都朝他看来,摊手说道:

    “我心魂深处瞬时涌出一股难以自抑的惊悸,我每遇到这种情形,十之三五都会有难以预料的事情发生,便先走为妙;却不知道宋真君苏为何也狂奔而走,莫非也察觉到什么?”

    宋离郁闷得要吐血,他们都是跟陈寻往后大逃的,阴沉着脸质问道:“陈真人,都不确定发生什么,却如丧家之犬逃命,是否太失体统了?”

    “我等修行之人,性命倏关之事,断不可有半点马虎。要是宋真君不认可‘小心驶得万年船’的道理,又怎会随我等一起后撤?”陈寻故作无辜的问道。

    宋离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却是没有什么话能反驳陈寻。

    擒龙子徐斌默然无语,踩在银鳞蛟龙的背脊上,转头往他们遇袭的那道石岭看去,他们刚才只顾后撤,但徐昭容还留在那里独御强敌……

    “大当家怎么会在太元秘境,又怎么会赶在我们之前进入天壁世界,那千余气息,是人是兽、亦抑天壁世界孕生的灵物,怎么竟都如此厉害?”红茶心里涌出无数疑问,此时一起通过神念朝陈寻问来。

    “我也不知道,”陈寻暗中摇头,神识透往小须弥戒中,禁锢住拘魔旗中的混沌魔元胎,免得它能探察出什么,暗中与红茶说道,“大当家虽然性子怪了一些,但在大事绝不会有半点含糊,她没有提前联络我们,定是此行凶险之极,不想将我们牵涉进去。而她要是有半点胜算,也不会只是想在半道设伏,以诈计吓退众人……”

    “那数十道白银匹练似的剑煞,可是不假。”红茶说道。

    “假是不假,却难持续,”陈寻说道,“你想想大当家是什么性子,真要能压制徐昭容,与我等联手,在太元秘境是何等威风,还需要藏头缩尾?”

    “也是。不过你现在将大家诱退,要是叫他人知道真相,还不得一起将我们撕碎?”红茶对未知的凶险却没有什么惧意,但想到在太元秘境竟能与常曦相取,隐隐有着说不出的兴奋。

    “你莫要让他人看出异常来,”陈寻暗中吩咐,“我们既然知道大当家在太元秘境,大当家必会过来联系我们……”

    苏青影极其费解的看了陈寻一眼,看不出陈寻所言是真是假,但她与徐斌都是道心修炼到通明似镜的境界,都没有生出丝毫的预兆,陈寻神魂怎么可能先一步觉察到杀机?

    就算陈寻天赋异秉,心识比她与徐斌都要敏锐,但徐昭容遇袭前,他为何又没有丝毫的觉察?

    苏青影心里郁闷,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

    这时候一道长虹从北方掠来,裙裳破败的徐昭容在半空滞住身形,满脸煞气的冲着擒龙子徐斌等人就破口大骂:

    “蠢货,蠢货,天大的机缘,就叫你们这群蠢货给坏了!”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徐昭容何故如此暴跳如雷,戟手直指擒龙子徐斌的脸就破口大骂,竟然气急败坏到,连裸露的冰肌玉肤都不遮掩一下?

    擒龙子徐斌身为天道宗第一真传,却叫徐昭容如此辱骂,再好的脾气,脸色此时也阴沉如铁,沉声喝问:“徐师妹,你此话是何意?”

    “我此话是何意?”徐昭容冷笑连连,从储物戒中掏出一具尸骸,扔到擒龙子徐斌跟前,说道,“你自己看,看你们是何等的蠢不可及!”

    众人都往擒龙子徐斌身前看去,就见那具尸骸仅一尺高矮,五官、四肢、头颈,与人族毫无两样,却无半点瑕疵,是那么的完美无瑕,仿佛闭目而睡的仙人;尸骸肌肤透出琉璃宝光,似琉璃宝玉。

    即使这玉质小人此时已经死绝,但透漏出仙灵气息是那样的精纯、雄浑,仿佛仙人闭目躺在那里……

    “仙胎玉人!太元秘境竟然又有一只仙胎玉人出世?”擒龙子徐斌抑住心里的震惊,故作镇定的说道,“那可真要恭喜徐师妹了,斩获这么一头仙胎玉人合药,修为必能再精进一层,怕是十年内有望修成元胎了。算起来,这天壁世界,已经有三万年没有仙胎玉人出世了吧?”

    “蠢货、蠢货啊,你竟然还以为这次只有一头仙胎玉人出世?”徐昭容破口大骂道,简直不知道拿什么言语形容擒龙子徐斌的愚蠢。

    “什么,难道说藏在石岭之后的千余道气息,都是古仙残魂在天壁世界里所孕化的仙胎玉人?”元澄道人出身南海仙府,这十数万年来,南海仙府每隔三百年都有弟子进入太元秘境,自然知道仙胎玉人是什么。

    “你说你们是不是蠢不可及,是不是都是蠢货?天大的机缘放在你们面前,你们非但不敢取,还惊惶逃跑,以致千余玉人,仅有这么一只被我斩杀剑下……”徐昭容气极败坏,都不知道要怎么辱骂擒龙子徐斌,才能发泄她此时的郁闷跟暴躁。

    “仙胎玉人!”

    宋离也傻在那里,怎么都没有想到藏在石岭之后千余道气息,竟然都是仙胎玉人,而且其中有五六十仙胎玉人,孕生不过十数年,竟然都修炼到御使剑煞的地步,岂非都是金仙级的古仙残魂所孕生的灵物?

    要是能猎食这么一头仙胎玉人,岂非十年之内就有机会修成元胎?

    哪怕兵解身亡,这都值得拼命争抢的莫大仙遇啊,竟然叫陈寻此子无故给搅黄了!

    想到这里,懊悔到心痛的宋离,恶从胆边生,手指缠绕秘印,就射出一道剑煞往陈寻斩去:“我杀死你这搅屎棍!”r1058

    最快更新,阅读请。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