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五十六章 多臂魔族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感谢大家的热情捧场跟对活动的支持,我只能继续早起码字……

    道书非金非帛,似用某种妖魔鳞皮所制,仅剩残卷,背后所绘青莲也仅半截,但灵光隐隐,透漏出远穷玄奥道蕴,道书本身也散出似仙似魔的杂斑气息,极其悠远。【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顶【点【小【说,

    道纹,这青莲是无尽道意直接凝聚生成的道纹。

    只可惜青莲仅剩半截,道纹也残缺不全,已无可能直接从这残缺的道纹中参悟出完整的阴阳道意来。

    看道书残卷边缘烧灼的残迹,陈寻猜测道书极可能是上古仙魔混战时被摧毁,已经没有可能补全了。

    道书残卷不仅凝有青莲道纹,所残缺的鸟篆古字,也是字字珠玉,精妙之极,但可惜残缺了大半,难窥其貌。

    见王青长、天音夫人都颇为期待的看来,陈寻也想想试一试,他到底能不能祭炼这道书残卷。

    王青长获此道书残卷已历三百余年,试尽种种办法,却无法祭炼。

    而道书残卷更不涉及到具体的修炼道法玄秘,他也无从修炼。

    要不是道书残卷对他参悟其他道法玄诀,能有一些触类旁通的启发,他早就拿出去交换修炼资源。

    陈寻既然舍得拿出聚元石这样的奇珍交换道书残卷,王青长能猜到陈寻所修必是与阴阳之道相关的神通。

    王青长此前也推测过,或许唯有悟及阴阳大道的玄修,才能祭炼道书残卷。

    此时见陈寻滴出命元精血,就要落到道书残卷上,他一颗心也提到嗓子眼。

    这一滴命元精血鲜红欲滴,内中有金纹隐隐游动,缓缓落下。

    将要触及道书之时,道书背后所绘那茎青黑色残莲乍然间灵光烁动,生出一股外旋斥力,阻止命元精血渗入残莲道纹之中……

    王青长不无可惜的叹道:“陈真人不能祭炼这卷道书,这聚元石我便不能收下。陈真人可将这道书收下观阅,待日后再还给我。”他心里也有说不出的轻松,心想陈寻终究也是不能祭炼这卷道书。

    王青长说罢,就要将聚元石还给陈寻。

    王青长却是不知,在残莲灵光乍动之际,一副仙魔混战的画卷直接印入陈寻的魂海。

    一个身穿太极道袍的高大古仙悬立星域之中,一头八臂巨魔手持黑铁战戟,刺穿道书的同时,又刺中古仙的胸膛,心脏炸开,金血飚洒。

    而同时古仙一掌印上巨魔的眉头,一点星光骤然炸开,巨魔妖瞳里闪现疯狂而绝望的神情,似乎知道自己身陷必死之局。

    无尽魔血、仙血洒到道书之上。

    在古仙的周围,广袤星域里,数以万计的古仙与多臂巨魔混战。

    在星域的正中央,一座的青铜仙殿发出滔天神光……

    青铜仙殿门额上书“太元”两字古篆,必是太元仙殿无疑……

    陈寻知道道书残卷封有古仙焚寂前最后一道精神烙印,无意间被他开启,但更令他震惊的是星域中那不计其数的多臂巨魔。

    携他入云洲的六臂巨魔,跟他们是何其相像!

    难道导致太元仙殿沉沦海墟星域的仙魔混战,就发生于古仙与巨魔一族之间?

    古仙道虚横跨无穷天域,追杀六臂巨魔,除了玄元圣血外,是否还隐藏着更惊天骇闻的秘辛?

    羿族、太元古仙、巨魔一族,陈寻心里已经背负太多的惊天秘闻,神经早已经变得无比坚韧,倒不至于为打入神魂深处这一幕画卷而不知所措。

    这卷道书,除了记载阴阳大道的部分道意外,还浸染大量的仙血、魔血,更留有那名古仙的一道精神烙印。

    无论哪一点,价值都远在寻常道器法宝之上,陈寻怎么能让王青长再收回?

    陈寻强抑住心里的震惊,跟王青长说道:“我此前在云洲修炼,难有机会观阅如此玄奥之道书。就算不能祭炼道书,仅凭这道书所录种种奥义,于陈寻而言,便远在聚元石之上,还请王真君将聚元石收下——王真君或许听说过珑山仙府曾在云洲问世,除了同样的三枚聚元石外,陈寻还在珑山获得十数件与聚元石异能相当的储元灵瓶……”

    这半卷残书所录古篆,每一笔一划王青长都记得清清楚楚,倘若不能祭炼,只是一部从太元仙殿问世的残书而已。

    太元仙殿每隔三百余年就出世一次,自从天钧修士能入海墟算起,太元仙殿出世也有好几百次了。

    虽然从未有人能进入太元仙殿的核心区域,但这样的残书残典也是数千卷流出,大多被天道宗、梵天宫、仙林谷这样的强宗收罗过去,罕见残书流传于外罢了。

    王青长手里这卷道书,作为道器残宝,是不同于普通的残书焚典,但不能祭炼,价值也抵不上一枚掌心大小的聚元石。

    不过听说陈寻手里还有两枚同样的聚元石以及数量更多的储元灵瓶,王青长也就不再坚持将聚元石还给陈寻了。

    看陈寻终是不能祭炼道书残卷,赵道临、杨宗讳、曲南音心里也有说不出的轻松,心想云洲小域修士,无法触及大道层次,才是应该;不然的话,叫他们这些天钧玄修,颜面放到哪里?

    这会儿,也足以叫他们将道书残卷所录的古篆牢牢记在心里,可与所修之道彼此印证。

    *************************

    陈寻刚想回舱室参悟道书残卷,就觉身后十数里外的星空深处传出一丝波动,惊得汗毛乍立,祭出赤血冥蛇剑,就释出六道玄冥煞气,仿佛六道黑色蛟龙往波动处狂卷而去。

    “是绿袍公子追来!”

    除了绿袍公子,陈寻也想象不出有谁会以这种方式袭杀他们。

    无比巨大的九狱神王诛魔战车从虚空猛然钻出来,六道玄冥煞气与之撞在一起,瞬然间化为千丈玄冥煞冰,将绿袍公子、十八妖修连同诛魔战车一起冰封住,一瞬时像是一座冰棺悬在无尽星域之中。

    陈寻不指望玄冥煞冰能封住绿袍公子多久,只希望能给王青长、天音夫人多争取数瞬时间,不至于被绿袍公子袭杀措手不及。

    看到九狱神王诛魔战车从虚空中钻出,王青长才发应过来,但他的速度也丝毫不慢,祭出十八盏琉璃宝灯,大喷一口命元精血,琉璃天焰悉从琉璃宝灯射出,汇成一条天焰之川,往九狱神王诛魔战车卷去。

    天音夫人南宫薰玉手如轮,拔动琵琶,千万道弦音也如惊涛骇浪汹涌而去。

    赵道临的覆天印,杨宗讳、曲南音的子母金蛇剑都在瞬间摧动磅礴真元注入其中,往九狱神王诛魔战车轰去。

    绿袍公子怎么都没有想到,在他们钻出虚空之前的那一瞬,就已经被陈寻捕捉到气机,相反之下,他们甚至都没有提前觉察到六道玄冥煞气袭来,以致刚从虚空中钻出,就措手不及的被玄冥煞冰封得结结实实。

    千丈玄冥煞冰,还不至于将绿袍公子封住,就见他身上绿焰涌动,就将玄冥煞冰挣裂,但这时王青长、天音夫人、赵道临、杨宗讳、曲南音的攻势已如雷霆暴雨袭来。

    为出乎不意,九狱神王诛魔战车追蹑潜行到数千里外,就遁入虚空杀来。

    这么远距离的虚空袭杀,也是九狱神王诛魔战车的极限,在钻出虚空的瞬时,诛魔战车所汲取的天地元力就已经耗尽;所维持的防御灵罩,也是第一时间被玄冥煞冰绞碎。

    措手不及之际,不能借助诛魔战车,想要硬生生扛住王青长、天音夫人、赵道临、杨宗讳、曲南音联手全力施展的雷霆攻势,以绿袍公子之能,也是极为勉强。

    “嗷!”

    琉璃焰河最先卷至,绿袍公子身上绿焰如涛,单掌劈得焰河往两边狂卷,但妖蛟、妖姬被焰河卷中,被迫变回原形,九名妖姬竟然九头巨狸所变,十数丈高的妖躯在琉璃天焰中翻滚,抵抗那焚心炼骨的炼化。

    王青长有九九八十一盏琉璃宝灯,维持焰河的时间要比想象中长一些,绿袍公子虽然夷然不惧,但手下妖蛟、妖狸却被烧得鳞肉毛皮焦糊,一时无法挣脱出去。

    千万道弦音奔涌而化,在绿袍公子眼前骤然聚为一头神禽,张开巨口,一声清唳长鸣之后,却是一道黑炎焰流卷向绿袍公子。

    “你这贱婢,这点伎俩还想伤得了本公子?”

    绿袍公子身上绿焰欲盛,即使被黑炎焰流包裹,也丝毫不见半点衰弱。

    赵道临的覆天印已经变成一樽山陵般的巨石,金光烁动,往绿袍公子狠狠的砸去。

    这一刻,陈寻丝毫不怀疑,就算是一座千丈崖峰也会被覆天印砸成粉碎,但绿袍公子翻手祭出一件青铜古镜,打出一道神光,照覆天印上。

    “雕虫小技也敢出来献丑。”

    覆天印倾压而下,势沉有如山岳,却无法再压下半分,竟然被古镜神光定在半空中。

    杨宗讳、曲南音祭起子母金蛇剑,两色剑光缠绕而去,如蛟龙扑杀,但被古镜神光一照,顿时间就被震散一团碎光流影散于星域之间。

    受绿袍公子更强的气机牵制,虚空风暴都往绿袍公子那边涌去,却没有化为紫宵雷霆劈杀绿袍公子,反而被九狱神王诛魔战车疯狂的吞噬。

    看到这一幕,王青长等人心神都惊骇欲裂,他们不能趁绿袍公子措手不防时重创之,一旦叫九狱神王诛魔战车汲足虚空元力,就是他们授首之时。

    王青长最强法力就是八十一盏琉璃宝灯,他此时竭尽全力,也只能将九头妖蛟、九头妖狸短时困住,但想重创绿袍公子甚至斩杀之,只能看天音夫人、陈寻他们有无隐藏实力了。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