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八十三章 投名状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从混沌魔那里听得有关天道宗如此之多的秘辛,陈寻心里震惊,他倒不是怕了徐昭容,实是想不到天道宗比他所想象的,底蕴还要更深厚一些。【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所谓第一神通,仅剩残剩就不提了,大混沌劫剑是与混沌大道匹配的秘法神通,要是十万年来都无人能修炼,天道宗的排名难道会落在梵天宫之后。

    而如今徐昭容已经初步将大混沌劫剑修成,修为未恢复到巅峰期,就直追苏青影、徐斌,倘若她再进一步,修成元胎,实力又将爆增到何等惊人的地步?

    陈寻心里一笑,只怕比他更愀徐昭容的大有人在。

    这时候又有数道遁光,从极远处掠来,下一刻就见王冲、顾玉章、廉昌海等人在徐昭容的身边停止身形,皆眼神恶毒的往陈寻这边看来。

    也不知道他们随徐昭容去了哪里,竟然落在他们后面才赶到太元仙殿即将出世的区域——陈寻没有看到王腾的身影,不知道他被魔族强者重创后,是不是已经早就一命呜呼,没有救活过来。

    陈寻此时不会去招惹徐昭容,但在场众人都知道他与王冲之间必有一战,对王冲自然没有必要客气,杀气腾腾朝王冲怒喝道:

    “王冲狗贼,你赶过来,是要与我一战吗?”

    陈寻从小须弥戒中祭出都天拘魔旗,化形混沌魔而出,凌厉之极的杀气从峰崖弥漫而下,附近诸多围观的宗门弟子、散修,皆感到一股刺入灵海的寒意。

    大家皆都震惊,没想到徐昭容露出一手瞬时崩毁百里石岭的神通,竟然没有叫陈寻生出一点点的畏惧之心,此子竟然此时还有如此澎湃磅礴的战意,这人的神经到底是拿什么做成的,难道真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吗?

    苏青影嘴角浮出嫣然一笑,绝世风华不意间流露,心想果真不愧是悟及天武大道的人。

    天武不屈之战意,要是能轻易被强敌压折,也就称不得天武大道了。

    天钧诸多武修,修行武道,但真正能悟得不屈战意的,又有几人?

    云洲虽是小域,但道心从来都不分大小,如此看来,十年后陈寻与徐昭容一战,还有几分令人期待,并非全无一线胜机啊。

    徐斌此时也微微动容,他此前想将事情兜下来,除了能卖苏青影一个好,还能找到借口压制徐昭容的脾气,以突显他天道宗第一真传、突显他在天道宗数十万弟子中领袖的地位,却没想到这小子竟然真有两把刷子。

    徐昭容脸色陡然阴沉下来,陈寻看似对王冲挑衅邀战,但现在谁都知道那混沌魔元胎是陈寻从她手里所夺,陈寻祭出一面魔旗,化形混沌魔而出,还不是一巴掌上狠狠的抽在她的脸上?

    徐昭容脸色铁青,纤纤玉手间雷光闪烁,恨不得现在就一掌毙杀了此子,但想除了违背天道大誓会滋生心魔劫火外,更会给苏青影那贱婢留下介入的口实,自己此时还没有恢复到颠峰修为——可恨,可恨,十年后一定要将此子挫骨扬灰,令他尝尽人世间所有的痛苦。

    “徐仙子,请许我与这狗贼一战。”王冲愤恨不平的传音说道。

    “不行,”徐昭容虽然恨不得王冲此时就能杀死陈寻,但断然拒绝他的请求,说道,“你现在虽有六成胜算,但还有四成战败的可能——你若身死,我岂非要受这狗贼十年闲气?”

    王冲心知徐昭容根本就不关心他的死活,而怀疑他此时对战陈寻,没有必胜的把握。

    “王真君已恢复八成修为,总不至于还会有败给陈寻狗贼的可能?”顾玉章疑惑的问道。

    他是一日不能再看到陈寻如此嚣张的样子,如今他们金曦峰一脉的弟子,在天道宗几乎都成了笑柄。

    “你这蠢货,真要有什么眼力,不至于害混沌魔元胎被那狗贼夺走。”徐昭容对顾玉章劈头就骂,恨不得将他一脚踹出去。

    要不是顾玉章无能,她此时就可能借混沌魔元胎,再战苏青影那贱婢,何苦现在还要忍气吞声,看苏青影那贱婢在眼前神气?

    顾玉章一张俊朗丰秀的脸涨得通红,却不敢对徐昭容说半个“不”字,心里对陈寻的恨意更是滔天,心想总要找到一雪前耻的机会,不然他在天道宗永远都不要想能抬起头来。

    “陈寻手里持有道器璇龟古镜,那面灵幡又能令混沌魔元胎化形而出,修为借前战更是一举突破到法相境巅峰,我便是与他一战,胜算也不会超过六成,王真君,你真是不能小窥他此时的实力,”

    廉昌海见王冲、顾玉章都会怒火占据灵海,慢条丝理的说道,

    “昭容师姐立下大肆,我金曦峰弟子十年之内,不便直接插手王真君与陈寻的恩怨,但太元仙殿即将出世,要是王真君从太元仙殿获得什么仙缘奇遇,就跟咱们没有什么关系了……”

    听廉昌海这么说,王冲心思平静下来。

    他所修炼的太乙金身诀、太乙雷光神针,是师尊玉虚子从另一处仙魔大战遗墟所得的上古残卷中所录,可以说不比天道宗、梵天宫最顶极的仙法秘诀稍差,而他本人的资质,也完全可以说是仙苗道种,修行才三百年,就已经是天人境巅峰,他现在差就差在没有一样趁手、与他神魂契合的强大|法宝。

    没有一件趁手、与神魂契合的道器法宝,他现在就算是遇到绿袍公子这种妖修的顶尖人物,都退避三舍、避开对方的锋芒而走,对战陈寻的胜算确实没有十成。

    王冲即使再愤怒,但听了廉昌海暗示将会助他从太元仙殿获得道器法宝的话,也知道小不忍则乱大谋,要说想杀陈寻,只怕徐昭容比他更甚。

    徐昭容能忍,他为何不能忍?

    道器分为下、中、上、珍、极、绝六阶。

    他哪怕是从太元仙殿获得一件下品道器法宝祭炼之,战力都能提升一倍;要是在太元仙殿再能获得什么灵丹妙药,修为在短时间内能恢复到巅峰之时,到时候杀陈寻此贱贼如杀鸡狗,何必在意忍一时之辱?

    想到这里,王冲心思平静下来,见陈寻还在继续挑衅邀战,冷脸笑道:“再让你多活几日,何妨?”

    “吹什么牛逼,”陈寻冷笑道,“当日在灭魔岭,你身受重创,修为剩不足三成,你当缩头乌龟还有一两分道理可讲,现在都过去十数日了,你还想当缩头乌龟也就罢了,说这样的大话,徒叫天下人耻笑。”

    王冲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灭魔岭他被陈寻诱入魔族强者的围杀之中,伤势之重,又岂是十天八日能痊愈的?

    不要看到此时已经恢复了八成修为,但越往后所耗的时间越多,要没有找到天丹仙药,即使潜修二三十年,都未必能恢复巅峰修为。

    只是陈寻的话又不容他反驳,他要将这种种缘由解释一番,岂不是显得他心虚畏战?

    王冲当真是要给陈寻活活气死,胸臆间血气沸涌,没想到竟然被这师门逆叛,搞得道心不宁。

    “陈寻狗贱,我来战你!”

    就在大家为陈寻的狂妄、王冲的退缩困惑不己时,一道厉喝极远山岭后传荡而来,震得山崖乱石滚落。

    此人威势远不及徐昭容,但也绝不容普通散修小窥。

    众人皆疑惑,陈寻此子倒是惹了多少强敌。

    王青长、天音夫人、赵道临他们则是微微色变,他们都听出来者就是消失多时的绿袍公子,没想到绿袍公子此时站出来公然挑战陈寻。

    众目睽睽之下,就见神焰熊熊燃烧的九狱神王诛魔战车,从一座裂谷之中升腾而出,像是一座燃烧的神殿。

    绿袍公子杀气腾腾的站在战车之中,往这边飞遁而来。

    四头巨蛟狰狞盘旋,金色鳞皮与战车神焰交相辉应;五名美姬站在绿袍公子身侧,也是满脸杀气、满脸煞气,妖瞳透漏的怒焰,誓要将陈寻撕成粉碎。

    在这座山脉里停留的散修、宗门弟子太多,谁也不知道绿袍公子竟然就潜伏一座裂谷之中,更没有想到他这时候竟然敢跳出来找陈寻麻烦。

    虽说天钧界人族与妖修没有到水火不容、誓不两立的地步,但强宗弟子看到妖修,只要有诛杀的机会,也绝不会手下容情。

    何况还是一位身藏中品道器的大妖,简直就是宗门弟子杀妖夺宝、替天行道最好的对象。

    陈寻还以为绿袍公子即使要凑太元仙殿的热闹,也绝不敢在徐昭容、徐斌、苏青影面前露面,看来他还是低估了绿袍公子。

    绿袍公子御九狱神王诛魔战车,却没有直奔陈寻立的崖峰而去,却在徐昭容跟前掣住战车,愤慨说道:“蛤十八见过徐仙子。此子杀我妖姬、捋我妖将,蛤十八与他有不共戴天之仇,请徐仙子许我与他一战,为我妖将、妖姬报仇雪恨。”

    陈寻这时听明白了,绿袍公子不仅要杀他报仇雪恨,还要将杀他作为投靠徐昭容的踏脚石、投名状。

    “好,好,”徐昭容哈哈大笑,朝苏青影厉声说道,“苏青影,你这贱婢,睁开你的狗眼看清楚,是你姘头坏事做绝,树敌无数,蛤十八今日找他报仇雪恨,可不干我什么事情——想必你也无脸阻拦吧?”

    苏青影玉脸微沉,绿袍公子是颇为有名的妖修,又有九狱神王战车这样的上品道器,颇有资格登入补候天榜之列,他要找陈寻报仇雪耻,她却没有立场干预。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