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七十四章 约期十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

    (第三更……)

    众人不会质疑苏青影的话,但苏青影惜语如金,只说陈寻是人非魔,但到底是怎么回事,却不肯多说一句,众人心里自然疑惑,苏青影怎么会对这名不见经传的散修,如此清楚?

    这时候听了许寒烟一番解释,大家豁然明白,原来陈寻早初便是借这化形为魔的神通,助苏青影、宋离救出梵天宫两名女弟子啊,但刚才宋离、苏青影都未细言,他们还以为苏青影、宋离救出梵天宫两名女弟子的同时,随手救出两名散修呢。【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这么一来,众人对陈寻的身份再无半点疑虑,心想苏青影、宋离这样的人物,怎么可能识不破陈寻的身份,原来还有这样的缘故啊。

    这时候,三宗弟子见陈寻与侍魔红茶往这边飞来,都笑脸相迎,似乎刚才不是他们坐看陈寻送死去一般。

    然而宋离此时却是哭也哭不得,笑也笑不得,他自幼在宗门修行,哪里见识过世间竟然还有如此口蜜腹剑之人,竟然仅仅是用这点雕虫小计,不仅将在场上万宗门弟子、散修都玩弄手掌之间,还害得王冲、王腾、姜矍三人两伤一死。

    宋离心里对陈寻恨意再深,这笔帐也只能留待日后再算。

    徐昭容她从小活到这么大,还没有被谁指?鼻点脸辱骂过,今日竟然要忍受区区散修的辱骂,她一张娇妍玉脸气得铁青,玉体微颤,但看陈寻与三宗弟子走到一起,却拿他无计可施。

    天道宗仅百余金曦峰弟子随她而行,而苏青影身后则是梵天宫、仙林谷、南海仙府三宗千余弟子,她难道还能抢杀三宗弟子阵列,将陈寻杀了以泄心头之恨?

    王冲杀出重围,已是浑身浴血,而其兄王腾还生死莫知,看到陈寻与三宗弟子站在一起还如此得意洋洋,气得肉身百骸气血沸腾,恨不得冲上去将他撕得稀巴烂,才解心头之恨。

    他将王腾交给天道宗弟子帮助救治,怒斥陈寻:

    “你说你是人非魔,但你借魔族之手,害死元武侯姜矍,众目所睹,看你如何狡辩?”

    “王冲你这狗贼,也是堂堂天人境强者,竟然能说出如此可笑之言!”

    陈寻此时哪里还会惧怕王冲,但他也不敢暴露到徐昭容的攻击范围之内,飞身站到距离大焚光明宝船不远的一座峰崖上,伸手直指王冲满面污血的脸,大声喝斥道,

    “你知魔族大敌当前,却纠缠什么狗屁师门恩怨——你是天人境巅峰强者,我不过法相境中期修为,你以强凌弱不说,还与王腾、姜矍三人欺我两个;我以弱搏强、以寡敌众,不用计谋,难道要我站在这里任你们打杀,才合公道人心不成?我今日就是借魔族之手杀死你们,天下人谁又能说我不是?”

    陈寻这话说得气贯长虹,睨视上万宗门弟子、散修,扬声喝问道:“有谁觉得我陈寻今日做错了?”

    “王冲狗贼,死不要脸。”也不知道从哪个山谷里传来一声幻音,逗得大家哄堂大笑。

    徐昭容厉眼扫视山岭,竟一时没有发现这幻音是谁所发,知道必是有天人境强者暗中看不过去。

    “你……”王冲气急攻心,气血逆行,又禁不住喷出一口血来,再没有以往的风度,指天划地立誓,喝道,“即使你一辈子缩在梵天宫不出,王冲也誓要清理门户,灭杀你的神魂,叫你永世不得超生!”

    “王冲狗贼,要不是徐昭容食言而肥,出手干涉你我师门恩怨,你早就被我用计杀死,哪有你说此大话的余地?”陈寻冷冷笑道,“我今日用计杀不死,早晚有一天杀得你弟兄二人万劫难复。”

    “你敢与我一战?”王冲怒问道。

    “徐昭容若对天道立誓,绝不插手你我师门恩怨,我便与你一战,又待如何?”陈寻冷冷笑道,“我也不会占你半点便宜,你何时伤好,我随时与你一战。我要天下人都知道,我虽不敌徐昭容,但杀你兄弟二人,易如掐死两只蝼蚁……”

    “你……”王冲气得浑身颤抖。

    这年头强宗山门之中,猖狂的人多了,但敢像陈寻如此猖狂者,还真是没有见过,但是他能说什么?

    他刚才从魔族强者围杀中浴血杀出,真元法力几已耗尽,浑身上下伤痕累累,要不是徐昭容刚才出手震慑住陈寻,他与王腾在突围的半途中就可能受到陈寻的无情劫杀。

    王冲看向徐昭容,愤声求道:“请徐仙子予我与此子公平一战的机会。”

    徐昭容脸色铁青,没想到她今日受人辱骂不说,这会儿竟然还要被迫立下天道大誓。

    只是她刚才出手相助王冲,已经有违此前所说绝不插手他人师门恩怨的话,她此时不立下大誓,陈寻缩在苏青影的身边不出来,她又能奈何?

    到时候不要说王冲不能清理门户,就算她想诛杀此贼泄愤,也需要先过苏青影这一关。

    “我不插手,你就不再缩在苏青影的裙下?”徐昭容恶狠狠的问道。

    “徐昭容,你要想我栖身你的裙下,但也无需污蔑到苏仙子的头上啊。”陈寻草莽出身,出口就是淫|言诲语,还能比徐昭容差了?

    陈寻说得轻松,诸多宗门弟子、散修,听得却是心惊肉跳,没想到天下竟然有人敢对徐昭容如此羞辱。

    徐昭容即使今日立在重誓不插手他与王冲的师门恩怨,但待他与王冲师门恩怨了结之后,又岂会容他?

    而陈寻今日将这番大话说出口,梵天宫也不可能再庇护他!

    这相当于先后挑战两名天人境巅峰强者。

    王冲与其师玉虚子都是散修,陈寻在他手里,或许还有一两成的生机,但徐昭容是何等人物——徐昭容虽然两度败于苏青影之手,但绝不会有人认为徐昭容真就弱苏青影多少,天道宗的天之娇女,可是连散修中涅盘境真君巨头都退避三舍的人物啊。

    “苏青影,你今贱婢,当如何说?”徐昭容满面怒容,喝问苏青影。

    众人都觉头大如麻,不知道徐昭容对苏青影何仇何怨,即使两次败于苏青影之手,也没有必要一口一个“贱婢”啊?

    “徐昭容,是你食言在先,有何脸质问我?”苏青影冷笑道。

    “好,我徐昭容今日指天立誓,十年之内,绝不会插手陈寻狗贼师门恩怨,十年之内,只要不滋生新的恩怨,我天道宗金曦峰诸弟子,也绝不会去找陈寻狗贼的麻烦,但十年之后,徐昭容必杀陈寻狗贼、炼灭神魂,有违此誓,我徐昭容猪狗不如,”徐昭容也是气得不择言语,立下毒誓,“十年之后,谁若阻我杀陈寻狗贼,我便是业火烧身,也要杀尽其族人泄愤。”

    徐昭容此誓一出,众人心头皆是透生寒意。

    天钧西陆,修士之间的私人恩怨,轻易不牵涉宗族宗门,而修士也绝不会轻易对凡夫俗子下手,不然罪孽缠身,会受业火之劫,永生无法再入轮回。

    苏青影看了陈寻一眼,不明白他今日为何要往死里激怒徐昭容这条疯狗?

    “十年之期吗?”陈寻淡然一笑,“徐昭容原来你是怕我会贪生怕死,拖着迟迟不与王冲决一死战,才约下这十年之期吗?”

    “……”徐昭容冷冷一哼,说道,“只要你不再招惹我,我便容你多活十年又如何?十年一过,不管是你死,还是王冲身死,我都不会容你再活在这世上,谁敢阻,我便杀谁全族。”

    “王冲,你是要等到十年期满,才敢与我决一死战,还是今日趁热打铁,现在就拼个你死我活啊?”陈寻从小须弥戒中取出都天拘魔旗插在峰崖之上,混沌魔化形而出,顶天立地站在他的身后,顿时间滔天魔煞汹涌而出,气势竟将大焚光明宝船压住。

    “胎灵未灭!”顾玉章这一刻差点闭过气去。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两仪玄天盘的器灵竟然没有破碎,还被陈寻收入炼入那杆不知道何物炼制的魔旗之中。

    徐昭容更是气得跳脚,身上神火若隐若现,心里犹豫要不是破掉大誓,当场将这狗贼千刀万剐。

    苏青影与徐昭容两番恶战,混沌魔元胎此前还是被她重挫,没想到陈寻竟然将混沌魔元胎从两仪玄天盘中夺出,还重新祭炼为他所用。

    苏青影明白了,原本这杆魔旗才是陈寻手里最为重要的法宝,但他在逼得徐昭容立下大誓之前,绝不敢泄漏混沌魔元胎落在他手的秘密;然而他一日将混沌魔元胎深藏不露,一日就无法发挥他最强的战力。

    苏青影与苏青影两番恶斗,自然知道混沌魔元胎的厉害之处,在她看来,陈寻是非要借助混沌魔元胎,才有战胜王冲的一线可能。

    “王冲狗贼,你此时敢与我一战?”陈寻不管徐昭容、顾玉章他们的脸色如何,插旗而立,扬天怒喝,“王冲狗贼,你此时敢与我一战否!”r1292

    最快更新,阅读请。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