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九十一章 天壁世界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郁郁葱葱的大地,在脚底下铺开。【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虽然大家都知道流霞天壁笼罩的天壁世界范围仅四五万里方圆,但此时化作长虹直奔太元仙殿出世之地的诸修,还没有谁的神识能在瞬息间延伸四五万里远,从死寂荒芜大地,进入天壁世界,谁都有茫茫无垠之感。

    随着流霞天壁的消失,天壁世界内的灵气、元息已经一泄而尽,这生机盎然的世界,也会随着灵元外泄而迅速枯萎,要等到三百年后,太古仙阵再次运转,才会有可能再次涣散生机。

    三百年历经一劫、历经一次轮回,这似乎已经是天壁世界自太古以来亘存的命运。

    栖息生长其间的生灵无瑕顾及那飘渺莫测的轮回命运,即使要顾及灵元外泄、天地枯寂将会带给它们的灭绝噩运,也要先从十数万计的宗门子弟、散修手里逃脱再说。

    天壁世界里栖息生长的禽兽,都是太古仙阵孕育的先天生灵,哪怕是再寻常不过的雀鸟,血脉都要比天钧大世界的异禽强大十倍、百倍。

    横渡海墟星域进入太元秘境,充满太多的凶险跟陷阱,宗门弟子、散修,还前赴后继的闯进来,就是为这旷世机缘。

    这时候,在陈寻的视野之内,一头碧睛红唇的幼兔从一人来高的草丛里跳出来。

    就见幼龟浑身如羊脂灵玉雕成,仙韵灵性十足,虽然才一尺来高,但蹦跳之际,以陈寻夸张到极致的六识,都无法捕捉这只碧睛玉兔的身形。

    只是这只碧睛玉兔奔行扑跃再快,但也逃不过瞬间张开有二三十里方圆的小雷云网的覆盖。

    祭出小雷云网的那名女修,看到碧睛玉兔落入小雷云网中,娇脸玉颜露出难以抑制的狂喜,浑然没有意识一道凌厉的剑芒,正往她颈后斩来。

    看到这种情形,陈寻心里轻叹,弹出一朵青莲,助那女修挡住那道凶烈之极的剑芒。

    斩出剑芒的散修,看到陈寻竟然在这时候出手援助一个毫无关系的女修,眼瞳里闪过一丝凶狠杀戾之色,但看到陈寻脚下的九狱神王诛魔战车凶煞盖天,九头狱焰神龙狰狞飞腾,红茶、四蛟、五狸各持玄兵、法器守在陈寻身边,屁话都不敢吭一声,就灰溜溜的驾遁光逃远。

    那名女修吓了一声冷汗,然而看向陈寻的美眸艳瞳满是警惕,下意识的将碧睛玉兔收入怀中,生怕陈寻出手将碧睛玉兔夺走——这种血脉异种,却是无数人都会出手争夺的异宝。

    陈寻微微一叹,说道:

    “你若不知见好就收,此地怕就是你身殒道消之地,切忌贪心……”

    女修美眸转动数圈,看到前方在眨眼间已经爆发了十数场血腥恶战,大概也是想到此地却非她有能力强闯,将碧睛玉兔收入锦囊之中,朝陈寻敛身施了一礼,转身就往外围飞去。

    出手抢夺异宝,谁都不会留有余力,法相境、天人境玄修之间的恶战,常常都是数瞬之间爆发、结束,陈寻出手救下女修的短时,在他视野范围内,已有十数玄修身殒命消。

    这些玄修大多数都有法相境以上修为,大概没有人在事前会想到,他们数百年、甚至数千年修行,会在倾刻间毁于一旦。

    这时候,杨宗讳、曲南音两人联手,捉住一头从密林里闯出来的玉角幼虎,有数道长虹从远处掠来,想要出手掠夺。

    那头玉角幼虎高不足三尺,体形可以说是袖珍之极,但额头一支独角似金似玉,聚有淡淡的雷光,还有一圈圈的灵辉往外扩散——陈寻自谓见多识广,也知这样的血脉异种极其罕见,甚至还要在雷云岛黑翼雷鹏、黑鳞蛟之上,杨、曲二人能捉到这么一头幼虎,可以说是莫大的机缘。

    但这样的异种,在天壁世界都极其罕见,其他散修、宗门弟子看到岂会轻易放过?

    数道虹光杂着一道凌厉之极的剑煞,就往杨宗讳、曲南音斩来。

    “破开虚空!”

    陈寻大喝一声,九诛神王诛魔战车就破开虚空钻入其中,下一刻已经挡在杨宗讳、曲南音身后。

    陈寻祭出璇龟古镜,将数道虹道、一道剑煞悉数封住,扬声喝道:“诸位道友请回吧,天壁世界机缘无数,实无必要盯住一物。”

    数道身影在半空滞住身形,看到九头狱焰神龙从诛魔战车底座挣扎而出,气势凶烈滔天,非他们能敌。

    为首者是个枯瘦老者,倒也想得开,哂然一笑:“陈真人还真是强横啊,但夜路走多了难免会遇到鬼,咱们后会有期……”

    “没想到桃谷六鬼这次也进入太元秘境了,此前都没有听到有关他们的消息。”杨宗讳、曲南音惊魂未定的叹道。

    要不是陈寻及时出手,以他们的修为绝对挡不住桃谷六鬼老大的那道剑煞。

    天人境能修成剑煞,都是散修绝对顶尖的人物,甚至有机会进入候补天榜。

    绿袍公子仗有两件道器,恃强凌弱,是散修、妖修中极厉害的角色,但离修成剑煞还有一段距离。

    陈寻护送杨宗讳、曲南音飞回到琉璃宝船的近身。

    这时候曲南音将玉角虎的五识封印住,再次向陈寻敛身施礼,说道:

    “多谢陈真人援手相助。”

    “你们还是随琉璃宝船、诛魔战车一起前行,切莫离开太远;不然的话,我怕也是难照顾大家的周全。”陈寻说道。

    这时候王青长捉住一头灵禽,飞回琉璃宝船,刚才陈寻护卫杨宗讳、曲南音的一幕,他都看在眼里,问道:“这些先天生灵,随便一禽一兽,都是天钧大世界都难有一见的灵物,陈真人都不取吗?”

    “灵元泄尽,天壁世界再有数日就会枯萎,陷入新一轮的死寂之中,这诸多生灵都将与天壁世界同枯、同萎、同寂,我等此时取之,不会沾染因果恶缘。”赵道临也飞过来说道,他到现在都没有看到陈寻出手擒杀一禽一兽。

    陈寻哂然一笑,说道:“此时此地杀机四伏,这些寻常禽兽,我还看不大上眼,正好腾出手来,替大家护法守卫——王真君、赵真君,你们尽管出手就是,莫要管我……”

    “多谢陈真人护法。”王、赵、杨、曲四人稽首谢道。

    相处的时日虽然不多,但王、赵、杨、曲四人都相信陈寻所说绝非虚言,都诚心诚意的致谢。

    在西南方向就聚集了十数万宗门弟子、散修,大家都是奔出世异宝而来,出手争夺绝不会手下容情,他们不是他人不敢轻易招惹的强宗弟子,身处此地,说是杀机四伏,一点都不夸张。

    王青长也是早知会遇到这种杀机四伏的情形,这才在进入海墟之前,尽可能多找散修强者联手。

    陈寻此时不出手争夺异兽灵禽,而是驾御九狱神王诛魔战车、统御四蛟五狸,专事警戒、守卫,至少百里范围内,他们就不用怕会有居心叵测的邪修能威胁到他们。

    血脉异种的异禽灵兽,毕竟是少数,根本不够十数万宗门弟子、散修争夺。

    僧多粥少。

    一些散修看难抢到那些血脉异种,也不会再嫌弃那些看似寻常的飞禽、走兽;有些散修、宗门弟子,更是毫无顾忌的,当场就吞食这些飞禽走兽的血肉,连炼丹合药这一步骤都省略掉。

    这些都是鸿蒙元息孕育的先天生灵,就算是生食血肉,都堪比服下地阶灵丹。

    就像潘多拉的盒子,一旦打开,就难再关闭。

    草木灵气还需要炼化,禽兽生灵的血肉精华则能直接滋壮气血。

    有一人当场吞食天壁世界的生灵血肉,就像大口吞服地阶灵丹、天阶灵丹,修为立竿见影的飞速提升,便立时有数十人仿效。

    四五万里方圆的天壁世界,血脉异种虽少,但飞禽走兽俱是无数,此时不取,数日后都会随天壁世界枯萎而灭绝——不怕沾染因果恶缘,很快就连强宗弟子都按捺不住,直接吞食这些飞禽走兽的血肉精华。

    一个个法相境、天人境强者,张开口吞食生灵,就像打开一个个漩涡天眼,将无数飞禽走兽卷入其中。

    而在气血精华被吸尽后,无数飞禽走兽的残骸,就从半空纷纷扬扬的散落,天壁世界顿时间,就像是陷入惨绝人寰的九幽炼狱之中……

    “宗主,为何红茶此时心里感到好痛?”

    红茶抑不住心间的刺痛,呻吟道。

    陈寻回头看到红茶一眼,轻叹说道:”红茶,你魂魄已有怜悯之情生出,算是彻底的获得新生,已经彻底不再是沉沦杀戮魔道的魔族了。”

    “狗屁!你真是蠢不可及,”

    混沌魔被陈寻困在小须弥戒中,这时候再也控制不住破口大骂起来,

    “这些都是不沾染因果恶缘的生灵,你都不敢杀、不敢取,谈什么逆天求道?你此时放老魔出去,老魔恢复修为不过是片刻间的事情,你在太元秘境甚至都有杀徐昭容的机会。这样的机缘,都因为你狗屁怜悯之心放弃,真是愚蠢到极点。”

    陈寻对混沌魔的话充耳不闻,笑道:“灵元泄尽,天壁世界正陷入崩坏之中,确实是你恢复修为的良机,说不定还会有所突破,到时候我也就不再有能力约束你了——我要是将你放出去吞噬这些生灵,是不是才是真蠢不可及啊?”

    混沌魔语塞,没想到陈寻在这一刻,头脑竟然还冷静得可怕,过了片晌,才说道:“你就不怕徐昭容的修为,在太元秘境不仅恢复巅峰,还有进一步突破的可能?”

    “是啊,天壁世界崩坏,重入死寂,确是参悟、修炼混沌之道的良机,但就算如此,又能如何,难道我一定要参修混沌之道吗?”陈寻说道,“虽然此地此时肆意杀戮,不会沾染因果恶缘,但是这一切肆意杀戮,能骗过自己的道心吗?这些简单的道理,连宋离、元澄等人都懂,你还想诱骗我?”

    “……”混沌魔这下子才彻底不再吭声。

    陈寻这时候突然想到一事,忍不住叫出声来:“不妙!事情不大妙啊!”u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