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七十五章 不屈战意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第四更;已经累成狗;感谢五年来兄弟们一如既往的支持跟同行;今天翻过,咱们相约下个五年……

    “王冲狗贼,你此时敢与我一战?”

    陈寻功力不如徐昭容雄浑深厚,但他此时持旗怒喝,声彻云宵及千里山岭,似雷霆滚滚,久久传荡不息,而他怒喝那震慑人心的雄心壮志,更是激得众人气血沸腾。【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长期以来,诸多宗门弟子、散修,面对比自己修为境界高的强者,要是受到什么屈辱,通常都只能忍气吞声,何曾见过法相境中期修为者,敢公然向天人境巅峰强者挑战?

    陈寻设下陷阱,借魔族之手诱杀王冲、王腾、姜矍等人,王冲气愤不平,但在场上万宗门弟子、散修,无一人觉得陈寻有错。

    在他们看来,修为上差四个小境界,那简直就是天壤之别,是怎么努力都无法越过的鸿沟天堑。

    即使是天宗道、梵天宫的法相境真传,手持道器级法宝,想跨越四个小境界,挑战天人境巅峰强者,也未必能有一二成的胜算,何况陈寻还是来自云洲小域的散修?

    实力本就不如,王冲又喊打喊杀、得势不绕人,陈寻设计诱杀王冲,又有何错?

    难道弱者真就要束手就缚,任强者打杀羞辱不成?

    但陈寻设计诱杀王冲、王腾、姜矍,却还没有此时公然叫阵,更能激荡人心。

    王冲身受重创?

    陈寻此时叫阵挑战,胜之不武?

    屁。

    王冲身为天人境巅峰强者,就算身受重创,在场万余人,能有三五个法相境中期散修敢上前挑战?

    此时不趁他病,要他命,难道还要等到他伤势痊愈,修为恢复巅峰之后再战?

    那样的话,对修为境界差这么多的陈寻,又有何公平可言?

    在场的宗门弟子倒也罢了,人心最激动的还是诸多散修。

    千万年前,强宗弟子强横跋扈,有哪几个散修没有忍声吞气的屈辱经历?

    陈寻此时公然叫阵王冲,无非是直接抽天道宗徐昭容的脸。

    强宗弟子强横跋扈,徐昭容可以说是典型,陈寻代表天下散修抽徐昭容的脸,这些年来道心郁结的诸多散修,心里怎么会不痛快淋漓?

    而陈寻知道他十年后与徐昭容必有一战,此时还能豁出去一切,将徐昭容等天道宗真传弟子视如无物,怎能叫诸多散修不热血沸腾?

    “王冲狗贼,此时可敢一战?”此前在山谷中传荡的幻音再次响起……

    也不知是何人在背后鼓躁,便是以徐昭容之能,都觉察不出是谁藏在背后发出这样的幻音。

    除宗门弟子外,在这山脉之间的散修数量更多,内藏无数能人异士,徐昭容即使能在绝对实力压制这些散修,却也不能说在样样神通上都能比这些散修要强。

    王冲则是气得一佛升天、二佛灭世,当场差点闭过气去,待体内真元法力恢复到三四成,就要迫不及待祭出太乙雷光神针,想将陈寻当场毙杀,不再受这无休无尽的羞辱。

    “你此时实力剩不下三成,若与陈寻死战,胜算不超过五成;而此贼从我这里夺走的混沌魔元胎,专门克制种种法相、元神神通,陈寻手里还有道器,你有几分把握能杀死陈寻?”徐昭容心里恨到极点,却反倒能冷静下来,朝已经不能冷静的王冲冷声说道。

    倘若王冲此时受激,被陈寻再设计杀了,她却要遵守天道大誓,等到十年后才能将陈寻碎尸万段,岂不是要憋屈十年?

    徐昭容绝不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

    最好的结果就是王冲忍耐三五日,待恢复修为之后,将陈寻一举杀了,一切事都将恢复到正常的轨道上去。

    王冲都快将牙齿咬断,才强压住扑杀出去的冲动。

    *****************************

    “王冲狗贼,敢不敢战?”陈寻再次扬声怒喝,声如雷霆在山谷里传荡。

    趁其病要其命是一方面,但陈寻此时犹觉胸臆间战意澎湃,要能与王冲酣畅淋漓的决一死战,说不定元神修为能再有突破。

    元神,说到底修炼的还是神魂意魄。

    不屈之战意越发澎湃,灵海之间种种道意种子、明识印记在这一刻竟然都受到那不屈战意的滋养灌溉。

    就连与元神青莲法相并存于灵海的天道真龙,这一刻也散发蒙蒙灵辉,似乎澎湃的战意,叫它感受到极强的共鸣。

    大逍遥剑意凝聚的法相金鳞剑,竟然在这一刻就要在灵海中现形。

    怎么会是这样?

    陈寻心里也充满无数的疑问。

    悟及大道的强者,通常都能修炼多种法相神通,因为一条大道能衍生无穷道意,但唯有大道层次的法相神通,才能同时在灵海中具相化形。

    青莲,是阴阳演变之道的法相,也是陈寻修炼的根本元神法相。

    天道真龙能与法相青莲并存于灵海之中,陈寻也丝毫不觉得奇怪。

    浩然天道要不是三千大道的一种,如何守护诸多苍穹天域?

    但大逍遥剑意,怎么可能是三千大道的一种?

    要是如此,大道也未必太不值钱了吧?

    “天武大道!”混沌魔恰到及时的直接在陈寻神魂深度叫出声来,“你竟然能掌握三条大道!怎么可能,小域修士怎么可能同时掌握三条大道?”

    何为天武大道?

    不屈即为天武大道?

    澎湃之不屈战意,实为天武大道的道意?

    陈寻就知道祭炼混沌魔元胎会有后患,现在就算是熹武帝都不能窥测他灵海深处的秘密,但他将自己的命元精血炼入混沌魔元胎,就很难阻止混沌魔元胎窥测他灵海深处的秘密。

    陈寻一时无暇细究天武大道到底是什么,跟大逍遥剑意有何关系,但他知道,此时极需要一场酣畅淋漓的大战,不断提升那澎湃的战意,看这澎湃战意对他元神修为的提升,能否助他一举突破法相境中期的桎梏。

    “王冲狗贼,敢不敢战!”陈寻再度扬声怒喝,战意几欲要沸腾起来。

    **********************

    “此子神魂气势,竟然在飞速提升?”

    元澄道人对陈寻谈不上什么恶感,也谈不上什么好感。

    陈寻作为散修,今日敢如此挑衅徐昭宗,将宋离玩弄股掌之间的事情,他自然也是看得一清二楚。

    他作为南海仙府的真传弟子,看到散修气盛、强宗弟子势弱,他心里其实不能算是好受的,也觉得陈寻此子太过嚣张猖狂了,心里有诸多不喜。

    南海仙府这次随他进入太元秘境的弟子,伤亡逾半,诛仙殿破碎丢失,守殿灵蛟自爆元胎,这种种打击之下,元澄道人根本就无暇去关心陈寻与王冲、苏青影与徐昭容此前的恩怨。

    也正因为如此,他此时却是最能冷静观察陈寻的一人。

    他没想到陈寻区区一介散修,站在峰崖之巅看似嚣张猖狂之极的挑战强者,战意却是如此的澎湃雄浑,而随着战意的提升,陈寻所透出的神魂气势竟然在飞速提升,实在是令他震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说陈寻此子正处在突破一个小境界的边缘上?

    不用元澄道人提醒,宋离等人都看出异常来了。

    此子元神修为竟然在这短短的喝骂之间,就要突破一个小境界?

    宋离郁闷之极的暗道:怎么可能,老天也未必太眷顾这狗杂碎了吧?

    听陈寻连声辱骂挑战,王冲气得手脚都颤抖起来,根本就没有注意到陈寻身上的异常,不再想顾及徐昭容的告戒,就想此时将陈寻这狗贼千刀万剐。

    “你此时出战,三成胜算都未必有。”徐昭容冷冷告诫他道。

    怎么可能?

    王冲心里一惊,但他知道徐昭容最恨不得陈寻能死,绝不会在这事上骗他。

    王冲天人境巅峰修为,只要恢复一丝冷静,自然能看到陈寻竟然就处在突破一个小境界上的边缘啊。

    怎么可能?

    王冲恨不能拔出剑来斩天劈地,天地怎么可能待他如此不公?

    修为在法相境以上,往后每突破一个小境界,都会有至正至纯的天地精元融入百骸窍脉——数量虽然极微,却要比天地元气精纯千倍、万倍。

    要是在他与陈寻恶战之时,陈寻彻底突破小境界的瓶颈,瞬间爆发出来的战力,甚至比陈寻突破之后还要高出一倍有余。

    很多修士,在突破天人境瞬时,能窥悟天机,而在真正晋入天人境之后,却没有这种能力,这就是天地精元的微妙玄奇之处。

    只是寻常散修根本不知道这其中的微妙,王冲偏偏知道。

    但是知道这点,他才更痛苦:

    恰如徐昭容所说,哪怕等陈寻突破当前小境界之后,他哪怕伤势未复,还能保持五成胜算,但此时出战,不仅极可能会助陈寻势如破竹突破当前的小境界,胜算还会暴降到三成。

    他不能选在此时,选在陈寻战意最澎湃时,冒险与陈寻决一死战。

    但是,他怎么能就此袖手就走?

    上万宗门弟子、散修都眼睁睁的看着陈寻向他叫阵,他怎么就此而走?

    天地怎能待他如此不公?

    地利不给他、人和不给他,竟然连天时都不给他!

    “魔族又有异动,大敌当前,陈真人与王真君不能为私人恩怨以坏大局,我看你们约在三五个月后再战,或许更好。”廉昌海不失时机的扬声说道。

    今天天道宗的颜面已经丢尽,想到找回,需要从长计议——廉昌海的心机深沉,自然不主张王冲此时出去与陈寻决一死生,但也要给王冲台阶好下。

    经廉昌海提醒,好些人才想起来,魔族大军就有数百里外集结,随时都会往这边辗压过来,此时还真不是陈寻与王冲决一死战的良机。

    “仙殿出世在即,到时候我们再后会有期……”徐昭容声音里透着说不出的怨毒,但行事也不拖泥带水,转身就率天道宗金曦峰弟子往西南飞遁而去。

    王冲也只能托起陷入昏死中的王腾,紧随徐昭容等人身后离去……

    “胆道,“请三宗弟子与诸修先撤,陈寻先杀三五魔族前哨,给大家祭旗!”

    陈寻提升起来的战意澎湃之极,没有一场恶战再不舒服,只能发泄到那些魔族前哨身上……

    上万宗门弟子、散修,就算要撤走,也需要有人殿后。

    此前大家都巴不得先走,但此时热血沸腾起来,看不到陈寻与王冲决一死战,诛杀三五魔兵前哨也能稍稍痛快一番,当下王青长、赵道临等人都一跃而出,追随陈寻身后,说道:“陈真人,莫要落下我等。”

    诸多人祭出法器灵剑,一起往已经游离到山脉之前的魔兵魔将前哨杀去……u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