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五十章 符骨灵剑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没想到海墟一行,还真是热闹。【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陈寻淡然看着千余丈之外的王冲、王腾、姜矍等人。

    王青长与王冲、王腾是旧识,没有理由拒绝他们结伴同行的要求,而他与王青长、天音夫人等人也只是素昧平生、萍水相逢,不能指望王青长、天音夫人会站在他这边。

    “我先回舱室休息去了,不打扰王真君与道友叙旧。”陈寻说道。

    赵道临等人看着陈寻转身离去的身影,都颇感诧异。

    换作他人,看到强敌追来,必会第一时间远走高飞。

    他们虽然不愿牵涉到陈寻与神宵门的宗门恩怨中去,但既然都滴血祭炼明心符,也不会任王冲、王腾等人当着他们的面围杀陈寻,最好是陈寻现在就走,之后什么恩怨仇杀,他们都可以眼不见心净。

    他们相信王冲、王腾等人也不会急于此时出手,此去海墟,海路漫长,随时都会遇到不可测的凶险,王冲、王腾等人想杀陈寻,有的是下手机会。

    赵道临他们就想不明白,陈寻怎么不趁此时脱身,这才有可能逃出王冲等人的围杀啊。

    *******************

    琉璃宝船极为宽大,首尾长达百丈,此时停泊波涛汹涌的海湾里,仿佛海上的宫殿。

    陈寻等人都是琉璃宝船主人王青长的贵客,安排的舱室也极尽富丽堂皇,且有单独的防御级法阵交由入住者自行掌握。

    防人之心不可无,陈寻与王青长等人实没有什么过命的交情,回到舱室,他又随手布下两重禁制,防备有人从外面突袭进来。

    红茶疑惑问道:“那几人杀机好强,我们真还要跟他们结伴而行?”

    “除非我们不去海墟,不然总会有再次遇上的机会,”陈寻微微蹙起眉头,说道,“此去海墟,不知道会遇到多少强宗弟子、强悍散修,王冲、王腾、姜矍绝不会是我们此时遇到最强的劲敌。要是怕他们,我们还不如直接逃回雷云岛去罢了。”

    “王冲修为确实好强,所透漏的气息威压竟能凝成灵纹道蕴,岂不是都快要修成元胎了?”红茶说道。

    “王冲是差半步就能修成元胎、晋入涅盘境,但他此时还与王腾、姜矍等人一起前往海墟寻找机缘奇遇,很可能是他没有什么趁手的强大_法宝。此时的王冲,未必就能比手持两仪玄天盘的顾玉章强出多少,”陈寻说道,“他若有杀我之心,我不趁此去海墟找机会将他除掉,留待日后才是真正的大敌……”

    红茶心思要比陈寻单纯得很,听陈寻这么说,才想明白一些事情,“哦”然一声,清丽的脸容倒有几分纯真憨态,从天人真君到涅盘境真君巨头,确实是一个巨大、难以跨越的碍障。

    感应琉璃宝船下天地元力剧烈震荡,陈寻推开舷窗,就见王冲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枚核桃雕成的小舟,在灵光闪烁中变成一艘长逾三十余的巨舟,就泊于琉璃宝船的近侧,看来王青长答应他们结伴而行的请求。

    陈寻隔着数十间舱室,传音跟王青长等人说道:“陈寻借王真君宝船潜修数日,若无要紧事,就不去打扰王真君、天音夫人你们了……”这也要王青长他们没事不要来打扰他。

    “你守这里不要走开……”陈寻吩咐过红茶,就取出虚元珠来钻入其中。

    **********************

    王冲、王腾、姜矍真要动手,陈寻不能指望王青长、天音夫人、赵道临等人会出手相助,但玄龟修为有限,仅他与红茶就有些不大够看了。

    陈寻进入虚元珠中,隔空将百丈长的黑蝰妖蟒抓到身前来。

    黑蝰妖蟒通体密布黑色细鳞,坚如魔髓精铁,透漏极其强悍的气息,但黑蝰妖蟒体内玄煞妖元被陈寻抽尽,窍脉又用锁魂钉封住,透漏的气息再强悍,却无实质性的威胁——平时也仅像一瘫死蛇,被陈寻丢在法阵之中。

    黑蝰王蟒本是血脉极其精纯的上古异种,横卧在陈寻跟前的这头妖蟒更是修炼到化形的强悍妖物,当初在雷云岛,陈寻也是与金鳞蛟、黑翼雷鹏联手,才将其制住。

    虽然陈寻这数年来修为大幅提升,但就算是此时真要与这妖蟒单打独斗,都未必能有十足的胜算。

    只是这头妖蟒嗜血凶戾,魔性甚重,陈寻虽然将它困在虚元珠中多年,却始终没能将其收服。

    陈寻以前很有耐心,黑蝰妖蟒不降服,大不了将它一直困在虚元珠中,也不用担心会有什么后患,但现在大敌当前,陈寻就再没有这个耐心了。

    让红茶守在舱室里,陈寻进入虚元珠,就是想用玄阴真水强行将黑蝰妖蟒的自我意识洗掉,将其生炼成傀儡魔兵。

    这种生炼手段,虽然与魔宗、邪宗祭炼生魂的手段没有本质的区别,但陈寻此时也顾不上太多。

    比起将黑蝰妖蟒杀死后将残魂炼制成精魄战魂,生炼傀儡魔兵最大的好处,就是能保留它生前那吞吸玄冥煞气、施展玄冥幽雷等异能神通。

    陈寻从小须弥戒中取出都天拘魔旗,在身周布下十二相都天神魔玄衍阵,想着以十二樽大小神魔强行压制妖蟒的元神,以免生炼妖蟒时会受反噬。

    “啧啧,这头妖蟒再修炼一两万年,说不定能蜕化成冥蛇,就这么直接炼成傀儡魔兵,真是太可惜了!”混沌魔从都天拘魔旗中化形出来,阴阳怪气的说道。

    当年在雷云岛,顾玉章妄动杀心,就是想夺走这头妖蟒,陈寻就猜到这头妖蟒是难得一见的异种,修炼到化形,更是难得,但不管未来能抵多大用场,此时不能提升他们这边的战力,就是废物死蛇一条。

    海墟一行,凶机密伏,此时能提升一分实力都是好的,陈寻才不会管这头妖蟒有无机会蜕化成传说中的冥蛇。

    “不如你让老魔我噬其元神,夺其妖躯,”混沌魔继续呱噪说道,“待老魔元胎寄舍妖蟒,宝船外那几只蝼蚁,是蒸是煮,都由你说了算。”

    见混沌魔竟然能透过小须弥戒感应到王冲等人的存在跟杀机,陈寻暗暗心惊,心想修成元胎的神魔果真是不同凡响,可能比同境界的涅盘境真君巨头都要强出一大截。

    陈寻平时将禁锢混沌魔元胎的都天拘魔旗,都放入小须弥戒中,就是怕混沌魔元胎会暗中窍取虚元珠中的鸿蒙元息恢复修为。

    他此时真要让混沌魔吞噬妖蟒的元神,还让它夺妖蟒的躯壳为舍,野性难驯的混沌魔一旦反噬,他将彻底没有反制的手段。

    任由混沌魔呱躁不休,陈寻都不理睬,定睛看着瘫卧在山谷里的黑蝰妖蝰,说道:“你要是配合让我将命元精血炼入你的元神,我可以保留你的自我意识不灭……”

    “嗤!”

    黑蝰妖蝰猛然张开狰狞巨嘴,鲜红似血的舌信子,似赤血神矛刺来。

    一茎青莲脱体而出,直接将妖蝰的长舌打断。

    “好、好,”混沌魔见陈寻坚定要杀黑蝰妖蝰,说道,“将这头妖蟒炼制成傀儡,于你用处不大,还不如将他元神、符骨妖骸整个炼成一柄带器灵的灵剑——我看你剑阵缺少一柄天器灵剑镇压阵眼,不然威力少说能提升一倍。”

    “妖蟒符骨能炼制成剑?”陈寻狐疑的问道。

    见陈寻将信将疑的样子,混沌魔气恼的说道:“你与这头妖蟒恶斗时,可曾见它吐出一柄乌黑灵剑助阵!”

    “不错,每逢它化变人形时,就能吐出一柄绝强灵剑,但威力似乎还及不上绝品天器灵剑?”陈寻依旧狐疑的盯住混沌魔。

    “妖蟒将它体内的那根符骨炼成分体而出的本命法剑,是还谈不上绝品天器,但你将它的血肉精华都炼入这把符骨灵剑之中,再将其元神炼成符骨灵剑的器灵,”混沌魔说道,“你说这把符骨灵剑,比绝品天器灵剑如何?”

    真要是一柄炼有器灵的符骨灵剑,价值绝对远远高过寻常绝品天器。

    器灵未必能提升天器法宝的威力,但祭炼者有器灵相助,仅需要极少量的神识就能御使法器。

    这意味着陈寻以前能同时祭用四件天器法宝,现在就能同时祭用五件天器法宝,而将符骨灵剑组入小千剑阵,更是能轻易就将剑阵的威力提升一倍。

    符骨灵剑真要炼成,单独祭用,威力也是绝强——陈寻见识过妖蟒持剑随手释出上百道玄冥幽雷的情形,心想真要将妖蟒的血肉精华都炼入符骨灵剑之中,玄冥幽雷的威力还能大幅提升。

    只是混沌魔如此主动,陈寻多少有些不安心,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些事?”

    混沌魔嘿嘿说道,“顾玉章他们追杀这头妖蟒大半年,就是为了这支符骨灵剑,你说本尊是怎么知道的?不单这些,本尊还知道炼制之法呢……”

    看混沌魔插腰而立的样子,必是要陈寻给足好处,它才会将符骨灵剑的炼制之法说出。

    “待我将你神魂炼灭,自然便能从你的记忆碎片里找到炼制之法,”陈寻岂会受混沌魔的挟制,冷声问道,“再者,我也不信你会真心助我。”

    “你若想进入海墟,必定九死一生。你若死了,老魔我元胎落入他人之手,必然还要再被祭炼一番,”魔沌魔苦瓜着狰狞的魔脸说道,“三番五次的折腾,老魔的魔念再坚韧,也会被折腾得四分五裂……”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