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九十三章 伏敌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虽然陈寻巴不得这时候能有人站出来,将徐昭容一掌拍死,但真正毫无征兆的从两百余里外的密林中斩出数十道白银匹练似的剑煞,陈寻还是心骇欲裂,难抑心间狂澜,难以置信的看着数十道剑煞,一齐往徐昭容斩去……

    陈寻此时还需要借助梧山诸弟子组成的玄衍大阵施展雷音剑煞,就算如此,对剑煞的控御也远没有随心所欲的地步。【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即使在天道宗、梵天宫、南海仙府这样的仙道强宗内,修成剑煞的真传弟子,也不会超过二十人。

    剑煞难修,以致修成剑煞的天人境玄修,都有资格进入天钧补侯天榜。

    这数十道白银匹练似的剑煞,每一道都要比陈寻此时借玄衍大阵所施展的雷音剑煞,都要强大,从石岭后斩出,是直接破开虚空而行,与徐昭容看似相距百余里,但瞬时就斩到徐昭容身前……

    如此极速,陈寻都来不及借诛魔战车的瞬穿虚空异能闪避,即使来得及祭出璇龟古镜,也只能挡住两三道白银剑煞,但五六十道剑煞一起斩来,璇龟古镜怕是会在瞬时间破碎。

    就算他所修的水火青莲可谓是天人境第一防御神通,但他体内的玄阴真水、玄阳真火在瞬时耗尽,最终还是难逃粉身碎骨的惨淡结局。

    陈寻下意识闯入脑海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有异域强宗弟子埋伏在那道石岭之后,正设下陷阱等他们陷进去……

    而且这些异域强宗弟子里,少说有五六十绝顶强者修成剑煞,战力比宋离、元澄道人都要强出一大截。

    这是何等的强敌!

    如此强大的强敌,竟然埋伏石岭之后伏杀他们?

    相隔两百余里,就连苏青影、擒龙子徐斌、徐昭容都没有意识到有强敌埋伏在石岭之后,直到这时才惊觉到有千余道若有若无的气息,藏在石岭之后。

    如此强敌,竟有千人之多。

    就算以擒龙子徐斌之能,此时脸色也是崩变,难以置信的盯着那数十道破空斩到徐昭容身前的白银剑煞。

    不管他对徐昭容怀有怎样复杂的情感,此时想施加援手,都已来不及。

    陈寻虽然巴不得徐昭容身死道消,但此时也绝没有幸灾乐祸的心情。

    要不是徐昭容在前面一路肆无忌障的杀戮,迫使埋伏在石岭后的强敌不得不出手,陈寻怀疑荡魔盟诸修要是毫无戒心的陷入埋伏之中,极瞬间能有多少人能活下来。

    虽然剑煞是往徐昭容斩去,苏青影、宋离、元澄道人、王青长、赵道临等人皆脸色惊变,皆第一时间祭出最强法器,又将七神玲珑塔、大焚光明宝船、琉璃宝船的防御灵罩提升到极致,以防备强敌突如其来往他们这边杀来。

    徐昭容此时正将大混沌剑煞祭出吸取百里方圆内的天壁生灵的血肉精华,数十道白银剑煞斩来,她避无可避,只来得及在极瞬之间祭出两仪玄天盘。

    两色玄光狂涌而出,在徐昭容身前结成百丈大小的两仪玄天盾……

    两仪玄天盘也是以防御见长的道器,虽然在混沌魔元胎被陈寻夺走之后,两仪玄天盘内还没有炼入新的器灵,但在徐昭容手里,所能发挥的防御力,也绝不容小窥。

    “轰!”

    陈寻就看着徐昭容身前的百丈空间,被数十道剑煞的斩击撕裂得寸寸崩溃。赤血神雷从崩裂的虚空中吞夺而去,连同余势未消的剑煞,将两仪玄天盘的本体斩成粉碎。

    谁都难以想象,一件中品道品就这样在众人眼前毁于一旦?

    徐昭容虽然借两仪玄天盘逃过必死一击,但巨大的撞势经两仪玄天盘传递到她的身上,就见她的娇躯像是掉线的风筝,撞向身后一座千丈高峰。

    “哗啦啦!”

    徐昭容妖躯深深撞入岩层之中,在撞击的一瞬间,陈寻都怀疑徐昭容会不会直接将十余里厚的岩层撞穿。

    “咔咔……”

    千丈高峰承受不住如此猛烈的撞击,先是千丈高的石壁现出蛛网状的裂缝,很快就在众人眼前崩裂垮塌。

    就在众人怀疑徐昭容肉身能不能承受如此猛烈的撞击之际,就见徐昭容破开碎石冲天飞去,她身上裙裳破碎,狼狈不堪的停在半空中,不顾娇躯裸露许多,绝美眼瞳里满是怨毒,射出如有实际的金色寒芒,往斩出数十道剑煞的石岭盯去。

    她怎么都没有想到,会在此时此地吃这样的大亏……

    虽然徐昭容狼猾不堪,白如璧玉的娇躯裸露出不少,布满蛛网状的血痕,但没有人会笑她,在场没有一人自认为能承受那么猛烈的撞击。

    陈寻心想就算他真正修炼九劫金身,都无法承受如此猛烈的撞击。

    也许他参悟出玄辰碎星拳第三重功诀,融入叠浪九势,或有可能打出如此暴烈的一拳,但他在真正修成九劫金身或天武之躯前,他的肉身也承受不住那恐怖到极点的拳势反噬。

    徐昭容这婆娘真是好强啊,他想熹武帝都未必能有如此强悍的肉身境界。

    只是石岭后斩出数十道剑煞,却没有进一步的动静,天地间似乎陷入一片死寂之中。

    要不是千余道若有若无的气息并没有消散,陈寻都怀疑埋伏在石岭后的那路强敌已经悄然撤走了。

    “怎么回事?”王青长、赵道临等人皆面面相觑,心里震惊难消。

    他们震惊,一是没有想到徐昭容的实力竟然如此之强,二是没想到伏敌斩出数十剑煞之后,竟然没有后续的动作。

    难道他们埋伏在石岭之后,仅仅是为了阻拦徐昭容?

    众人惊疑不定,擒龙子徐斌、苏青影一时间都不知道进退,都想着四宗弟子阵列稍稍聚拢一些,省得等会儿首尾难以顾及。

    “徐昭容,你退回来!”擒龙子徐斌扬声说道,他总要顾及同宗之谊,怕徐昭容不甘心吃亏,在情形未明之前,就杀向那道石岭,要她先回来与天道宗弟子汇合再说。

    徐昭容却不领擒龙子徐斌的情,抹去嘴角一丝艳红的血迹,冷笑道:“一君缩头不敢露脸的宵小之徒而已,正好斩杀了祭炼剑煞!”

    徐昭容张开娇艳欲滴的艳唇,吐出一枚玄黑如墨的剑丸,像是一滴墨汁悬在她的身前,就见剑丸周边的虚空寸寸崩裂,似乎仅剑丸散出的恐怖力量,就已非那处空间所能承受……

    “大混沌劫剑!怎么可能,大混沌劫剑怎么在这臭婆娘的手里?”混沌魔这时候在小须弥戒里都难掩震惊的尖叫起来,“这臭婆娘竟然骗我说天道宗的大混沌劫剑已随六祖遗失混乱天域了……”

    混沌魔虽然被陈寻炼入命元精血、下了神魂禁制,但言语间对徐昭容从没有半点不敬,也一早言明,陈寻要是想针对徐昭容,它绝不会出手相助。

    它此时破口尖叫,可见它对大混沌劫剑出现在徐昭容手里是何等的震惊。

    “徐昭容怎可能将她的底牌都泄给你知道?”

    陈寻冷笑连连,他这时也看出徐昭容手里的那枚剑丸,是比珑山雷霆铜柱、两仪玄天盘都要强出数筹的上品道器,应该是天道宗混沌老祖炼制的无上至宝,很可能在天道宗内一直都传言此剑随混沌老祖早就失踪了十万年之久,才会叫混沌魔如此气急败坏……

    陈寻看苏青影也是一副玉容难抑震惊的样子,想必苏青影与徐昭容两次大战,都没有见过徐昭容祭用此剑。

    也是,徐昭容此前都没有修成大混沌劫剑,祭出此剑,也难发挥其真正的威力。

    大混沌劫剑是上品道器还是其次,而更令人心里生畏的,实是大混沌劫剑与徐昭容修炼的剑诀、剑煞完全契合,就算徐昭容此时的修为还严重不足,也能凭借此剑,将剑煞之威提升十数倍……

    徐昭容不凭借剑器,所御剑煞就能在瞬间斩碎百里石岭,借此剑威力再提升十倍,又将恐怖到何等程度?

    涅盘下三境的真君巨头,有几人能敌徐昭容?

    擒龙子徐斌这时又是色变,他心里大概在想,要怎么才能在徐昭容手下保持天道宗第一真传的位子吧?

    苏青影玉容转瞬就恢复平静,但她身边的梵天宫弟子就没有那么镇定如素了,她们大概都在想,要是师姐苏青影再与徐昭容,还能取胜吗?

    苏青影的本命法宝沧海遗珠,虽然与她的神魂、所修的法相神完全契合,但仅仅是下品道器,与徐昭容手里的大混沌劫剑差之甚远。

    王青长、赵道临、杨宗讳、曲南音更是痛苦到要呻吟出声来。

    他们是为陈寻十年后的命运,感到痛苦而想呻吟。

    陈寻九拳叠势轰碎绿袍公子妖身之际,他们甚至以为十年后,陈寻未必没有战胜徐昭容的一丝可能,但现在还有一丝可能吗?

    徐昭容却不管他人心里怎么想,就见剑丸化作一道黑天玄煞破空冲出,数万丈高空的虚空风暴,也在瞬时被这道黑天玄煞冲破,下一刻,黑天玄煞就高空折向,往强敌埋伏的石岭斩去……

    这一刻,陈寻都开始替埋伏在石岭之后的强敌担心了,不知道石岭后的伏兵,即使有十数人能在瞬时组成战阵,有没有挡下这道玄煞的一丝可能?

    就在黑天玄煞斩至石岭之际,一株碧翠欲滴、灵音十足的青藤,似蛟龙一般冲天长出,极瞬之间长出千丈之高,透出一圈圈灵辉,封在黑天玄煞之前。

    看到这一幕,陈寻都傻在那里。

    虽然他不知道常曦实力为何在短短十数年间爆增到与徐昭容匹敌的地步,但眼前这根擎天青藤,却是常曦的本命灵木无疑,所透漏的气息是令他那样的熟悉跟亲切。

    “不好,快逃!”

    在众人都在被那根擎天巨藤吸引注意之时,陈寻突然大叫一声,丢下梵天宫、天道宗等四宗弟子,带着荡魔盟诸修,就往后狂退,像是遇到难以想象的恐怖巨魔,只想着早逃片刻能保住性命……

    苏青影等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变故,就见石岭前郁郁葱葱的草木在这瞬时都枯萎死绝,心想以陈寻不屈于徐昭容的斗志,绝不可能无故逃走,当下数人对视一眼,都果断说道:“走!”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