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七十一章 徐昭容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第四更!比昨天又多了两位新盟主,多谢……)

    就听见指名道姓直指苏青影的那声辱骂,似尖锐长啸之音,起初似在数百里之外传来。【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西南方向,云蒸霞蔚,将来人的身影遮住,众人就听见音波似雷霆滚滚而来,整个大地都在震荡摇晃。

    能进入太元秘境的宗门弟子或是散修,修为都不会太弱,但听了尖锐长啸之音,神魂皆是震撼,脸色不禁惊变。

    不单单是来人指名道姓的辱骂苏青影是贱婢、幸灾乐祸的看三宗弟子伤亡惨重的好戏,实是来者真元法力以及这尖锐长啸之音中夹杂的震荡神魂之异力,雄浑得超乎想象。

    陈寻修炼夔龙天音功,也能将真元法力融入声音之中,但想要传荡到数百里犹保持震慑神魂的雷霆之威,却绝非他此时功力能够做到。

    陈寻没有去看苏青影难看的脸色,来人指名道姓的辱骂她,必定是她的仇敌,陈寻甚至不难猜出来者是谁。

    徐昭容!

    天道宗金曦峰宗主徐峥的嫡女;金曦峰长老、涅盘境真君巨头徐至龙之妹、天道宗十大真传弟子之一的徐昭容。

    徐昭容是天钧西陆极少,生来能在修炼天资上与苏青影比肩的人之一,兼之她家世显赫,又拜入天道宗北涯仙人门下修行,可谓是天道宗的天之娇女。

    此女修炼天资极高,人也长得貌美如花、自幼便有仙姿,却是个生性刻薄、极度记仇之人。

    数年前此女与苏青影比斗,差点被苏青影打爆元神连转世投胎都不能,她对苏青影的仇怨之深,是可想而知的。

    但三宗弟子伤亡如此惨重,此女辱骂苏青影之余,对三宗也是公然幸灾乐祸,其性情之乖张,也是远远超乎陈寻的想象。

    苏青影玉容惨淡,她身边诸多梵天宫弟子更是气得浑身发抖,想必也是早就听出是徐昭容的声音。

    宋离、元澄道人等南海仙府、仙林谷的弟子脸色也绝不好看。

    徐昭容是指名道姓辱骂苏青影,但今日南海仙府、仙林谷与梵天宫休戚相关,徐昭容如此公然幸灾乐祸,对今日三宗身殒道消的弟子,都是一种亵渎。

    陈寻顾不得去管苏青影会被徐昭容的辱骂气成什么样,令他头痛的,实不知此女知道两仪玄天盘的元胎器灵“毁”在他手里,心里对他有几分恨意。

    “你心里怕了?”

    混沌魔安静了一路,这时候竟然耐不住寂寞,从道,多少有些控制不住的幸灾乐祸。

    “此女性情乖张到极点,完全不能以常理揣测,怎叫人不怕?”陈寻暗中说道,“但你莫要幸灾乐祸,想想你未必就愿意再落回到此女手中!”

    “……”混沌魔在中心思。

    陈寻知道田氏对他怀恨在心,但他倒不怎么担心田氏,田氏老祖不会公然跟熹武帝决裂,就不会做出破坏澹州规矩的事情,但徐昭容这婆娘完全不走寻常路,他岂能再以常理去揣测她?

    要有可能,陈寻宁可离这婆娘越远越好,但太元仙殿即将出世,他除非不去凑热闹,不然此时就算能躲起来,很快也要跟此女碰上面。

    是祸躲不过。

    陈寻对三宗弟子没有好感,原先打算再与王青长、天音夫人、赵道临他们结伴而此,离三宗弟子远远的,但徐昭容此时在太元秘境现踪,陈寻不得不更改计划。

    陈寻跟王青长等人拱手道:“我与苏仙子算是有几分渊源,不如王真君、赵真人你们也都留下来?”

    王青长、赵道临对强宗弟子早就失望透顶,不愿与三宗弟子共进退,更不想卷入三宗与天道宗徐昭容的纠葛之中,当下就与陈寻辞别,飞遁离去。

    这时候云霞散去,百余道身影露出真容,徐徐往这座山脉逼近。

    为首那身穿仙灵宝甲的清艳女子必定是徐昭容无疑,一脸嚣张跋扈,冷艳之极的清亮眼瞳,往山脉这些扫来,看过三宗那些个狼狈不堪的弟子,眼瞳里的奚落之色,丝毫不掩。

    顾玉章、廉昌海二人并行站在此女的身侧,还有很些人都在雷云岛露过脸,陈寻猜测他们应该都是天道宗金曦峰一脉的弟子。

    天道宗共有七峰传承,但眼前仅有金曦峰一脉的弟子,陈寻心想天道宗其他六峰的弟子,多半是不怎么愿意与此女同行吧?

    而除了顾玉章、廉昌海外,陈寻还在这百余人看到三张熟悉的面目。

    陈寻眼瞳一敛,没想到王冲、王腾、元武侯姜矍,在进入太元秘境,竟然跟徐昭容走到一起去了。

    陈寻不动声色往苏青影走去,问道:“敢问苏仙子,陈寻能否与梵天宫弟子同行?”

    苏青影微感诧异,她刚才看陈寻跟王青长等散修走到一边,还以为他会离开,没想到王青长等人走后,他却又留了下来要与梵天宫弟子同行。

    梵天宫、仙林谷、南海仙府三宗弟子伤亡如此惨重,就算宋离对陈寻有着莫名的极恨敌意,但其他弟子再不敢有起初的狂妄,至少不会再拒绝散修参与进来,与他们结伴而行。

    这山脉三宗弟子加上散修,将有万人散落岭峭裂谷之中,但元武侯姜矍等人神念是何其之强,眼瞳一扫,就将山脉中种种情形都收眼底,断然不可能将站在苏青影身边的陈寻错过去。

    “此子怎么跟苏青影凑到一起去了?”元武侯姜矍大皱眉头,暗暗心惊的问道。

    他们在赶往太元秘境的途中,看到陈寻联手王青长等人重创绿袍公子,心知只要陈寻不跟王青长等人分开,他们三人很难找到机会下手,甚至还要防备陈寻暗中算计他们。

    遇到天道宗徐昭容、顾玉章等人后,他们刻意巴结,就想着待太元仙殿出世之时,看徐昭容如何将陈寻斩杀剑下,他们也省得大费周章,却没想到陈寻竟然跟梵天宫的苏青影走在一起。

    苏青影又是何等的剑心通明,看到王冲、姜矍、顾玉章等人充满敌意的目光,频频往陈寻脸上扫来,便猜到陈寻选择留下或有其他用意,问道:“陈真人也与徐昭容有隙?”

    “我与徐昭容无隙,但她有一件道器胎灵毁在我的手里,却不知道她会不会怀恨在心?”陈寻坦然一笑。

    大树底下好乘凉,徐昭容此女性情乖张,完全不照常理出牌,他要还想去凑太元仙殿出世的热闹,与苏青影等梵天宫弟子同行,是最好的选择。

    他救许寒烟、赵绿彤二女在先,此时死皮赖脸的留下来,就不相信苏青影还真能将他赶走?

    听陈寻如此说,苏青影神色也是极其淡然,没有再问什么,似乎陈寻留与不留,跟她没有什么关系。

    “苏仙子,多年未见,一切安好?”王冲排开众人,往这边山脉飞来,朝苏青影稽首施礼道,“陈寻乃我师门叛宗逆徒,王冲前段时间在四海城遇到他,还想将他擒回师门治罪,未曾想他为苟且偷生,竟然托庇一头妖狐的麾下——苏仙子怎么跟他认得?”

    陈寻这才省得王冲除了修为高绝外,心机也极深沉,他这一番言语,竟叫梵天宫诸弟子眼睛里对他生出许多鄙视来——而王冲这番话最根本的目的,还是要逼他离开梵天宫弟子,以便他们能找到下手的机会。

    “你们不过是一群丧家之犬,何敢自称师门嫡传?”

    陈寻冷冷一笑,要论口舌之利,他还真不怕王冲,伸手直指王冲的鼻子,厉声喝斥道,

    “神宵宗为魔龙乾余骨所破灭,我师尊郭真人乃神宵宗掌教,与虚问祖师为守护天下苍生,不惜自爆元丹、道器,才将魔龙乾余骨轰出云洲,敢问你们这些自许神宵宗嫡传的宗门弟子在哪里?我等神宵宗残存弟子,与侵入云洲的百万魔族血腥鏊战数十年,你们这些自许神宵宗嫡传的宗门弟子,身在哪里?刚才梵天宫、南海仙府、仙林谷三宗弟子,同仇敌忾与魔族大军恶战,你们这些自恃神宵宗嫡传的宗门弟子,又在哪里?王冲小儿,你今日又有何脸皮,自许是神宵宗嫡传弟子,又有何脸皮,斥我是叛宗嫡徒?”

    要说想激起三宗弟子的共鸣,没有比抵御魔族这个更好的话题了。

    王冲等人可以说云洲遭劫时,他们身在外域,但刚才三宗弟子被魔族杀得惨败溃逃,王冲可是与天道宗的徐昭容选择袖手旁观,还幸灾乐祸来着。

    陈寻倒不指望能骂痛王冲,但他说这番话,是希望三宗弟子心里能拎清楚:谁是友、谁是敌?

    “你口舌再厉害,你改变不了你叛宗戮师的恶行,”王冲冷冷一笑,似乎陈寻这番斥责对他毫无影响,“我真要杀你,想必苏仙子也不会阻拦我清理门户。”

    王冲话是这么说,实在也没有几分把握,但他将话摞下来,相信以徐昭容的性子,必会借题发挥,到时候看陈寻还要怎么缩头。

    “这是人家师门之事,我们真是不便插手。”

    苏青影还没说话,徐昭容还没有借题发挥,宋离就迫不及待的想将陈寻踢出去。

    “苏青影,此子莫非是你新找的骈头,你竟然要为区区一个云洲贱修,插手干涉人家师门内部事务不成?”徐昭容一张毒嘴,绝不会错过半点羞辱苏青影的机会,说出来的话,比泼妇骂街还难说,在天钧宗门玄修当中,还真是蔚为奇观。

    她此时还看不透苏青影的虚实,不指望现在就找苏青影雪此前大败之辱,但道器胎灵竟然被修为如此低微的散修摧毁,是她更不能容忍的。

    陈寻冷冷一笑,问道:“徐仙子,这么说,你也不会插手我们宗门内部的恩仇喽?”

    徐昭容艳容一冷,冷笑道:“待你能在王冲手里活下命来,再找你算毁我道器胎灵的帐不迟!”

    “王冲罢这话,毫不犹豫转身就往魔族大军集结的方向遁去。

    看到这一幕,众人脸色皆是惊变。

    虽然魔族大军与他们脱离接触,但数万魔兵魔将还集结在千里外的山岭之上,陈寻这是要引王冲等人共归于尽啊!

    众人都往王冲、王腾等人看去,心想陈寻既然都划出道来,就看他们有无胆气应战了?R1058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