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五十五章 道书残卷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青莲已经叠到二十一层了,感谢兄弟们的热情支持,感谢新盟主书友4001500、楚月婵,感谢正版牛牛、兴业、甜食者、凡乐、豆豆、大笨熊……)

    只觉得空间一阵模糊,眼前就陡然换了天地,陈寻就觉得像是身陷广袤无垠的昏暗天域之中,四野茫茫、空无一物,只有前方无穷远处,有数不胜数的星光闪烁。【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顶点小说,

    “这里就是海墟?”

    同样是第一次进入海墟的杨宗讳、曲南音,心神震憾的问道。

    海墟,与其说是空间通道,还不如说是一个半封闭的天外星域。

    那一点点闪烁的星光,都是上古仙魔混战时期,被打碎、沉沦于海墟之中的空间碎片,或者有些根本就是神魔残躯,有着无尽的机缘,也暗伏无穷的杀机跟凶险,但绝大多数时候,时机未机,都没有进入其中的机会。

    陈寻扭头往身后望去,海墟入口在他们身后就像是一座高大无比的天门,横卧在星域之路的尽头。

    这就是海墟天门,只要进入海墟内部,才能看见天门。

    只要天门不灭,进入海墟的修士,就能找到返回天均大世界的通道。

    当然了,陈寻他们要不抓紧点时间,一旦拖到天门附近的空间风暴变得极其暴烈,没想道器法宝或涅盘境修为,想返回天钧大世界,也将没有可能。

    这时候在天门附近,有一点微光闪烁,似在万里之外,那应该是紧随他们身后进入海墟的王冲等人。

    他们两拔人虽然前后脚进入海墟,但在时间上仅仅是数瞬的落差,竟然拉开万里之遥。

    天外星域真是太神奇了。

    在抵达太元仙殿出现的秘境之前,他们完全不用担心绿袍公子能追上来。

    即使绿袍公子座下的那乘九狱神王诛魔战车,有瞬穿虚空的异能,要担心绿袍公子有可能会追上的,也应该是王冲他们。

    “妾身多谢陈真人仗义相援。”惊魂未定的天音夫人南宫薰,过来给陈寻敛身施礼。

    她都不敢想象,要不是陈寻胆大妄为将王冲、王青长等人都拖入乱战之中,她有没有机会逃脱绿袍公子的掌心。

    陈寻或许是有他的心机,但她确实是因此才能从容脱身。

    “南宫夫人似乎更应谢王真君。”陈寻打了个哈哈,说道。

    “大家既然同舟,便应共济。”王青长含混的说道。

    赵道临、杨宗讳、曲南音心里都是困惑,心里想,难道是王青长与陈寻暗中秘议,要将王冲、王腾他们拖进来的?

    事已至迟,既然不想分道扬镳独自去面对绿袍公子的暴跳雷霆,就需要难得糊涂。

    看此情形,陈寻心里一笑,心想果真是需要强大的外部压力,才有可能让一盘散沙抱团。

    空间风暴就像是昏暗的洪流,从四面八方涌来,不时会形成暴烈的雷霆,势要将进入海墟的一切,撕成粉碎。

    电弧雷光像龙蛇一样,在琉璃宝船的四周游走,随时都会猛扑过来,将琉璃宝船吞噬掉,但更多的空间风暴则都在往星域最深处流转。

    “哪里才是太元仙殿出现的秘境?”赵道临困惑的问道。

    “你看那处最明亮的星璇,应该就是太元仙殿所在,”王青长是第二次进入海墟,指着极远处像是星云璇合的亮光说道,“我们只需要抵挡空间风暴的侵袭,琉璃宝船自身受会到太元仙殿内太古法阵的牵引,自行往那边飞去……”

    “……”赵道临震惊得不复言语。

    陈寻看那处星云璇合,推算应是海墟之内的空间风暴都受太元仙殿内的太古法阵牵引所致,只是难以想象一座太古法阵的影响会如此之大、之远。

    他以往在珑山所见识的北斗雷霆大阵,跟太元仙殿内的太古法阵相比,简直是连提鞋都没有资格啊。

    太元仙殿明明就是金仙道祖级上古大能所遗留下来的秘殿仙府啊。

    难怪太元仙殿问世,天钧大世界诸多修成元胎的真君巨头都不为所动,绝大多数都是天人境、法相境的弟子、散修赶过去凑热闹、寻找机缘。

    真君巨头在太元仙殿的太古仙阵面前,也都完全不够看,轻易接近,反而更容易触动什么厉害禁制,落个身殒道消的下场。

    天人境、法相境的宗门弟子、散修,在太古仙阵面前渺小得可以忽略不计,则更有机会进入仙殿的边缘区域,寻得秘宝机缘。

    *********************

    琉璃宝船在昏暗的星域之间飞行,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也没有参照物能推算飞行的速度,但必定要比在天均大世界的九天罡风层中飞行,快出无数倍。

    众人站在甲板上看着星域奇影,都不急着回舱室潜修。

    “同是星空,怎么只见星辰,不见日月?”

    红茶困惑的望着四周漆黑一片、只有数点星光闪烁的星域。

    “是啊,怎么不见日月?”听到红茶困惑的质疑,陈寻心神都震颤起来。

    他进入云洲之后,此前在地球所学的恒星、行星知识,都被完全巅覆了。

    云洲有日有月,天钧有日有月,昼夜并行,丝毫无差,这显然不是能拿恒星、行星来解释的。

    “日月乃阴阳之道演绎所致,天地之间并无日月之实体,不过是阴阳之道的天地法相而已;玄阳之气聚而为日,玄阴之气聚而为月。而星辰则是诸多天域在天钧苍穹之上的投影。我们进入海墟,实是离开天钧,进入域外星空了,自然是只见星辰、不见日月。”王青长笑着解释道。

    陈寻心神震颤,没想到竟然就是如此简单之极的道理,稽首施礼道:“多谢王真君赐教……”

    “我上次进入太元秘境,无意得到一本道书残卷,日行月轨等阴阳之理,便是残卷所记载,但这本残卷在我手里三百余年,却无法参悟更多,”王青长见陈寻如此郑重其事的行礼,从储物戒中取出一封岁月尘封的残卷,说道,“陈真人要是有需,这本残卷我便转让给你。”

    云洲千古以来,仅有寥寥十数人悟彻大道,顿入涅盘,但三千大世界,修成元胎的涅盘境真君巨头繁若星群。

    上古时有参悟阴阳大道的大能出世,留下畅述阴阳之道秘义的残卷,实在不叫人奇怪。

    这本道书残卷落在他人之后,没有多大的意义,罕有人能从残缺不全的道书中参悟到真正完整的大道秘法来,但于陈寻就完全不一样了。

    他自青鸾传授阴阳璇和的神通以来,就跨入参悟阴阳大道的门槛之中,但缺少他人的指点。

    他在阴阳璇和的基础上,参悟到万法万相的神通,是得益于玄元圣体,悟性之高可以说是旷古绝今了,但还想进一步参悟、推演出完整的阴阳大道,则是一项难以想象的浩大工程。

    有了这本从太元仙殿出世的残卷,他就有可能循着上古大能的步伐前行。

    当然了,陈寻与王青长萍水相逢,交情谈不上多深,他也不可能从王青长手里白白获得上古道书残卷。

    王青长拿出的道书残卷,实是一张残缺子大半的卷幅,大约三尺见方,正面密密麻麻写满玄奥无比的鸟篆古字,但齐斜角撕裂,使人无法再窥道书全貌。

    道书的背面绘有一支残莲,灵光隐隐,看得出这卷道书完好无损时,本身就是一件极强的道器法宝。

    陈寻看到青莲秘图,就确认这是有关阴阳大道的道书残卷,心想这本残卷是太元仙殿中所出,又是一件残缺的道器,随便放到哪家丹器坊出售,都是万人争抢的天价。

    陈寻从小须弥戒中取出一块聚元石,说道:“陈寻手里唯有此物最是珍贵,只求一观古卷。”

    “聚元石……”王青长也是识货的人,没想到陈寻竟然能拿出这么一大块聚元石来。

    强宗每有元液流出,都是惊人的天价,除了元液自身极其珍贵外,还有就是储存元液的聚元石极为罕见。

    通常说来,丹坊器里寻常所见的聚元石小如珠粒,便能储存一斤元液。

    陈寻拿出的这块聚元石,有半个手掌大小,青莹剔透,储存上百斤元液都绰绰有余。

    聚元石不仅能储存元液,相比较陈寻此时能炼制的聚元灵瓶,还有一个异能,就是能将体内的真元逆转注入聚元石中储存起来。

    王青长携带这么一枚聚元石在身,相当于真元法力骤然提升一倍有余;这么一枚聚元石,在王青长等人的眼里,价值实不低于一件道器法宝。

    “这本残卷留在我手里也没有用途,便与你换这枚聚元石,”王青长也相当爽直,直接将残卷换给陈寻,而不是仅仅借他一观,又说道,“这卷残书,虽然残缺不堪,但应是一件不弱的法宝,只是我留在手里怎么都无法祭炼,陈真人或许有用。”

    天音夫人心里都想,要是陈寻修炼的是有关阴阳大道的神通,或许真有可能祭炼这卷残书。

    “多谢。”陈寻谢道,见王青长、天音夫人等人都有兴致,也就不再藏拙,当即滴入命元精血祭炼道书残卷。

    他在云洲要藏着掖着,但到天钧大世界,天道宗等宗门内,悟得大道的真传弟子不计其数,悟得几条大道的真传弟子才称得上旷世奇才,他也就没有必要太多小心了。

    没有一点实力,反而不会让人重视。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