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八十四章 大赌一场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绿袍公子的意外登场,着实令众人吃惊不小,不知道陈寻此子,何时竟与如此大妖结仇,听绿袍公子的口气,此前在陈寻手里竟然吃亏不小。【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王冲此前虽在海墟星域里目睹那一战,却还没有跟他人提起过,见顾玉章、廉昌海脸上都有困惑,便那一战的详细情形告诉他们。

    “这蛤十八,此前那么胆小,没想到这会儿敢跑出来当众要找陈寻此子清算此帐,也算是有趣……”廉昌海笑了起来,不需要他们出手,就有热闹可看,何乐而不为之?

    这次是有不少妖修进入太元秘境,就像天音夫人,陈寻他们都视如无睹,但像绿袍公子树敌无数,还公然抛头露面的,却不多见。

    当然,要是连头面都不敢抛露,想进入太元仙殿出世的核心区域获得什么大机缘,也是绝无可能。

    陈寻猜想可能是他们此前让绿袍公子败惨了,绿袍公子这才想到要冒险一试,想杀了他作为投名状,以获得徐昭容的庇护。

    这样它就能跟随天道宗弟子一起进入太元仙殿出世的核心区域,以便能得三五件异宝,弥补此前的损失。

    ≠∵   绿袍公子此前嚣张狂妄,是依仗他手里的两件道器以及九蛟九狸十八头大妖,在散修中几乎可以说是纵横无敌,就连王冲这样的人物看到他,都会退避三舍,不敢轻易得罪,但海墟星域一战,绿袍公子不仅失去璇龟古镜,还失去四狸五蛟,一旦让它昔日仇敌知道这事,它往后的日子就绝不会好过。

    以前王青长等人,此时虽然实力依旧不如绿袍公子,但在心理上,已经无畏于绿袍公子。

    王青长飞出琉璃宝船,站到陈寻身边,指着绿袍公子厉声喝道:

    “你这蛤蟆妖,三番四次劫杀我等,这样的大仇,今日是否要一同清算?”

    天音夫人、赵道临、杨宗讳、曲南音等人,与红茶一起飞出。

    “怎么,你们要以众敌寡不成?”徐昭容艳眸微张,手指间剑煞雷光涌动,虽然两处崖峰相隔十数里,但徐昭容身上弥散而来的杀气,就像惊涛骇浪般汹涌而来。

    王青长、赵道临他们都还好,毕竟王青长、赵道临在道心修为都有天人境层次,总不至于会被徐昭容的威压所压垮,但杨宗讳、曲南音脸色就有些难看了,显然是灵海元神受到极强烈的冲击。

    杨、曲二人未曾想到徐昭容修为也不过天人境而已,所透到的威压竟如此之强,差点令他们承受不住。

    陈寻未看徐昭容一眼,心里却想着日后定要将这婆娘扒光了,在雷云岛的上空挂她个十年八年,以雪今日之恨。

    “绿袍蛤蟆,海墟星域一战,难道你还没有被杀怕,这会儿竟然敢跑过来找我单打独斗?”陈寻掰弄手指,不屑的问道。

    众人心里也极困域,绿袍公子有九狱神王诛魔战车,又有九蛟九狸这样的强悍的妖将妖姬,怎么会败在陈寻的手下?

    “陈寻与王青长等人结伴同行,那王青长有九九八十一盏琉璃宝灯,能驱使琉璃焰海这样的神通,便是涅盘境真君巨头,面对琉璃焰海,也是要头痛三分。而那个赵道临,一枚覆天印虽然只是下品道器,却也是厉害无比,想必是他们数人联手,才叫绿袍公子吃了大亏。”

    “是嘛,原来是这回事啊,不然的话,我说绿袍公子怎么会吃这么大的亏?”

    “那陈寻又找绿袍公子单打独斗是为什么?”

    “绿袍公子虽然肆意杀戮,却有一个弱点,他喜欢以强凌弱、以众欺寡,但凡有一点风险,他却比谁都溜得快,陈真人大概是赌他不敢应战吧?”

    “呸,原来是贪生怕死之徒。”诸多散修中,也有与绿袍公子结下深仇之人,狠狠的唾了一口唾沫在地。

    众人议论,绿袍公子都听在耳中,杀气腾腾的朝陈寻怒喝:“找你单打独斗又如何?”

    他此时已经看透陈寻的虚实,心想就算陈寻还能化变冥蛇法相,但没有王青长、赵道临等人相助,法相冥蛇也决计攻不到他身前,又有何惧之有?

    “王冲那狗贼要当缩头乌龟,没想到你这头蛤蟆跑过来送死,我又有什么不愿意的?”陈寻哈哈一笑,笑声震得山谷碎石滚落,说道,“只是说好单打独斗,但我就怕你到临死之前,控制不住会令五蛟四狸一涌而上,爷爷我可不会吃这个亏。”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陈寻是这是故意找借口不战还是怎的,但徐昭容既然拒绝王青长、赵道临等人“以众敌寡”,绿袍公子自然也不能令五蛟四狸助战。

    五蛟四狸,每一头妖修都有天人境初期武修的实力,它们要是与绿袍公子一拥而上,兼之又有九狱神王诛魔战车助阵,众人实在想象不出,在场除了徐昭容、苏青影、徐斌等屈指可数的数人,还有谁能力压绿袍公子。

    宋离、元澄道人暗自惦量,他们要是以寡敌众,都未必能有五成胜算。

    绿袍公子以往仗着过人的实力,看谁不顺眼都是偷得机会一杀了之,却没想到过,还要当众耍嘴皮子工夫,冷冷问道:“你待如何?”

    “你暂时解除四蛟五狸的神魂禁制,要它们立下大誓,一旦你战败身亡,它们就需要带着九狱神王战车效忠于我,”陈寻将赤血冥蛇剑、璇龟古盾从小须弥戒中取出,又拍了拍身后的拘魔旗说道,“我要是身败人亡,这柄赤血冥蛇剑、这枚璇龟古盾,还有这杆炼入混沌魔元胎的拘魔旗,可就都是你的了——混沌魔元胎是姓徐的必得之物,但你能将混沌魔元胎献给徐姓的,她少不了会补偿你一件中品道器——怎么样,你看这样还算公平不?”

    听陈寻这么说,大家都兴奋起来,陈寻不仅要与绿袍公子决一死战,还要跟绿袍公子大赌一场。

    眼前情形,又令徐昭容想到她被迫当众立下十年之约的那一幕,绿袍公子若是不答应他的条件,陈寻显然又会找借口拒战,而苏青影那贱婢又跃跃欲试,真是令人可恨。

    绿袍公子那双鼓鼓的妖瞳转了几转,心想这样的条件对他来说不算差:

    若不立下这样的赌约,他即使能杀死陈寻,陈寻的随身法宝多半会被王青长等人抢走,送回陈寻的宗门;唯有他无依无靠,一旦身殒道消,九狱神王诛魔战车与四蛟五狸必然会落入他人之手……

    “好,你我不管谁战败身亡,身上之物,都归对方所有,此战可请徐仙子、苏仙子、徐真君三人做证。”绿袍公子说道。

    徐昭容心情不爽之极,在她看来,绿袍蛤蟆虽然有八成以上的胜算,但还有两成失败的可能。

    她原本还想,倘若这绿袍蛤蟆要是不敌,她还能将那乘九狱神王诛魔战车趁机给抢过来,没想到陈寻此贼心思如此细密,竟不给她留一丝机会。

    罢了罢了,九狱战车就算是落到陈寻手里,想必他与绿袍蛤蟆一样,都不知道正确的祭炼之法。

    徐昭容朝绿袍公子冷冷的说道:“你将四蛟五狸的神魂禁制解开,我们替你看着,它们不敢跑到哪里去……”

    *

    绿袍公子解除四蛟五狸的神魂禁制,令它们在一座峰崖上立下大誓等候,然后就纵身返回九狱神王诛魔战车。

    生死大战,绿袍公子也不管好不好看,当众变回妖身,却是一头两百丈巨大的蟾蜍巨妖,通体有如绿金碧玉,晶莹剔透,散发出绝品天器才有的光华。

    “虽说赤血冥蛇剑能天生克制蟾妖,但也需要先将蟾妖的肉身轰碎,才能伤及它的神魂,”众人看了暗暗心惊,纷纷议论道,“但现在这头妖蟾竟然早就将整个肉身都修炼成绝品天器了,陈真人想要轰碎这头妖蟾的肉身,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啊……”

    “你们是不知九狱神魔诛魔战车的厉害,还以为陈真人有机会攻到绿袍公子近前,你们等着看就知道了。”

    “怎么,难道陈寻连攻到绿袍公子近前的机会都无?”

    “九狱神王诛魔战车,乃中品道器,你们以为中品道器是大街上随便能捡到的白菜货?”

    “那九狱神王诛魔战车有何厉害之处?”

    “你们看九狱神王诛魔战车的底座,是九幅神王踩踏狱火神龙的雕像,若得祭炼之法,就会接引天地元力,化形九神王、九狱火神龙迎敌,灭杀涅盘境真君都不在话下。据传绿袍公子此时还只能用此车化形九狱火神龙,虽然不能发挥此战车的全部实力,但也绝非一个法相境修士能敌;而绿袍公子所修神火毒焰煞,与九狱神王诛魔战车有所契合,借助诛魔战车,神火毒焰煞的威力能提升十数倍。你们想想看,陈寻要有一丝战胜的可能,徐仙子会让绿袍公子出战才助涨他的气焰?”

    众人心想也是,徐仙子心胸狭窄,恨不能当场宰了陈寻,绝不会让绿袍公子轻易死在陈寻手下的——只是这样的话,绝没有人敢说出口,但也知道陈寻的胜算实在是渺茫得很。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