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五十八章 星域赤血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今天三更任务达成。【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顶点小说,周末两天没有休息,多更三章,算是对兄弟们这些年不懈支持的一点小回报……)

    绿袍公子吓得遁入虚空逃走,陈寻自然不会对九蛟、九狸容情,此时杀伤杀死蛟狸越多,绿袍公子将来的威胁越小,至少大家进入太元秘境后,不用再终日惶惶难安。

    陈寻体内的真元法力再有限,维持赤血冥蛇的时间再短,胜算再低,那也是相对绿袍公子这种天人境巅峰强者而言。

    赤血冥蛇,一口咬住一头妖蛟;伸缩如意的蟒躯,更是一根千丈长的如意神鞭,差点将一头妖蛟齐腰抽断,汹涌而至的虚空风暴也被这一鞭劈散。

    好强!

    看到这一幕,王青长、天音夫人等人心里只有一个念想,好强,难怪绿袍公子连战都不敢战,扭头就破开虚空逃走。

    绿袍公子神魂天生受赤血冥蛇压制,他要不逃,只怕是真逃不了了。

    形势未定之前,陈寻还不能将虚实透漏给王青长他们知道,以免打击他们的士气,暗中又大吞一口元液,将无穷真元注入剑阵之中,汹汹雷霆剑光如雪覆山,再度聚入赤血冥蛇体内。

    这些妖蛟、妖狸,此前都被琉璃焰河卷入,好不容易摆脱天焰的烧炼,就见到绿袍公子将它们抛下,哪里还有半分斗志?

    妖蛟、妖狸第一念头就是拼出老命,逃脱生天。

    王青长、天音夫人、赵道临、杨宗讳、曲南音,他们此时还不知道赤血冥蛇只是徒有其表,实难持续多久,看到绿袍公子手里的这些妖修要逃,自然也是将压箱底的神通都使出来。

    这是削减绿袍公子实力的唯一良机。

    天音夫人南宫薰唇鼻都渗现血迹,但轮拨碧玉琵琶的纤纤玉手却加倍迅速,化为一片玄光在弦上浮动流转。

    弦音所化神禽猛然钻入一头妖狸的体内,转瞬间就将一头修炼化形的妖狸炸得四分五裂。

    这样的威力,叫陈寻看到都胆颤心惊,心知大家都只是忌惮绿袍公子的实力,但诛杀绿袍公子手下的强横妖修,还是有充足自信跟手段的。

    赵道临的覆天印释出湛然神光,定住一头妖蛟,就猛然压下。

    一击不成,十击还是能将这头妖蛟砸得筋断骨残,百击则将这头妖蛟砸得神魂破碎。

    赵道临虽然摧动真元法力,强御覆天印,已经到七窍流血的崩溃边缘,但心里有着说不出的畅快。

    散修不比强宗弟子嚣张跋扈,轻易不涉及性命休关的恶战之中,但这次已经卷了进来,逃避不是办法,那就杀个痛快、杀个酣畅淋漓。

    有陈寻所御的赤血冥蛇,赵道临也不怕绿袍公子敢杀个回马枪,出手自然不留一点余力。

    这也可以说是他近百年来,最酣畅淋漓的一战了,念头通达,诸多玄诀修炼上的瓶颈也豁然开朗。

    赵道临情不自禁的感慨道:真是要置死地而后生,才能有道的突破啊。

    杨宗讳、曲南音所祭的一双子母金蛇剑围住一头妖狸上下翻飞,剑光弥漫,像是剑气雾海,将那头妖狸死死困住。

    妖狸法力也是强横,但她的同伴都只顾自家逃命,她左冲右破,却无法冲破杨宗讳、曲南音的联手合围。

    王青长八十一盏琉璃宝灯所储的天焰已经耗尽,这时候祭出一十三支戮魔钉,扎向两头妖蛟的颈颌要害。

    同时他的右手袍袖骤然间像一张天网张开,想要活擒这两头妖蛟……

    王青长这些年还有擒到合适的护山灵兽,眼前这机会实在是难得。

    红茶已经第一时间将那枚被赤血冥蛇震伤器灵的青铜古镜抢到手,这时候双足像生根似的钉在一头妖蛟的背脊上,手里那杆融入数万斤魔髓精铁的魔幢巨杵,像打桩机似的朝狰狞的蛟头猛砸。

    陈寻看也不可能将九头妖蛟、九头妖狸悉数留下,他能维持赤血冥蛟的时间也极为有限,就不再追求进一步扩大战果。

    见左青木执意想活捉两头妖蛟,陈寻也有意助他,说道:“王真君,我来助你!”

    陈寻驱使赤血冥蛇横空飞来,张开吞天巨口,就咬住一头妖蛟的颈颌,六道玄冥煞气释出,结成玄冥煞冰将妖蛟头颅封住,轻轻松就送入王青长那像天网张开的乾坤袍袖之中。

    王青长的乾坤袍袖,显然也是一件极厉害的洞府法器,妖蛟受到重创,想破开袍袖冲出已无可能;剩下一头妖蛟,王青长也能从容应对。

    这时候绿袍公子已在两三千里之外的星域再度现身。

    星域漆黑一片,没有遮闭,绿袍公子自然能清清楚楚看到手下妖修被打得落花落水的情形。

    赤血冥蛇连续重创几头妖蛟,陈寻就没有再持续摧动小千剑阵,将雷霆剑光聚入赤血冥蛇之中。

    在剧烈消耗后,赤血冥蛇的体形就急剧缩小,威力也越来越弱。

    “冥蛇法相是他妈的样子货!”绿袍公子转念就想到这个可能。

    绿袍公子懊恨得都想将满头披发都扯下来,这孙子所御使的赤血冥蛇竟然是个水货,他竟然被个水货吓得胆,破开虚空掉头就逃!

    “嗷!”

    绿袍公子气得破空长啸,就想要重新破开虚空,再度杀回去,但他御使诛魔战车破开虚空之际,陡然想到一个问题,如果此子使诈骗他,怎么办?

    绿袍公子又惊又疑,妖姬、妖蛟都已经被杀得溃不成军,看王青长、南宫薰等人击杀他手下妖修都不留一点余力,完全没有半点心虚的样子。

    难道真是诱他返回的诈计?

    绿袍公子不禁想:要是陈寻使诈,他再返回战场,就会陷入陈寻与王青长以及南宫薰那头骚狐的重围之中,到时候他神魂若是被赤血冥蛇慑住,再想脱身就难了……

    君子报仇、千年不晚!

    绿袍公子心想王青长、陈寻、南宫薰那骚狐这次必然是要去太元秘境的,他潜伏暗处,总能找到报仇血恨的机会。

    他这些年来,虽然嚣张狂妄到处杀人夺宝,但还能活得好好的,不就是轻易不入疑局吗?

    想定这些,绿袍公子再御诛魔战车,也仅仅是将逃到外围的妖姬、妖蛟接回,不敢轻易逼近琉璃宝船。

    绿袍公子虽然不甘心,但看到王冲所乘的核舟宝船从远近渐渐逼近,也只能先遁入虚空,离开此域再说。

    ********************

    王青长等人很快也注意到赤血冥蛇的异常,直到绿袍公子再度遁入虚空,没有再次出现,再出口问陈寻:“这是怎么回事?”

    陈寻将法相消退,仅剩原形的赤血冥蛇剑收入小须弥戒中,撇嘴一笑:“陈寻修为是有限,但绿袍蛤蟆没有胆气与我们死战,王真君,你说还能是怎么回事?”

    “啊!”王青长等人额头都渗出冷汗,完全想象不出,要是绿袍公子没被吓退,他们能有几人能逃脱生天。

    天音夫人脸色浮白,嫣然笑道:“绿袍只敢欺凌弱小,却从不敢在真正的强者面前放肆——不过,陈真人胆气真是不弱,你让我们收回攻挡住火焰神龙时,我们都还在为绿袍公子逃脱懊悔不已呢。”

    赵道临作势抹了抹额头的冷汗,笑道:“陈真人下回使计时,可要跟我们提前言语一声啊,为杀这几头妖蛟,我们可以一点余力都没有留啊。”

    陈寻注意到王冲等人所乘的核舟宝船已离他们这边不远,从小须弥戒中取出一瓶乾元如意丹,分别倒出十数枚分给王青长、天音夫人、赵道临他们补充法力。

    乾元如意丹是龙血合诸多灵药炼制而成,虽然不及元液有立竿见影的效果,但补充真元法力也是极快,在天钧大世界也是罕见的灵丹。

    刚才混战时间虽然极短,但陈寻他们也斩杀三头妖蛟、四头妖狸,还有两头受重创的妖蛟被王青长收入袍袖之中,差不多将绿袍公子手下强大妖修歼灭掉一半。

    四头妖狸,有三头都是被天音夫人所杀,她那只碧玉琵琶似乎能天生克制狸妖,弦音化变神禽,狸妖神魂都受震慑,然后被神禽钻入体内炸开。

    三头狸妖都是这样,元神连同妖躯被炸得粉碎,消散于虚空风暴之中。

    三头妖蛟尸骸都有三百丈余长,这时候也被拖到琉璃宝船的左右。

    陈寻从红茶那里接过青铜古镜,跟王青长说道:“此战所获颇丰,战利品当如何分配,还请王真君明示。”

    天音夫人说道:“此祸皆因妾身而起,诸君助我共御强敌,妾身感激都有所不及,当不能再受恩禄。依妾身所见,王真君擒得两头妖蛟,倘若能降服,必得大助力;青铜古镜乃陈真人出手抢夺,当归陈真人所有;赵真人、杨真人、曲真人,各得一头蛟尸,可好?”

    “这么安排,甚好。”赵道临说道。

    杨宗讳、曲南音实力最弱,两人又是不分彼此的双修道侣,能分得两头蛟尸,自然没有什么意见。

    陈寻从小须弥戒中,又取出两瓶乾元如意丹,递给赵道临说道,“这次便委屈赵真人了。”

    赵道临的覆天印出力甚大,只分得一头蛟尸,有些不公,陈寻送上一瓶乾元如意,算是补偿,毕竟青铜古镜是拥有器灵的初阶道器,价值要比王青长所得的那两头妖蛟都要高出一截。

    两瓶乾元如意丹足有四百枚,赵道临刚才服用下数枚,除了真元法力快速恢复,还有不少纯阳药力留在窍脉之上,慢慢炼化必能提升修为。

    赵道临也不客套,就将两瓶乾元如意丹收入,笑道:“没想到陈真人真是真人不露相啊……”

    虽说赤血冥蛇维持时间极短,但在极短时间里爆发出来的战力却强到逆天。

    而陈寻御使赤血冥蛇,虽然只是法相境的神通手段,但他将小千剑阵与冥蛇法相融合,竟然将赤血冥蛇的威势提升百倍有余,这就太骇然听闻了。

    这样的神通手段,赵道临心想只怕唯有天道宗、梵天宫等强宗排名居前的真传弟子才会具备。

    要不是王冲、王腾等人确知陈寻的身份,他都怀疑陈寻是哪家强宗秘传弟子化名出山修行。

    陈寻也是侥幸,要不是太古仙人留在道书残卷上的那道精神印记给他启发,他现在还没有办法将小千剑阵与玄冥道意相融——这恰恰也是以前困惑他、迟迟难以突破的瓶颈所在。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